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域苍穹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二章 叶家后人,诡异现象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二章 叶家后人,诡异现象

文/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本章字数:9524 天域苍穹txt下载
推荐阅读:乱世仙妖 我的绝色女友 暗夜将至 借种 邪医毒妃 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 武炼巅峰 女神的近身护卫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吴限宇宙
    ……

    传奇位次之争的战役顺利落下帷幕,圆满完结,为此叶笑特意摆下盛大筵席,为上位者庆祝,也是君主阁第一次大联欢,大聚餐。

    径自带着上下人等大吃大喝去了。

    那几个老头子却自沉默地站在窗子后面,半晌默然无语。

    “君主阁势力虽然还形弱小,但如今已经可算是略具规模,雏形完备了。”

    “这已经有所谓真正嫡系力量的气象了。”

    “经过这次大浪淘沙,那些不合作,习惯独来独往,或者是心性凉薄的……十之**都已经挑选出来……”

    “只要这股力量不断壮大,君主阁的强势崛起,指日可待。”

    “怎么办?”

    “是啊,我们要怎么办?”

    ……

    君主阁的成立至今,虽然动静不小;但在各大超级势力眼中,仍旧只是一个笑话,纵使是灭了苍梧剑门那些人的当下,仍旧没有被各大势力放在眼中。

    在那些标记过君主阁存在的汇报材料中,就只简单一语,一带而过:毕竟现如今的纷乱成新崛起势力不下数十个,在那数十个名字之中,君主阁只是占据了其中的三个字。

    甚至反而不如生死堂被提起的次数更多。

    “这些新崛起的势力,看情况施以威压,举凡不服从的,歼灭,收容,打散,吞并。”这是归真阁上层所下的指示。

    “对于新崛起势力,只要没有构成实质威胁的,放任存在也无妨,但,必须听从管理是放任其存在的大前提,轻举妄动者,予以严惩。”

    这是兄弟会的应对方针。

    “无需顾虑;等其拥有能够威胁到我们的实力再说。”这是翻云覆雨楼的态度。

    对于此事,甚至就连多智如妖,上天下地几近无所不知的白公子,智慧如海算无遗策的白沉,也没有注意到,这个新兴势力君主阁的潜在威胁。

    完全没有意识到,未来的一个庞然大物,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正在茁壮成长。

    这无疑是情报系统方面的疏漏。

    若是收集情报方面的负责人,多一句嘴告知白公子:这个新兴势力君主阁的主人,叫做叶笑;人称笑君主的话,白公子一定知道是谁,也一定会打起精神予以应对,也许新兴的君主阁一朝覆灭,至少再难以顺利壮大。

    可惜现阶段的君主阁,包括生死堂在内都都没有放在翻云覆雨楼一个堂主的眼中,更何况区区一个叶笑?

    所以,忽略了,也正常。

    除了这些顶级的超级势力之外,再来就是一些中小势力,他们本身处在被那些超级势力压迫的状态之中,应付维艰,几乎都喘不过气来,不免想着找目标欺压一下,扩展一下实力,缓解一下自己压力……

    他们自然对君主阁这种看起来貌似很好欺负,可以得到利益的新兴势力,逐渐的注意了起来。

    这……刚刚方兴未艾的新兴势力,根本是天上掉下来,几乎都要送到嘴边的美食啊。

    这个状况对于当前的纷乱城而言,太寻常了!

    然而就在整个纷乱城处于一片纷乱,各大势力天天战斗,天天相互倾轧;生死堂仍在持续不断救死扶伤,吸引新鲜血液进入君主阁;中小势力开始对君主阁虎视眈眈,苍梧剑门的大批高手,在其掌门人率领下,离开了门派所在地,气势汹汹前来复仇的当口……

    却有那么一个人,带着四个随从,施施然的进入纷乱城。

    数盏茶之前的纷乱城前。

    一个白衣青年,一身胜雪白衣,面如冠玉,剑眉星目,气度出尘脱俗,端的玉树凌风,潇洒倜傥;正自仰首注视着纷乱城的标志对联。

    眸子中,充满了复杂难言的神色。

    半晌之后,那青年的嘴角唇边露出来一丝笑容。

    “整整十万年过去,却不知道还有谁记得,这纷乱城,本是我们叶家的地盘?”

    “也不知道当年的垂天叶下,七朵金莲,还在不在?还记不记得往昔誓言?”

    “十万年时限的约束已过,叶家再现尘寰,而我此番适逢其会,躬逢其盛,成为叶家的代表人物,进入这红尘天外天,正是我此生最大的机遇。”

    “属于叶家的辉煌,必然在我的手中重现!”

    “我叶长青……来了!”

    白衣青年目光深邃,终于,脸上露出来一丝骄矜的淡淡笑容,那是一种底气十足的目无余子、发自心底的目空四海,淡淡的说道:“我们进去!”

    “进去,取回属于我们的东西!”

    “我们的荣耀!”

    “我们的所有!”

    鲜血淋漓,血肉横飞。

    这里是一处战场,满目血腥尽是杀戮的战场。

    叶笑背负双上,屹立在高空之上,微微垂首俯瞰着这惨烈的一幕,面无表情,眸子中尽是淡然。

    黑煞之君和白龙一左一右在他身侧站立,满脸尽是肃然。

    这已经是君主阁在三天时间里迎来的第三场战斗。

    由于君主阁有异寻常的迅速扩张,终于引起了几个势力的忌惮与觊觎;在之前的三天时间里,首一日便遭到了青狼会的正面进攻,青狼会方面显然对君主阁的战力判断有误,不但未能对君主阁方面造成任何有效伤害,反而被君主阁反客为主,反向狙杀,袭击不成,反被一举剿灭之,然而在夜间君主阁上下正自庆祝彼方大获全胜一举反噬吞并之际,另一个二流势力天蝎帮竟适时来袭!

    本来天蝎帮的偷袭来得突兀至极,其时正该是君主阁方面因为大获全胜,全阁上下大肆庆祝之时,可是叶笑却好似早有预料一般,事先已然布下防备,设置伏手,反而将天蝎帮来犯之敌全数袭杀!

    叶笑两世为人以来,一身实力除了本身修为远胜往昔之外,更胜多多的却是头脑与心机,叶笑的兵法战阵之学已得叶南天真传,纵无叶大军神十成军威,六七成还是有的,更得左无忌心机锻炼,厚黑心机谋算之道,岂是俗流,早早看出个中蹊跷!

    自青狼帮正面进攻的时候,叶笑就心生疑窦,那青狼帮至多也就是一个比较强势的三流帮派,莫说比之现如今的君主阁,就算比之原本的黑风山都大有不及,青狼帮主若非脑子进水就是被有心人误导。

    若是当真有有心人存在,那么对方对君主阁发动攻击的时机,必然选择在己方心理防线最薄弱最疏忽的时刻,那么日间大获全胜,夜间庆祝之时无疑就是不二之选!

    有鉴于此,叶笑施以针对性布置,大大挫折了天蝎帮的锐气,令其铩羽而归。

    然而通过与天蝎帮一战,叶笑又发现一个怪处,那天蝎帮实力自然在青狼帮之上,甚至不弱于黑风山,乃是中流以上的二流势力,但若是天蝎帮对君主阁有过调研的话,那么无论如何也不该生出觊觎君主阁的打算,毕竟君主阁的战力,并非是纯以黑风山战力为主体,黑风山原有战力充其量只是君主阁总体战力的一部分而已,对上这样的战力,就算偷袭得手,一时得利,战况也难以形成一面倒,只要君主阁方面不乱,天蝎帮必然遭到反噬!

    既然天蝎帮能够利用青狼帮为先锋,妄图令君主阁麻痹大意,那就绝不会这般粗心大意完全不调查君主阁的战力,那么……唯一的解释就只有,尚有第四方势力在后布局,相助天蝎帮,驱虎吞狼,雀承其后的连环策略,天蝎帮若是能够折损君主阁战力最后,若是不能也无妨,反正最后得利的,都是这个设局的第四方!

    事实亦正如叶笑所料,经过一夜鏖战挫败了天蝎帮的偷袭之后,在第三日拂晓时分,背后设局的第四方正式登场,君主阁亦迎来了君主阁建立以来最惨烈的战斗。

    对手乃是在无疆海二流帮派之中排名前十,位列第四的黑水派,虽然名义与黑风山、天蝎帮同为二流势力,但人家黑水派乃是老牌子二流顶级势力,真实战力可非黑风山天蝎帮可比,甚至较之一流势力也只一线之隔,多年底蕴,岂是易于。

    单就明面的实力,相对于君主阁这个新兴组织,几乎就没有可比性,端的强横。

    叶笑对此并无意外,错非有这样的强横势力误导,天蝎帮也不会那般倾尽全力,意图毕功于一役。

    这尽在意料之中的必然一战,于君主阁而言可说是艰苦至极——

    一道匹练一般的刀光骤然闪亮,秋落连人带刀,在空中化为一道血色长虹;于间不容发之际接连砍翻对方三人,将已经陷入穷途末路即将被杀的一名己方修者救下,秋落救人得手之余,并无少歇,而是连人带刀,顺势撞进了对方另外五人的包围战团之中。

    随着一片铿锵声响,秋落大吼一声,一个跟头弹起,刀光更见清冷,更有一溜鲜血从刀间涔涔落下。

    一刀胜负分明,对方五人之中,两人应刀踉跄后退,更有一人捂着胸口淋漓鲜血的伤口,瞪大眼睛缓缓倒落下去。

    “老四!”彼方几个人见状齐齐眼睛红了。好似疯了一般地向着秋落冲过来,拼命之势彰显无遗。

    秋落先前一刀悍然,连斩三人,又以余势强行冲击另外五人战团,看似大获全胜,占尽上风,实则却是一时气空力尽,急需回气,显然第二波遭遇的五人实力远超秋落预估,纵使成功袭杀一人,逼退两人,也未曾占到胜势,此际对方四人携恨强势反扑,正值秋落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当口,竟是死关乍临,欲抗无力!

    秋落倾危之刻,斜刺里大雷神雷动天一声暴吼,虎堂三十多名高手,强势挡截住那几个欲待拼命之人,旁边,又有多柄阴冷的刀剑,从一个个匪疑所思的角度,毒蛇吐信一般向着敌人招呼过去。

    正是蛇堂尹长青手下之人。

    蛇堂所属的这帮人,全都是尹长青精心挑挑出来的,蛇堂也因为这些个成员,成为了整个君主阁上下所有人感觉异常不舒服的堂口。

    该堂口所属之人,自堂主尹长青以下,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阴险至极的角色。

    这帮人个个修为不俗,却从来不会采用正面交战的战斗模式,就只会寻隙出手,挑着你最难受的方位、方向出招;极尽阴冷,狡猾,隐蔽;却又毒辣之能是,一击命中便罢,若然部众,即刻隐退千里,不给目标反噬的机会。

    而了解他们的所有人都不禁感叹:果然是物以群分,人以类聚。尹长青明明挺阳光的名字,却配了一个好似毒蛇一般的主人,而这货挑出来的手下却也尽都是一条条的毒蛇。

    然而在当前战斗之中,蛇堂的动作却可谓别树一帜,整体战斗力或者不如其他的堂口强横,但,纯粹杀伤力与残敌效果却能够排到前几名。

    甚至可以媲美战斗力最强的虎堂!

    步相逢与梦有疆夫妇,还有新进加入君主阁的另外两位圣级高手,桂凌霄、任志喜;这五大圣级高手迄今为止都没有出手。

    这五位虎视眈眈地注视着对方还没有出手的阵容。

    对方最强的一应高手,眼下还没有动作。圣级修者之间的气机交感之下,可以感应到对方竟足足有六位圣级修者。

    一旦对方圣级修者出手,彼方必须要有人予以遏制,一旦被圣级修者杀伤太多人手,形势将急转直下一发而不可收拾!

    “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原因,没有任何顾忌……就是这么一场战斗!”叶笑冷冷地注视着对方当前还没有动作的阵营,亦是对方真正实力关键所在。

    “就是为了战斗而战斗,为了掠夺,为了占有……”

    “这就是无疆海!”

    “这就是天外天!”

    后面两句,一句出在步相逢口中,一句出自梦有疆口中。

    “在这里,是没有任何理由可讲。”

    “强者为尊!”

    场中,君主阁十二堂现在只出动了四个堂口;其他的堂口人手还在等候命令。

    对方虽然综合实力强横,高手数目亦是不菲,但真正能出战的一般战斗人员数目却并不多;至少比君主阁要少得多。

    而且随着战斗持续,黑水派那边的人手越打越觉得情况不对,很有些不对劲的味道。

    战斗,无疑会伴随着伤亡;战阵之上那有不死人的,随着战斗持续,黑水派一方的伤亡数字不断攀升,那些当场死亡的暂时无暇理会;伤而未死的则是被护送回去,分出部分人手照看,这个状况很正常,没什么不对,但对面君主阁一边的状况却是很不对,很不正常。

    君主阁的部属战阵之上悍勇异常,如同不要命一般的高呼酣战,往往拼着两个人重伤,也要把自己这边的某一个高手干掉;这于战术而言,并无不妥,亦可说是以弱敌强的基本战法,可是……那两个拼死高手自身也身负重伤的,就被其他人抢了回去,依照那两人的伤势而论,就算不死也要休养很长时间,才有可能复原,可是此际,竟是不过片刻光景,那俩人居然又会重新出现在战场上,精神抖擞,宛如未伤……

    这绝对不是个案,君主阁一方的人手宛如不怕受伤一般,多少次都是以伤换命的出人意料打法克敌制胜,偏偏那些伤者就没有一个因伤重而死;一旦有人身受将威胁生命的伤势,即时就会有其他人以拼命之姿一拥而上,将伤害分担掉。

    然后所有伤者一起下去“疗伤”。

    如此上千人乱哄哄打了好半天,君主阁一方的人手看起来状况凄惨,一个个遍体鳞伤伤痕累累血肉淋漓状况堪虞地下去;伤员源源不断;可是到了到了,愣是一个也没死,不但一个没死,有许多下去打个转又回来了,面色红润精神旺盛云云不在话下,宛如满血复活。

    而黑水派的人却是已经死了两百多个!

    这般又如何能说正常,哪里对劲呢?!

    “不对劲,对方竟真的有还魂续命的疗伤神药。”黑水派一方的人终于反应过来。

    “传言属实。”一位长老深沉道:“传闻中,君主阁所属的生死堂以十死有生必死不死的医疗手段招揽许多人手,但传闻的说法太过骇人听闻,本以为是以讹传讹,又或者就是君主阁在虚张声势,故弄玄虚,但现在看来,对方果然有惊人资本,全然不怕受伤,只要一息尚存,就能迅速还魂续命满血复活,对方有此王牌在手,咱们跟他们打持久消耗战肯定不行;必须要出重手,全面压上去,以彻底杀死对手为优先,如此才有制胜之机!”

    “此法果然上佳!”黑水派的帮主眼光大亮,重重一挥手:“全面进攻,彻底覆灭君主阁,不过……对方那个主管生死堂的不世神医一定要留着!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活捉,为我所用!只要掌握此人,黑水帮此后将卷动滔天浊浪,拨弄无疆风云!”

    “是!”

    一声令下,黑水帮全面动作,无数人手黑压压的冲了过来,全力以赴,剿杀君主阁。

    却见六人率先腾空而起,宛如排空之鹤,凌风而来,人未至,一股空前的逼人气势已是扑面而来,叶笑登时感觉瞬间口鼻皆滞!

    某位君主纵使修为大幅度精进,晋升至神元境层次,但直面圣元境的气势,还是力有未逮,这是境界的悬殊差异,非是可以轻易无视的东西!

    “杀!”

    梦有疆大喝一声,一马当先冲了出去,迎击来敌。

    步相逢,桂凌霄等人也随之冲出;还有十二堂之中剩下的八堂人马,亦倾巢而动!

    君主阁方面,就只有黑煞之君与白龙没有出击,留在叶笑的身边护卫,其余者却是齐齐而动,全员动作。

    双方正面决战,就此展开!

    只是双方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就在双方齐齐动作的那一瞬间,有几条身着君主阁服饰的人影,亦无声无息进入战场,迅速湮灭在人海之中!

    决战战局几乎在一瞬间变得空前惨烈。

    双方人马普一胶着在一起,合共十几位圣级高手同时出手,掀起滔天血浪。

    因为步相逢还没有就范于某人的淫威,他的离别剑也就还没有恢复,现在手上所持的,只不过是一口普通长剑;但纵使是这样普通的长剑,在他手中,却仍旧如同魔神的怒号,雷霆的震怒;一路冲杀过去,就像是一艘大船,飞一般驶过平静的水面,有意无意间搅起漫天浪花。

    举凡他所过之处,两侧的敌人就如同是被整齐割倒的小麦也似,齐刷刷的向着两侧倒落下去。

    前行无阻,势如破竹!

    对面的一名黑水派圣级修者扬声大喝:“步相逢休得猖狂,我来会你!”

    步相逢闻言哈哈大笑:“老子在这里!”

    说罢突然纵身而起,旋即连人带剑化作了一团斑斓璀璨的剑气风暴,急冲而去;对面那人亦是不甘示弱,同时飞身而起,迎面撞来。

    随着“砰”的一声爆响,高下判定,步相逢的整个身子好似绣球一般翻翻滚滚直冲天际上数十丈,跟着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化作漫天血雾,而对面的那位圣级修者身子却是一动也没动,从头到尾就只是晃了一下,仅此而已。

    步相逢输了?

    而且貌似还输得很惨?!

    错了,结果非是如此单纯,因为那名貌似一动不动,寸步不移的黑水派修者,乍现异状,先是从他的头颅,脖颈,胸膛,等各部位都是猛然间飙射出细细的血线,紧跟着整个人突然猛然爆炸开来,化作了一地碎肉!

    临死前,那圣级修者就只声嘶力竭的逼出来一句话:“步相逢……你……你的……”

    那句话还没说完,身躯已然先一步爆碎,再没人知道,他到底想要说的是什么。

    ?黑水派的这位圣级高手既然被选出来专门对付步相逢,自身实力自然是出类拔萃,非同凡响,最最保守估计,至少黑水派内部的认知判断力,是有相当把握解决步相逢才会做出这样的安排。

    事实上,他的真实修为,也确实要比步相逢高出两个阶位,本身已经是圣级五品修者!

    乃是黑水派之中当之无愧的第一高手。

    这份修为,也别说是黑水派,即便算上君主阁,那也是蝎子粑粑独一份的!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修者,这样刻意的针对性安排布置之下,对上修为远远落后于他的步相逢,一击毙命!

    这样的战果令到在场所有人都为之哗然!

    这根本是不可思议、难以置信的事情。

    步相逢的身形好似绣球一般翻滚急疾直冲天际,猛地喷出一口鲜血之余,便即有如断线风筝般掉落下来,而在其落下大约三十丈之后,身子已然恢复了平衡,跟着就是一个翻滚,手中长剑再度化作一颗璀璨的光球,以陨星飞坠之势冲入敌方人群之中,大开杀戒!

    叶笑将这一连串的变化尽数收归眼底,心下大是赞赏叹为观止。

    叶笑在纷乱城逗留越久,对于红尘天外天的修者实力层次划分自然了解越多,但越是了解,疑窦便愈发丛生,就好比步相逢;步相逢的修为虽然在君主阁称冠,但就叶笑如今对圣级修者的了解而论,某人的修为显然还远远不到让人望而生畏的地步,纵然是现在突破之后,臻至了圣级三品之境的当下。

    可是步相逢当初可是在只得圣级一品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散修风云榜前三;而很多圣级修为六七品以上的高阶修者都没有能进入这个榜单!

    这里面要是没有什么猫腻肯定是说不过去的?

    但现在叶笑终于可以断言,步相逢,绝对有着不为人知的底牌。而这个底牌,可以让他很从容地越级杀人,而且还是在自身折损相有限,战斗力还能保持绝大部分的前提下的优质底牌,端的霸道!

    其实自叶笑一身修为臻至神元境之后,尤其是确认自己一眼便能全面洞悉所有神元境修者底细、神元境同级修者再无敌手可以争锋的如今,叶笑傲视天下笑尽英雄的自信全面回归,直到此刻却是警醒,原来修为的高低并不代表某人的绝对实力,步相逢如是,焉知别人是否也有暗藏底牌,自己盲目认为自己已经可以无敌神元境,会否也是一种错判呢!

    “我对自身评估是否过于乐观暂时放在一边,反正步相逢才能成为散修风云榜前三,而其他修为高过他的很多人,却连前十都没有进入,这个才是当前重点!”

    叶笑喃喃自语。

    心中不禁泛起一个想法:若是步相逢此际便可以越级杀人,要是再有与之契合的离别剑辅助的话,那即便就可以确认同级无敌了吧,依照这个模式推演下去,若然他的修为再提高一个大层次的话,那么……岂不是说这个世界上再不会有人是他的对手了么!?这个说法固然未必站得住脚,却未必全然不可能吧……

    叶笑心下思考步相逢真实战力,以及日后提升修为后可能会出现的情况;还有离别剑重铸以后可能为步相逢的战力加成几分的一系列问题,注意力不免完全落到了步相逢这边;却忽略了另一边,情形同样是诡异之极!

    梦有疆夫妇联手对上黑水派两位圣级修者,黑水派两人实力要较梦有疆夫妇略胜一筹,但梦有疆夫妇惯于联手对敌,默契十足,双方大打出手,却是呈现出势均力敌,平分秋色的战况;然而圣级修者的第三处战局,黑水派的另外三名圣级修者却在与君主方面的最后两名圣级修者交手之间,便莫名其妙的死掉了。

    真的是死得莫名其妙——

    君主阁新晋归属另两名圣级修者桂凌霄和任志喜,怒吼着冲上去,却还没来得及出手,甚至是还没有与对手接触,却愕然惊见对方的三位圣级高手气势汹汹的冲过来之后,居然……

    他们面前正好有三名神元境高手适逢其会,顺手卡卡卡三刀……

    桂凌霄和任志喜被眼前所见惊呆了。

    因为,适逢其会的那三位神元境修者,出手三刀,居然直接将黑水派的那三个圣级高手的脑袋砍了下来!

    桂凌霄和任志喜两个人惊见如斯变故,心中惊悚难以言喻,下意识地一声怪叫,整个人就此从半空摔了下来,差点摔一个鼻青脸肿,一直到落下地的一瞬,还只感觉自己就是做了一个梦。

    跳起来,就在空中做了一个光怪陆离、荒诞离奇的噩梦!

    我刚才看到了什么?

    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会发生?!

    刚才那一幕简直就好像是,一头大老虎强势纵越而起,扑向一只小白兔;径自露出了血盆大口,吞噬而至。然而下一刻,小白兔随意的一张嘴,反过头来将大老虎给给吞掉了!

    就是如此的违和!

    违和的不止是桂任两人这边,还有梦有疆夫妇这边——

    梦有疆夫妇对上两位圣元境三品高手,双方战力大致相当,不相上下,此际兵凶战危,双方都想尽早拿下对手,是以高呼酣战,舍生忘死,尽都拿出来自己压箱底的绝活。

    本来以双方真实修为而论,梦有疆夫妇纵使精擅联手合招,配合默契,可是对方两人在修为层次上要胜过两夫妇不止一筹,是以两夫妇想要在短时间拿下对方根本就不现实,可是此际己方圣级修者人数明显少于对方,桂凌霄和任志喜那边以二打三,战况绝不乐观,唯有自己夫妇尽速了结对手,方能逆转战况。

    而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刻,梦有疆夫妇竭尽全力杀过去,希图一个侥幸的时候,却是手起刀落,当真就将对战的那两个圣级高手一分四半!

    战局了结顺遂得出人意料,尽显诡异!

    这……真是源自侥幸么?

    梦有疆夫妇乃是圣级修者,自然对对手状况了然于胸,对方两人对于夫妇二人的杀招来袭,赫然是没有任何反应的!

    对方有深厚修为在身,之前周旋尽显其不俗手段,怎么会在决胜一招当口,突然失去斗志,瞬时被杀!

    这是什么节奏。

    夫妻二人满脸满脑满心的疑惑不解,一直到对方的尸体都凉了,还没有回过神来。半晌后,定神转头一看,只见场中形势已是大变,直如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

    …………

    <本章八千字,补两章,还欠三十章。在未补完欠章之前,不求任何票。>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十一章 神座归位 返回《天域苍穹》目录 下一章:第九十三章 更尽一杯酒(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