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域苍穹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1543章

章节目录 第1543章

文/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本章字数:4633 天域苍穹txt下载
推荐阅读:墨上璃愁 血舞狂风 修冥纪 邪帝凛然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武道至尊 武炼巅峰 暗夜将至 乱世仙妖
    这么蛮横不讲理的话,从步相逢嘴里说出来,竟出奇地变异出一种理所当然的气势。

    简单一句话,就是步相逢将那种目中无人,演绎到了嚣张跋扈的极处。

    物极必反,竟自衍生出一种理所当然,恰如其分的感觉!

    桂长老就算当真是个泥人,也总有三分火气,更何况,他本身就不是个讲理的人?当下闻言大怒之下,怒喝道:“敢问贵公子高姓大名?不妨说出来,若是我等自问惹不起,自然就此退避三舍!哼……”

    言下之意,若是惹得起,那今天就干了,不定谁灭谁的呢。

    这句话虽然声色俱厉,但其中的瞻前顾后乃至色厉内荏的态度,却也是任谁都看得分明。

    “就凭你们也配?!”步相逢眼皮一翻,猛然踏出一步。

    对面的桂长老等人登时感觉到气氛骤变,惊觉随着对方这一步踏出来,竟如同一座巍峨高山也似的深沉气势骤然罩顶压将下来,这等沉凝的气势,直有石破天惊之威,却是骇人听闻。

    桂长老亦是久经战阵之人,虽经不乱,“锵”的一声长剑出鞘,借助剑气增幅自身反击之力,全力抵御来自步相逢的压力,脸上瞬间便已经冒出了一层细汗。

    想不到对方不过区区一个管家,实力竟至如斯,放眼整个苍梧剑门,却也无这等强者!

    步相逢冷目一瞥,哼了一声,踏踏踏又再向前连跨三步!

    那位桂长老脸色一白,再也无能抵御,连退七八步不得止,更是满脸通红,嘴巴紧紧地闭住,但腮帮子却不受控地鼓了起来,但闻咕嘟一声,却是其将涌到嘴边的一口鲜血强行吞下肚子。

    桂长老这般做法倒也不是完全为了自身面子考量,身受创伤,气血翻涌,将瘀血吐出,固然能令自身气息回复畅顺,到底伤了元气,若是能够将这口逆血吞下,却可令到自身元气不失,只待调息之后,自可迅速复原。

    桂长老盘算打得不错,可是现实却是骨感之极。,勉力压下的那股血气,又再度逆冲上来,这次桂长老再也压抑不住,一张嘴,“噗”的一声,将一口血箭喷出五丈之外!

    勉力压抑血气逆冲,本就是伤上加伤的做法,压制不成功自不免更受反噬,是以桂长老在吐血之余,整个人更是呈现出摇摇欲坠的态势。

    别看桂长老可以全面压制秋落,但以他现在才不过神元境七品的修为,对上修为已臻圣级层次的步相逢,只有被全面压迫的份。

    及至这一口鲜血喷了出去,才发现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收回气势,正自满目冰冷地看过来。

    所有人都是如同见鬼一般,吃惊的看着步相逢。

    自己门派中,已经排得上前几的高手桂长老,只是让对方的气势威压,就已经压成重伤?

    “我们走!”桂长老恨恨的抹了抹嘴,却不敢再嘴硬,现在态势明显,自己等人根本惹不起眼前之人,既然惹不起,走为上策。

    反正对方的老巢就在这里,想跑也跑不掉,等到聚集了力量,再来找回场子就是。

    “走?”步相逢哼了一声,冷冷道:“你想往哪里走?刚才让你们滚蛋不说痛快滚蛋,现把我的地方弄脏了,才想走?!痛快过来几个人,把你那一口臭血给我擦干净了。”

    这句话一出,对面的十四个人同时变色。

    这样侮辱人的发作,简直已经去到了极处。

    人已经被你给弄伤了,更吐了血,竟然还不算完;不但走人不行,竟还非要人将那口血迹也擦干净了才能走?这是要玩死人的架势啊!

    “这位管家,阁下这么做未免欺人太甚了吧?”桂长老喘了口气,眼中怒火升腾,狠声说道:“须知泥人也有土性,我们虽然不是你的对手,但众人联手拼死一搏,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做人彼此留上一线,日后才好相见!”

    步相逢不屑地笑了笑,身子突然一晃,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十四个人同时感觉脸上一阵**辣的,包括那位桂长老在内,每个人都是在同一时间里挨了一记耳光!

    十四个人整齐地向右偏头,跟着就是一人一口血,一人一颗牙齿,无有例外,齐齐喷在地上,竟然呈现出很规则的图形,连牙齿喷出来之后,也呈一条直线。

    “泥人有土性吗?……啧啧,这个说法听来不错不错。”步相逢眼神中露出淡淡的杀机,说道:“来来来,且让我看看你们的土性,究竟如何!”

    他这一出手,苍梧剑门诸人尽都是感觉到,对方实力强横得超出估算,当真想要杀死自己十四个人,就算不是易如反掌,也绝非难事!

    己方纵使人数众多,仍旧没有半点还手之力。

    这样巨大的差距,在人家面前,再妄谈什么血性?尊严?只会引来对方更肆意的虐杀!

    将己心比人心,自己往昔行事,遇到有骨气有尊严的对象,绝逼会当场击杀,灭绝隐患!

    “你们的土性呢?还不展现出来给我欣赏一下!”步相逢看着为首的桂长老。

    桂长老咬着牙,喘息着,两只眼睛都变成了血红的颜色,却是一言不发。

    “难道是还没有激发出来么?”步相逢歪了歪头,怒道:“咋这么难展现?需要我再来一次激发么?”

    说罢身子一旋,又是一团旋风般的疾速略过。

    啪啪啪……

    又是一连十四个清脆的耳光。

    十四个人早已全心地方,竭力闪躲,但却全然无济于事,明明已经全神贯注,却还是完全没有反应余地,一瞬刹那,耳光早已经重重地抽在了脸上,竟又是整齐的一偏头,只是这一次,却是齐齐往左偏头。

    又是一整排整齐的鲜血以及牙齿,在地面上再度呈现一组整齐的排列,仍旧是一条笔直的直线,与之前的那条直线相映成趣,彼此对称。

    步相逢一轮耳光过后又再度站回了原地,青衣飘飘,意态悠然,望着对面十四个人,淡淡的笑了笑:“土性出来了没有?如果需要激发,吱一声就是!”

    对面没有人说话。

    步相逢哼了一声,说道:“桂长老你不吱一声,显示一下你的土性……嘿嘿,我保证,只要你敢说一个字,老子就让你变成鬼长老!你信是不信?”

    “无缘无故,跑到我地盘上来撒野闹事,把地整得这么脏,居然还敢理直气壮的叫嚣什么土性。”步相逢伸手一指:“赶紧的!每个人都打扫自己弄出的那些,把我的地面给我洗干净了!”

    “要是弄不干净的,就准备死在这里吧!一道魂走九泉,倒也不愁寂寞。”

    步相逢哼了一声。

    这一次,对面十四个人虽然心底几乎气破了肚子,但每个人心中却都明白了当前局面。

    在这样绝对的实力差距之下,不要说是报复战斗血性尊严,连一点点出手的机会都不会有!

    再勉强硬撑下去,当真就只能白白的丢掉性命了。

    桂长老咬着牙,一言不发的蹲下身去,开始收拾自己吐出来的牙齿,血迹。

    其他人见有人率先动作,自然也是有样学样,开始认真的擦拭自己吐出来的血。

    谁能想到,意外发现了秋落,正自欢喜,本是气势汹汹的前来消弭隐患,最终竟然会落得这么一个结果?

    这种凄凉绝望沉闷的氛围,当真是让人一看之下就能生起同情。

    步相逢仍自袖手站在一边,冰冷的眼神注视着这十四个人快手快脚地擦拭土地,每个人都很认真;唯有眼底乃是不可掩饰的残酷。

    “这里!你瞎了?”

    “快些!哪里还没弄干净呢!混账!你不知道你的血会招来蚊子?忘八蛋!”

    “这边的那个!你他么没几十岁也有几十斤吧,这么把年纪全都活到狗身上去了?******连洗地都不会?呸,这么骂人根本就是亵渎了人家狗,你那里比得上狗!”

    一句接一句极尽恶毒的骂声,从步相逢口中毫不留情的说出来。

    有好几个人气得几乎吐血,却又狠狠地又咽了回去:再喷在地上,岂不是又要弄很久,真心没那力气干了!

    秋落此际距离这边稍远,却是全神贯注望着这边,观视着旧日的仇人,被自己的同伴狠狠羞辱,一双手攥得紧紧的,一眨眼也不眨眼的注意着每一点细节。

    只感觉浑身血液沸腾!

    这就是实力!

    若然彼时的自己有这样的实力,又有谁敢阻拦我和妻子厮守一生?

    谁敢伤害我们?

    谁敢招惹我们?

    你们这群王八蛋,你们竟然也有今天!

    秋落激动得胸膛也几乎要爆掉。

    再过半晌,苍梧剑门一干人等终于将血迹打扫完毕。

    桂长老颤抖着身子,悲愤万状的抬起头,嘴角尤自有隐隐然血迹涌现,赶紧用衣袖擦去,唯恐又有点滴落地,看了步相逢一眼:“尊驾……这……总可以满意了吧……”

    步相逢哼了一声,道:“早让你们滚,偏不知进退!非得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就不明白了,你们苍梧剑门,怎么能这么贱呢?牵着不走打着倒退,都属驴的么?”

    桂长老浑身的青筋都在哆嗦,却是咬着牙一言不发。

    此际任何的言语,都只会引动更多的耻辱临身,多说多错,不说反而不错!

    “本爷本来不打算怎么着你们这等小角色,可是……你们苍梧剑门上下,就是一贱门,满门皆贱!”

    步相逢越说越气:“人家秋落找个媳妇,夫唱妇随,居然会惹来灭门之祸!原因就是你们掌门人也看上人家媳妇了……就因为了人家媳妇不肯就范,居然就将人家灭了门!甚至这还不算完,废了修为之后,还要再一直折辱玩弄人家几十年……”

    “这么丧心病狂令人发指的龌龊事,苍梧剑门上下到底是怎么干出来的呢?!”

    步相逢呸了一声,吐了口唾沫,道:“今天本爷是打算要直接宰了你们的,若不是为了给秋落留着你们的贱命,好让他亲手报仇,你们以为,你们他么的弄脏了我们君主阁的地皮,弄干净就算完事?还妄想活命?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就是一个笑话!”

    桂长老闭着眼睛,一言不发的听着。

    事态至此,性质已经丕变,之前还可说是意气之争,但对方如今的口径却是摆明立场为秋落出头,双方立场已成死敌,难得尚有生还之机,就算再如何屈辱也要把握,逞一时血气,只会妄送性命,莫如将希望寄托来日,未必没有洗雪耻辱之时!

    “还不快滚!等本爷送行么?”步相逢一声断喝。

    十四个人同时转身。

    “慢着!”步相逢一声断喝。

    十四人登时一个整齐的哆嗦,有心不听,但,脚上却似乎是被钉子钉住了,一动也不能动。

    不敢不听,不敢妄动啊!

    步相逢在身后淡淡道:“以后若是再敢来滋事,本爷就立即杀上你们苍梧剑门老巢,屠了你们满门!记住了就赶紧滚!真他么的贱格!”

    十四人闻言如蒙大赦,齐齐抱头鼠窜,连场面话都不敢说吱一声。

    而兀自隐约听见后面的步相逢一声不屑的冷哼:“这么一帮不要脸不要皮的贱货;居然也成立了什么苍梧剑门……他么的,倒是真会取名字,名副其实的藏污贱门!妈的,藏污纳垢的,一个贱格的门派!”

    ………………

    在上海治疗,但,没有任何效果;所有医生都说,需要慢慢修养恢复,急不来。着急乱想办法,只会越搞越坏,

    无限郁闷。

    胳膊化脓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1542章 不留余地 返回《天域苍穹》目录 下一章:第1544章 圣云丹、凭什么?!(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