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域苍穹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1530章 一腔热诚血,忍做负义人

章节目录 第1530章 一腔热诚血,忍做负义人

文/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本章字数:7602 天域苍穹txt下载
推荐阅读: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异能小农民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绝杀飘雪 吴限宇宙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儒道至圣 女神的近身护卫
    “今天喝得好爽!”白龙醉眼迷离,看着孙云柱:“孙哥……咱们俩有多久没有这么在一起喝酒了?”

    孙云柱眼中闪过一丝奇怪的神色:“大抵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我也是好爽,兄弟,你是个好人……哈哈……我孙云柱这一辈子最幸运的,就是当年认识了你。??? ? ?  ???.?ranen`”

    白龙此际已经醉得渐渐坐不住了,点头道:“我也是。”

    这一点头,不知道是不是动作有点大,身子竟不自禁地从椅子上滑了下来,口中兀自呵呵大笑,意气盎然。

    “兄弟……你你……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还要往桌子底下钻吗?!”孙云柱大着舌头,看着白龙,醉眼中乍然闪过一丝诡异目光,口中仍自呵呵大笑:“你你……你这是喝多啦?也没喝多少啊?难道酒量退步了?”

    白龙躺在地上只是笑,眸子尽是一片浑浊,喃喃道:“这……这是怎地了……我的酒量不错啊……今天怎地这么就醉了……这么……咦?”

    说着便用手撑地,想要站起来,却见两只手不管怎么用力,就是不得劲,居然撑不起自己瘫倒的身子。

    孙云柱哈哈大笑,走了过来:“兄弟,看来你是真的醉了,你可是不如哥哥我啊……”摇晃着走过来,伸手去拉他起来。

    白龙呵呵轻笑,伸手来迎,却又无力地垂下:“不成……竟然真的喝大了……”

    “哈哈哈哈……”孙云柱笑得前仰后合,突然间猛地直起身子,一道寒光闪过。

    白龙见状大吃一惊,努力地往后一仰,

    噗!

    一柄精光闪亮的短剑,深深地没入白龙胸腹之间。

    鲜血随即泊泊而出。

    这把短剑,赫然从前胸透入,又从后背穿出来些许剑尖。

    竟是前后贯通。

    显而易见,孙云柱的绝杀一剑用尽了全力。

    孙云柱前冲的势头如同一头发狂的公牛,带着白龙的身子往前疾飞,急冲!

    “为……为什么?”白龙的两只手似乎是突然有了力气,紧紧抓住刺穿胸膛的剑身,大量鲜血喷溅着洒了出来。

    整个身体,随着孙云柱的前推,不断的往后退,终于轰的一声撞在墙上;一阵簌簌声响,房屋上面无数的灰尘掉落下来。

    他瞪着眼睛,死死地盯着孙云柱,似乎在等待对方给出一个答案。

    若是等不到答案,死不瞑目一般!

    孙云柱见白龙重创垂危,并未就此收手,剑被白龙死死地握住,他立即松手,左手又多出一柄锋利的大斧子,正待一劈而下,一劳永逸,永绝后患,但一抬头,眼睛与白龙悲痛欲绝的眼神对上,不知为何心中一软,但随即便狞笑道:“老白,你千万不要怪我……我这也是为了我们孙家千秋大业,成功之路总是要伴随着牺牲的。”

    “老白,这是你逼我的!”

    白龙惨然道:“我连能救自己性命的丹云神丹都给了你,宁可舍弃自己的性命,成全你们孙家…………你……你为何还要如此……我逼你……哈哈哈……孙云柱,你好狠的心!”

    孙云柱狞笑:“正因为你给了我,没怎么犹豫就给了我,所以我才要杀你……我有了那颗逸品丹云神丹,我即将成为纷乱城的大富豪……什么样子的高手请不来?老白,若是我请到比你修为高得多的来了……但你在我家地位太高,功劳太大……我又该如何将家中资源供给给你们,那么,我该就和高手,还是就和你?”

    “就和了你,会失掉后来者之心,就和了后来者,又会被人说我忘恩负义!”

    孙云柱竟然很抱歉的鞠了一个躬,歉然道:“想要解决这个矛盾,唯一的选择就是你……不在了!老白,对不住了。你放心好了,每一年春秋祭日我都会亲自为你上香……你生前不能搏一个荣华富贵,身后我一定会让你极具哀荣。”

    “若是真的有地狱黄泉,我保证,我会让你在那边,做一个富家翁的。”

    孙云柱深深吸了一口气:“老白,你安心去吧,这样对人对己都好。你在多年前就已经该死了,是我救了你,如今,你就当把这条命,再还给我吧!”

    白龙嘴角流出鲜血,痛苦地说道:“但我……为何不能动了……”

    “这酒,是神仙醉啊……”孙云柱有些得意的解释道:“神仙醉里面,我还特意加了千日香,事情还是准备得周到一点才好,才不至于有意外……你……”

    他居然叹了口气:“老白,你的修为,比我高一点点……我不用毒,杀不了你……那我怎么办?是不是?你要体量我的一番苦心……”

    这时候,孙少平已经一步跨进门来,一脸杀气的说道:“父亲,跟这样的奴才还废什么话,赶紧了解他,免得夜长梦多。”

    “这样的奴才……呵呵呵……”白龙痛苦的笑了起来。

    孙云柱大吼一声:“老白,上路吧!”

    大斧子闪烁着刺目的寒光,猛地劈落!

    蓦然……

    白龙的身子突然急剧退后,孙云柱的斧势来得已经极快,但白龙的后退速度赫然更快!

    比闪电更快。

    他本来后背已经靠在墙上,但,这一刻居然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换了方向,整个人退出去数丈!

    尤自带血的剑尖依着惯性从他胸前自然脱离,但他却是若无其事,身子极速后退,瞬时已经脱出短剑的牵绊,跟着有如鬼魅一般逆向冲前。

    一只手,在他前冲的时候,猛地抬起!

    一掌如同雷霆轰然,“啪”的一声轻响之余,早已将孙少平的手腕生生折断,跟着身子一转,又将孙少平的身体往自己怀里一拉,一只手扣住了孙少平的脖子。

    “不要…啊……”孙云柱眼见变生肘腋,本以为已经是把握稳稳,但瞬间儿子居然就落入了对方的掌握,根本搞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一句讨饶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白龙目光一厉,锁喉的手掌乍然发力,咔嚓一声,登时将孙少平的脖子整个扭断了。

    没有丝毫犹豫!

    跟着一脚踢出,将孙少平的尸身踢得飞了起来,径自冲向孙云柱飞扑过来的身体。

    孙云柱此际宛如疯了一般的冲过来,可惜,儿子已经丧失了性命。

    那边,白龙脸色重归平静,如同一团死水,没有半点波澜。

    他信手在空中一抓,一拍,空中蓦然出现了一团乳白色的烟雾,但那团烟雾随即就被他拍得粉碎!

    孙云柱呆了,他完全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

    从来不曾表现过高深修为的白龙,怎么会有如此实力,瞬时反转局势,杀人于举手投足之间,还有整出那团烟雾,又代表了什么,意味着什么……

    “相信你不知道我刚才在做什么吧?!”白龙淡淡笑道,用自己的衣襟擦了擦染血的双手,抬起苍白如纸的脸:“刚才那一团乳白色的烟雾,乃是你儿子的神魂。古语有云,人死万事休,这句话在某些时候是不正确的,例如一个人在刚死不久的时候,还有这等东西遗世,要过一会才会消失人间,进入轮回,转世为人……”

    “但是你儿子的神魂被我拍碎了,也就是所谓的神魂俱灭,注定万劫不复。”

    白龙淡淡的说道:“知道我什么要这么做吗?理由很简单,我要让你们孙家人,再没有进入轮回的机会!”

    “这个世界若是再没有你们这种人的存在,将是一件莫大的幸事!”

    “以你们这等心性,活在世上太让人恶心了。”

    孙云柱面对眼前惊变,尤其是恐怖到全无认知的熟人白龙,连连后退,他瞪着一双充满恐慌的眼睛看着对方,颤声道:“为什么?为什么你……”

    “你不明白我为什么没有被神仙醉、千日香迷倒吗?”白龙露出一个凄惨的微笑:“孙云柱,我只能说……如果你没有对我起杀心,只要你没有将杀我的念头付诸行动……那我只会转身离开,连那颗丹云神丹也不会讨还。”

    “因为,不管你的心肠歹毒到何种地步,始终抹杀不了你救过我性命的这个事实,我不想做忘恩负义的事情。”

    “君子绝交,不出恶声,我已经一退再退,一让再让,甚至……连攸关我的性命都送给了你……”白龙痛苦的说道:“但是你为什么一定要亲手杀了我呢?为什么要这么狠,这么绝?!”

    “为什么?”

    白龙满眼尽是悲伤地看着孙云柱:“你这么逼我,为什么?”

    孙云柱脸上神色阵青阵白,突然大吼一声,冲了上来。

    “我杀了你!”此刻的孙云柱就像一头暴怒的狮子,头发披散下来,雪白的牙齿露出来,竟是说不出的狰狞可怖。

    “你那把剑,看起来似乎是刺入了我的体内,但……”白龙从容闪避:“但你又怎么能杀得死一个全心防备你的人?尤其你完全不知道那人的真实修为到底为何?!”

    “你一直都错了,我们多年来相互切磋,你只以为我的修为比你高出一线……孙云柱,我告诉你……”

    白龙眼中露出讥诮:“每次与你切磋,我只动用一成实力。因为,多一些,会收不住手将你击毙。”

    “你以为你和我在伯仲之间……”白龙嘿嘿一笑:“但现在你应该知道,你跟我之间的距离……差了九重天那么多!”

    “以你的浅薄修为,自然不会知道,高阶修者可以暂时移动五脏六腑,重要器官,你那一剑,确实是在我的身体上造成了贯穿伤害,然而没有伤及我体内的一点要害,那些鲜血倒是真的,可是,些许鲜血,真的不算什么……”白龙眼神中有悲哀:“你自觉命中的绝杀之剑,致命之剑,只是一个笑话。”

    “至于你的酒……还有千日香……对我更加不会有影响……且不说我的本身修为,足以抗衡那种毒素,单只是我体内潜藏七花之毒,便会自发的吞噬那两股毒力!”

    白龙嘿嘿一笑:“七花之毒,可以吞噬任何的毒药来壮大自己,这个典故毒榜有详细记载,你不会不知道吧?只可惜,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中的剧毒正是七花之毒,我中毒偌久,你总说要为我寻找解药,却从来没问过我到底中了什么毒,孙云柱,悲哀啊……”

    “孙云柱。”白龙严重痛苦的神色更浓:“我现在很痛苦,我痛苦的不是我要杀了你,而是……你逼我杀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我白龙一生顶天立地,从来不欠人;欠下的,我都会百倍偿还!”

    “只可惜,我竭尽所能的偿还,千倍万倍的偿还你,你还不满足!”

    “你让我做了忘恩负义的人!”

    “你让我违背本心,负情负义!”

    白龙痛苦的说道:“谢谢你,孙云柱,谢谢你当年救了我的命!”

    话音未落,他不再躲闪,身子突然挺直,如同渊渟岳峙,对着冲过来的孙云柱,跟着就是一掌拍出,“啪”的一声清脆,正整拍在不断闪避的孙云柱额头。

    以白龙修为,孙云柱何能幸免一掌夺命!

    噗!

    孙云柱的身子瞬时僵直,下一刻,他的脑袋,就像一个熟透了的西瓜被人用铁锤猛地砸了一锤,“哗”地一声就此四分五裂!

    一缕乳白色,近乎微不可查的烟雾蓦然升起。

    白龙脸上闪过一丝踌躇,却慢慢闭上眼睛,一手缓缓伸出。

    又是一声轻响之余,那团烟雾就此粉碎,烟消云散,不存于世。

    “下辈子害人恶心人的机会……我不给你了。”白龙在一片血污之中悄然站了一会,随即大踏步走了出去。

    对于这个地方,再没有半点留恋。

    他就像是一缕轻烟,快速来到了孙云柱的书房。

    书房中有一只完全用天外陨制造的柜子,那是孙云柱收藏秘宝的地方。

    白龙眼睛也不眨一下,闪电般冲进去,一手闪电般抓出,坚硬至极的陨铁箱子登时被他抓出来一个大窟窿,丹云七回丹的云雾刚刚从里面逸出,白龙早已经将之抓入手中,顺手塞进了自己口中。

    “我白龙……一生的路,该怎么重新选择?”

    白龙踌躇了一下,突然想起黑煞之君,想起那位公子。

    那丰神如玉,气度高华的公子。

    纵然为敌,也是如此。

    欣赏,了解。

    白龙眼神闪了一下,喃喃道:“谁让残躯再续命,我当生死报君恩!”

    下一刻,白龙旋风一般的冲天而起,在高空一闪之后,就此踪迹不见!

    一只装满了钱财的箱子,哗啦一声在孙家大院中摔落,里面,无数的晶币哗啦啦洒满了整个庭院。

    这院子里面的人,自生自灭吧。

    ……

    另一边,在黑煞之君前来寻找白龙的时候,秋落则在外面与人谈判.

    已经恢复了往昔五成风采的秋落,做事情沉稳有度,不卑不亢,身上更是早已经没有半点之前那个落魄老乞丐的影子.

    谈判起来张弛有度不急不躁的态度;自然给他的谈判对手造成了相当大压力.

    谈判这回事,要么是东风压倒西风,要么是西风压倒东风,总有一方是占上风的!

    而叶笑和秋落等人所看上的宅院,原主正是兄弟会.

    秋落在可供选择三个地方最终选择的时候,决定就要兄弟会的地皮.

    秋落这么选择的理由很简单,却很充分,首先,原本隶属于兄弟会的宅院,安全悉数自然极高.其次,咱们之前刚从兄弟会手中拿了那么多钱,兄弟会的人此际肯定也在密切注意,这些珍宝的主人究竟是谁.一旦找到了源头所在,就算是不动手抢劫,也不做任何额外的打算,只是确定珍宝主人之后还会将拍卖交给兄弟会,对于兄弟会的拍卖行来说,就已经是一笔巨大的收益!

    这次拍卖最大的得益者固然是叶笑,然而另一个获益者就轮到兄弟会!

    正常情况下,拍卖会半年的营业额只怕都比不上其中一块金属的抽成收益!

    这其中的孰轻孰重,谁算不清楚!?

    但是,如果是从兄弟会的手中购买宅院,反而能够将自身的嫌疑悉数降低到一个极低的范畴.

    这便是所谓的一个灯下黑.

    相信兄弟会的人绝对想不到,自己等人刚从他们手中拿了那么多钱,接着转头就从他们手里购买房子宅院.

    这种心思弯弯绕,秋落原本还以为自己需要向叶笑再三解说,不意叶笑一听就明白了,并为之拍案叫绝.

    叶笑是什么人,智商早就得到了左无忌万正豪的双重真传,岂会看不透个中好处!

    既然无论怎么做都会引起怀疑,那么我就干脆找一个看起来最容易引起怀疑的;如此一来,反而可以最大机会地保证了自身的最大安全.

    而这会的秋落,正在与兄弟会的一位纷乱城分堂堂主洽谈购买房产地皮之事。

    毕竟这次购买的房产地皮费用颇为可观,乃是涉及十几万紫灵币的巨额买卖,涉及到这等大数目的交易,即便在整个红尘天外天,都属于那种超级大项目。

    若是堂主不亲自出面,连副堂主都无法做主拍板。

    秋落自在圆融无懈可击的风度,令到兄弟堂堂主颇为心折,所以两人的谈判过程总体来说也还算是相对投契的。当然,最终牵扯到具体价格的时候,两个人仍旧是瞪起了眼睛,绝不稍让。

    不过这种瞪眼睛争执的状态大抵也就维持片刻,然后两个人又会重新坐下,谈一会儿风花雪月,然后,再将话题往价格上引过去,然后慢慢的过去后,两人就又再吵一架。

    两人都想将自身利益最大化,都不想放弃这次的交易,自然会形成类似周而复始的怪圈,这对于商务谈判而言,只是常态,不足为怪。

    秋落饱历世情,人情练达,始终不急不躁,看他的样子,就算是再吵百八十次的也没关系。

    然而对方那位堂主却是慢慢的开始有些焦躁起来。

    谈判这玩意,谁先急躁,就标准着先落入下风,所以事态,开始向着秋落这边慢慢倾斜……

    ……

    叶笑悄然坐在房间里,仔细观视着红尘天外天全境地图,以及各方势力的势力分布说明。

    越看越是觉得,这红尘天外天各方势力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犬牙交错,如同一团乱麻也似!

    无论怎么看,怎么分析,一时间都没有半点头绪。

    正在头痛之际,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一声爆响,似乎整个天空都因之震颤了几下,随即一声叱喝,远远地震天响起。

    叶笑听得清清楚楚。当前变故的源头乃是三个字,异常尖锐的声响——“哪里走!”

    然而接肘而来的却是那急剧的声音迅速远离……

    叶笑对于当前变故不禁愣了一下。

    纷乱城向来禁止战斗,怎么……

    怎会还有人敢在纷乱城闹事?

    这……这人的胆子貌似也太大了吧。

    叶笑一念才起未落,一道怒喝声冲天而起:“谁敢在纷乱城撒野!”

    这一声怒喝之中蕴含的力量,让叶笑这个非当事人听到,竟也感觉心神一阵剧烈波动,竟自感到有些头晕目眩。

    显然这一声怒喝,竟然是专门针对高手神识而发,威能殊非泛泛。

    这一吼对于普通人而言,全无意义,因为普通人神识浅薄,受得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修为越高,神识越强的修者,乍然承受这一声断喝所受影响却是越大的!

    而能够发出这样一吼的修者,最保守估计也得有圣元一品以上的修为!

    地理位置相对偏僻的纷乱城,竟然有如此高手坐镇!

    下一刻,一股弥漫天地的强横威压,蓦然从高空中凌空直落!

    瞬时便笼罩了差不多半座纷乱城。

    几乎在同时,其他三个方向,也都有类似的威压传出来。

    纷乱城官方这次竟然一次性出动了四大圣级高手,联手威压压制,动静出奇的大!

    叶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心神震动之下,干脆走到窗前,推开窗子,远远眺望。

    他这会是真的想要看看圣级高手出手,到底是何等气象,又备有何等威风。

    触目所及,远方黑沉沉一片,整个纷乱城皆因为那一声断喝,变得鸦鹊无声,万籁寂然。

    一股股强大神念,在天空纵横来去,如同天罗地网,仔细搜寻着城中每一个角落,显然是在搜索最初的肇事者。

    叶笑这边才刚刚推开窗子,还只看了没一眨眼的功夫,突然间——

    一个脑袋蓦然从他窗子下面升了起来,四只眼睛,对了个正着。两个人的鼻尖都几乎撞在了一起。

    …………

    <这两天不少兄弟姐妹来报喜,说考上了理想的学校;哈哈;真心地位兄弟姐妹们高兴,感谢你们,能够将这么欢乐的事情,来与我分享,让我沾这一份喜气,哈哈。

    祝福大家,在新的学校,新的起点,一切美满幸福。

    风家子弟同举杯,各自奋战各辉煌!>
(快捷键 ←)上一章:第1529章 庆祝,一醉方休 返回《天域苍穹》目录 下一章:第1531章 你是我大爷还不行吗……(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