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域苍穹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1492章 主宰苍穹 今日别,何时归

章节目录 第1492章 主宰苍穹 今日别,何时归

文/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本章字数:12446 天域苍穹txt下载
推荐阅读:爱上坏坏女上司 极品全能学生 山河血帝 踏歌远行 快穿炮灰女配 穿梭在无限废土 一宠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重生电子帝国 霸道老公,抱一抱 完美世界
    或者应该说,自从出现了宗元凯这个异数之后,青云天域就再也不会与所谓飞升之事的出现,这个位面的最强者乃是魔道修者,且修为早已去到了此界极限,又以魔道奇门大阵强纳此界气数,欲启可以连通魔界的天魔之门,令青云天域彻底转化为魔界附属位面,在这个大前提之下,何来飞升强者!

    如今,魔尊既去,魔道不存,修者飞升的天道之门,再一次对青云天域打开了。?rane?n? ???.?r?a?n??en`

    叶南天与月宫雪看着天空中的叶笑,那英挺雄壮的人影,脸上尽是一片激动。

    叶笑的身体,兀自在空中疾速旋转着,那金顶劫雷给他制造的表层伤痕,悉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痊愈;体内,那已经有了裂痕的紫色金丹,也在大量元能灌注修复之后,再次变得饱满,圆润。

    而且,还在点滴增大……

    天地之间魔氛尽去,无限明朗,青云重靖,无量灵气以一种比狂呼海啸还要狂猛的态势蜂拥而入冲进他的身体,如斯浩瀚灵气,纵使以叶笑一路竟是以逆天方式修行的经历,竟也是前所未有的沛然,仿佛……

    仿佛就好像整个青云天域都在刻意配合此刻的叶笑一般,你想要多少灵气多少元能,我就供给给你多少灵气元能,让你吸收到满意,吸收到饱,吸收到撑为止!

    在如斯灵能无限量的支持之下,那颗紫金色的金丹,在一次旋转后,突兀裂开、斑驳、散落……嗯,与其说是裂开散开,不若是更像是一朵花,在瞬间盛开,无限绚烂。

    而叶笑也并没有感觉到半点痛苦,反而泛起一股极致的舒爽愉悦,身体里面更是充满了力量的感觉。

    金丹在裂成了八瓣之余;迅速化作了一团紫色氤氲的混沌之气,然后继续在丹田中告诉旋转,将所有的灵气,全部鲸吞海一般吸纳进来。

    天地之间,空前之势灌输过来的沛然灵气,居然还是不足以金丹此际的需求,力有未逮之下,紫色的金丹混沌之气,竟然干脆将无尽空间之中的海量紫气也吸收了一个干干净净!

    轰!

    叶笑只感觉自己脑海中突然出现一声爆响。

    似乎是有什么东西碎掉了,或者应该说,有什么别的物事诞生了……

    总而言之,那是一种很玄妙很灵异的微妙感觉。

    及至叶笑睁眼看出去,遍照寰宇的第一眼,只觉整个世界都是那么美好,连一草一木一块石头,都是清新之极,那么可爱……

    自己之前赌上性命死战魔尊,最终战果是卫护了这个世界,这片盛景,值得了!

    心头无限澄明之际,丹田一片朦胧之中,一个小小的人儿全无征兆的出现了。

    丹田之中,向来只能容纳灵力元能,有金丹存在已经是异数,怎地可能有人儿出现?!

    这个乍现的小人儿只得小指头大小,但却是眉眼宛然,四肢俱全;赫然便是一个缩小了无数倍的叶笑!

    叶笑内视之下,对此变故也是吓了一跳,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下意识的眨眨眼,却惊见丹田中那小人儿居然跟着眨眨眼……

    活的?!

    叶笑惊见自己体内的小小叶笑,居然还会眨眼,不禁一蹦三丈高,心中一片混沌:卧槽,难道我竟然怀孕了?

    我若是怀孕了,那这个小小笑的爹是谁呢?

    呸,我才是爹好不好!

    嗯,那另一半是谁呢?会是谁?能是谁呢?!

    再呸再再呸,我瞎琢磨什么呢?!

    叶笑鄙视自己胡思乱想,自己糟践自己的同时,却又旋即有所醒悟……当前这状况,大抵就是在寒月天阁故老典籍之中流传的破丹成婴之说吧?

    只是,这破丹成婴之说,乃是比天域极限,飞升之境还要更高数筹,莫说是这数万年并无一人,只怕至少要追溯到无数岁月年之前的上古时代,才有这等梦幻超逸境界!

    叶笑再三检视自身,确认本体并无异样,实力更是又有质的飞跃,不禁松了一口气,这才落下地来,来见众人。

    众人见叶笑渡过雷劫自然要为其欢喜,但尽都以为叶笑只怕立即就要飞升红尘天外天的;却没有想到,他居然还能下来,对于这个结果所有人都大为诧异。

    “冲霄,你怎么没直接飞升?”雷大地摸着脑袋,满腹狐疑的问道。

    雷大地等三老于叶笑是师徒关系,别人不好问的问题他却是很方便询问,自然由他问出所有人的共同疑问!

    “师傅放心,我如今已经感觉到了大道之路的前行方向,真心想要走的话,随时都可以走,并没有飞升时限。”

    叶笑微笑着:“其实这是好事,要知我辈这般飞升上界,对上面的世界,一无所知,吉凶未卜尚在其次;这一走,却是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见,所以……无论如何,也要跟大家告个别才是。”

    雷大地连连点头,老脸上满是欣慰:“应该的应该的,咱们立即返回门派,我们寒月天阁要宴请天下英雄,为你飞升上界壮行!”

    雪丹如和琼华月皇闻言尽都是撇撇嘴。

    这老货……分明是要借这个机会为寒月天阁造势……

    完全可以想象,有了叶笑这个足以震动整个青云天域的传奇在前,寒月天阁的名声,将会上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将是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的天下第一!

    名副其实,绝无争议的天下第一!

    寒月天阁的崛起,已经是一个不可阻挡的现实。

    但对于这点,此役幸存的众人任何人心头都没有什么嫉妒,只有羡慕;至于阻拦这等事,根本没有在心中蕴生。刚刚覆灭了天魔,非但死里逃生,进而大获全胜,正是此生最欢喜最值得欣慰的时刻;寒月天阁,也是名门正派,而且还是自己的战友……

    这有什么可妒恨的?

    再说了……咱们自己派门岂不也很快就要有人飞升了……

    “飞升”这块牌子,在往昔或者是神话、传说、传奇什么的,然而在接下去的一段时间里,多半会接二连三的出现,比之雨后春笋也不遑多让!

    叶笑跟着又跟众人寒暄,琼华月皇隐隐有些担忧的看着叶南天和月宫雪;这么好的儿子……你们真不要了?就算之前生出了些微的隔阂,难道就没有化解的余地么?你们都甘冒奇险来到此地助战了,真不过跟儿子照面吗?

    众目睽睽之下。

    叶笑走过来,叶南天和月宫雪迎上去,三人正面相对。

    如此对视半晌,月宫雪挣扎着伸出颤抖的霜手,将叶笑揽入怀中;三人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因为,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但这一个拥抱,已经说明了太多太多!

    琼华月皇的眼中有泪,她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

    灭魔之战就此落幕;所有善后抚恤工作,自然有各大宗门联手进行;寒冰雪厉无量霜寒等人只需负责监督就好。

    而叶笑等人却是飘然而去。

    叶南天和月宫雪夫妇辞别众人,返回去了神谕区域。

    “是我的笑笑。”月宫雪一路上沉默了许久,终于坚定的说。

    “是我们的笑笑!叶南天的儿子,永远不会被人欺负!”叶南天脸上有欣慰。

    ……

    “君主大人,你要到哪里去?”闻人楚楚由后匆匆赶上叶笑等人。

    闻人楚楚的脸色还有几许苍白,之前的灭魔之战之中,她亦是受伤不轻,此际仍未复原。

    “我打算回寒阳大陆那边看看。”叶笑坦率道:“那边有我的兄弟,即将离开青云天域,必须要去看看他们,毕竟红尘天外天跟青云天域存在着本质的差异,非是轻易可回的。”

    闻人楚楚停住脚步,温婉的笑道:“我知道了,你去完成你的心愿,我回转云宫了。”

    她淡淡的微笑:“此后我会闭关潜心参悟飞升之境,相信距离我飞升之日,为时不远矣。”

    叶笑望着这个坚毅聪慧的女孩子,朗声笑道:“好!彼时天外天再会有期!”

    闻人楚楚美目流盼,看着叶笑:“叶笑,彼时红尘天外天再会之日,咱们可就是同一个起点了,你要小心些,又或者多用心些,莫要被我反超了,凭的丢面子……”

    叶笑大笑:“不至于不至于,修行之路素来孤寂难行,多一个对手便是多一分激励,有竞争才更有进步的动力,何来面子之说!我等你上来就是!”

    闻人楚楚眼睛一亮,笑道:“就此说定!”

    说完更无赘言,整个人如同一朵白云一般,冉冉而去。

    彼时天外天再会有期!

    我等你上来就是!!

    他期待与我再会有期么!他等我上去?

    闻人楚楚一直到走出去了好远,脑海中还在回响着这句话……

    更是对再会之日心心念念,深植心底!

    ……

    “我们走吧。”

    叶笑道。

    他的目光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思念:“我们回去看看,看看我的另一个故乡。”

    跟随在他身边的,乃是君应怜,还有玄冰;赵平天,宁碧落,柳长君。

    厉无量跟随雪丹如回转了冰霄天宫;寒冰雪也回家了,寒帅哥赫然是众人中唯一一个有家室之累的人;毕竟不久之后,这群人都是要破碎虚空,迎接雷劫的,所以肯定得回去安排一下后续事宜。

    还有玄冰,早已经以传下手书的方式,通知了飘渺云宫高层:“灭魔之战终了;本座功德圆满,道心亦复圆满,将闭关冲击此界极峰层次,一朝突破,不日即将飞升,此事于本座是幸事,于本宫是幸事,于此界亦是幸事!”

    这番临别赠言,可是让此役飘渺云宫幸存者浮想联翩耐人寻味。

    众所周知,屠魔之战,号称天域女子第一高手的玄冰大长老可没有出现参战,这点可是被许多宗门实力诟病多多的,可是也不知道云宫到底是实力强横还是幸运至极,反正此役之中,损失最少、幸存修者最多正是飘渺云宫。

    而云宫参与此役的顶峰高手能够上讲的也就只得掌门应歌吟与闻人楚楚,可连她俩在内,根本就没有正面对上过魔尊,所以综合起来,飘渺云宫于此次灭魔之役竟是出力最小的势力,可是从玄冰大长老的留言中,不难得出玄冰大长老不但参战了,而且还是出了大力的那种,否则何来功德圆满之说!

    那么,问题就来了:参与灭魔之役出过大力的一共就那么几个人,哪里有玄冰大长老?

    这个也不是问题,从后边的话里,还有玄冰大长老当前的实力层次,已经臻至可以冲击此界极峰层次,不日飞升,换言之,此役中修为最高、且出力最多的几人之中,必然有一人是玄冰大长老!

    如此,答案已经昭然若揭,不言而喻!

    甚至往昔许多令人疑惑不解匪夷所思的问题都迎刃而解!

    其实玄冰信刚发出去就后悔了。

    或者应该说叶笑带着自己的“侍妾”走人的时候,玄冰就分明发现,飘渺云宫那帮人看着自己的眼神都有些怪异……

    之前魔尊大肆杀戮寻常修者,叶笑等尽力卫护己方之人,玄冰修为仅次于叶笑,自然也是个中出力极大的一位,而人总是有私心的,有意无意之间,更多卫护云宫所属之人的举动,一次两次或者还不显眼,可是那一阵,玄冰直接就是出尽全力相护云宫众人,云宫众人切身感受之,岂能不想究竟……

    综合近日来的许多事情,一切好似匪夷所思,实则反而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再加上最后的临别赠言,简直就是将所有事都放到了台面上,众人尽都心知肚明,明了一切!

    是以一直到此刻,玄冰脸还是红的。

    真真丢死人了。

    我真是脑抽了……怎么就写这么一封信出去,哪里是什么临别赠言,直接就是将一封我是谁谁谁的证据,送将出去……

    ……

    再无赘言,叶笑带着人浩浩荡荡的回到了寒阳大陆。

    青云天域跟寒阳大陆之间的通道不是早已封闭了么?还有叶笑这群人的实力不是早已超出寒阳大陆的位面极限了么,这么一群人驾临,不怕把寒阳大陆这个低级位面摧毁么?

    以上种种,尽都只对低阶修者适用,比如灵元境梦元境乃至道元境未臻顶峰的修者才需要有这样的顾虑,对于叶笑这等超阶强者,对于自身修为早已臻返璞归真之境,若是不展现实力,将自身状态调整至普通人状态不过等闲事。

    其实只要想想白公子婉秀两女还有凌无邪等人,他们的真实实力何等强大,在寒阳大陆还不是呆得好好的,还有梦怀卿那位超级巨能,叶笑迄今还要高山仰止,还完全摸不到边的大修者,估计这位吹口气都能吹毁寒阳大陆,当日降临寒阳大陆还不是随意而为,想干什么干什么,正是精微把握自身实力的表现!

    相较于这等精微掌控之能,叶笑等人掌握的入微、囚笼乃至金丹之境,简直就是小孩子的把戏,何足道哉!

    一如那句老话,知道了解掌握的越多,才明了自己的所知的浅薄,才更加了然自己的渺小!

    现在叶笑亦是如此!

    赵平天等人普一下界便即各奔东西,跑得比兔子还快,他们才是真正的土著,对于故乡眷恋的迫切程度,还要更在叶笑之上。

    “公子,我们忙完了就去京城找你哈哈……”

    ……

    回到了久违的叶家大院,略略感应一下叶府的动静,叶笑就不禁为之一怔:咦?我们已经离开这么久了,怎地这里竟然还有人在这里居住?貌似居住的人还不少的说?

    叶笑也无孤寂,径自飘了进去一看,但见叶家内里居然一派热闹非凡,厨房里足足有十好几号厨师忙忙碌碌,来来回回的许多侍女端着菜送往一个地方……

    四下里还有不少护卫,满目尽是警惕地做着警备工作……

    似乎有什么重要人物在此聚会?

    叶笑心下不禁大奇。

    及至去到了自己原本居住的那座小院一看,顿时哭笑不得。只见自己的小院凉亭里面,两个人正在对坐喝酒。

    其中一个人斜着眼睛,大着舌头:“我说……到这里来喝酒,确实是别有一番滋味……他么的,叶笑那个混蛋东西,在这里住的时候也不知道在这里藏着什么秘密,从来不让咱们到这里来喝酒,平白浪费了这样的好地方……”

    对面,一个儒生打扮的家伙,风度翩翩,俊脸上大抵也有些发红,显然是也有些喝高了,曼声细气的道:“就是这里让人倍觉心旷神怡……所以每次我想要喝酒的时候,就会到这里来……喝醉了酒就到处踅摸踅摸,还真别说,居然真找到了一些好东西……”

    斜眼的正是兰浪浪,大着舌头问:“真找到了?到底找到啥好东西?我也有找过,咋都没发现呢?”

    儒生便是左无忌,嘿嘿一笑,丝毫不见在朝堂上的沉稳气度,眯着眼睛压低了声音:“还记得那年谁谁谁……家里丢的东西?还有那谁谁谁……丢的东西?对了,你就算忘了别的,总还记得王尚书家闺女那年晒衣服时丢的内衣吧……?”

    兰浪浪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啊?你是说,那些东西……”

    左无忌挑挑眉毛,一脸猥琐的笑:“全都在叶笑这里,真真的花样繁多,各色纷呈……哈哈哈哈哈……”

    兰浪浪吃惊的跳起来:“卧槽,原来笑笑当年还好这一口,真真是想不到……”

    旁边,悄悄接近的叶笑一脑门子的黑线油然滋生。

    卧槽,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我怎么就好那一口了,他么的哪一口啊!

    你们俩个混蛋,不要污蔑我好不好,那可不是我干的,分明就是叶笑那家伙干的啊!

    呸,我的意思是那些事也是叶笑干的,不是叶笑我干的……

    我靠,我其实想说,那些事真不是我想干的,而是我这个肉身干的……

    罢了罢了,说不清楚,就算是叶笑干的吧,天可见怜,那其实真不是我,而是叶笑干的啊!

    身边,君应怜与玄冰齐齐用一种怪异且那啥的目光注视着叶笑,一脸叹为观止:居然偷人家大姑娘的内衣?叶笑你真是出息了,竟然能够做得出来啊……

    虽然两女也知道,这种好事肯定是之前那位叶笑公子做的,确实不是眼前这位叶笑公子所为,但,这并不代表此刻就不能鄙视叶笑……

    我们俩只是在鄙视叶笑,虽然你也叫叶笑,但不要自作多情,自个找骂乃是你自己的问题,这是不对的!

    叶笑瞄到二女蕴含深意的美眸,登时怒火更甚,骂骂咧咧的闯了进去:“你们这两个混账东西怎敢在背后败坏我名声的……我把你们两个混账东西……”

    兰浪浪、左无忌乍闻这一声问罪,兀自不敢置信,面面相觑之际,突现喜色……

    ……

    这番老兄弟见面,彼此自然是无尽欢畅;一番彼此挖苦笑闹之后,左无忌径自吩咐兰浪浪:“快,重新弄点酒菜,咱们今天可得大喝一场,不醉不归,醉了不归。”

    兰浪浪哈哈大笑:“是是是,我这边去吩咐,还得先去吐吐……不清一片肠胃出来,何来不醉之能。”

    说着,这二货这便站起身来,欲行“不醉”之事。

    叶笑闻言登时一脑门子的黑线:“什么吐吐……”

    兰浪浪一派理所当然的说道:“刚才我都已经与老左喝了不少;不吐一番怎么和你饮胜?难道你竟抱了乘人之危不占而胜的龌龊打算?!”

    叶笑皱眉,扭曲着脸:“我擦,你这混帐不会运功逼酒气么?那么简单一点事情至于整得兴师动众么……”

    “我们喝得可是大师刚刚才酿出来的神仙醉……”兰浪浪歪着脑袋说道:“用灵力效用微末……要不然,你以为我不想……没见识真可怕……”

    说着,不等叶笑回话,径自一溜烟跑了,一直跑到一个他认为隐秘安全而且叶笑等人一定不会听到的地方,这才两根手指伸进嘴里……

    呕……

    以叶笑三人现在的修为,莫说这么点距离,莫说你还在叶府地界之内,就算你跑出叶府,乃至跑出辰皇帝国又有什么用处,怎么可能听不到?

    三人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这二货,他这么一整,自己等人又怎么吃得下去……?

    自己也就罢了,但是玄冰和君应怜都是女子,生****洁,没跟着他一道吐就已经很不错了……

    叶笑连连摇头。

    兰浪浪这混蛋二货,都过了这么多年,都已经当了大将军了,时移世易,人事两非,居然还是这么不着调、拎不清……

    君应怜与玄冰脸色怪异。

    而此刻在无尽空间里仍自致力于消化神魂元能的二货,满心愤慨,靠,本喵怎地到哪都躺枪,居然将如此一个凡人都吹捧得入本喵,不知道二货是最高最大最上的赞美之语么?!

    左无忌亦是瞠目结舌,一愣之余,破口大骂道:“这混蛋,怎地也不知道点矜持,也不看看这里还有女眷,说话这般的没有遮拦……笑笑你且等着,我这便去教训他!”

    亦是飞奔而去!

    过了片刻,自那个方向传出另一个呕吐声音……

    叶笑的脸上肌肉在抽搐……

    教训?

    这是教训么,这分明是某人为达前者目的,效法前者之为!

    玄冰和君应怜脸上的表情更为精彩灿烂。

    叶笑一声无语的长叹。

    这俩混蛋,可是把我这点面皮都丢尽了。

    但同时心底也是一片温暖祥和。

    左无忌,兰浪浪,始终是我叶笑最好的兄弟。

    在青云天域有厉无量、寒冰雪,在寒阳大陆有他们,真好!

    以这两个人的权势地位,一文一武,文可以翻云覆雨,武可以只手遮天;这两个人到什么地方喝酒不行,为何非得相约来到自己的小院,还要一醉方休?

    纵使他们俩人不说,甚至还用了其他的理由以作掩饰,但,叶笑自己却又岂能不知道个中真意?

    这两人,不外就是在想念自己,缅怀自己,祷念自己……

    呸,我今天怎么回事,脑子是进水还是塞棉花了,不是自己编排自己,就是自己诅咒自己,缅怀祷念云云,那是能随便用的么?!

    “当真是好兄弟!这里有他们,天域有厉无量寒冰雪,真好!”君应怜走上来,挽住了叶笑的胳膊,柔声说道:“好得很!”

    “你也不看看那是谁的好兄弟。”叶笑微笑着,道:“我现在真正头痛的却是,这两个混蛋全都是胸无大志之辈,对于长生不老飞升上界,完完全全没有半点**……心心念念的就只得人世间的那点荣华富贵,真真是鼠目寸光,目光短浅……哎。”

    叶笑的这一声叹,却是将他的心声道出,这亦是无数高深修行者心底最根本的无奈,遥想叶笑转世以来第一个危险敌人古今龙,抛开此人心性不提的话,若非初初之时心上人不堪岁月磨砺,不复当年之形貌,未必会造成古今龙日后所行,人世间的是是非非非一言可论!

    在叶笑看来,兰浪浪、左无忌的世俗想法愚不可及,殊不知在左无忌、兰浪浪眼中,叶笑大道之心何尝不是遥不可及,难享人世繁华!

    “此事人各有志,古语有云,子非鱼岂知鱼之乐!”玄冰轻声说道。

    再回到这个小院,玄冰才是感触最深之人,连叶笑也要瞠乎其后。

    正是在这个世俗的小院之中,自己找到了此生最坚实的依靠;也正是从这个小院开始,改变了自己此生的命运轨迹,此后不再孤寂,不会再感到冷。

    此际回到这个久违的小院之中,却又仿佛看到了当初那个无依无靠的小姑娘,谁也不认识,什么都不知道……身体瘫痪,躺在床上……

    彼时,是公子事无巨细的耐心照顾自己,让自己一点点的好起来……

    玄冰眼神朦胧,仿佛又看到了当初那个辰皇城中最明亮的少年,清朗的俊脸上带着最为温煦的笑意,端着一碗药,仿佛哄孩子一般的哄着自己:“乖,把这药喝了,喝了之后就好了……”

    床上那个小丫头皱着眉头,可怜兮兮的哀求:“……可是好苦…能不能不喝啊…”

    “不苦的,一点也不苦,乖,我给你加了蜂蜜……你喝了之后,还有好吃的糖糖哦……”少年柔声劝慰……

    想起那些每每午夜梦回,始终萦绕梦境的往事,玄冰的眼眶不禁发红,心中更是满满的全是幸福;忍不住依偎进了叶笑的怀里,痴痴地叫道:“……公子……”

    心有灵犀的叶笑,大是怜惜地将玄冰娇柔身躯揽在怀里,有些感触的道:“怎么,又想起当年的事情了?小丫头,我可是好久没有看你哭鼻子了,那梨花带雨,真真是……”

    玄冰脸上一红,道:“那有那有,我才没哭呢。”

    翻了个白眼,竟然充满了娇俏的味道。

    君应怜在一边看着如此狗血的一幕,却是头一次没有感觉到任何的违和感;只感觉这两人在这个小院子里面的时候,就是关系圆融融洽的公子侍女;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浑然忘记了玄冰的真正身份。

    左无忌和兰浪浪满脸欢笑的走了回来,远远的就大叫:“叶笑,今天咱们哥俩非得把你灌趴下不可!”

    兰浪浪摩拳擦掌:“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我们辰皇文武双雄的犀利!”

    叶笑哈哈大笑:“辰皇文武双雄?是双雄?还是双熊?我看莫如说是双怂吧!大抵差不多!”

    “靠,太过分了!你老哥一个居然敢看不起我们俩人联袂,兰浪浪,你先上!教训他!看他还敢目中无人!”左无忌一脸愤怒。

    兰浪浪闻言即时就要扑上来,突然又停住身形,转头斜眼道:“你咋不上?”

    左无忌理所当然的说道:“我是文官。这等冲锋陷阵的事情,哪有文官先上的道理?”

    “可就算我是武将,我也打不过他呀!他可是修士,还是大修士!”兰浪浪气咻咻的说道:“你这混蛋又给我挖坑,还说笑笑过分,你才过分,你直接就是通渠道!”

    “我不跟你这个满嘴污言秽语的丘八一般见识,总之一句话,你身为将军,居然就这么示敌以弱?这算是未战先怯吗?!会不会太丢脸了?”

    左无忌同样斜其眼睛,满嘴的阴阳怪气。

    眼看着这两个原本站一边的家伙居然就起了内讧窝里斗,叶笑不禁啼笑皆非,虽然也知道这俩人并不会真的打起来,但还是劝了两句。

    要不然,兰浪浪驴脾气真一上来,将左无忌打成熊猫眼也不是多稀罕的事情……

    “这不是冰儿丫头么?可是好久不见……”左无忌看着玄冰和君应怜,道:“却不知这位美人是?”

    纵使以左无忌的沉稳,乍见两女的倾国容颜,也忍不住露出艳慕之色。

    “真没眼力见,冰儿早就由宋叔做主许配给我做老婆了,还有君应怜,也是我老婆!”叶笑哼了一声,板起脸。

    “君应怜?人如其名,当真是我见犹怜……我是说,原来是嫂子跟嫂子啊。”左无忌下意识的信口拽文,随即又即时改口,和兰浪浪一起冲上来,亲亲热热的叫嫂子。

    “嫂子,您真美,你还有没有姐妹?就是长得跟您差不多的那种,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若是有相当的,千万要记得关照小弟!”兰浪浪一脸谄媚道。

    “兰浪浪你怎么说话呢?才刚见面你咋就这么不见外呢?就你这副尊容,还敢想那些有的没的,你还要点脸不?!嫂子你好,我是左无忌,笑笑的亲兄弟,敢问嫂子,您闺中姐妹还有没有,小弟可不是那兰浪浪可比,斯文俊秀,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呵呵呵……”

    “左无忌你这臭不要脸的斯文败类,你就是一衣冠禽兽……你你你……”兰浪浪气急败坏的大叫:“怪不得现如今大家伙背地后都叫你左乌鸡,你是真黑啊……连自己兄弟都黑……这可关系到我一生幸福……”

    叶笑眼前一亮:“左乌鸡?这名字不错呀,真是形象啊……”

    左无忌一头黑线,外加一个自己飘然而过。

    原来,左无忌在手掌大权之后,全然铁面无私,黑着一张小白脸整顿吏治,将众多官员整治得叫苦连天,偏偏敢怒而不敢言,渐渐背后就多出了这个‘左乌鸡’的外号。

    叶笑听罢“左乌鸦”的由来,不禁笑得打跌,连连称赞好名字。

    左兰两人亦陪笑了一会,却还是没忘记找媳妇的事情,又来询问君应怜和玄冰。

    君应怜倒不做作,落落大方地说道:“我的姐妹还真是有不少,不是我卖花夸花香,随便那一个长得都比我青春靓丽,也没有婆家,如果你们乐意,我倒是愿意做这个红娘的。”

    两人闻言登时喜形于色,眼珠子瞬间都发了蓝。

    以君应怜的姿色,她的姐妹们岂能难看了?

    叶笑笑着说道:“你嫂子这话说得一点也没错,她的那些个姐妹,尽都是国色天香倾城丽色;玉洁冰清。”

    兰浪浪张着嘴,口水哒哒的滴下来,涎着脸道:“真的?”

    叶笑肯定的点头:“肯定是真的,不妨多告诉你们一点,你们要是真找了这样的媳妇,绝逼是祖上烧了许多高香,她们的其中两项长处,更是胜却寒阳无数。”

    “两项长处?具体是指什么,怎么这么高的评价!”两人一起追问。

    “评价高?不算高!我跟你们说,她们的头一个长处,就是容颜不改,就算你们俩老掉牙了,她们还是一如初见之时的青春靓丽!”叶笑呵呵笑道

    “啊?真的么?永葆青春?这怎么可能?”两人嘴上说着不敢置信,口水却直接决堤而下了,一派绝无花假的猪哥像!

    “真的,这个绝无虚假,她们之所以能够永葆青春,乃是因为她们的另一个长处,就是……以后不管是再打什么仗,再有什么战争,完全不需要什么大军讨伐了,更加不需要劳师动众,只要出动你们的媳妇,就只出动一个,就可以全面解决问题,绝无意外可言。”

    叶笑说道。

    两人听得张大了嘴巴:“啊?这么厉害?只是一个女人,就能充当百万铁蹄大军?”

    “所谓百万铁蹄又算得了什么!”叶笑撇撇嘴:“我跟你们说,你嫂子的那些姐妹,一个个厉害得很,一言不合打起架来的话,信手拎起一座大山彼此对轰不过等闲事!你们可以想象一下,那样的程度,纵使对上某个世俗国家的军队,会很为难吗?”

    两人眼珠子几乎掉了下来:“信手拎起一座大山?对着轰?……嘶……”

    君应怜温婉的笑了笑:“这点程度她们随便一人都可以轻易做到,真不是个事……”

    “嘶……”看着君应怜不像是开玩笑的恬淡模样,左无忌和兰浪浪倒抽一口冷气,只感觉自己腿肚子都在抽筋,一时间居然有些尿急了。

    “如果你们俩真有兴趣,我就让你们嫂子给你们操操心,放心,就是动动嘴的是,只要你嫂子出面开口,这事儿肯定能成。”叶笑大包大揽,一派舍我其谁,绝无疑虑的款。

    “还是算了吧。”两人面如土色:“这个……我们……咳咳,其实就是说着玩的,嘿嘿嘿,说着玩的……我们俩彼此伴着就挺好,就不麻烦嫂子了……”

    两人心中都在狂跳。

    我的天呐……

    要是真的找那么一个媳妇进了家门……

    那以后这辈子的日子,就不用想好了……

    先不说拎山等闲事,只要想想彼时自己老掉牙的时候,娇妻还一如往昔的青春靓丽,作为一个男人,肯定会有后顾之忧的!

    左无忌抬起衣袖,擦了擦冷汗;兰浪浪目光发直,任凭冷汗从额头上滴下来,干笑的说道:“这个……要是真的来了,真的成了,左无忌以后想要出去风流风流、整点红袖添香才子佳人的佳话……估计三条腿全断的结局……乃是可以想见的。”

    左无忌闻言登时气不打一处来,一脚揣在他屁股上:“混蛋东西!你咋不说你出去搞事,被人家姑娘捉奸在床,人脑袋揍成猪脑袋,你个人头猪脑!”

    “哈哈哈……”

    众人大笑,满是尽是欢欣愉悦……

    酒逢知己千杯少,三兄弟的这一顿酒,从下午一直喝到深夜。

    期间,皇帝陛下前来宣召左无忌金殿往商议国事,左无忌直接就给推了,理由简单粗暴——:我病了!

    久别重逢的三兄弟之间当真有说不完的话,三人都在絮絮叨叨的诉说着当年的青葱岁月,一起怀念当年的年少轻狂,说着说着就脸红脖子粗面红耳赤的扭作一团;但分开后几句话却又哈哈大笑,笑成一团,并无丝毫芥蒂。

    这一顿酒一直持续到了深夜,兰浪浪和左无忌彻底烂醉如泥,因酒而入门,不省人事。

    另一个当人叶笑缓缓站起身来,信步游疆地走到亭子一侧,遥望着天际的无边夜色,怔怔出神。

    前次一别是两年,此次再会大抵仍在预算之内,然而自己这次走了,却不知道何年何月,还能回到寒阳大陆来?

    …………

    <最后一卷,篇幅不会太长吧……我会加快速度写完。>
(快捷键 ←)上一章:第1491章 天劫灭魔 返回《天域苍穹》目录 下一章:第1493章 今日此身云霄上(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