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域苍穹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1514章 重生,誓言,手下!

章节目录 第1514章 重生,誓言,手下!

文/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本章字数:8962 天域苍穹txt下载
推荐阅读:桃运双修 雄霸神荒 闪婚少校娇妻 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 青春的死胡同 神医嫡女 完美世界 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儒道至圣 霸道老公,抱一抱
    然而秋落却自两眼充血一般的吼叫起来:“是,你年轻,你有的是前途,有的是时间,有的是机会余地,而我,什么都没有了……你何苦要在我临死之前,还要再刺痛我一次?再羞辱我一番?撕下我最后一片遮羞布!”

    “我阻止你自杀自然有我的用意,刺痛羞辱一个废人对我而言自然没有意义,但若是我可以治好你,那又如何?!”叶笑冷静的说道。燃 文小说   ???.?r?a?n??e?n?`o?r?g?

    “治好我?治好我!”秋落闻言猛地怔了一下,下意识地重复了两遍。

    “我不但可以让你好起来、活下去,还可以让你亲手去报仇。”叶笑冷酷的说道:“但是现在看来,你已经不需要了,这些对于一个放弃了希望,已经彻底心死的人,没有意义。”

    秋落愣住。

    “就让你的娟儿在九泉之下,失望地等到自尽的你,然后强颜欢笑的对你说,她并不在乎你能否为她报仇雪恨吧。”叶笑淡淡的说道,说罢,扔下一只玉瓶。

    那只玉瓶“砰”的一声轻响,落在秋落面前。

    秋落兀自楞楞地注视着面前的玉瓶,下一刻,眼中突兀地闪烁出前所未有的神采。

    他虽然现在已至穷途末路,已经是什么都不是了。

    但却并不代表,他往昔的见识也一并失去。

    那只通体晶莹的玉瓶中,有一颗丹药正自氤氲翻滚,如同活物一般,散发出七彩的云霞。

    秋落的眼睛死死地盯在那只玉瓶,再也无能挪开一寸半分、

    “丹云神丹!”

    他的心中、脑海中,就只剩下了这四个字。

    丹云现,蛊虫消。

    噬天蛊虫一旦入驻人体,纵使宿主有通天修为也只能被其点滴消磨殆尽,确实无药可救,却非无物可制,药不可救,毒却可制,只要有臻至丹云级数的异种毒素凝丹,便可以铲除噬天蛊虫!

    入驻人体的噬天蛊虫,固然可以吞噬宿主灵元、神识、灵魂、真灵,却仍要为具备大道之力,混沌奥秘的丹云毒丹克制。

    一物克一物!

    一旦噬天蛊虫遭遇丹云毒丹,就是土崩瓦解,绝无抗衡余地!

    但,这个解方就只流传在传说当中!

    毕竟当前的红尘天外天,基本已经没有什么人,可以炼制出丹云神丹。

    丹云神丹,几乎已经成为绝响!

    就算仍有丹云神丹,但丹云神丹乃是何等宝物,莫说是现在的自己,就算是自己在最强势时期,又何能拥有,丹云神丹已经难求至斯,更别说是与之对立的丹云毒丹!

    虽说药毒两道自古分家,用毒高手往往也是用药大家,但放在丹道上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你是药理大家,却未必擅长炼丹,更不一定擅长炼制毒丹,更遑论是丹云级数的毒丹。

    但,秋落万万没有想到,就在自己最最穷途末路、绝望得萌生死志的时候,居然意外地看到了丹云神丹。

    虽然眼前的丹云神丹,并不是针对噬天蛊虫的毒丹;但,综合对方刚才所说的话,以及凝然眼前出丹云神丹,对方就一定有毒丹在手,襄助自己解掉噬天蛊虫这层跗骨之蛆得能力!

    至于说对方是否只是给出一个假希望云云,这个可能性完全没有,不说别的,就算自己在鼎盛时期,再加十倍也是不够一颗丹云神丹的价值,用一颗丹云神丹愚弄自己,自己真不敢这么奢望!

    这一瞬间,希望重燃的秋落热泪盈眶,从完全绝望无望,转而欣喜若狂。

    由地狱到天堂的极度落差令到秋落的心态在一瞬间就彻底崩溃了。

    及至他回过神抬起头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正看到叶笑一身白衣的身影,已经飘飘走出了门口,将行离去。

    “慢!”秋落嘶声叫喊:“请留步。”

    叶笑闻声停住。

    肯定是要停住的,叶笑本就是有为而来,怜悯同情云云绝逼的其次再次,在修士的世界中,从来就是弱肉强食,物竞天择,虽然秋落的际遇很凄惨,但比之更凄惨的人事物叶笑同样遭遇过许多。

    毕竟拳头大就是道理大的法则,一应通用,无论是当前的红尘天外天还是青云天域、寒阳大陆都是如此,是以若非对秋落此人生出了觊觎之心,叶笑还真不会整这么一出,纵使一颗丹云神丹对叶笑而言不算什么,但对其他人,可是超级好东西好不好!

    身后,秋落喘着粗气,如同破败的风箱一般的声音传来。

    到了自己身后。

    叶笑并没有开口说话。

    身后的秋落普一来到叶笑身边,径自全无犹豫的跪倒在地。

    重重磕头。

    叶笑深深吸了一口气:“你想怎样?”

    秋落并非开口,仍旧只是一个劲的磕头,额头迸现血光。

    “你想让我帮你?”叶笑问道。

    “是。”

    “是想让我帮你解毒?还是让我帮你报仇?”叶笑问道。

    秋落闻言瞬时沉默了下来,解毒还是报仇?

    这无疑是两个概念,完全不同的概念。

    “报仇!”秋落咬着牙,又再狠狠地一头磕在地上,这次迸流的鲜血染红了磕头之地。

    竟然是报仇,而非是解毒。

    报仇才是秋落此际的绝对优先项,更甚自身性命存亡。

    叶笑皱了皱眉,心下却是悄然点了点头。

    一个选择,一条前路,秋落的选择令他的前路就此定版!

    “要报仇……”叶笑吸了一口气,道:“你打算用什么,让我帮你报仇?”

    秋落抬起头,早已沧桑密布的面孔上,满满的尽是无措。

    是,我用什么,我还有什么?凭什么让人家帮我报仇?

    可怜?怜悯?同情?

    叶笑看着脚下陷入懵比状态的秋落,良久良久,终于叹了一口气,道:“你手中拿着的乃是一颗丹云级数的解毒丹,阶位并不高;但却可以缓解你自身当前的窘境。”

    叶笑说着,举步而去。

    “这段时间,你不妨想一想,你还有什么,还可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这世界上的可怜人实在很多,绝不是哪个人能够管得过来的。”

    “你一定想好,你到底还有什么,我可以看得上的地方。可以换取我帮你的代价。”

    “等你想好了以后,便来找我吧。”

    叶笑轻声地说道:“秋落,大家相逢于道左,便是因缘一场,我可以多答应你一件事,如果你现在还是决定选择一死了之,那么,未来我会找到你的仇人将之杀掉,为你报仇。”

    “我会给你这个承诺,不是因为你本身,我不是好人,更加不是善人,但我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强迫别人感情的、欺男霸女的杂碎。”

    “当然,如果你还有其他想法,我同样会尊重你的选择。”

    “相信你也应该明白,这里是红尘天外天,我不可能为你做太多。除了不现实之外,也是因为力有未逮。”

    “最终如何,需要你谨慎考虑,想清楚了再做。”

    “我住在,兄弟客栈地字三号房。”

    最后一句话,叶笑乃是以传音的方式说出。

    话音刚落,秋落还来不及说点什么,叶笑已经如同一朵轻云一般飘起。

    迅速消失在远方。

    秋落两只枯瘦的手哆嗦着,死死地扣紧了手中的玉瓶。

    他的呼吸频率异常急促,好像一口气喘不过来,随时都会窒息死亡一般。

    又过了良久良久,呼吸才慢慢的平复下来,而其眼神中,出现了一抹久违的锐利。

    秋落打开玉瓶,将内中的丹药看也不多看一眼,径自放进了口中。

    “我现在本就已经去到了一个再无任何希望的地步,难得有一个人肯给我一点希望,我竟然还要犹豫!还要踌躇?!我真是个懦夫!”

    秋落瞬时心思澄明,再无丝毫犹豫。

    毕竟,叶笑最后那句话的隐喻,说得也是很露骨的——

    你选择一死了之,我仍旧会为你杀人报仇。

    但是,你若不死,想要自己亲手报仇,这个中的成本……

    正如叶笑所说,秋落很清楚,这里是红尘天外天。

    没有人有责任有义务无条件的资助你,帮助你。

    如果叶笑真的是说我什么都不需要你做,我会帮你到最后,那么,秋落反而会生出疑心。

    纵使他身上已经全无任何值得觊觎的东西,仍旧会疑心!

    然而叶笑将话全都摆到了明面上,说得坦诚相见,秋落反而深信不疑,再无疑窦。

    “我不是好人,更加不是善人。”

    一想到叶笑刚才说这句话的口气,秋落饱经沧桑的脸上,赫然露出了一丝心领神会的笑容。

    虽然仍旧充满凄怆的味道,但,始终是笑了。

    不同于之前的惨笑,苦笑,当真走心的一笑!

    丹药下肚之瞬,一丝暖意,蓦然从丹田位置升起。

    随即,这丝暖意即时化作了席卷全身的席卷浪潮,澎湃而上。

    而体内的神秘蛊虫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威胁冲击,以一种前所未见的活跃方式动作起来……

    与此同时,一股去到极致的痛苦,刹那间袭击了秋落的周身上下四肢百骸。

    秋落惨叫一声,登时昏死过去。

    ……

    等到秋落再度悠悠醒来之刻,竟蓦然发现,自己全身呈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状态。困扰了自己无数岁月的噬天蛊虫,似乎已经完全消失了。

    秋落尝试着提了一口气,竟然当真感觉到一种澎湃的力量,从丹田位置升起。

    那股灵息由丹田升起,瞬时冲进了全身经脉、遍走周身,

    自己残病老朽的躯体,竟在刹那间再度充满了力量。

    虽然秋落能够感觉到,当前的这股力量比起自己往昔巅峰的时候,最少还要相差了千倍以上,但,就算是这种感觉,这等活力,却也最少有五十年不曾感受到了!

    这一刻,秋落突然间热泪盈眶,痛哭失声。

    “娟儿,等我,我们这次是真的有希望了……”

    ……

    “我能付出什么?能够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狂喜之余,秋落又再度蜷缩在自己的小床上,认真思量这个问题。

    “这位公子,他帮我,救我,给我希望,却又需要我做什么?”

    “我已经到了现在这等惨淡地步,还有什么,是有价值的?”

    “是我的人,身体,还有心……”

    秋落想了一会,眼神就此坚定了下来,再无动摇。

    ……

    第二日,清晨时分,天色才蒙蒙亮光。

    黑煞之君蓦然听到一个异常急促的脚步声,向着自己的房间这边而来;脚步来势很急,很快,虽然来人已经尽可能的减轻脚步声,但,黑煞之君仍旧可以听得出来。

    来人的来势似乎是颇有技巧,但,脚步却显虚浮,实力显见不高。

    来人并未在黑煞之君的房间前停留,而是径直去到叶笑居住的地字三号房门口,这停了下来。

    黑煞之君心中陡然一凛,无声无息的绕窗而出,极速转了回来,定睛观视。

    只见一个衣衫褴楼的枯瘦汉子,正自满脸崇敬,规规矩矩地拜倒在地字三号房门前,一只手,迟缓,却异常坚决地……在门上轻轻敲了三下。

    “跪着?这是来投诚的?”黑煞之君眼珠子几乎都要瞪出来了。

    自己这几天出去招募人手,由于要以隐蔽为先,无法大张旗鼓的动作,是以进境甚微,至少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初见成效

    怎地公子才只出去了一天,就有人来这里跪下了?

    这怎么回事?

    只不过,貌似这老头的修为实在太低劣了一些,比之天生经脉闭塞修炼艰难的修士也强不了多少,就算是真心投诚,却又有什么用处?!

    门,悄无声息的开了。

    叶笑出现在门前。

    叶笑看着拜倒在地的秋落。

    “你想好了?”

    “我想好了。”

    叶笑更无赘言,径自转身,回房。

    秋落随即站起来,跟了进去,顺手关门。

    “怎么就突然想好了?我有想过你早已心如死灰,仍坚持一死了之,又或者是那颗丹云神丹为引子,招募人手对你的对头展开反扑,毕竟丹云神丹的价值非凡,这是非常直接简单且很容易见效的做法,却没有想到你会这么早的来到我的门前!”、

    叶笑问道:“我固然能够确定,我大抵是有一句话,是触动了你的初心,但,我想知道,你是因为哪一句话而来。”

    叶笑目光带着清冷。

    秋落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公子说……您不是好人,更加不是善人。”

    叶笑目光深邃若水,淡然无波。

    “公子不是好人也好,非是善人也罢,但公子却一定是一位性情中人。您还曾说过,就算我不来,也会帮我杀死仇人,这份承诺于我而言,是莫大恩惠,纵使需要未来来验证,但我相信,那一日必然会来到!”

    秋落认真的回答。

    “所以我来了。”

    “我现在一无所有。我整整想了一夜,发现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让公子您看得上的,莫说是现在,就算是我巅峰时期,多半也是难入公子法眼的,一枚丹云神丹,雇用一个神元境中阶修者,太奢侈了。”

    秋落抬起头,道:“思前想后,我发现我就只剩下了我这个人,这颗心,还有我的忠诚。”

    “人,心,忠诚……”叶笑轻轻地喃喃说着。

    “是的,就是我的人,我的心,我的忠诚。”秋落脸色平静,道:“我不知道,公子是谁,来历为何?也不知道,公子需要做什么,想要做什么。”

    “但我秋落可以保证一件事,如果将来公子需要牺牲,那我秋落,可以是第一个,不会犹豫,不存在犹疑。”

    第一个!不会犹豫!不存在犹疑!

    叶笑轻轻吸了一口气。

    轻声的,却是严肃的说道:“你付出忠诚,我会让你,亲手报仇,恨断仇人头,渴饮仇人血。”

    “多谢公子!”秋落浑身陡然一震,猛地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随即站起来,突然猛地喷出一口鲜血,随即刀光一闪,却是将自己手指切破,鲜血汨汨中,秋落用自己染血的手指,蘸上了地面的殷红血液。

    “心头之血,苍天之誓。”

    “秋落此生,归属公子。”

    ……

    心头之血,苍天之誓!

    叶笑心下不禁震动了一下,这段时间以来,他可是有从黑煞之君哪里恶补了许多天外天的知识——这“心头之血,苍天之誓”可谓是这是红尘天外天,最最严重的誓言!

    “我现在急需人手,扩大势力规模,不过却暂时用不到你,你的身体状况实在太过于糟糕。”

    叶笑沉吟了一下,道:“想要根治噬天蛊虫,须得有丹云级数的毒丹,但这个级数的毒丹所需要的毒素非急切可得,须得等待机缘,但我可以先为你压制噬天蛊虫;压制的同时,助你恢复本身修为。”

    “但想要在短时间内完全恢复势在难能,这一节你须得明白。”

    对于这一点,秋落自然是完全理解的。

    所谓久病成良医,自家最知自家事,自己都已经被折腾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这样的状况,怎么可能在很短的时间里重回巅峰?

    若是叶笑告诉他,只要吃颗丹药,马上全面恢复,那才是骗人的!

    叶笑做事,一向干净利落,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一旦决定收录,那就尽兴关照。

    而在叶笑眼中,秋落人不错。

    在身处如日中天的时候,为了心爱之人退出江湖,单凭这一点,这种做法且不说可取不可取,但这并不是每一个男人都能够做到的。

    这就能说明这个人的人品还是挺不错的。起码,有这一方面的坚守。

    还有,他一路忍受这样的痛苦一直忍受到现穷途末路的阶段,韧性也是相当可观的。

    既然能够如此坚守,那么这个人忠诚度,也就不需要再怀疑什么。

    所以叶笑立即着手医治秋落——

    先是取出三枚丹云级数的通脉塑源灵丹让秋落服下去。

    秋落当前状态,与一般的中毒截然不同,乃是被身体灵元被噬天蛊虫吞噬殆尽,进而造成了体内经络的摧残闭塞乃至断裂,之前的那一颗解毒丹已经将体内的负面沉疴消弭一空,剩下的,就需要针对经脉,丹田,灵源部分进行重塑、强健、韧性加强,这亦是秋落的修为能够恢复的基石构建!

    以秋落的根基而论,昨天服丹之余,体内杂质沉疴尽去,实力却恢复不多,本就是因为他的肉身经脉已经难以负荷更多灵源!

    早已腐朽的大厦如何能够承受许多压力,唯有先将大厦基石重固,梁架稳定,才能谈到重复往昔风光,进而更进一步!

    不过秋落的灵源源头重复,却也会重新招引来噬天蛊虫的反扑,纵使昨日那颗丹云解毒丹包含大道玄玄之气,终究非是噬天蛊虫当真畏惧的丹云毒丹,一夜的沉淀,噬天蛊虫已经渐渐适应的大道玄玄之气,纵使畏惧仍旧,却仍抵不过对宿主灵元的渴望,毕竟宿主的灵元,亦是它赖以为生的性命之源!

    对此叶笑自然是早有准备,以本身紫气东来神功灌注金针之中,予以压制,几乎没有反抗余地就将噬天蛊虫压制到了秋落体内角落,更强行令其陷入深沉睡眠。

    噬天蛊虫纵然凶残,但其根性并不算如何强大,且它是以吞噬秋落的灵元成长,面对属性吊炸天的玄玄紫气,自然全无抵抗余地,甚至还是因为叶笑功力浅薄,而此只噬天蛊虫却是吞噬了秋落的全部灵元,已有相当气候,否则,早已摧枯拉朽的被紫气东来神功摧毁!

    成功压制噬天蛊虫之后的事情就相对简单了。,一口气喂食秋落十枚增长修为的丹云神丹,立竿见影的恢复其修为。

    秋落有底子,有感悟,有心境,有神识,有神魂,现在连经络也得到了极大程度的恢复,欠缺的,只是灵力。而叶笑给出的这十枚丹云神丹,对于下界的人来说,一颗足可以增长百年修为……

    现在一口气给秋落吃了十颗,无论如何,也能将秋落的底蕴恢复到一定地步;以这些灵力根基作为引子,将他体内原本根基,重新唤醒。

    至于再往后的路,就需要秋落自己一步步进行下去了。

    倒不是叶笑吝啬,实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二货还在沉睡,再没有更多针对助长灵力的丹云灵丹了。

    其实也不知二货,连带金鹰在跟随叶笑度过雷劫之后,竟与二货一样,也在空间里呼呼大睡。

    不知道何时才能醒转。

    “这是秋落,我新招募来的手下。”叶笑将黒煞之君叫过来,道:“以后,你们两个人要精诚合作。秋落,这是黒煞,你以后须得配合黒煞做事。”

    “有些事,务必要进行周全完美。我要求的是完美,周到。不管你们两个怎么商量进行,我只要最终结果。”

    叶笑说得很慎重,两人齐声答应。

    “炫风刀秋落?”黒煞之君眼眸缩了一下,道:“刀出火起,燃云炫风的秋落?”

    秋落沧桑的笑了笑:“想不到那么遥远的往事,黑兄竟然还记得。”

    黒煞之君叹了口气,道:“公子,你看秋落兄需不需要改变一下自己当前的形象?或者,换个身份?做个伪装?”

    显然,他是知道秋落遭遇的。

    秋落眼中闪过一丝难以磨灭的沉痛。

    叶笑踱了两步,眼中闪出一道寒光,道:“无谓多此一举,秋落既然选择了加入我们阵营,那就是我们的一份子,他的恩怨,自然从我们这里继续。”

    “苍梧剑门的人不来倒也罢了;若是来了,还有胆敢针对我们的话,我们自然会有相应的动作,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对我们叫嚣的‘既然来了,就必须要做好,被我们雷霆打击的准备!!”

    叶笑冷凛的说道:“说句心里话,我倒真不希望他们过来,因为我想要让秋落他朝一人杀上苍梧剑门,亲手了断恩仇;若是他们此刻便来,苍梧剑门上下人等不免尽数丧命在我们君主阁手中。”

    两人闻言俱都一凛,齐齐躬身应是。

    这俩人此际只觉得,自家公子当真是豪气干云。

    黑煞之君自然不会对叶笑的话有所质疑,苍梧剑门充其量只能算是二流门派,以叶笑的家世,灭之当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至于秋落则是有些不理解了。

    就目前看来,这位公子爷虽然神秘,出手手笔之大,堪称奢华至极,但,本身修为貌似并不是很高的说。而且当前手下,就只得自己与黑煞之君,就算是自己完全恢复,再加上黒煞之君,也就只得两个神元境修者,而且还只是神元境中阶。

    这样的实力莫说是对付整个苍梧剑门,就算只针对自己的对头,苍梧剑门现如今的掌门人,只怕都要力有未逮,但公子却又说的这么把握满满……

    这是咋回事?

    会不会太自以为是了呢?!

    明显看出来秋落的疑惑的黒煞之君,在和秋落出去之后悄悄的在其耳朵边上说道:“公子乃是叶家的嫡系传人……”

    这一句话,意味深长,底蕴更是惊人。

    “叶家?”秋落一时间竟为反应过来,迷惘地重复了一句。

    更进而直接纳闷了一整天。

    一直到了晚上,秋落这才终于惊呼了一声。

    “叶大先生?公子竟是叶大先生的后嗣?!”

    ………………

    <今天去治疗肩周;按摩的兄弟给我做了一次刺血治疗;放出来差不多半个茶碗那么多的淤血,黑红黑红的,疼的我直哆嗦;但等我看到那些血稠嘟嘟的,居然其中似乎有呈条形的半凝固的时候,直接吓坏了。

    到后来按摩师兄弟告诉我,不是所有血都这样,主要这里淤住了……才终于放了点心。

    不得不说,做完刺血之后,感觉肩膀轻松了许多,虽然肉皮疼……但那种皱皱的隐隐的肿胀疼,却减轻了许多。

    所以今天就多写了些……嘿嘿,快夸夸我。>
(快捷键 ←)上一章:第1513章 坚强! 返回《天域苍穹》目录 下一章:第1515章 拍卖开始(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