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域苍穹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1546章 谁能救命?

章节目录 第1546章 谁能救命?

文/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本章字数:5980 天域苍穹txt下载
推荐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异能小农民 吴限宇宙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绝杀飘雪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女神的近身护卫 儒道至圣
    齐刚洋洋洒洒地写了一大篇,跟着又皱着眉头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然后增加了一些,删改了部分,这才又重新工工整整的抄录一遍,这才将这篇战后总结了出去。?〔 ?

    他知道,公子需要这个作为参考,以及对后续展的判断依归。

    虽然相关西城,甚至整个纷乱城的利弊得失,公子都不会当真放在眼中,然而从这里得到的消息,各大势力的态度,以及从此产生的推论,却会影响到公子之后的每一步大棋。

    自己唯有将这些情报信息尽可能地写详细,才算对公子的大计有所裨益。

    及至消息出去之后,齐刚站起身来,却见东方天际已经全数白,天色彻底亮了起来,曙光即临,旭日将升,唯其眉头却是越皱越紧,显然尚有许多心事未了。

    “纷乱城属于翻云复雨楼的真正纷乱,还没有真正来到……但,随时都会真正来到。”

    “这数年以来翻云覆雨楼的扩张无疑很快,但却又实在太快了一些……不免就有立足不稳之虞,以公子的睿智,又岂会看不到躁进展所带来的隐患问题。但,公子为什么还要这么选择呢?”

    “不知为什么,我隐隐感觉出来,归真阁虽然是翻云复雨楼迄今为止的最大对手,但在公子心中,却并为如何真正重视之……”

    “那么,公子如此倾力展,不惜躁进犯险,却又是为了什么?有此必要吗?”

    “是为了登顶?”

    “还是另有潜在敌人存在?”

    “又难道是因为兄弟会?”

    “还是……五大皇族本身?”

    齐刚只感觉自己的内心越来越是纷乱,越想越觉得这团迷雾,这团乱麻,难以捉摸,难以清晰捉摸,甚至对于自己正在其中效力的翻云覆雨楼,也越来越感到看不懂,看不清了……

    ……

    “伤药!快快,拿来……”

    “止血补气的丹药还有吗?”

    “什么?!”

    “不可能,怎么会没有救了!怎么会!不会的……”

    城中角落的一个小客栈里面。

    几个男女正自一脸的愤怒还有惶恐,一种绝望的心情在渐次滋生蔓延。

    “大哥,你……你千万要挺住啊,一定会有办法的!一定……大夫,****师,你们……你们……你们快想想办法,快救救我大哥,拜托了,拜托你们想想办法……”

    一个中年汉子焦急地请求着在场的数位医者,满脸大汗,一身惶急。

    旁边的几个丹师还有几个药师,尽都无奈的摇头,一脸的爱莫能助,无能为力。

    而床上躺着的则是一个中年汉子,若是站起来,定然魁梧得很,宛如是一座大山那样的恢弘厚重。但此际脸色惨白,并无半点血色,躺在床上,已是奄奄一息,随时可能一命呜呼。

    虽然人还能保持清醒意志,但胸口位置的一个大洞,内里的五脏六腑至少被打烂了一半,这样的伤势在任何人看来,只怕就只得三字——没救了。

    而现在还没有立刻陨灭,身死道消,大抵只不过是因为其性命交修的真元气还没有散尽,还在延续生机,维持最后一口生息不灭。

    但这个状态肯定无法持久,断断撑不了太久。

    而在现在的纷乱城,一夜之间出现的伤者不下上万人,丹师和药师根本就是供不应求的稀罕物。这一伙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够聚集到这么多的丹师药师在此地,不但实力强横,身家也颇为可观,丹师药师不是你光有钱就能请得动的,尤其是当前的纷乱城,想要请动丹师药师,除了要有钱,还有得相当的实力!。

    可是眼看着那几个药师丹师的无奈脸色,络腮中年汉子如遭雷击,整个人的精气神似乎都在这一刻彻底的垮掉了,嘴唇哆嗦着,眸子中瞬时蕴满了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时,唯其伤心总有时,一朝心伤岂无泪?!

    原本壮硕挺拔的身躯,似乎在煞那间被抽走了脊柱,无力的颓然蹲下来,两只手捂住了脸,再难以抑制的眼泪径自从手指缝里流出。

    “这里,这里,先将这个位置做止血处理;你们两个,快动手!”源自床上的一个清冷女声,疾声催促着。

    那是在那躺着汉子身边的一个女子正自盘膝而坐,一只手此际仍自紧紧地贴在大汉胸口,精纯浑厚的灵力,以全无节制、源源不断的方式输入进去,此女却是在以自己的灵力,来稳定大汉即将断开的心脉,延缓那大汉最后一口消散。

    然而这种输元续命的方式无疑是一种极为耗力的手段,那女子虽然功体不凡,修为精湛,但长时间的大量输送元气,脸色亦是苍白如纸,鬓角更早已经汗水涔涔流出,显然也已经到了油尽灯枯随时功体枯竭的地步,但却还是不肯放弃,勉力支持。

    此女的眼中,尽是绝望的疯狂,无望的支持;只要手心中尚能够感觉到的那大汉还活着的身体温度,就仿佛她的全世界仍旧存在。

    死,都不会放弃。

    一旦最后一点生息散去,不但那大汉一命呜呼,连带那女子的世界也要随之湮灭,虽生犹死!

    而另外两个汉子则心无旁骛地为床上的大汉不断处理伤口,一次又一次的细心敷药;一点一点的力,以最细致最频密的手法将自己性命交修的精纯元气,点滴修复自己的大哥的伤处……

    但这三人的全力施为,尽都是呈现出回天乏术的无力感,纵使疗效也有,却不过杯水车薪,根本无济大局,那大汉仅余不多的生息仍在点滴流逝,生命余韵渐次消弭!

    显而易见,至多再过片刻,这个大汉便将魂走九泉,一命归阴!

    “没用了……”床上的大汉眼神暗淡地闪烁了一下,苦笑道:“你们……都别再白费力气了,我……我已经……不行了……你们这么无限制的输元下去,救不了我不得止,还得把自己搭进去!”

    身边的黑衣女子一言不,就如同没有听到一般,咬着牙,仍旧无节制摧谷着自己的元力,下一瞬,一口鲜血突兀至极的喷了出来……

    然而这一口喷出至于,她本来已经呈现枯竭状态的元力,竟然又变成了滔滔江海,彷如取之不尽,用之不绝。

    “你……二姐!”

    同步输出元气的另外两人见状不喜反惊,惊愕万分地叫出声来。

    那女子为求自身元气不绝,施展秘术,逆冲本源,牺牲部分生命元能潜力,换取本身元气的暂时激增,这是以命补元之法,虽然效果明显,却是饮鸩止渴的极端做法,而且这种以命补元的做法效能只得片刻,并无法持久,此刻使用,根本无济于事!

    “凤儿!”床上的大汉大吃一惊,急忙阻止:“你……不要!”

    那女子凤儿凄凉的笑了笑,却还是坚决的施行以命补元的秘术……

    “你们还不拦住她!”大汉焦急的叫道。

    他的声音愈现微弱,原本面对自己的生死还能淡然处之的态度突然转变,变是心急如焚,无从自抑。

    那女子轻声道:“大哥,凤儿喜欢你好久了。凤儿一直都想给你做老婆……同样好久了。之前大家都好好的,我也不说,在一起就是幸福,就是快乐。但现在……你若是死了,我活着,也没意思,不过一具行尸走肉,虽生犹死。”

    “反正现在你也管不了我了……”凤儿凄凉的笑了笑:“我的性命我做主,我哪怕是将自己耗为灰烬,我也绝不愿意看着你在我面前死去!”

    黑衣女人凤儿低声的,却是以无可动摇的坚定态度说道:“大哥,若然你一定要死……那么,让我死在你前面,让我陪你一道共走九泉,地府孤寂,我不放心你孤身上路,黄泉路遥,我陪你一起走!”

    掌心中热力再度迸,又一次加快了输入的度。

    很显然,凤儿这样不计代价的催自己的生命潜力;以此来为自己深爱的男人续命。

    彼时,等到她将自己的生命元能潜力全部摧谷殆尽的之刻,就是眼前的男人丧命之时;但,她依然这么做了,毅然决然的做了!

    但这样的做法,不但无济于事,根本就救不回男人的性命,或者应该说,她这种做法只会让她自己赔上一条命,与其说是在救人,毋宁说是最极端的自杀方式,所求者,只是走在自己深爱的男人殒命之前而已!

    但她仍旧义无反顾,一往无悔!

    正如她自己所说。

    若是一定要死,让我死在你前面。,让我陪你一道共走九泉,地府孤寂,我不放心你孤身上路,黄泉路遥,我陪你一起走!

    她那满满绝望疯狂的眼神,似乎只是在平白直叙一句话:“大哥,若是凤儿付出自己的生命,也只能让你多喘一口气……那我就让你多喘这一口气吧!值得的!”

    床上的大汉无力地闭上眼睛,显然知道自己再怎么说都没用了,两行热泪顺着闭着的眼角流下来,哑声道:“这件事……是我的错……我们不应该参与这次行动,都是我一意孤行,最终累人累己……”

    “大哥,这是我们共同的决定。”另外两个人后悔的几乎撞墙:“分明是我们几个人见利起意,利欲熏心,大哥你本来是不同意的……呜呜……”

    两个血里火中爬出来的江湖汉子,仍不住嚎啕大哭痛哭流涕。

    想起在之前的危急时刻,大哥挺身而出挡在自己等人面前,当下了那致命一击的那一刻,两人后悔得想死的心都有了。

    若不是自己等人贪图利益,死命坚持,若不是为了救自己,以大哥远远过自己等人的精湛修为,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若大哥不曾相救自己两人,自己两人死则死矣,哪里还有这么多的手尾,死者含悲,生者含恨!

    那边仍在跟药师丹师交流,希图能够找到一线生机的中年汉子在听到凤儿说‘凤儿喜欢你,好久了。凤儿想给你做老婆……好久了’这句话的时候,身子陡然一颤,霍然转头。

    定定地看着凤儿,眼中除了伤心,更渐次流渐露出来悲痛欲绝,以及一份无力的绝望,还有自责。

    一直以来,他明里暗里追求凤儿已经好多年,从初初的默默关怀到后来明目张胆的追求,大哥兄弟也都帮忙撮合,但凤儿始终没有答应,态度更是鲜明,自己私底下总将之归结于女儿家的害羞;

    虽然一直知道,凤儿看大哥的眼神不对劲,但,总是自己在装糊涂,装作看不到。但直到今天才知道,原来凤儿真正深爱的人,是大哥。

    自己深爱的人,同样有深爱的人,而那个幸运儿却不曾回应,亦或不知?!

    不,以大哥的睿智怎么窥不破个中关窍,想必也只是为了照顾自己的感受,一直拖着没有接受凤儿,一直蹉跎到现在,致令此际变生肘腋,眼见情天遗憾恨海难填……

    “我就是个罪人,致令三人同苦的罪魁祸!”中年汉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仰天惨呼。

    就因为自己的一念痴妄,他们一直不敢正视彼此的情意,蹉跎到现在,眼看着,就要双双步入黄泉!

    一念及此,那中年汉子简直恨不得能够代濒死的大哥踏上黄泉冥途!

    单只是那一躺一坐的两道人影,看着对方的眼神竟是那样专注。让人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在这一刻,没有任何人,能够插入他们两个人中间,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将这两人分开!

    哪怕是生死!

    之前的许多次,这两人分明也有类似的状况,自己却始终不觉,只是一味进取,希图有朝一日,金石为开,抱得美人归,却连如此显而易见的事情视若无睹视而不见!

    再过片刻,随着生命潜力的大量消耗,凤儿的满头青丝,竟已在逐步变得灰白……

    连女人最最珍视的容貌,也在呈现点滴衰老的趋势……

    一条条皱纹,以触目惊心的方式渐次出现……

    “我这些年以来到底做了什么啊,只知己意,不明比心,有眼如盲,致令佳偶不成……苍天呐……”中年汉子跪在地上,痛心疾:“天哪……您打个雷劈死我吧……”

    另外两人同样也是一脸绝望,一身元气已是消耗一空,点滴皆无。

    那中年汉子心灰若死之际,突然冲过来,抓住一位丹师,宛如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的问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真的没有办法么?真的没有办法么?”

    就是这句话,他们这段时间以来早已翻来覆去地问了不下十几遍。

    此际嘴唇哆嗦着再问一遍,两眼中已经满满的竟是极致的疯狂和绝望。突然就此跪了下来:“王先生,你是有名丹师,拜托你请救救我大哥,救救我大哥……”

    “归真阁!翻云覆雨楼!……”中年汉子仰天一声大吼:“我杜青狂此生此世,与你们势不两立!不共戴天!”

    看着床上的大汉,看着已经陷入疯癫状态的兄弟几个。那位****师长长叹了一口气:“我这边当真百般无计,爱莫能助……哎……咦?”

    说到这里,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突然间咦了一声。

    四个人,连同那床上的女子,惊闻此一声,齐齐迅猛回头,充满了希冀的看着****师。

    ****师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我本人肯定没有办法的,令兄伤势实在太重,我断断无能救治之,不过前两天曾经听说过一件事……也不知道有谱没谱,若是有谱的话,你大哥……或者还有一线生机。但我不确定那个消息的真确性……是不是真可靠……仅仅只是一个机会,又或者说是一个传说!”

    “什么机会?什么传说?”四个人同时激动起来,眼睛瞪得圆圆的。

    在这等时候,惊闻希望乍临,就好像是溺水的人,突然抓到了一根稻草。

    不管有没有用,总要将之视为救命神器,是以在这一刻,四人的眸子竟突兀地充满了希望的光彩!

    现在这个节骨眼,哪怕是有一丝一毫的希望,他们也要尽力去尝试,全力去争取!

    “听说……纷乱城,存在有一个特殊的地方,叫做‘生死堂’的……专治必死之伤,专医无药可救,号称十死有生,必死不死……但相对获取对方施救的条件很苛刻……有两个条件任选一个;第一个,我救你的命不收酬劳,但你从此为我效命;第二,我救你的命,除了你要给我大笔的酬劳之外,你还要为我做一件事。这件事可以是任何事,只要我说,你就给我做这件事。无论你身处任何立场,任何时间点,任何对象,都不得背约,此外……只要是我出手施救过的人,不许与我为敌。”

    “除了以上条件之外,生死堂施救的目标,去他们那里看病的人,去求生的人,修为至少要达到神元境以上,低于这个层次,不予理会……”

    ****师苦笑一下:“这件事近来多有流传,却并没有成功施救的病例,所以于我们而言,大抵也就当作了一个笑话听听便罢……这么苛刻的条件,哪里有人会去?”

    “生死堂?”那女子突然间急促问道;“敢问此地在哪里?”

    …………

    <今天暴雨,阴天,手越的疼,丝毫不夸张的说,有……十几次请假的冲动!

    真心的……>8
(快捷键 ←)上一章:第1545章 纷乱起,招兵买马 返回《天域苍穹》目录 下一章:第1547章 生死堂前忧生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