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域苍穹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1534章 叶家血,天也红!

章节目录 第1534章 叶家血,天也红!

文/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本章字数:7991 天域苍穹txt下载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英雄联盟之王者荣耀 炮灰攻略 网游之邪神逆天 最强败家子 地狱恶灵 一宠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爱上坏坏女上司 极品全能学生 山河血帝
    叶笑却是镇定如恒,斜着眼看着他,淡淡道:“你这么激动干什么?你这话说得也太奇怪了!就是因为我现在只有仙元境三品,实力浅薄,所以我才要找你做保镖,多增添一份安全感!要是我已经到了五大天帝那样的修为,我还需要什么保镖?”

    叶笑很惊奇的看着步相逢:“你是在跟我开玩笑?还是在自抬身价?!”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还是在自抬身价!

    步相逢晕了。r?an  en ???.?r?a?n??e?n?`o?r g?

    这正是自己想要说的话,居然从对方口中这么理所当然的说了出来。居然还能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偏偏对方说得绝壁的有道理!

    人家要是修为比你还高了,哪里还需要你来做保镖?

    就是修为足够高,才能提供安全感,如此简单直白,顺理成章的事情,怎么自己还感到不可思议了呢?!

    “还有就是……我这么选择也是为了帮你。”叶笑循循善诱道:“你成了我的人,自然也就不需要再担心我会将你的事情曝光出去了,这岂不是消去了你的巨大隐患!”

    “消除我的巨大隐患,你咋不说我跟了你,你就不需要再忌惮我会杀你灭口了呢?!”步相逢虽然感到自己的脑袋有点不会转弯了,但这点逻辑还是想得明白的。

    “嗯,想要两两得活,肯定得舍弃一些事情,这世上岂有完全占便宜,半点不吃亏的事情,不过只要你一直呆在我的身边,我自然不会将你的丑事宣扬出去。”叶笑洋洋得意:“一代高手离别剑,风云榜前三,红尘榜有名的步相逢趴在我的后面抱着我的大腿,这样的保镖,任谁想用之前,都得再三斟酌吧,也就是我,看你顺眼,完全不介意……”

    “停!”步相逢面红耳赤地打断了叶笑的无良说词。

    “噗!”

    却是那边的黑煞之君再也忍不住,一声闷笑出口——

    “公子,您实在太霸气,太霸道了,谁说没有人能完全占便宜,半点不吃亏,你这笔交易若是做成功的话,不但是完全占便宜,同时还半点不吃亏啊……”

    黑煞之君满心赞誉,叹为观止,几乎都要上前膜拜了,却随即就看到步相逢杀人的目光看了过来,急忙忍住膜拜一番的冲动,唯有肩膀兀自还在哪里一个劲儿笑的哆嗦。

    叶笑说道:“老步,我可以多给你一个福利,你要是给我当保镖的话,你还可以经常有时间就来修理修理这个家伙,他刚才可都那样了,你…能忍得住么……换我我是不能忍。”

    他指着黑煞之君,眼睛也不眨一下就将黑煞之君卖了:“天天都能出气,感觉很爽的……”

    “啊?!”黑煞之君傻了眼。

    老大你不能这样,你咋能这样呢,就这么把我给卖了……

    之前叫人家老黑,现在新人胜旧人,有了老步就忘了陪你一路走来的老黑吗?!

    步相逢哼了一声,满眼不怀好意的盯着黑煞之君,显然叶笑的推荐让他颇为意动。

    黑煞之君险些就要哭了起来,他么的,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刚才不就是不小心的开心了一下么?引发开心事的始作俑者,罪魁祸首明明就不是我,干嘛这么看着我!

    “还有就是,当保镖可是一份很有钱途的工作呢,你之前在江湖上混饭吃,大抵也就是接点悬赏,完成个任务,或者接受别人的雇用,举凡都是类似的工作对不对?”

    叶笑问道。

    “那是自然。”步相逢傲然说道:“我步相逢还不屑于去做不入流的打家劫舍勾当。”

    “棒槌!”

    叶笑心中骂一声,却是一拍手说道:“那你怎地还抵触做我的保镖呢,做保镖骨子里也就只是接受我的雇用而已,我不但会给你钱,而且还会多多的付酬劳。你既然能够接受别人雇用,为什么不肯接受我的雇佣呢?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脑子进水了?要不怎么糊涂了!”

    步相逢此刻只感觉脑子竟是空前地混乱起来,当真好像进了水一般。

    对方说的话,每一句都很有道理,顺理成章,前如其分,但仔细想来却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可又找不到反驳的理由,难道我的脑子竟然真的进水了,糊涂了……

    “老步啊,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就只是让你给我做保镖而已啊,万一有其他方面用到的地方,咱们另谈,反正肯定不是让你给我做奴才,这是先决条件,我明白的……”

    叶笑惊奇的说道:“……你看啊,我这么有钱的人是吧,我也不在乎钱是吧?你在我这里肯定能赚到钱对不对?,在这方面我绝对不会亏待你,你给别人做,需要什么价,我给你双倍怎么样……这么优厚的条件……你还不同意?还要犹豫?还要考虑?”

    叶笑惊奇的问道:“你……你确定脑子没问题吧?真没进水么?”

    步相逢下意识的挠挠头,豁然感觉自己一时间全然无话可说,浑浑噩噩的,几乎下意识地循着对方的话语说道:“双倍?真的双倍?”

    “对啊,就是双倍!这事能有假?言出如风,就此论定!”叶笑一拍手:“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你果然答应了吧。这么丰厚的条件你怎么可能不答应呢。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步相逢晕乎乎的道:“一家人……对啊……咱们一家……”

    突然一念清明,随即就是一声暴吼:“什么一家人?我啥时候答应的?”

    叶笑皱起眉头:“你刚才不是确认真是双倍酬劳?”

    步相逢怒道:“那是我在问话。”

    “我知道啊,所以我才回答啊,我答应了你的开价啊……”叶笑惊愕的也挠挠头,一脸纳闷:“你……难道你现在又反悔?想坐地起价?!”

    反悔?坐地起价?!

    步相逢感觉自己又有些晕:我答应了吗?我反悔了?还有……我怎么就坐地起价了?

    “老步啊,做人哪,得知足,得有点良心啊,我刚才已经承诺了帮你恢复离别剑,你要知道,那可是需要异种奇金的,那可是一笔相当不菲的财富啊……”

    叶笑看着步相逢:“除了帮你修复离别剑,我还给你双倍酬劳,还有管吃管住,再也不用你花一个黄灵币……这条件已经很丰厚了,怎么也比在江湖上生死搏杀完成任务,万里迢迢千山恶水的来回奔波要强吧?你不能因为我看你顺眼,因为我财大气粗不吝钱财,就坐地起价啊,人还是应该有点底限,是不?!”

    步相逢越听叶笑这话越感不对劲,虽然叶笑说的都是真话,都是实话,但这话,貌似好像也许或者……不对吧?!

    但到底是哪里出错呢,我好像没坐地起价?!

    但我的态度好像就是在坐地起价,贪得无厌!?

    连我自己都这么感觉了,对方肯定也是这么感觉?!

    我真的坐地起价了?!

    天哪,天地良心啊,我真没坐地起价,连想都没有想过啊……事情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这一夜,我怎么就沦落到三观尽毁,节操尽碎,形象崩溃,廉耻全无的惨淡地步了呢?!

    “罢了,谁让我看你对眼了呢,彼时就算离别剑修复了,你钱也赚够了,总之就是你目的全达到了,随时都可以离开,远走高飞,我纵然不舍,也不会阻止你离开,这还不行么……”

    叶笑顿了顿又道:“而且你跟在我身边岂不可以监督我不会乱说你的坏话,妥妥的天时地利人和啊!”

    “这等好事,这等便宜,你又有钱,又不但风险,又有名又有利,又不用奔波又不用……你是一举**十得……你居然还在犹豫还在迟疑还在斟酌……”叶笑怒道:“难道你认为你跟着我会很丢脸?我都这么委曲求全,这么的低声下气,你还不满足?!”

    ……

    冷场!

    步相逢脑子陷入空前卡机,怎么都觉得真是自己的不对,人家都已经做到这样了,自己还矫情,还推三阻四,貌似真说不过去,可是……可是怎么就觉得那里不对呢?

    难道真的是自己贪心不足,还想要奢求更多,吊高了卖?!

    “你说吧?你到底想让我怎么样?只要不太过分,我全都答应……我也是贱,怎么就看你对眼了……果然上赶着不是买卖啊!”叶笑又再说道,却是一脸的自嘲。

    “这个,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得确实挺有道理的,但我真不是在漫天要价,真的……”步相逢喃喃的说道,充满了不自信的氛围。

    “我说的当然有道理。”叶笑道:“你当我的保镖,妥妥的双赢,最直观的体现,我们现在的危机僵局,不就立时解决了么,这么大的好处,我不信你看不出来……”

    步相逢又挠挠头,道:“是,这点明白的,只不过……你确定能帮我恢复离别剑?找到另外的奇金,适合于离别剑的奇金?!”

    叶笑怫然不悦:“你这么说是不相信我?你觉得我对你是虚情假意?”

    “不不不,我相信我真相信……”步相逢迷迷糊糊道:“就是感觉有些怪……我……我怎么会在这里找了个活呢,虽然这个活我占了大便宜,我明白的,我真明白的……”

    一听这句话,在一边站着的黑煞之君险些就喷了出来,急忙竭平生耐力强行忍住,连声咳嗽。

    传说中,被卖了还要替买自己的那人讲价,竟是凝然眼前,活脱真事!

    “你能想明白这些就不算辜负我的这片心意。”叶笑愈发地和颜悦色起来,和声道:“既然大家已经是一家人了,咱们就不说两家话,来,我这里有一份雇佣合约,乃是纷乱城官方认定的,咱们先签了,从此就是真正一家人啦,你也知道,有些事就算大家心里都明白,都认可了,还是需要一点外在保障的,你明白啊……”

    这合约,自然是这几天搞来的。

    只要签下这份合约,别的地方不敢保证,但在纷乱城地界里若是想要违约……那么必然将面临护卫者的严厉打击,严厉程度或者比步相逢当前遭遇的还要严重,而且没有时限性,死了为止。

    叶公子已经拿出来合约,看那架势,已经要抓着步相逢的手按手印了。

    ……

    稍后,步相逢愣愣地坐在椅子上。

    痴痴地看着自己手指头上的那一点殷红,脑袋兀自还有些不清醒。

    我……我刚才签约了……?

    不知道是不是要回答某人的心声,反正那边的合约上闪出一道微弱的红光,径自飞了出去。转瞬不见,不知道飞向了何方。

    这点异象代表——合约生效了!

    “不对啊!”步相逢突然跳了起来:“这不对啊……这不啻代表在相当的期限之下,我从属于你了么……”

    叶笑翻翻白眼,道:“修途时光弹指,区区岁月弹指即过,等到合约结束你还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那有什么不对的?”

    “你这倒说的也是。”步相逢挠挠头,问道:“合约是多长时间?一般这种保镖合约,大抵也就是几个月的吧。”

    “呵呵,老步啊,你说的乃是寻常神元境修者之间的合约,那个情况下大抵都是短期雇佣。”

    叶笑笑眯眯的说道:“但我现在是仙元境小虾米,所以在合约上比较弱小的我,稍微有那么点优势,占了你一点便宜……”

    本能地感觉到不妙,步相逢瞠目结舌,小心翼翼:“便宜?那我这份合约具体是几年啊?!”

    “没多少,才十年,弹指一瞬间。”叶笑笑眯眯的。

    “卧槽!……”步相逢彻底傻了。

    这……这他么的哪里弹指一瞬间,十年保镖契约,几乎都相当于卖身契了……

    “放心放心,有钱任性的我会不断给你涨工资滴,钱就不是问题。”叶笑安慰道:“这样你可以安心了吧?!”

    “我现在纠结的不是工资的问题好不好……”步相逢差点都要疯了:“你知道了我的事,我要杀你灭口……现在却为你做保镖,而且一保就是十年……杀人变保人,这么离谱的事情,居然发生在我身上……”

    叶笑面色蔼然道:“你咋还能琢磨要杀我的事呢,我都对已经你这样,你咋还能这样,你还想咋样你都说出来吧……我都甘心把我的人和命都交给你,你却还琢磨着要我的命,你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罢了罢了,反正,我们的寿命都很悠久,我总能让你明白我对你的一片诚意……折腾了一个晚上,我叫店家准备点好酒菜,咱们喝点,庆祝咱们的相逢……”

    “尤其要庆祝我们成为一家人。”

    叶笑表现得有点强颜欢笑,实则是发自心底的真开心哪!

    至于一直目睹全部过程的黑煞之君现在对叶笑的佩服,已经到了惊若天人、五体投地的膜拜程度了!

    太牛逼了!

    实在是太牛逼了!

    公子居然只凭着一张嘴,耍耍嘴皮子,三下五除二就令到圣元修为的步相逢彻底就范,给他做了保镖,还签了契约,一签就签了十年……虽然明明眼看着这件事的发生,每一个细节,每一点的始末过程一点不落,但……现在想来,黑煞之君仍旧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这事怎么感觉都那么的玄幻呢?!

    叶笑摸着酒杯,有些感觉人生奇妙:自己三个手下……第一个,是骗来的;第二个,是救命之恩,第三个……居然是拐来的?

    这……坑蒙拐骗偷,难道自己要用这种手段不断招揽人下去?这也忒奇妙了些。

    酒已半巡,步相逢至今还有些晕。

    不是因为不胜酒力,步相逢的酒量还是很不错的,愁眉苦脸地一个劲地往自己口中倒酒,满脸尽是百思不得其解……

    这算咋回事?

    事情发展得太快了吧?

    我怎么就跟了眼前这个公子呢?他看我对眼,我看他……还算顺眼吧,至少不反感,但是……这个不是问题的核心,核心……

    今天起始,我大抵就是被人追杀……我厉行反扑,重创其中一人,欲待取其性命的当口,护卫者出来阻战了……然后我逃……然后我就碰到了眼前人,人生际遇总在未定之天……再然后,再然后我就成了人家的保镖,一保就是十年……

    这这这……人间事,居然如此奇妙……

    我醉了……

    步相逢喝得不少,却还未至于饮酒醉,但感觉自己能够遇到这般奇妙的事情,而且就这么真实地发生在自己身上,当真是醉了……

    饮酒未醉因情醉?!

    又过了许久之后……

    步相逢才终于接受了这个现实,进而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对了,现在你都已经雇用我了……我我……”步相逢又是傻傻的挠了挠头:“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哈哈哈哈……”黑煞之君直接就笑崩了。

    这货,被公子三拐两拐拐上贼船下不来了,连合约都签了,一切都板上钉钉了,居然还不知道自己的雇主是谁,姓什么……

    这……我也醉了……

    ……

    “哈哈哈哈……”在某处的一个老头须发皆白,此刻捂着自己的嘴,笑得几乎喘不上气。

    亲眼见证这样的奇葩事情发生,实在是赏心悦目,脍炙人口……

    老头觉得,自己今后纵使只凭这一个笑话,就可以很快乐很快乐地活过余生了……

    在老头的手上,有一块玉佩。

    这玉佩的中间部位,正自闪烁着几乎不可察的微弱红光。

    “嗯,怎么红光变得这么弱了……这怎么回事?又有什么额外的变故出现了?”老者皱紧了眉头,笑过之后,思绪又回到了现实,发现了额外的蹊跷之处。

    此老一直没有对步相逢出手,一来是对房中发生的变故真心感兴趣,想要看看后续事情会怎么发展,当然,若是那边真的动了手,这边也就直接出手了……

    但却没有想到,看着看着,居然看到了一个匪夷所思、宛如闹剧一般的转折!

    大抵传说中的神转折也就不过如此吧!

    老人之前曾经猜了不少的答案,但还真就没有想到,这房间里的事情最后居然会发展到现在这般诡异的局面上来了……

    当然,除了稍微有些好奇之外,最最重要的最根本没有立即出手的理由,就是因为这点红光。

    这样的玉佩,整个纷乱城之中就只得一块,绝无仅有!

    便在这时,房中传来的叶笑的声音:“老步啊,这点竟是我忽略了,我姓叶,单名一个笑字。”

    我姓叶!

    远方的那老者骤闻此言,登时浑身一震。

    我姓叶!

    这三个字,配合着玉佩上的那点红光,令这位不知道活了多久、心境早臻古井不波,波澜不兴境地老人不受控地浑身颤抖了一下。

    片刻之后,眸子中竟然隐隐泛出点点水光!

    ……

    时间追溯到半个时辰之前。

    这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听到本城警报,本不想出面动作,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出去了。

    一直就在密室之中静坐,等待着期盼着该来的……

    但不知为何突然间心血来潮,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叹息。

    “……哎,十万年了……”

    “十万年了!”

    老者猛然坐了起来,眼睛突兀睁开,两道乍现的光芒似乎要夺去了天地之间的所有亮色。

    下一刻,他猛地站了起来,再度脚踏大地。

    整个纷乱城,在他起身的这一刻蓦然陷入了寂静。

    在外面看来,有此变化,乃是因为那几位本城守卫者的动作,令到让纷乱城迅速恢复平静。但却不知道,真正令到全城寂然的,乃是从地底而升起,从天空笼罩而下、弥漫天地的沛然威压!

    老人一步踏出,却已经出了地底,置身高空,旋即却又转回,抓起了供奉台上一块已经看不出原本什么颜色的玉佩。

    灵力激发之下,整块玉佩陡然转化为雪白晶莹色泽。

    唯有最中间的有一点黑点,如痕若隐,却真实存在。

    “叶家血,天也红!”

    白须老者此际宛如朝圣一般地捧着那一块玉牌,下一刻,又再度忽地一声冲上了高空,俯视全城。

    其实以此老的修为而论,只是查一下战斗现场的气息,就已经轻而易举地找到了步相逢。在他面前,只是将自身气息全盘隐匿,全无用处,

    此际再临高空,已自千丈高空急剧而下,就待冲进去将这个胆敢在纷乱城打架的家伙抓出来,狠狠制裁一番,在纷乱城制造混乱,就是大罪!

    然而就在他已经很靠近这家客栈的一瞬……

    怀中突然传来一股灼热的感觉。

    这股突如其来的灼热感觉,险些让这位不知道多大岁数,心境沉稳至极,修为更是通天的大能者彻底失控,心脏都在刹那间停跳,一个跟头,从高速疾掠中掉落尘埃!

    他急急停住紊乱的身形,抓出那股热能的源头——玉佩,却惊见那玉佩中间隐隐约约的小黑点,竟然变成了微弱的红色。

    这一发现却是令到老者当场愣住。

    “叶家血,天也红;十万年,逆苍穹!但……这血色怎么这么淡呢?”老者不禁瞪圆了眼睛,当年他可是曾经亲眼看过血色亮起来的那种鲜艳颜色。

    但这一次怎么……

    几乎淡得看不出来了?

    叶家后裔……是因为年代久远,血脉渐渐单薄,还是当前的对象只是旁支?

    老者心头疑惑大作,而随着他距离那个目标窗口越来越近,玉佩中血点的颜色,竟自慢慢转变为淡红,不过变化就此停住,再不没有任何的变化。

    “距离目标越近,感应越强这点不足为怪……”老者苦恼地挠着自己头皮:“当前状况,足以证明内中之人乃是叶家的嫡系血脉,这点绝不会错,但……血色怎么会这么淡?为什么这么淡?!”

    …………

    <六千多字,三合一,求月票!>
(快捷键 ←)上一章:第1533章 做我保镖吧! 返回《天域苍穹》目录 下一章:第1535章 天要红了!(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