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域苍穹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1533章 做我保镖吧!

章节目录 第1533章 做我保镖吧!

文/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本章字数:9982 天域苍穹txt下载
推荐阅读: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异能小农民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绝杀飘雪 吴限宇宙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儒道至圣 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叶笑语气亦转淡然:“步相逢,你搞这一套,有意思吗?”

    步相逢霍然转头,眼中爆出意外惊奇的光彩:“你竟早就知道我是谁?”

    叶笑冷冷一笑,施施然走回来,在椅子上安然落座:“我自然知道你是谁,那天拍卖会上你大出风口,我就在现场,将阁下的英姿尽收眼底!”

    步相逢怪异地呵呵笑道:“小子,原来你不是傻大胆,而是胆子真的大得让我惊讶,明知道我是谁,还敢这么做,如果不是你这个属下的意外搅局,你已经成功了!”

    叶笑嘿嘿一笑:“正是因为知道是你,才有后续的应变!难道因为知道是你,就该怕你么?”

    步相逢深深吸了一口气,正要说话,叶笑又再度迅速的开口续道:“当前状况仍旧,或者我们自己死,或者我们拉着你一起死,这一点的状况始终未改,所以说,知道你的身份与否,未必就很重要!”

    “之前明知道你的身份,却又假做不知,我有本事拉着你一道死,现在你的身份摆到了明面上,我更加要拉着你死,本公子岂会做赔本的买卖。火然??? ?文  ?.ranen`”

    叶笑冷笑道:“你这么释放杀气是想吓唬谁?任谁都能想到,被我们这种有心人看到了你这么丢脸的一面,势必不会放过我们……既然左右都是死,我们会害怕你的杀气?可笑!”

    步相逢蓦然一愣。

    是啊,他们是否知道我的身份并不会影响当前局势!

    自己心中的顾忌固然更多了一层,但对于面前这两个人来说,却是毫无变化!

    反而是抛开了全部顾忌,做真实的自己而已!

    到了到了,仍旧还是刚才的尴尬局面,局面未见有丝毫好转。

    甚至于,一切都放到明面上,反而对自己更加不利了。

    因为,正如这个小白脸所说,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那么就更知道自己丢不起这个人,无论如何都要杀他们灭口,那么,为何不拉着自己同归于尽呢?

    这当真是谁都能想象的现实!

    这么看来,这个黑衣家伙的巧合乱入,令局势呈现全无遮掩的明朗化,反而令自己陷入更加不利的局势之中。原本已经让双方拥有转圜余地,彼此装个糊涂,游戏人生一般将这个危机度过去,而现在却万万不可行了。

    但我问题是我还不想死啊!

    步相逢苦恼万状地皱起眉头。

    不要说是死,就算是重伤……也不行啊。

    我身上还有那么多的……

    “小白脸,我也看出来了,你临机应变,诡诈百出,想必另有拆解当前僵局的方法,你说吧,如何才能做到双赢,不必绝走极端,共走九泉!”步相逢想了半天,百般无计,终于颓然坐到椅子上。

    对方没有立即选择鱼死网破,那就表示还有机会。只是不知道,面前这个局,如何能解掉。反正步相逢自身,却是想不出两全其美的方式方法!

    就算自己肯承诺不追究此事,对方肯信么?

    步相逢扪心自问,纵使换做自己,与其将希望寄托在对方守信之上,倒不如主动出击,拼一个同归于尽!

    这个小白脸诡诈之极,想必有办法?就算没办法,先缓和一下局势,拖延一下时间,也是好的。

    叶笑微微一笑,和声道:“步相逢,外号离别剑;原名步高峰;乃是中元千山人,属于东天地界之人;幼年得遇明师传艺,艺成下山之时,却正赶上所居村落感染瘟疫,所有亲人,尽数丧命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恶疾之中。”

    “步高峰伤心欲绝,因为感怀自己与亲人,终此一生再也无无相逢之日,这才将名字改为……步相逢。这步相逢之名,步乃本源姓氏,是以此名的重点反而是在相逢二字,在外人听来,感受到的乃是从此不相逢的喻义,但实际上,反而是包含了一份盼望着与自己的亲人,能够在另一个世界相逢的意思……又或者是希望自身获得某种机缘,能够让亲人复活,重回人世……从而彼此再相逢。”

    “而他的佩兵,也在那时候定名为离别剑!这才是真正的离别,生死离别。从那之后,离别剑只要出鞘,有死无伤,从无例外!”

    叶笑一字一字的道出步相逢的相关资料,口齿清晰。

    步相逢哼了一声,道:“这些资料知道的人或许不多,但始终是有传闻在外,你能够知道,倒也不算稀奇。”

    叶笑点点头,却又续道:“步相逢当年离开自己村落的时候,资料记载上并没有提到他是独自离开,还是带着其他人一道离开的,但根据我的猜测,他一定是带着另外一些人一道离开的。”

    步相逢神色不动,哼了一声,意味不明所以。

    “一个村落纵使遭遇瘟疫,却又未必全村上下全部死光。而且他回家的时候,正是瘟疫爆发期;按照这个时间推算,村子里多半还是有人未死的。”

    “资料显示,步相逢至出道以来,向来自持自律,不管赚取到多么庞大的财富,从来不会穷奢极欲,生活氛围极之简约……那么问题来了,修为高深如他,没有坏习惯如他,他赚取到的钱财,都花到哪里去了?”

    叶笑静漠的眼神,遥遥注视着步相逢:“综合这些资料,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步相逢赚取到的钱财,从来不能浪费的钱财,应该是花在了……某一个神秘的地方,而这个神秘的地方,有他的守护,他的亲人,又或者……他其他重视的物事。”

    “大抵也只有具备了这般男人的责任心,才有可能在收入巨大的时候,仍旧可以控制住自己的**。”

    叶笑说话的语调不急不慢,但对面步相逢却是不禁愣住了。

    步相逢震惊了,这次是真的震惊了!

    眼前这个小家伙所说的,虽然还不是事实的全部,但已经很接近现实了,起码有相当一部分是准确的。

    “在兄弟会拍卖场那会,基本所有人都以为,你的抬杠举动乃是想要故意恶心箫公子,其实一开始我也有类似的想法,直到你拿出天命金莲的那一刻,我发现,你竟然是当真是想要取得那两种金属其中之一;明眼人都知道,天命金莲无疑比鸿毛铜、锦绣钢珍贵,可是你仍旧拿出来,折价也要增加竞争砝码,想来你确实有务必要取到那两种奇金任何其一的理由吧!”

    步相逢又是哼了一声,心道:这小子怎地就像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怎么啥都知道?

    “以此为基础,不难猜测出那八万紫灵币便已经是你的全部身家……”叶笑淡淡道:“你拿出全部的身家竞价,甚至连珍贵的天命金莲也抛了出来,增加竞拍胜算,决走极端,想必那两块奇金之一,必然关乎到某件你至为重视的物事,又或者说,那件物事对你影响深远,甚至是足以影响你整体实力的东西,这件物事,不出意料的话就是你的佩兵吧?也就是离别剑。”

    “你的佩兵或许是因故有损有缺,需要奇金重锻,若是不能修复,你的绝对实力将大打折扣,低端战事你用不到兵器,高端战事你需要用兵器,却又有兵难用,就好像今夜,若是你仍有佩兵可用,也许就不至于沦落到需要跟我这个小虾米谈条件的地步了吧,是这么说么?!”

    步相逢的眼睛此际竟生出一种想要夺眶而出的冲动,他现在真的很想敲开叶笑的脑子看看,这家伙的脑子到底是如何构建的,怎么能够将自己的心思把握的如此精确,不差分毫!

    步相逢哪里知道,他的际遇几乎是宁碧落的2.0版本,又或者是天外天的宁碧落版本,已经有过类似了解的叶笑,全盘洞悉又有何难,而修为高深如步相逢,如此迫切的需要奇金,不惜抛出全部身家,肯定是为了自身佩兵!

    兵者,求和而已,但一个“和”字才是最难求的物事,如叶笑,明明已经有了绝世神兵星辰剑,但君主剑一朝重归,叶笑仍旧还是以君主剑为首选,毕竟君主剑才是与叶笑真正通灵,真正得心应手的契合之剑。

    步相逢的情况也类似,佩兵折损,以奇金修复之才为首选,一旦易兵,自身实力至少锐减两成以上,如步相逢这样的大能,实力锐减两成,真正不是开玩笑的说,就说今夜,若是步相逢佩兵仍旧完好,之前的那下突袭,目标又何止是将对方重创,必然一招陨灭,大抵也就没有后续那么多的麻烦事!

    毕竟以修者来说,实力才是一切的大前提!

    叶笑道:“以上就是我的推测,目前处于实力不全状态的你,生出了难以守护周全意欲守护那群人的心思,所以才在这般迫切的需求奇金,可惜事与愿违,由于箫公子的介入,终究与奇金失之交臂……嗯,你之前之所以会不顾形象不顾廉耻的跟我纠缠,目的固然是惜命,但个中更多的却是你若失了命,却也等同那群人再无支持源头,将会随着你的陨落而全灭!我推测的有没有道理,准确不准确?!”

    步相逢面沉如水,冷冷道:“你以为你自己很聪明?可以洞悉一切!”

    “我当然很聪明。”叶笑同样回以冷笑:“我若是不聪明,根本就不会去猜度你的心思,只会拜倒在你脚下,乞求你的垂怜。那样的话,估计现在已经死了很久了吧?从一开始,你就对我萌生杀心,现在的你,怎么会留下隐患,怎么敢留下隐患,之前种种,不过虚与委蛇,若非我属下来到,乱了僵局,一切犹在未定之天……”

    步相逢哼了一声,道:“你还猜测到什么,既然已经说了,就不妨都说出来吧!”

    叶笑淡淡道:“我还猜测到,你的离别剑出了大问题。”

    步相逢翻了个白眼:“你这猜测跟你之前的猜测有什么不同吗?还是说你已经黔驴技穷,把一套说词翻过来掉过去的一直说一直说?!”

    叶笑摇头:“你误会了,我现在要说的才是我整个猜测的核心之处,根据你资料上显示的情报,在你登上散修风云榜前三的时候,你才只不过神元境九品巅峰。只是凭借着神奇的功法身法以及一些外人所不知道的力量,才得以占据了那个位置,貌似取巧的成分极多。”

    叶笑低头算了一遍,道:“那大抵是……两百年前的事情。”

    步相逢继续哼,一副我不惜的辩解的款。

    叶笑道:“至少在近两百年中,散修风云榜没有你进步的记录;但在我看来,若是你当真没有进步的话,你的离别剑就不会损坏。”

    “因为,在超越神元境极限,跨入圣级的时候,至少会有一次生死之战,唯有在那种势均力敌的生死之战之中感悟到的超脱心境,才能令你做出质的突破。”

    “相信在你的修为臻至瓶颈之后,为了寻求突破,定然有找过一个强大的对手,全力一战。”

    “虽然不知道你约战的对象是谁,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一役,你绝不轻松。关于这点倒是有些佐证,曾经有大约五十年的时间,你消失红尘,不显踪迹的。”

    叶笑淡淡的看着步相逢,补充说道:“不要急着否认,这些乃是我根据各个榜单对你的记载上,完全整合之后,推断出来的数据,不会有错。”

    “我就知道这些破榜单定然会坏事!你小子也是多事,你没事闲着练练功,增长一下修为不好么?研究榜单干嘛,真真的不务正业!”步相逢恨恨的说了一声。

    “不务正业?有么?若非不务正业,现在的我也许已经是一个死人了,若这算不务正业,那就让我继续不务正业吧!”叶笑笑道、

    “纵使被你看出端倪又如何,我就不信你还能知道更多的事情!”步相逢恨恨道。

    “既有事实在前,又有蛛丝马迹可循,后面当然可以做出进一步的推论,比如……若是你的伤没有伤到本源,甚至还因此做出了突破……在这样的前提下,你纵使因为那一战有受伤、养伤的话,也一定用不了五十年,所以这五十年之中……”

    “那五十年中又如何了?”现在,步相逢对于面前这小家伙的猜测,已经不单单是惊讶,而是一种浓浓的忌惮之意。

    “那段时间,你更多的都是在淬养离别剑吧,还有就是,根据那一战的感悟,修为处在一个突飞猛进的上升期。”叶笑悠悠说道。

    “……”步相逢彻底无语,这都能猜得出,你真不是长时间偷偷在旁窥伺我么?

    “除此之外,我还可以确定两件事:第一就是……你并没有修复好你的离别剑,第二,你的修为,在这五十年之中,不但不是止步不前,反而是又升了一级,晋升成为了圣元二品。”

    叶笑道:“这个才是你真正的最大秘密!”

    对面的步相逢猛然抬头,看着叶笑的眼神,充满了错愕以及因忌惮而生出的浓烈杀机!

    这果然是自己最大的秘密!

    步相逢可以肯定,这件事,除了自己之外,其他的任何人,都不会知道!

    绝对绝对没有第二个人会知道!

    但,这小家伙怎么会知道的……难不成竟是妖怪吗?

    不对,就算真是妖怪,妖族那些人却也绝对不会有这样的算计心术!

    “何必这么惊讶,我刚才有提到,这一切皆有脉络可循,只要追本溯源,自能明了更多,何足道哉,试想,如果不是你成功升级了,你根本就不会这么急前来纷乱城,更加不会花那么大的代价去收购那异种奇金。”

    叶笑道:“因为你身上背负的事情太多,需要有强大且完整的实力为底牌,除非是万不得已,你绝不会采用这么极端的花钱方式。既然如此,能够造成当前状况不外就是两方面的原因,第一,离别剑的创伤你已经无能为力,凭本身威能淬养之功已达极限,再无进步余地,第二,基于第一重因素,你视若性命的宝剑已经不再契合你现在的修为运用,令到人兵之间出现绝不该出现的漏洞,破绽。”

    “如果离别剑不曾受损,凭人兵合一的淬养之法,或者还有强化的余地,但你的离别剑伤损只怕不轻,以人养兵的法门至多只能令其不至折损,却再无法与你配合战斗,或者是根本就难以发挥出应有威能……嗯,你这般的迫不及待,行走极端,不会是因为现在的离别剑,非但不能让你用圣元二品的能量激发,反而已经快到了分崩离析的地步吧!一旦全力催动离别剑,就会破碎?还是那句话,一件能够与兵主契合的佩最是难求,而那离别剑,正是与你此一生至为契合的佩兵,也是你许多感情的寄托……你绝对舍不得。所以你才来到了这里。”

    “你想要修复离别剑。”

    “但你失望了。你与你想要的东西,失之交臂!”

    “因为你没有钱,至少是没有足够的钱财!”

    “你因为同样志在必得的箫公子而与两块奇金错过,这个结果让你愤怒,而你更知道如鸿毛铜锦绣钢这样的奇金,可遇而不可求,今朝错过,也许再也无望,所以你在愤怒之余,还有绝望……”

    “在外人看来,是你在一直刺激戏弄箫公子,实则反而是那箫公子恃财力强大,横夺你的必要之物……更准确一点来说,你俩人都不算有错,只不过是为了求得所需之物,各走极端而已!不过,你的极端行为,为你引来了一个可怕的对手!就是箫公子,那个看似卖唱吹箫客,此人端的高深莫测,底蕴深厚。”

    “至于当前状况,原本是不值得一猜,早已明朗化了,今天晚上的变故,让纷乱城的护卫者出面的事件源头,乃是一场突兀而来的战斗。而这一场战斗的当事人,定然有你;至于另外一方,则定然是箫公子所属之人。”

    “综上所述,你这一次出来,不仅没有达到你的既定目标,反而招惹了一个颇为难缠的敌人,以及一身前所未有的麻烦。”

    叶笑冷锐的目光看着步相逢,道:“偏偏你又不甘心就死……所以才躲到了我这里,这个倒真是巧合,还是我最不乐见的那种巧合。”

    “不用眼睛越睁越大,我既然想通了全盘,在纷乱城的特殊背景之下,我当然可以做到有恃无恐;既然有恃无恐,一切还不都是任我发挥。”

    叶笑笑了笑,道:“世事总有万一,就算洞悉全盘,仍要尽量的规避万一,为了避免你生出鱼死网破之心,所以,我刚才才会那么做。因为我把握到一个重点,就是,你竟是一个贪生怕死之人……或者说,你比我更加不想死,有你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所以,就算是现在,我再做出刚才的举动,你就算明知道我不会真的付诸行动,但你仍旧不敢冒险,所以你还是会阻止我!甚至,你还会求我!再三再四的就范于我。”

    叶笑淡淡的看着步相逢:“既然如此,我害怕你什么?尤其是此际将一切都放到了明面上,应该是你想想怎么说服我,让我给你一条生路走才是!”

    步相逢颓然坐在了椅子上。

    刚才兀自弥漫周身的浓郁杀气,就在对方这一篇长篇大论的“猜测”之中,被一点点的磨砺削弱,到现在,早已经荡然无存。

    步相逢整个人,此际更像是一只漏了气的皮球。

    “我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世上,竟然有人能够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将事情始末推演到这等地步,叹为观止……”步相逢一声长叹:“尤其,这个人还只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少年人。”

    “佩服!”这句佩服,无疑是出自真心,心悦诚服。

    “佩服?!我相信你这一句是语出至诚的。但,一旦今天的危机解决了,你还是会杀我们灭口,消除隐患,对不对?”叶笑笑眯眯的说道。

    “那是当然。”步相逢吸了一口气:“如果有选择,我也不想杀你,但事已至此,你,非死不可。”

    “就因为你在我们面前漏了相?被我猜到了你的秘密?我们不死,你之初心难稳,若是这么说的话,我还真觉得理由充分,换了我的话也一样!”叶笑问道。

    “你明白就好!”步相逢哼了一声,冷峭的说道:“人活在这世上,各种手段层出不穷,但,不管怎么做,做什么……最终的终点还不就是为了那点初心!”

    “你这话说得倒是坦诚。”叶笑沉吟半晌,点点头道:“有鉴于此,我的第一选择,或者说当前的最佳选择,是彻底踢爆此事,引此城守护者前来收拾你,虽然此法必然赔上我方两人性命,却总可以拉你陪葬,不算亏本亏到家,你道我敢是不敢?!”

    步相逢面色惨然,涩声道:“确实是最佳选择,否则纵使苟安一时,一日平和,此夜之后,却又如何安枕,我是必定要杀你的,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拼个同归于尽,我可以理解!换做是我,也不会放过一命赔一命,不亏本的做法!”

    “所为难为知己难为敌,大抵也就是我们现在这个状态吧!”叶笑呵呵笑道。

    “时至此刻,你竟还能笑得出来,步相逢此生没服过什么人,但面对阁下,却要一连道两个‘服’字,若你今日不死,他朝当真不知能搅动何种风云,威凌天下!可惜了!”步相逢沉声说道,意态萧然,满满的落寞。

    但步相逢表现出这样的态度,却也说明了其出手在即的决心,无论叶笑会不会引爆示警,引来纷乱城护卫高手,换言之,叶笑死定了,无论步相逢能否逃出纷乱城官方的追击也好,叶笑注定先一步魂走九泉!

    叶笑忽而肃容道:“既然你不是一个会抹杀良心,歪曲事实的人,对我的态度还这么诚恳,于情于理都得给你一个机会。”

    步相逢闻言冷哼了一声,说道:“我想要杀你,不费吹灰之力,还需要你给我什么机会?你能够得到回本的机会就只剩下最后一瞬,我要出手了!”

    “等会!”叶笑竖起两根手指头,道:“时间拖得越久对你越有利,这点不会不知道吧,若是拖过今夜,我就算想干点什么,也是无奈你何,既然我不想动作,你又何必枉做小人,引爆极端,令彼此同时踏上黄泉路呢?!”

    步相逢闻言一愣,诧异的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还能放弃这唯一回本的机会,甘心等到明天风头过去的时候,被我干掉?!”

    叶笑失声笑道:“不光你惜命,我也是惜命的好不好,我不主动引爆这件事,就是在为大家争取一个和平收场的余地,我提出一个折衷的方案,解决当前僵局!”

    步相逢闻言又是一愣,随即便即下意识的收回杀气,显而易见,若是当真有和平收场的方法,他也是愿意接受的。

    毕竟他现在实力不全,当真没有信心能够逃脱纷乱城隐藏高手的追杀!

    退一万步说,就算当前只是叶笑的缓兵之计,但时间拖得越长,始终还是对步相逢更有利,所以无论后续变故如何,步相逢都是可以接受的。

    叶笑倒也不拖沓,径自道:“其实解决当前僵局的另一个方式也很简单,只要你杀不了我不就好了么?千万别以为我是在胡吹大气,我修为固然有限,但我很有钱,我可以明天就搬家,搬家去到纷乱城的保卫者那一片区域之中居住,”

    “相信你也明白,钱固然未必是万能的,但很多钱却基本可以等同万能,而只要我在那边租到一个房子,想要达到保命的目的,决计非是难事。彼时,你一心想杀却又无能为力无可奈何的我,会不会反过来成为你的心魔,犹是未知之数,毕竟到了那时,你无论如何也是杀不了我滴。”

    步相逢又再度愣住了。

    良久良久,某人咬牙切齿说道:“你狠!有钱果然了不起!”

    “这是没办法的办法,为了保命,不得不然,抛开这个方法之外,我还真没有更好的保命之道了,你的命对我而言,真心不重要,所以拿我自己的命换你的命,哪里谈得上够本,直接就亏到姥姥家去了好不好?!”

    叶笑随即屈下第二根手指头:“当然,这个处理方式对你而言,存在隐患,为求保险的话,你或许还以干掉我为优先选项,我可以给你一个考量,若是你放弃杀我的话……我可以帮你完成你的心愿。”

    步相逢愣了一下,抬头看着叶笑:“心愿?什么心愿。”

    “你的心愿,不外就是恢复离别剑,我除了可以恢复离别剑之外,甚至可以让你的离别剑更进一步!成为真正的主宰级别神兵。”叶笑口气很是淡然,但话里的信息量却是震撼到爆。

    “……”步相逢的呼吸一下子沉重了起来。

    瞪着眼睛看着叶笑,满满的惊疑,还有不可置信。

    “你之所以会怀疑,会感到不可置信,不外就是不相信我拥有恢复离别剑的能力,但你知道我为什么很有钱么?”叶笑淡淡道:“理由很单纯,这次兄弟会拍卖的那五块奇异金属,就是我无意之中得到的……我的丰厚身家,就是通过拍卖奇金获取到的!”

    步相逢的眼睛顿时瞪得溜圆:“你?是你?!”

    “委实就是我!”叶笑呵呵一笑:“我既然有本事弄到第一批奇金,当然也有机会搞到第二批。大家总是份属敌对,纵使性命攸关,却还不至于在这上面做文章,我讨厌抹杀良心说话的人,自己更是绝不肯为。”

    叶笑胸有成竹的看着步相逢,口气之中,充满了那种坚定如同磐石一般的信心,简直就是瞎子都能听得出来。

    步相逢又愣住了,不知道今天是啥日子,反正步相逢发愣的次数,绝对是此生之冠,前所未有。

    “那你打算怎么让我完成心愿?”步相逢沉默了一下,问道。

    从叶笑开始说话,滔滔不绝的说话开始,黑煞之君的眼中,就一直存在着一种奇怪的神色。

    那是佩服,崇拜,以及,服从……

    而黑煞之君望向步相逢的目光,也在逐渐的变化。

    在叶笑刚开始说话的时候,黑煞之君看着步相逢的目光夹杂着担忧与期盼的:听下去吧,听下去吧;只要你肯听下去,我们就安全了……

    及至叶笑说了一半的时候,黑煞之君的一颗心就放回到了肚子里,看着步相逢的目光乃是:这次又安全度过了,这家伙好可怕啊。

    而稍前步相逢杀意毕露,眼见破局的那一瞬,黑煞之君陷入充满意外的氛围中:怎么可能,公子的嘴炮明明是无敌的,说谁谁倒,无有例外,今天怎么就崩了呢?难道是玩过火了?!

    不过在当听到叶笑说‘帮你完成心愿’云云的时候,黑煞之君看着步相逢的目光就变成了一种兴奋、振奋。

    那是一种——‘公子的嘴炮仍旧是无敌的,这次也没有例外,这个家伙马上就要被公子忽悠上我们的贼船了,船票都已经送出去,哪里还会落空……’

    听到步相逢问‘那你打算怎么给让我完成心愿’这句话的时候,黑煞之君看着步相逢的目光已经很亲切了,完全就是看自己人的目光:嗯,自己人一名了……步老大,以后你可得罩着我啦……

    “想要完成你的心愿很简单,但我需要一份保障……我还缺一个保镖。”叶笑很认真的看着步相逢,很恳切的说道:“通过今天的事,我发现我竟然很没有安全感。”

    “你……”步相逢一下子跳了起来,指着自己的鼻子,用一种更加不可置信,不敢置信的口吻说道:“你你……你这小子……你你……你只有仙元境三品浅薄修为,居然想要让我离别剑步相逢做你的保镖?!你确定你没有发疯么?你确定你脑子没问题?!”

    眼看着这家伙就像是受到了巨大的侮辱,在那里暴跳如雷,歇斯底里。

    ……

    今天是‘天极’兄弟的生日,让我们祝福他生日快乐。
(快捷键 ←)上一章:第1532章 危险!恼羞成怒 返回《天域苍穹》目录 下一章:第1534章 叶家血,天也红!(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