爱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域苍穹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1481章 魔尊怒【四合一】

章节目录 第1481章 魔尊怒【四合一】

文/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本章字数:9360 天域苍穹txt下载
推荐阅读:次元主神创建者 武道至尊 墨上璃愁 血舞狂风 修冥纪 邪帝凛然 拒再嫁,我的神秘鬼相公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武炼巅峰
    东殿能够与西殿一时瑜亮,所拥有的高端战力可想而知,玄冰君应怜等五人刚才大耗元力湮灭潜伏的魔源黑气,战力不免打了折扣,便难以对对方高端战力形成最直接的毁灭打击,是以不少进攻东殿的己方人员面对对方疯狂反噬之下,形势不佳,甚至是岌岌可危,一时间却得不到援手相助,态势可谓是数次除魔战役以来,最危急的一次。火然?文 ??? ???.ranen`

    但,在叶笑这么一圈屠戮之后,却即时转危为安,甚至是大占上风!

    叶笑疾飞乱入,逆转战局,迅速转回,再发如虹剑光,向着武法与齐峰烈掩杀过去。

    就这一来一去,东殿方面至少七百多人丧命死在了叶笑剑下,而且,这七百人绝大多数都是实力非凡的高阶修者,亦是东殿所属的精英战力!

    这一瞬间的变故,武法与齐峰烈看得睚眦欲裂,可惜他们承受了叶笑的全力袭杀,身体还处在控制不住的后退状态,纵使有心,终究无力出手干预,及至稳定身形的时候,叶笑已经又回来了。

    浩瀚剑光闪烁,劈头盖脸的剁将下来!

    面对两位超级高手,叶笑的出剑方式竟是全无章法,简直就好像是是在剁排骨一般。

    这是一种至极的蔑视,又或者说是无视!

    武法眼神中闪现出一股穷途末路的悲凉。

    曾几何时,自己面对叶笑,只需要一挥手就能让他死无数次。

    乃至上一次自己饮恨败北,双方的真实实力对比,仍是占据优势,只不过是受挫于叶笑的神异功体,以及邪门兵器、护具,绝逼的非战之罪。

    但三度与战,愕然发现,现在叶笑的修为与前次交战之时相比,已经是判若云泥!

    强悍的难以想象,怎么可能强大到这个份上呢?!

    自己这个曾经举世公认的第一高手,若是跟现在的叶笑一对一单挑,或许……连十招都接不下来!

    自己之前宣称的斩断终止,根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这样的传奇若是能够被终止,那才是一个传奇呢!

    剑光疾闪,瞬时已到面前。

    武法不敢硬接星辰剑的无匹锋芒,侧身一闪,长剑跟着好似毒蛇出穴般的刺出,不意这边才刚刚刺出,却愕然发现自己长剑竟然已经断成了两截。

    下一刻,连带手中的半截也已经化为齑粉。

    还不止是佩剑,还有直到这一刻才感觉到手上传来的剧烈痛楚,低头观视才发现,自己的手臂竟然已经被叶笑削成了一块白骨。

    血肉半点不存。

    查知自己当前状况的武法,对于手臂的剧烈疼痛完全没有感觉,他现在唯一的感觉就只有从心底泛起来的一股茫然,他愣愣的站在空中,浑然忽略了,他胸前已自多出了一个大洞,血如涌泉。

    五脏六腑,都已经在叶笑的剑气之下彻底粉碎,但他恍如未觉,只是直勾勾地看着叶笑,眼中竟然充满了钦羡的刚才。

    武法嘶哑的声音响起:“叶笑,你已经……成就金丹?”

    叶笑脸上露出一个冰冷的微笑:“曾经是天下第一高手到底见识不俗,倒是被你看出来了。不错,就在一天之前,叶某迈出了那关键一步!”

    得到答案的武法低下头,突然发出一声沉沉叹息,脸上呈现出来一个很奇怪很古怪的表情。

    似乎是放松,似乎是绝望,却又似乎是有些歇斯底里的意味。

    突然仰天大吼一声:“金丹境界!我此生无望的天域至高境界,哈哈哈……我武法能死在成丹高手手下,也算是……”

    他就说到这里,却已经无能在继续说下去了。

    剩下的未竟之语,尽数归于一声轻轻的叹息。

    因为他的身体,全无征兆地四分五裂;脑袋和四肢,同一时间脱离了躯干;紧跟着他的四肢和脑袋躯干,又再一次分裂,化作了漫天漂浮的血肉粉末……

    然而血肉粉末竟还在持续分裂,一直持续到,彻底消失不见为止。

    天域公认的天下第一人,绝代强者武法,陨落

    殒命于笑君主叶笑之手,三招败!!

    那一声充满欣羡的叹息余韵,为他的一生画上了一个甘心却又不甘心的休止符。

    幸存的齐峰烈浑身上下都在颤抖。

    他的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虚空,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身为天下第一高手的武法,在笑君主叶笑手下,竟然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三招?!

    只得三招!

    三招败亡!

    甚至这三招的余地还要建立在跟自己联手的前提下!

    他的嘴唇哆嗦着,眼中全都是绝望。

    叶笑手中星辰剑的剑尖遥遥指着他,剑尖上一滴鲜血徐徐滚落,冷漠的说道:“齐峰烈,为魔头做走狗,不知道你是否也做得厌倦了?今天,就让我为你解脱!”

    齐峰烈惨笑一声,摇了摇头,喃喃说道:“叶笑,你一定会后悔的!魔尊不会放过你!”

    叶笑冰冷笑了笑:“魔尊?!我还真没将他放在眼里。”

    齐峰烈再度摇头,似乎是想要说点什么,却终究没说出口。

    “齐峰烈,身为东殿之主的你,本身修为弱得出乎我的预料。”叶笑看着这位东殿之主,很有些诧异道:“这当真是你的全部实力?”

    齐峰烈嘿嘿一笑:“我的实力自然不止于此,只不过……我早已将我的灵力,我的灵魂,我的生命;其中的半数献祭给了魔坛!叶笑,你今天就算是杀了我,也没有任何意义!”

    “我还会回来找你的!一定会的!”

    齐峰烈眼中闪现出奇怪的色彩,不闪不避,向着叶笑撞了过来:“叶笑,动手杀我啊!我会让你见证不灭的奇迹,明天我就会复活!”

    叶笑不见丝毫犹豫,一剑如流星,准确地刺入了齐峰烈的心脏,轻声道:“我期待见证所谓不灭的奇迹,但你不知道的是……现在方圆三千里,尽都在周天封锁阵的封锁范围之内!在这个前提之下,所谓的不灭奇迹,是否还会发生呢!”

    齐峰烈闻言之下,眼睛猛地鼓了出来,死死的盯着叶笑:“你!……”

    叶笑沛然灵力化作杀气在齐峰烈身躯之内展开最彻底的肆虐破坏,淡淡道:“我们此次戮魔之战的目标,除了要确保不让你们东殿留下任何一个活口之外,还尝试着让你们的灵魂、灵力、生命力,没有任何一丝一缕转化为魔尊祭坛力量!”

    “相信,不会有所谓的不灭奇迹,齐峰烈,上路吧!”

    叶笑长剑横空,“噗”地一声,已然将齐峰烈的人头斩落:“结束了!”

    随着“轰”的一声巨响。

    整个东殿的主殿部位,蓦然下降,却是玄冰大发神威,直接将东殿根基所在的气运大阵彻底摧毁,连带着将山下龙脉灵脉,也一起毁灭!

    气运大阵一破,无数道五颜六色的彩虹一样光泽,从地下飞出,飞散四面八方。

    “杀!”

    叶笑游目四顾,观视战局,旋即身剑合一,化作一道长虹,冲进了人群:“东殿所属,寸草不留!斩草除根,毁灭魔坛!”

    一连串的惨叫声响起,叶笑等人从里往外,展开地毯推进式的掩杀过去,从外面攻击的琼华月皇雷大地等人,则从各个方向,向着中间集中过来。

    两边胜利会师,沿途所过,全是尸体。

    此战,大局已定!

    “从此世间,再也没有什么东殿!”

    叶笑一声长啸,心中默默的祷念道:“岳掌门,岳师兄……你英灵不远,可有看到么?这一切,全都是你的功劳!”

    他的眼前,似乎又浮现出岳长天最后那一刻的形容。

    他端着一杯茶,眼中尽是无限的眷恋,一饮而尽。

    最后的眼神,尤自带着一丝莫名欣慰。

    就像是已经看到了魔魂道的最终覆灭。

    ……

    这一战,震惊天下!

    当叶笑等人从东殿离开的时候,东殿旧址周遭方圆千里地域,当真是连活着的老鼠,都没有一只了。曾经称霸青云天域、与西殿并称“二巅”的东殿,就此成为历史名词。

    然而那周天封锁阵,叶笑却没有即时撤销。

    潜伏于东殿之下的魔源黑气,始终让叶笑心存顾忌。

    那股黑气的威能,须得玄冰等五人联手,方能全面压制,岂同小可,此际虽说已经彻底摧毁,但,叶笑还在担心,若是现在就撤销大阵的话,会不会还会有意外发生……

    毕竟,现在东殿那些死去的人的灵魂力量,还充斥在被周天封锁阵封锁的空间之中。

    在短时间内,尚无法完全湮灭。

    事实证明,叶笑此际的选择,无比正确。

    ……

    西殿。

    高峰上。

    一个黑衣人如同一块石头一般,僵硬的站立着。

    良久良久之后,此人突发一声长啸,笑声中充满了至极的震怒意味!

    “好一个叶笑,好一个笑君主,老夫与你势不两立!”

    而在他身前的那个矮胖子黑衣人,浑身哆嗦,体似筛糠。

    因为他是最清楚黑衣人首领震怒的始末缘由是怎么一回事的。

    魔坛构建所需的灵魂力量缺口太大,也为了让叶笑等人杀人更为方便;黑衣人发动了祭坛禁制,将东殿所有人员的灵魂力量,强行抽走了一半。

    目的简单粗暴,东殿也是可以牺牲的,索性就让叶笑他们杀好了。

    毕竟杀戮的过程中,对于叶笑一方而言,也是一种相当的损耗,他们的人也会死。如此两两叠加,纵然东殿注定了要消亡,始终能带来不下于东殿本身最少一半的灵魂力量。

    这样算下来,那可就相当于有一个半东殿的灵魂力量,充实进入祭坛;这样庞大的级数,起码可以完成第五座祭坛!

    魔魂首领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响,可惜叶笑这次的应变却大大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叶笑布置下专门针对神魂灵力的周天封锁阵之下,到了到了,魔坛所需要的亡者灵魂、灵力、生命力,竟然半点也没有收到!

    所谓的暴露、牺牲,全部做了无用功,不但是彻头彻尾的赔本!

    而且,自己还是主导这一场闹剧的最大帮凶。

    这又岂能不让这位魔尊大人恼羞成怒、怒不可遏。

    “周天封锁阵!竟然是周天封锁阵?端的好大手笔!此子心思诡谲,料敌于丝毫之末,前番多次隐忍不发,将此局留到了仅次于西殿本体之外最强的东殿之上……不错,东殿是攻打西殿的最后屏障,亦是可以借力的最后一个地点,周天封锁阵若是施于西殿意义不大,施于东殿才是利益最大化,好心思,好决断,我竟是小觑了此子!”

    黑衣人狂怒的长啸一声:“周天封锁阵……而今人都已经杀光了,并无疏漏了,怎地还不撤销……难道那些天材地宝,这帮混蛋居然甘心不回收,就此不要了么!?”

    矮胖子低着头,跪在地上,一言不发。

    心中却是在腹诽:主上的魔性日益严重,思维愈发的自以为是了,世事岂能尽如你意,您将一切都设想得很完美,也预料到了叶笑明知道己方是故意暴露痕迹,招惹杀机,明知道许多暗藏势力暴露,也不派人援手,任意屠戮,甚至不惜自损实力的前提下,继续借彼方力量摧毁己方实力最强的东殿。

    但你怎么就想不到叶笑会使用周天封锁阵这种极端阵法呢,天域宗门联盟那边可是集合出去东西两殿之外的所有宗门势力,群策群力之下,什么阵法构建不出来,至于说叶笑为什么会不撤销阵法?

    怎么可能撤销?

    现在已至人魔之战的最后阶段,收回布阵的资源难道会有更大的意义,反而是保留阵法,才能确保万一,叶笑既然在最合适的时机布下了最合适的战法,岂会画蛇添足,在最后关头致令整个布局出现漏洞,功亏一篑呢?!

    当初在东殿之下埋了一个魔魂之眼,想要收取敌我双方所有的亡者元能,但对方宁可损失海量的天材地宝,也不撤销阵法,这个举动非但令这魔魂之眼失去了作用,更将之永久地封闭在了周天封锁阵之中,周天星光点滴磨灭,就算魔魂之眼质地特异,也难以负荷亘古星辉的无穷磨砺!

    机关算尽太聪明,算来算去一场空,这个所谓的完美算计,最终沦为了一个笑话!

    一个天大的笑话!

    搬起石头,不仅砸了自己的脚,还砸了自己的头、痛彻心扉!

    这般不计代价的牺牲却又是何苦来哉?

    “即刻出动魔魂殿顶级杀手,全力截杀叶笑!”黑衣人怒发冲冠。

    “这个……没有这个必要了。”矮胖子颤抖了一下,道:“主上,根据最新情报,叶笑等人在覆灭了东殿之后,并没有觅地修整,而是即时向着咱们这边过来了。”

    黑衣人闻言沉默了评课,眼中闪出森然的杀气,狠狠点头:“既然如此,倒是省了我的功夫……叶笑既然选择主动送上门来了,便是黄泉不返,魔天庇佑,期望在三天内,助我完成九大祭坛,魔道昌隆!”

    “哈哈哈……”他扬天一阵疯狂的大笑。

    “主上,根据当前种种迹象表明……叶笑很可能已经臻至成丹之境!”矮胖子提醒了一句。

    “仍旧只是蝼蚁而已!”

    黑衣人眼中射出厉色:“纵然当真成丹又能如何?只能为我填充的祭坛,增加一份能量罢了!哈哈哈……若是叶笑当真成丹,反而是莫大的好事,一个成丹高手的灵魂,质变远远高于量变,完全可以弥补东殿的损失,直接满足一个祭坛的需求,九大魔坛的最佳祭品,本就是九位成丹修者的全部神魂灵元,只是在天域这等低级位面,成丹修者难求,才不得已退而求其次,以数量代替质量!哈哈哈……叶笑,你固然灭了我的一个祭坛的力量,但由你本人补上,也可是算你将功折罪,为魔尽忠了!”

    矮胖子闻言又是浑身一颤,心中更是无限的震惊:主上连成丹高手,都不放在眼中,那么,主上的修为,已经到了什么地步?还有,原来魔坛虽需要的最佳祭品,竟然是成丹修者,而且还需要合共九位成丹修者,那么,所谓魔坛的威能岂不还要远远超过成丹修者的层次,到底将恐怖到何等程度呢?这……这……

    矮胖子强行抑制住自己继续想下去的念头,他真的不敢再想下去了,眼前种种,赫然已经超出的他的认知,同时,更令他对所谓魔道坦途之说,产生了迷茫的感觉,身心俱是混沌……

    ……

    叶笑为求速战速决,毕功于一役,率领部分高阶战力人作为先头部队,一路向着西殿进发。

    一路上,许多灵丹妙药仿佛不要钱一般的撒下去,状态不全者,状态万全,所有受伤者,伤痊愈,反正所有人,都在一天时间里恢复至最佳状态。

    此次进攻东殿,己方虽然准备充分,更兼有叶笑这样的不世高手击杀了对方许多高手,致令战局结束的很快,然而东殿始终是当世最强宗门之一,纵然战力被虚弱了一半,纵然身陷死局之中,其所属高手竭力反扑之下,仍旧造成了联军的莫大损失,至少有三万人在这场战役中陨落,这些人都是当场就死亡的,根本没有救治的余地。

    而最关键的问题却还不在于此,周天封锁阵封锁阵势笼罩范围之内的所有能量,可是不分敌我的,东殿的高手魂魄碎片固然出不去,联军的也同样出不去,这些亡者残余能量,持续遭到周天封锁阵的星辉磨砺,最终只有彻底湮灭、彻底的身死道消一途。

    对于这一点,叶笑始终耿耿于怀。

    “天地本不全,世事不如意者十之**,值此存亡之秋,纵使如何的痛心,也许暂时放下,唯有应付罢此番天域浩劫,才有缅怀亡者的余暇。”对于叶笑的心事,众人也只有这样开解。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解除周天封锁阵对于叶笑而言,也许只需要动动手,甚至说句话也自然会有人动手,可是这么做的后果呢,所有亡者的残余神魂灵元投往魔坛那边,被魔坛吸收,这样做,何异于资敌,这样做,难道就对得起牺牲的联军修者了么?!

    “为了屠魔卫道,纵使身死俱灭,大家都是心甘情愿,既然来到了这里,早就有一死的觉悟。”琼华月皇温和的看着叶笑:“我辈聚首在此,唯一心愿就是消弭青云浩劫,不使天域沦入魔掌,今朝纵然身死道消,只要之后子子孙孙能够不被魔物控制,那么……不管怎样死法,都是值得的。你不必太放在心上。”

    叶笑点点头,苦笑一声:“这个道理我何尝不懂……战争必然伴随着牺牲,此役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彼方魔尊明明已经为我们打开了方便之门,甚至其早已在战前就已经将这些人的实力、神魂能量,抽走了一半,东殿方面的战力已经滑落到前所未有的最低点,明明有如此优势,最终却还是有这么惨重的损失。”

    琼华月皇温言说道:“君主此言却是大谬,东殿始终是当世最强宗门之一,自上至下坐拥几十万弟子,我们能够以几万人的代价将之歼灭,已经是极之辉煌的战果了,实在不必更多愧疚。再没有人能够比你做得更加好了!”

    “多谢月皇开导。”叶笑长舒了一口气,道:“此战之后,务必要好好纪念牺牲的诸多英魂,加倍抚恤其后人子孙,让他们能够享受到英雄家族应该享受到的荣耀。”

    “这是必然的。”琼华月皇看着叶笑的眼神越发的欣赏。

    叶笑现在已经想到了死亡人员的抚恤,家庭生活,后代抚养,培育成才这些方面,足以证明,叶笑的本心纯良。

    这一条,在各大宗门之中都有明文规定,但,最终能够真正落到实处的,却是寥寥无几。

    人死如灯灭,你活着的时候,自有一份人情,可是死了,就只是一个死人,哪里还会关心更多,这个道理话糙理不糙,对于修者尤其如是,若是叶笑能够将今日之言落到实处,却可足堪为后世效法的榜样!

    “我如今已臻至‘丹成’之境,即将飞升红尘天外天。”叶笑目光深沉:“在我飞升之后,所留下的所有……所有一切财富,都将用来进行这件事情。”

    “不光是我,还有厉无量,寒冰雪,君应怜……等。我们留下的所有资源。”叶笑微笑道:“希望月皇与我的三位师父,彼时能够派人监督完成这件事,。”

    “不得冒用,不得贪污;凡是为了青云天域战死的英雄,家眷,不能有任何人为之寒心。若是让牺牲的英灵,在流尽鲜血之后,还要流下痛心的眼泪,只是在亵渎这些甘心奉献的英雄!”

    叶笑斩钉截铁的说道。

    “本座在此郑重承诺,一定!一定完成此事!”

    琼华月皇严肃的承诺。

    “嗯,老有能养,幼有所依;弱有可靠。”叶笑一边往前走,一边随口嘱咐着,显然,这些想法在他心中,早已经烂熟于心:“有所优待固然必须,但也不能过于纵容。相信月皇陛下,能够明白我的意思,把握个中尺度。”

    “我们要善待英雄的后人亲族,却也要监督英雄的后人不能辱没英雄的名声。”

    “明白!”琼华月皇都有些佩服了起来。

    叶笑,想得实在是深远,而且,也的确是切实可行。

    越是这么想,月皇就越是有一股冲动:立即冲到神谕区域,找到叶南天和月宫雪,来促成,这一段即将断绝的……情义。

    ……

    “第四个祭坛……”黑衣魔尊负手站在一座小小的祭坛前面,这个祭坛,很是小巧玲珑,满打满算只得一丈方圆大小。

    祭坛中间,升腾着绿色的火焰,在不断的吞吐跳跃。

    整个祭坛,乍看似是浑若天成。然而仔细看去,却能看出,整个祭坛竟然全部由人头构建而成,只不过,这些人头骷髅,每一个大抵也就只得花生米粒大小,却是五官宛然,白齿森森。

    很显然,那些构建祭坛的亡者头颅,乃是被人以秘法,极度浓缩到了这么微小的地步。

    只是看这一个祭坛,满目尽是密密麻麻的浓缩头颅,不知道是由多少条人命组成。

    却不知是不敢知道,不想知道,还是不忍知道!

    在这个祭坛的周遭,有七个人一动不动的盘膝而坐,每个人的状况尽都整齐如一,全都闭着眼睛,一手伸出来,伸出那手的手心位置,不断输出乳白色的精元力量,不断将之注入祭坛之中。

    黑衣魔尊不关心人头祭坛,也不关心那七名一直在持续输出元力,供给祭坛的修者,唯一在意的,就只有祭坛核心位置的那团绿色火焰,而他自己的目光之中,也在闪烁着类似的幽幽鬼火。

    黑衣魔尊此际的神色,既有兴奋冲动,却也伴有忧虑。

    相隔大概百丈之外的位置,还有另一座祭坛,这座祭坛中央位置的火焰颜色,却是黑色的,在跳跃;再往远方看,还有两座祭坛,其中一座火焰是白色,第二座的火焰则是红色。

    此地共得九个祭坛,现在已经完成了四个,第五个正在渐次成形之中,不断地有一缕缕黑气,从四面八方涌入,旋即注入第五座祭坛之中,第五座祭坛中间位置已经有黑烟在缓缓升腾。

    以这个状态观视之,距离点燃祭坛,发出火焰,大抵也已经不远了。

    而在这九座祭坛每一座祭坛的周遭,都有七大高手环绕,日夜不间断地将自己性命交修出来的纯元之气,一点一滴的注入祭坛;而祭坛中的黑气,则在不断的反哺这七个人,使之由清而浑,由人转魔……

    “天域高阶修者,基本都已经卷入此战。”

    “但现在我这里,仍只完成了四座祭坛。”

    “还有五个祭坛,需要一鼓作气完成,但现在,所需要的人头数明显不足……”

    他皱着眉头,苦苦思索。

    “东殿那边的变故实在来得突兀……一招错漏,等同是将东殿那边的能量,完全浪费了……哎。这件事,当真是始料未及……”

    “不过,按照现在的情势……叶笑确定金丹已成,只要叶笑一个人,就足以堆满第五个祭坛,绰绰有余……”

    “而在叶笑身边,所有道元境高手的威能叠加,亦是一笔极之可观的数字……据说厉无量等等五六个人的实力虽然尚不及叶笑,却也将近臻至丹成的境界,如果传言属实,那就足以凑够完成祭坛所需的全部能量……就算传言不实,五六个人的灵魂力加起来,怎么也能堆满两个祭坛吧……”

    “换言之,就算最坏的情况,叶笑跟他的伙伴们,至少可以令祭坛全面完成七座。”

    “抛开叶笑跟他的伙伴不提,还有他们那只所谓的联军,足足数十万高阶修者,全部杀掉或者只杀掉一半,足够堆满第八座祭坛。”

    “最后的第九座祭坛……”

    魔尊阴森森的目光闪了一下,沉吟着:“第九个祭坛,至关重要,能量供给一定要充盈有余,不能有丝毫不足……若是实在不行的话……就将魔魂道的人手吞噬进去……”

    “但是……前八座祭坛,有一名丹成修者的全部神魂元力威能足以填满,第九个祭坛却需要一名丹成大圆满修者的全部威能,寻常丹成修者与丹成大圆满修者,威能至少相差两倍以上,所需要的灵魂量实在太大……光凭这些人未必能够……”

    他沉缓的踱着步子,眉头紧皱,良久良久,狠狠地叹了一口气:“混账东西!东殿那边被截留的力量!东殿那边被截留的力量啊!!”

    “竟然就这么的浪费了啊!”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1480章 东殿之战! 返回《天域苍穹》目录 下一章:第1482章 父子?(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