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域苍穹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1504章 叶家后人、悲催黑煞

章节目录 第1504章 叶家后人、悲催黑煞

文/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本章字数:7256 天域苍穹txt下载
推荐阅读: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吴限宇宙 女神的近身护卫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 异能小农民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邪医毒妃 绝杀飘雪
    凌公子的人?

    叶笑心下陡然一动,哼了一声,却没有即时开口不说话。?    ??.?r?a?n??e?n `

    这位黑煞之君眼中闪出来异常挣扎的神色,源头却是因为看到了在叶笑面前的那一道金光。

    那一道金光,却是源自一座小小的宝塔。

    金魂塔!

    正是当年凌无邪送给叶笑的防身之宝。

    元灵之宝!

    “你说的凌公子……可是凌无邪吗?”叶笑敏锐地感觉到,对面的黑煞之君思想在波动,而且是剧烈波动,由初见金魂塔的极端惊恐,又开始点滴变化,将行极端的凶光又开始聚集。所以他果断开口反问。

    今日能够逃过死劫的契机便在当先,一个不慎就是身死道消,再无今后!

    黑煞之君眼神又是一动,一丝由衷的惊恐之色又再度从眼中一闪而过。

    似乎,纵使只是听到凌无邪这个名字,便已经能够让他感觉到偌大的惊悚。

    凌无邪的威名,竟至于斯?!

    叶笑隐隐发觉,自己对凌无邪的所知,完全停留在当年的印象,非但流于表面,更是极端的肤浅,除了知道他乃是天外天修者之外,基本所有的了解,都是凌无邪让自己知道的,至于其他的,竟然全部都来自于臆测!

    如今想来,能够跟白公子相交挚友的角色,岂会当真简单!

    此际,还只是一报名,就已经能够骇住强如黑煞之君这等狠角色,早已可见一斑!

    “你是……”黑煞之君惊疑不定的望着叶笑。

    面前这个蝼蚁一般的小修,怎地竟敢直呼凌公子的名讳?

    “我不是凌公子的人。”叶笑老老实实的说道,这句大实话,登时让黑煞之君眼前一亮,但叶笑接下去又说出的话,再度令到黑煞之君傻眼,说道:“当年他送我金魂塔的时候,可什么都没说。说到底,这塔不过就只是一件我们之间交换的信物罢了。”

    什么都没说!

    不是他的人!

    彼此交换的信物罢了……

    信物……

    嗯,以上这些话,貌似也不能算是瞎话,当日叶笑襄助白公子炼制夺天神丹之时,借口自主抵御雷劫,凌无邪为周全至友,送出了这件可成长型元灵之宝金魂塔。当时就场面而言,确实是凌公子上赶着主动将此宝予以叶笑的,这点倒不是叶笑胡吹!

    要说金魂塔此宝,端的了得,乃是集聚了九十九种天外星辰心提炼打造而成的梦幻逸品,虽然此宝落到叶笑手中之后,可谓明珠暗投,根本无从发挥其真实威能,成长度极为有限,不过仍旧凭本身威能多番建立奇勋,若非有这件灵宝相护,叶笑早不知道死几百回了!

    这样的元灵异宝,莫说是如青云天域、寒阳大陆这等低级位面,即便是如红尘天外天这样的顶级位面,也是极为罕见的梦幻瑰宝,而凌无邪当日炼制此宝功成之时,弄得天下皆知,但凡是有点来历的家伙,无人不知此宝乃是凌无邪的心头至爱!

    错非此宝如此的出名,黑煞一君何至于一眼就看破了此宝的背景来历,及时停手,要是他那时当真一击出手,就算叶笑有金魂塔在手,可是没能力发挥金魂塔威能的叶笑,仍旧难逃身死道消的惨淡下场!

    而此际这件原属于凌无邪的心头至爱,却赫然出现在另一个人的手中,岂不令黑煞之君顾虑重重、疑窦重重?!

    黑煞之君眼中的忌惮之色越来越浓,再三盘算这是怎么一回事?

    眼前这个家伙,明明修为浅薄得不堪一击,吹口气都能吹得死,甚至连点骨气毅力沉稳都没有,刚才那一抹惊恐慌乱,以及那一声“前辈”早已说明了一切,;明明还要自承不是凌公子的人,却拿着凌公子的金魂塔招摇。更言称是彼此交换的信物……

    这到底是啥意思?难道竟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私人隐秘在其中?!

    “呃,你是?”黑煞之君挠挠头,此刻的他心底除了奇怪,更多的则是憋屈。憋屈自己在这个小虾米面前,居然泛起许多的紧张还有不安。

    而这些,都是这座小塔带来的。

    当年,凌公子炼制金魂塔之事,可谓天下皆知;那是唯一一件,凌无邪自己炼制出来的宝物;虽然凌公子当时兴高采烈拿出来展示的时候被人当场打脸,指责这座小塔威能严重不足,就算是拥有难得的可成长属性,未来发展空间也颇为有限。

    凌无邪因此事弄了一个灰头土脸,但爱面子的某人却强撑着面子说这将是他的本命宝物,未来必然无可限量。

    虽然明眼人也都能看出来,金魂塔炼制之时固然采用了九十九种天外星辰心为主材,更有许多逸品铸材为辅,实则却是材料分量并不充足,而想要令其真正大放异彩,需要为之补充进入太多太多的逸品铸材,那些铸材纵使一样半样在天外天都是难寻难觅之物,想要搜集齐全,比之炼制金魂塔本身只怕还要更艰难十倍!

    然而众人更在意的却是“本命宝物“这四个字,毕竟如凌公子这个等级的角色,寿元充沛得不像话,材料不够,寿元来凑,凌公子若是当真花个几万年,几十万年岁月温养此宝,未必不能令此宝成就莫大辉煌,是以在那日之后,整个红尘天外天的高深修行者,都记住了这座金魂塔。

    没想到,这座只曾惊鸿一现的金魂塔,竟在这里出现了,还是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年轻人手上!

    一念及此,黑煞之君心底怎么能不打鼓?

    面对黑煞之君的问题,叶笑吸了一口气,沉声道:“这个很抱歉,我不能告诉你。”

    乍听这句话,黑煞之君不禁都有些啼笑皆非了,你丫的小命都在我手里捏着,你居然还敢说什么保密?谁给你的底气?

    但转念一想,却又是心中忐忑起来。

    这塔可是号称的凌公子当年的本命之塔啊!

    就单只这层渊源,黑煞之君就不敢妄动!

    因为这等元灵之宝的内中,必然留存有最初制作者的灵魂印记存在,自己如果真将这家伙杀了,恐怕心有所感的凌公子立即就能找到自己头上。

    那才真正是泼天的大灾祸呢!

    黑煞之君蓦然想深一层,嗯,这事……这金魂塔乃是元灵之宝,这是整个红尘天外天无人不知之事,此宝的原主凌无邪却肯将之赠予眼前这个小白脸,其中必有因缘!

    眼前这个小白脸,修为浅薄至极,什么什么都不咋地,大抵也就是人样子出众一些,可人样子出众能有什么用呢?能当饭吃还是能当酒喝……嗯,人样子不错,也还是有用的,貌似不是可以……那啥么,对啊,就是因为凌无邪重视此子,却又因为此子实力浅薄没有自保之能,才将此宝赠予护身,这不就全都通了么?

    至于声称自己不是凌无邪的人云云,有些事宁为人见,不被人道,这一点点心思,还是可以理解的!

    凌无邪的画外音传来:“你不要胡说啊,这个小白脸怎么可能是我的菜,我当日被迫将金魂塔赠予是因为另一个男人好不好……”

    “咳咳咳……”自以为已经明了真相的黑煞之君干笑两声,满脸的络腮胡子也一阵抖动,眼珠转了转,和声道:“公子既然有难言之隐,我也不多问了,江湖风波险恶莫测,小兄弟初涉江湖,还要多多保重才是。”

    他看了看地上的孔雀蛋,道:“相见便是有缘,我一见小兄弟就倍觉亲切,这颗神兽卵就当做黑某送给小兄弟的一份小小见面礼了,千万不要跟大哥客气,哈哈哈……”

    随即豪爽地大笑一声,跟着就衣袖一震,冲天飞起。

    就这么施施然地走了。

    叶笑一脸的懵逼,显然对当前事态的后续发展,完全出乎意料,再看到自己面前滴溜溜滚圆的孔雀蛋,他么的,这货送给我一颗不知道有啥用的蛋,却好像是送出来了天大的人情一般。

    亏你说的出口,客气,客气你奶奶个爪。

    再说了……送给我?这颗蛋,是你的吗?

    大哥?你是谁大哥,今天你在你家公子面前充大哥,本公子记住你了!

    叶笑朝天举了下中指,表示自己心下的由衷鄙视;然后才一屁股坐了下去。

    “卧槽,红尘天外天,太危险了,太惊险了,动辄就是殒身危机啊……”叶笑心中想着,后怕得头上冒出来一脑门子的冷汗。

    看来自己是想得太天真,太自以为是了,还以为自己在寒阳大陆可以拨弄风云,可以在青云天域称王称霸,到了红尘天外天就算是从头再来,也不会太底层。

    现在看来,什么不是太底层,根本就是去到了蝼蚁、去到了尘埃的地步。

    人家两个人干仗,还只是些微的余波,居然就将自己搞成了重伤。

    要是真将目标锁定自己,估计吹口气也吹零碎自己了!

    良久良久,叶笑终于平复了伤势,爬起身来,抱着有杀错没放过的心思,将那颗蛋装进了空间,然后跳出大坑,看到满目疮痍的地面,不由得吸了一口气,喃喃道:“看来,我还要更低调一些……”

    便在这时,身后一个满是赞同地声音响起:“不错不错,小兄弟的确是要低调些才好。”

    叶笑旋风般转身,循声看去,只见那好似黑煞神一般的黑煞之君,居然不知道啥时候又站在了自己身后。

    “你……你不是走了么?”叶笑一脸不解。

    自己刚才分明清清楚楚地看着某人离去,什么时候又回来了,回来得丝毫征兆动静皆无?!

    “咳咳,我刚才委实已经离开了,可是我又仔细地想了想,小兄弟作为凌公子的至交好友,孤身一人在这无疆海纷乱之地,黑某实在是放心不下,这无疆海人事复杂,没眼力的家伙比比皆是,万一出点意外于人于公子都是不宜,黑某算来也是凌公子的故交,此际左右无事,愿意相送小兄弟一程,稍赎之前无意损伤公子的罪过。”黑煞之君满脸真诚。

    叶笑嘴角下意识地抽了抽。

    这家伙果然还是不死心,美其名曰是是赎罪,是好心护送,谁知道还有什么诡谲心思?!

    这下子叶笑不由得头痛起来。

    这家伙跟在自己身边,当真就如同随身带着一枚超级炸弹,只要一个不小心,甚至需要说错一句话,就能将自己炸得粉身碎骨那种。

    但是拒绝……显而易见更加不行。

    这家伙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要赖着自己,那自己就真心摆脱不了。

    叶笑脸上登时显出一片欢欣之色,道:“这样真是太好了,之前偶然遭遇了意外,家族侍卫四下动作,竟不知道他们此际去哪里了,我正在心里忐忑之时,如今有了黑大哥在此,那真的太好了。”

    “家族侍卫?”黑煞之君闻言登时又是一愣,道:“敢问小兄弟贵姓高名?”

    “我姓叶,叫叶笑。”叶笑似乎是毫无心机的解释道:“大抵就是夜夜笙歌,****欢笑的意思。”

    “哈哈哈……”黑煞之君又是一阵大笑,表现得豪爽至极,实则心底却是在想:“姓叶?这红尘天外天,似乎有没有大家族姓叶的?但错非大家族的嫡系后嗣,却又如何配与凌无邪论交……”

    心下又是一通思索,忽而灵光一闪之余,浑身陡然一震,瞠目结舌,一时楞然。

    因为他亦如那金甲队长一般,想到了一个名字,一个久违的名字。

    叶红尘。

    当年的往事传说,实在是太有名了,始终被高阶修者熟稔于心,纵使叶红尘以及其所在的叶家迄今为止都已经消失了十万年漫长岁月之后,叶红尘的名字,仍旧还是近乎禁忌一般的名字。

    所谓人的命树的影,叶红尘那可是与五大天帝并驾齐驱的绝顶大能。

    难道,竟是久违天外天的叶家又再重现尘寰了吗?!

    黑煞之君一念及此,登时就是一个哆嗦,情不自禁的喃喃说道:“是了是了……是啊,可不是十万年过去了,还好还好……”

    眼中竟忍不住露出恐惧与后怕的光彩。

    “啊?”叶笑一脸不解的看着他,表情显得格外的天真无邪,一如黄毛小子。

    “小兄弟,你是叶家的人?”黑煞之君此际的口吻再无丝毫居高临下,而是小心翼翼。

    如果对方真的是叶家的人,凌无邪送出这个金魂塔,就不再是不可思议,反而是合情合理,顺理成章的事情。

    “是啊,我姓叶嘛,难道不是叶家人?”叶笑点头,憨厚的说道。

    心中一阵大奇:难道这红尘天外天,竟然真的有一个特别牛逼的叶家?可是前者胖子怎么竟没有提及……

    黑煞之君脸上青白不定,道:“敢问小兄弟的本家老宅在什么地方安置?若是可以的话,黑某护送小兄弟回家也是可以的。”

    叶笑一脸愁苦:“黑大哥此话却是问倒我了,我还真不知道我家在什么地方……黑大哥别以为我是矫情,自己竟说自己不知道自家在何处……委实是当年家里长辈令我出来行道江湖,连一点准备时间都没给我留下,直接就是几个侍卫叔叔带着我就飞上了云层,嗖的一下,就那么出来了……”

    随即一脸热情:“我的话是否矫情作伪,黑大哥自能判断,若是黑大哥认为小弟乃是可交之人,之后就劳烦黑大哥相伴了。”

    黑煞之君嘴上肌肉又是一抽,心道:这小子的理由乍听好似胡说八道,匪夷所思……但若往深层考究,却也是说得通……以叶家匿世十万年的神秘来说,唯有如此才恰如其分。

    这么一想,顿时感觉自己竟是抓上了一只烫手山芋。

    自己只要跟这家伙走上一段,就会很多人看到;将来万一这家伙要是出点啥事,叶家恐怕第一个就要找自己,被叶家找上,那还有自己的好么……

    一念至此,黑煞之君顿时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你说我走了也就走了吧!

    干嘛非得抖机灵的又回来了?这是干毛,自己给自己找憋屈,找不自在啊!

    孔雀坐骑反正已经没了,这等小虾米放他一马又有何妨?

    自己干嘛非得巴巴的赶回来,现在这可倒好,直接成别人保镖了,不,根本就是保姆!

    黑煞之君一路后悔,路上远远飞过两人。

    “呀,黑煞,你这个万年独行客今天怎地还带着个人……难道竟是你儿子?”

    “不……不是。”黑煞之君急忙摇头,脸上尽是一片苦色,宛如吃了许多黄连。

    没人看到的话,实力浅薄的直接灭口,实力强些的,我顶多溜了,没想到运气这么不好,竟然被这两个大嘴巴看到了,偏偏这两个大嘴巴联手我还打不过,连跑都跑不过,尤其是身边还有一个超级累赘,磕着就死,碰着就亡的小身板,简直比花瓶还花瓶,而且还是一个超级碎嘴子花瓶,什么都不碎就口最碎了……

    不怪黑煞之君有此感慨,一边的叶笑当真就这么好奇宝宝一般一路问了过去,绝逼比碎嘴子还要碎嘴子!。

    叶君主乃是一个很安于现状的人,当然这是比较好听的官方说法,说得通俗一点,就是某人的神经比较大条,既然无法反抗,那么自然就要加以利用,最大限度的利用。

    难得有这么一个红尘天外天的老江湖跟在身边,若不加以充分利用,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尤其对不起之前自己被该人弄得吐了血的无辜!

    “黑大哥,现如今天外天的疆域划分具体为何……”

    “黑大哥,当前无疆海的势力具体为何……”

    “黑大哥,此际天外天的武者等级具体为何?又该如何判断?”

    “黑大哥,世面流通的天外天的天才地宝大致有那些?灵药等级具体为何?”

    “黑大哥,已知天外天的灵兽等级具体为何……”

    “黑大哥……我没钱……这一路上的具体事宜,小弟就仰仗大哥你了……”

    黑煞之君这一路走过来,真心感觉自己悲催得要死。

    相信这世上再不会有比自己更悲催的高阶修者了!

    自己这次不仅是捡到了一个烫手山芋,这块烫手山芋还是一个好奇宝宝,极端碎嘴子的好奇宝宝!

    最让黑煞之君感到郁闷的是,这小家伙怎么啥啥都不知道呢?!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随着叶笑这些问题一个个问出来,却也佐证了另一件事——

    黑煞之君藉此越发的肯定了这个叶笑,绝对就是那个匿世无数岁月的叶家之人!

    大抵也就只有这种遁迹红尘十万年的古老家族,出来的人才有可能这么的一无所知。

    比最小白的小白还要小白!

    毕竟叶笑问出来的那些问题都太平白,平白到了哪怕就是红尘天外天的普通人,都能够随口解答,根本就是最最基础的生活常识。

    而这位叶公子却对这些生活常识通通都不知道,完全没概念。

    当然,还有一种人也存在类似的状况,就是那些刚飞升上来的人,他们基本啥啥都不知道,但,由于金魂塔的因素,黑煞之君压根就没有往“刚刚飞升的飞升者”这上面去联系。

    一个刚刚飞升的飞升者,断断没有可能取得凌无邪的本命灵宝,这个疑问,全无争议可言!

    所以黑煞之君的心态,就从怀疑,杀意,到半信半疑,浑然不解,再到我信了,再到深信不疑,再到自己认为是,确定无疑……这位叶笑就是叶家的人,叶红尘的后人,这是毋庸置疑、绝对肯定的事情……

    这样的心路历程,黑煞之君在很短时间就走完了,念头笃定至极,再无动摇可能。

    估计此际就算叶笑红口白牙的道破实话,我就只是凑巧姓叶,跟您想的那个叶家,尤其跟叶红尘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我根本就是一个刚刚飞升的飞升者,仅此而已!

    黑煞之君也只会自动脑补,这肯定是叶公子为了低调,故意隐匿自己高大上的身份,伪装普通飞升者,连对我这样的知情人都如此故布疑阵,真不愧是叶家子嗣,端的大家气度!

    所以黑煞之君更加不敢有别的心思了。

    叶笑,姓叶名笑!

    妥妥的叶家之人啊。

    叶红尘的后人啊。

    一言不合就能找天帝大打出手的这等超级猛人后代啊。

    …………
(快捷键 ←)上一章:第1503章 过关、无疆海 返回《天域苍穹》目录 下一章:第1505章 撑不住啦(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