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域苍穹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1516章 绝世贱人!

章节目录 第1516章 绝世贱人!

文/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本章字数:6402 天域苍穹txt下载
推荐阅读:女神的近身护卫 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吴限宇宙 邪医毒妃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借种 异能小农民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一万三!”另一个声音蓦然响起。?    ??.?r?a?n??e?n `

    果然又有人出价了。

    足足两件绝世神兵的诱惑啊。

    “一万五!”又一个中年人出价。

    “两万!”一个络腮胡子直接将价格提了上去,一口气增加五千之数,显然意在吓退众人。

    “两万一!”

    ……

    可惜两万这个数字距离众人的心理底线远远不足,其他几个人毫不退缩,一点点咬着价格追了上去,价位直线攀升。

    箫公子脸色有些难看,心道难怪兄弟会的人不肯给自己面子,往昔的异种奇金最高成交价也就只不过一万九千紫灵币而已,但就现在,一份鸿毛铜便已经超越了历史最高价位,还在不断攀升,难道这无疆海之人都这么的有钱吗?

    终于,下面有人疾声叫了起来:“诸位,诸位,这鸿毛铜,可是箫公子锻造神箫指定的必需之物,大家若是并无急用,何妨稍让一步……若箫公子神箫成就,我们一起聆听箫公子吹奏一曲,岂不是好?”

    听到了这句话,箫公子俊秀的面孔上,再不复淡然无波,露出来一丝莞尔笑意。

    看来,无疆海还是有人识货,还是有人拥护我的。

    这种感觉真真不错。

    不错,若是鸿毛铜顺利到手,本公子倒也不吝在纷乱城演奏数曲,就算是回报这些支持本公子的知音人!

    不过,那些耗费神魂的神曲就不用了,反正他们也听不懂。

    不意这人话音刚落,下面居然一片不满的目光射来,更有人白眼乱翻,心中不爽至极。

    随即,就有人嘿嘿一笑,阴阳怪气的说道:“敢情这位兄台的意思是说,箫公子的箫至为重要,我们相伴一生的伙伴兵器则是不值一提,是这么说的么?不管我们多重要,都必须要让给那位什么箫公子?对吧?”

    那人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说……箫公子的箫曲……”

    “箫公子的箫吹得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他爱吹就吹,不爱吹就不吹,就算真吹了我就一定能听得到吗?他一辈子能到无疆海吹几次箫?能单独专门给我吹箫吗?”

    另一人嗤之以鼻。

    顿时有人附和。“不错不错,就算箫公子能奏天籁之意,难道我们还能天天跟着他听曲儿不成?我的随身兵器可是随时随地都跟着我,真正的不离不弃,哪头轻哪头重不是一目了然……”

    “对,没道理委屈自己去成全别人。”

    “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我们真不竞价,箫公子知道谁想让了?这人情算谁的,这等出力不讨好的买卖谁爱做谁做,反正我不做!”

    “怎么记不住,箫公子忘了谁也忘不了最先出声的那位仁兄,那位仁兄大抵传说中的脑残粉吧?脑残到这个份上,确实值得大家记住一下,今天当真是又开了一次眼界!”

    “就是就是,大家在此公平竞价,价高者得,箫公子若是有钱出到我们出不起的份上,那他自然可以拿走鸿毛铜,但是让我们就这么相让,我不同意。”

    “我也不同意,无疆海是什么地方,哪一天不需要面临生死危机,为了听一个还指不定能不能听到的曲子就把关乎性命的东西拱手相让?绝对没商量!”

    “听个屁还能闻到点味儿,听个曲子听完了啥也没了……凭啥啊……”

    “箫公子?箫公子算个毛啊……老子就是老粗,从来不听曲子,听也只会去窑子里面听,哪里吹的可比箫公子吹得好……”

    “哈哈哈……”

    “绝对没商量!”

    “竞价!想买就赶紧出价!有钱的快些喊,穷逼全都给老子闭嘴!”

    “你才是穷逼,你全家都是穷逼!两万六!”

    “你他么的跟叫嚣?跟老子比有钱,三万!”

    眼看着场面已经是乱成了一锅粥,箫公子的鼻子都气歪了。

    刚才有自己的知音人为自己说话,居然因而引起众怒,更被诋毁成了那什么脑残粉。

    这真真是生平第一遭,有史以来莫大的屈辱啊!

    早就听说无疆海的修者就是一帮无法无天的亡命徒,直到此际身临其境,亲身感受才真正体会到,这帮人居然真的完全没有任何素质可言。

    听说自己要,不让步也就罢了,拍卖场本就是买金地,财力才是占首位,但怎地还这般的变本加厉、信口雌黄了。

    向来一副温文尔雅,我很平易近人的箫公子此际满满的怒不可遏!

    而此际最后面位置,另一位笑公子则背脊舒舒服服的往后一靠,眸子中露出来一丝志得意满的笑意。

    看来将东西交给兄弟会,果然是最正确的做法,确实收到了预期的效果。

    也只有这个真正的草莽组织,才能够将这次拍卖真正做到利益最大化。

    也这只有这些个草根出身的修者,才不会在乎其他方面的影响牵绊。

    就比如在这些胡闹起哄的修者当中中,叶笑基本可以断定,其中必然有兄弟拍卖会布置的托。

    要不然,也不能在这么快的时间里,就将事情搞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将箫公子彻底推到了对立面。

    这样一来,箫公子只要想拿,反而会引起众人一起阻击。那样,拍卖行就更加能利益最大化了……

    做得好,真不错。

    叶笑心下对于当前的态势很满意。

    眼看着鸿毛铜的竞拍价格一路越喊越高,逐渐的已经超出了理智范围。

    台上的拍卖师这会就好像是吃了春药一般,表现得亢奋至极。

    “四万二,四万二了……还有没有出价的?传说中的鸿毛铜啊啊啊!四万四,四万四!一百八十六号客人出价四万四……四万五……已经无数岁月没有出现在拍卖场的顶级异种奇金……一百九十三号客人出价四万七嗷嗷嗷……四万八,一百三十一号客人……嗷嗷嗷哦嗷嗷哦啊……五万!五万了!还有没有出价的……还有没有,五万第一次……这块鸿毛铜乃是叁佰万年来在红尘天外天出现的唯一一块……还有没有出价的……五万二……五万二了……还有没有出价的……以后未必会再有这样的机会啦……五万四,五万四了,二百四十九号客人出价五万四啦……还有没有,这可是鸿毛铜,令到凡铁变成不世神兵的鸿毛铜啊啊啊啊……”

    这个拍卖师,这会简直就是疯了,不遗余力的鼓吹鸿毛铜,无意识又或者是下意识的拖长拍卖时间。

    这么长的一段话,居然是一口气说出来的,憋得满脸通红还在声嘶力竭。

    这会所有还在出价竞争鸿毛铜的修士,一个个心中都早已经草翻了这位拍卖师的十八辈祖宗。

    这鸿毛铜跟你这个拍卖的有******的一黄灵币关系么,你这么卖力干毛,信不信老子事后太阳你丫的!

    你丫的喊一嗓子,我们就要再最少多出一千个亿的黄灵币!

    ******,你以为这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你丫的吹捧鸿毛铜上瘾了吧?!

    眼看着价格越来越高,很多人纷纷心不甘情不愿的收手了。

    “六万!”箫公子终于出价,直接把当前拍卖价拔高了六千紫灵币,端的大手笔。

    箫公子隐忍至今,却是确定了现在还在参与竞争鸿毛铜、还有富余财力的就只得最后三个人了,也已经到了自己该出手的时候了。

    “六万一。”

    此刻出价的,居然正整就是那个第一个提出反对让给箫公子的修者,这货居然好整以暇、满脸堆笑望着箫公子,道:“箫公子,此次真是抱歉了,我也很中意让你给我吹箫,但,我还是更中意我的剑,毕竟那才是能恒久陪伴我的伴侣……对不住了。”

    此言一出,全场瞬时愣了一下,随即突然哄堂大笑,此起彼伏,络绎不绝。

    箫公子亦是一愣,旋即一张俊脸涨得通红,几乎要滴出血来。

    这几句话是说得实在太恶劣了,太惹人遐思,太那啥了……

    “我也很中意让你给我吹箫……”

    所有男人听到这一句话登时就喷了……

    “但我还是更中意我的剑,毕竟那才是能恒久陪伴我的伴侣……”

    这是什么套路,难道竟是但求天长地久,宁舍一夕拥有?!

    “这话说得真贱啊……这家伙是真的贱啊……”所有人一边爆笑,一边心中暗骂。

    能够把话说得贱到这等地步的人,倒也真是少见啊。

    绝对的一代贱人,谁与争贱?!

    但箫公子偏偏什么都说不出。

    纵使大家都是知道话里话外的更深喻义,但毕竟从字面上来说,人家说得是正理,而且还很抒情的说,箫公子他吹的,本来就是箫,不是笛子。

    而对方也只是想要跟自己的剑天长地久,所以才放弃了箫公子的吹箫……

    至少字面上真的就是这么说的,你能当面深究出点什么么?

    “我出六万五。”箫公子几乎一口血喷出来,勉力压下沛然恨意,怒声说道。

    此刻的他再也无法保持从前那种翩翩佳公子的俊逸风度,用几乎能吃人的目光盯着那个家伙,若是箫公子目光当真犀利如剑,只怕那人此刻已经被凌迟乱刮,碎尸而亡。

    “六万六。”那人一边微笑一边继续加价。

    原本同在竞价的另外两个人,才一听到这个价钱,齐齐不约而同的坐了下来。

    显然这个价钱,已经超出他们的负荷上限。

    “七万!”箫公子咬着牙出价。

    箫公子此际是不得不上,正如拍卖师所言,这次错过了,机会当真未必会再有,寻常修士错过鸿毛铜,顶多就是自身佩兵错过晋升为神兵利器的机会,但自己错过了,却等同是放弃了对自身修途的追求!

    “七万一!”那人仍旧一副笑眯眯的模样,兀自用一种几乎要气死人的目光遥望箫公子,目光猥琐暧昧至极。

    “七万五!”箫公子吸了一口气,目光更显怨毒。

    “七万六。”那人晃了晃脖子,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叹了口气:“我这脖子一紧张就这样子……看来是真需要有人为我吹吹箫舒舒神放松放松,可我把人家箫公子得罪得狠了,人家肯定不乐意搭理我,更别说为我吹箫了……”

    “匹夫!”箫公子终于忍不住怒道:“你嘴上放干净些。”

    “啊?”那人愕然的看着箫公子,一脸的无辜加冤枉:“这……我……我咋着你了?我说的不都是大实话吗?难道箫公子您竟再也不吹箫了?这可是我们这些粗人的遗憾哪!哎,你可是不知道,我们这些粗人有多么粗啊……”

    众人一听这句话,几乎笑得打跌。

    这混蛋,这话里话外,端的贱气侧漏,实在是太无耻无良下流下作了一点!

    将别人调笑至不要不要的地步,自己居然还能摆出这么无辜的样子。

    正应了那句话——活久见!

    “你……你无耻!”箫公子涨红着脸,目光森然,直若噬人一般。

    “我咋无耻了?我说啥了?我也没说啥啊?!”那人摊摊手,一脸迷惘,随即突然间恍然大悟,再度开口道:“哦,我明白了,箫公子大概以为是我在侮辱你吧?”

    “难道不是?”箫公子这句话出口的同时,在场所有人也都是有一个算一个,都在心中问出来这句话。

    你这样还不算侮辱,那么……这世界上所有骂人的话简直都可以说是在赞扬了。

    “不不不……你误会了,我刚才说的真的是吹箫的这个吹箫……不是你想的那种吹箫……你真的误会了,哦,我在说得明白一些,我是指吹箫,是你吹你的箫,而不是让你吹我的箫,我这么说你一定明白了吧……你真的真的误会了……”

    那人严肃的,有些无奈的用一种教训的口气说道:“箫公子……你……你的思想能不能纯洁一些?不要天天想着那种下流的****的东西……”

    “哈哈哈哈……”所有在场的人尽都捧腹大笑,笑得那叫一个前仰后合。

    有甚者更是干脆直接笑的蹲在地上,有些不凑巧正在喝水的“噗”的一声喷了出来,兀自哈哈大笑。

    不是让你吹我的箫!?

    日啊,还敢不敢更污一点,更露骨一点?

    自己将人都骂翻了,居然还说人家自己思想****,误会了……这天下间,居然还有这等贱人!

    箫公子此际已经气得浑身发抖,面皮紫色。

    “哎,其实我也知道,你就是个卖唱的,是个吹箫的,但,我真心就没有让你给我吹,不对,我还是有过让你给我吹箫的打算的……不对不对,还是不对……我的意思其实是……反正就是没有让你吹我的箫……哦,不对啊,你刚才怎么是说让我嘴上干净些?你这话啥意思?!难道竟是打算让我给你吹?那不行不行,我可不会,我不干那个,我从来就不吹箫,你那个还是你那个我都不会……不过你不是会吗,你自己来不就好了吗!要我这个外行人跨界干嘛呢?!”

    最终,这家伙居然还点点头,加上了一句:“若是论剑,我或者比你强一点;但是论吹箫……我肯定不如你,你才是专业人士,这个大家都知道。”

    在场有几十个人齐声大喊:“他的确不如你贱!”

    “哈哈哈……大家过奖……”这家伙居然做了个罗圈揖,那一脸的贱笑。

    “噗!”无数人又是当场喷了一口。

    这世界上居然能够把耍口贱耍到这等地步的人,却也当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叹为观止。

    这人兀自不肯把罢休,又再度转向箫公子道:“你吹箫,的确吹得好,吹得引人入胜,而且你之前都吹那么多了。嗯,之前不遗余力帮你吆喝的那家伙,想必就是沉醉于公子你的箫技,才会如此吧……”

    你都吹那么多了……

    沉醉于你的箫技……

    这人最后居然还生怕箫公子气不死,又加上一级神补刀,还连带捎上那个脑残粉也一道躺枪,当真了得。

    嘴炮神技能一直如斯,当真已经至矣尽矣,谁与争锋?!

    箫公子气得浑身哆嗦起来,睚眦欲裂地看着这个无耻的家伙,一字一句的低沉吼道:“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我保证。”

    “哎哟,我好怕,大名鼎鼎的箫公子居然出言威胁人家了。”那人刻意做出一副惊惧万状的样子,随即便傲然抬起头:“说到底闻名遐迩的箫公子不外就是一个卖唱的、吹箫的?居然也敢叫嚣让老子后悔?难道你还真能咬我?老子就不给你咬!”

    这家伙说话,不但贱格之极,而且荤素不忌,越来越肆无忌惮,得意忘形。

    箫公子深深吸了一口气,勉力忍住已经要吐血的冲动,大吼一声道:“我出十万!”

    他这会算是看了出来,自己跟这个无耻无良无下限的家伙斗嘴,那就是明摆着吃亏,绝对不会是这家伙的对手。

    不如干脆将这一局拿下,这场闹剧,自然也就结束了。

    但终结闹剧是一回事,这段梁子还有另外了断之日,刚才说话的这个家伙,箫公子却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他的!

    箫公子怨毒至极的凶戾目光,早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十万啊……”那人惊呼一声,皱眉想了想,道:“没想到一个吹箫的居然这么有钱,那我认输了……实在是太贵了……太贵了……”

    “哎……这得吹多少箫才能赚到这么多钱……”

    一边说太贵了,一边貌似颓然的摇头,看看就要坐下。

    “慢!”箫公子冷冷的目光再度聚焦于那人。

    这人愕然看来:“干啥?难道箫公子得宝欢悦,竟真的要为我吹箫一宿么?”

    当前状况都到了这地步,这贱货居然还是拉着这个撕烂的话题不放,而且口吻越来越露骨。

    摆明就是要一次性将人得罪到死的节奏。

    …………

    <一不小心将这家伙写的太贱了……哎>
(快捷键 ←)上一章:第1515章 拍卖开始 返回《天域苍穹》目录 下一章:第1517章 离别剑,针锋相对(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