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域苍穹最新章节列表 » 《天域苍穹》正文 第1597章 步步紧逼

《天域苍穹》正文 第1597章 步步紧逼

文/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本章字数:4734 天域苍穹txt下载
推荐阅读:武炼巅峰 暗夜将至 乱世仙妖 我的绝色女友 借种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邪医毒妃 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 女神的近身护卫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此际水落石出,七朵金莲,务须精诚团结,同气连枝。”月悠悠越来越觉自己莫名焦虑,竟是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做停留,随着一声老夫去也,身子一闪,已经化作长虹。

    就在长虹已现,月悠悠将要离去的这一瞬,月悠悠赫然发现,半空中那道紫色烟雾余韵,竟然又再重新凝聚,模糊的影相,又再一次徐徐浮现。

    月悠悠陡然一震,长虹光影骤散,整个人几乎没从空中掉下来。

    叶红尘的面貌,再度渐次清晰,月悠悠感应愈甚,似乎叶大哥就在这团烟雾之中,以一种似清非清、意向莫名的态度向着自己看了一眼。

    虽然隔着模糊的烟雾,但,这一眼却是那么的清晰。

    “叶大哥!”

    月悠悠心脏狂跳,失声惊呼道:“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这么多年,我们好想你!”

    然而天际一阵微风乍临,那紫色烟雾凝聚的人形瞬时散乱,再见紫色烟雾蒸腾,这一次却是以无声无息的方式升起,迅速消失在空气,再无半点痕迹留存。

    月悠悠呆呆的立足半空中,失魂落魄地过了好一会,突然一声长啸,身子一晃,就此消失不见!

    唯在半空中留存一声大喝:“叶大哥!垂天之叶的威名,绝不会坠落!”

    这一声大喝,显然灌注了月悠悠足堪惊天动地的精湛修为,整个纷乱城在这一声大喝之后,亦为之撼动,差点没有举城离地而起。

    所有人更是耳朵嗡嗡作响,头晕目眩。

    ……

    至此,事情定论。

    如今乃是七大老祖之一月悠悠亲自出手定论,关老爷子就算是再倔强,再心有不甘,也是无计可施,唯余长长叹息,似乎在那一瞬间苍老了几十年,整个人匍匐在地上,一时间竟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却是心丧若死!

    叶笑轻叹一声,紧步上前将关老爷子扶了起来,和声道:“缘起缘灭,皆由因果,叶笑感激老爷子这段时间以来的鼎力相助,不过……叶某确实非是垂天之叶后人,非是七莲家族预拥立之人,这是不争的事实,老爷子无须这般介怀,此后山高水长,大家总有再会之日。”

    关老爷子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却觉手中多了一只温润玉瓶,他知这是叶笑的临别致意,却不禁闭上眼睛,仰天叹息,两行浊泪,亦随之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他萧索的站着,一动不动。

    他虽不动,然则关家子弟一个个从他身边走过,走向对面。

    每一个人,都是沉默不语。

    此事有了七莲家族老祖出面,就算关老爷子身为现任家主,也无力回天,此事,再无转圜余地,定局终焉!

    良久良久过后,关老爷子低垂着头,似乎全身的精气神都在这一刻全面消失,蹒跚着脚步,一步一步走向对面,然则走到一半之际,突然一声嘶嚎,身子蓦然一闪,竟是就此消失在天际!

    叶笑看着关老爷子消失的身影,只感觉胸口沉甸甸的,似乎是有一大块铅坠,压在了胸口,压在了心头。

    这位老人,这一次,是真的伤心了,七情最是伤人心,希望那回天再造丹可以帮到老人家度过这遭心伤……

    叶云端亦眺望着关老爷子离去的方向,又再看着关家人一个个似乎不情不愿的过来,眼中迅速地掠过一丝冰冷。

    但那丝冰冷随即就消失了,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只是心中仍在思量。

    “垂天叶下,七朵金莲,难道金莲不是七朵,就不是金莲了?关家这等态度,于我何益,留之何益……哼。”

    ……

    四家人这一走,君主阁几乎就变成了一个空壳,就只剩下了以梦有疆为首的战堂。

    原本架构齐全的君主阁,管理人员远多于战力的状况,就此不存,就只剩下了一群武夫、

    这群人一个个的站在那里,眼睁睁地目睹这一幕发生,看着昨天还在与己相伴的许多人就此离去,看着人才济济的君主阁一下子空了,却是无计可使;很多人都眉头郁结,青筋暴跳,呼吸咻咻,满脸憋得通红。

    君主阁会否当真如那叶云端的预言一般,即时掏空,就此土崩瓦解?!

    一日之间,原本盘算满满,尽是己方优势的局面在真实贯彻实施的时候,接连波折,几番翻覆,眼看着大局终定,虽非是最理想最圆满最完美的状况,叶云端的心情仍是大好;望着对面的叶笑,只觉得眼前人只是一个跳梁小丑,面露蔼然微笑和声道:“叶兄,现实凝然眼前,岂非便如我所说的一般,这君主阁……呵呵……”

    叶笑冷冷道:“哪里就跟你说的一般了,关老等四莲家族归附于你非关人力,更非你个人魅力,乃因往昔因缘,君主阁仍旧是君主阁,不会因为他们的离开而土崩瓦解!”

    “我在,君主在,君主阁,就在!”

    叶云端目光扫向叶笑身后的一堆人手,眼中略过一丝不屑。

    全是神元境的中阶修者,虽然这批人人数不少,大抵还有差不多两千人的样子。

    但真实战力也就那样而已,能起什么作用?

    不外土鸡瓦狗而已。

    哼!

    仅余这么一点比虾米强不了太多的实力,居然还不肯服软认输,还想要开疆扩土吗!?

    不过……蚂蚱再小也是肉,若是有这些江湖散修连归,至少名声能够好很多!

    叶云端一派平易近人的淡然微笑:“叶兄,我刚才说了,事实凝然眼前,君主阁就只得这点人手,可谓已是名存实亡;勉强抓着这么多人支持下去,不但前途暗淡渺茫,甚至随时覆灭顷刻也未可知,毕竟这段时间以来,君主阁可是没少结下仇家,一旦有人寻隙,失去了四莲家族支持的君主阁,可有足够力量御敌么;所以……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另谋出路,本公子有感大伙都是江湖好汉,愿意为这些兄弟提供一条出路,无论大伙往昔有过什么仇家敌人,本公子都愿一肩担下。”

    叶云端这番话可谓是诛心之言,诚如他所言,君主阁这段时间下来,地盘扩张之速惊人已极,几乎可以与翻云覆雨楼前后辉映,覆灭帮派组织势力委实不在少数,而这些被覆灭的势力也确实有相当数量的漏网之鱼,若是这些人纠众寻衅的话,君主阁确实未必有足够的实力应付,毕竟君主阁能够如此迅速的扩大势力,很主要的因素是因为七莲家族派遣的能者明里暗里出力,失去这股助力,君主阁的战力锐灭八成以上!

    叶笑面色平静的回答道:“多谢叶公子好意;君主阁但凡还有我叶笑这个君主在,那就永远都不会消失。至于名存实亡云云……此点自有时间来证明。当然,叶公子这般盛意拳拳,叶某却也不阻拦其他人良禽择木而栖。”

    他沉吟了一下,转向对着己方剩余人众道:“君主阁所属兄弟之中,若是有人愿意跟随叶公子而去,叶某绝不阻拦!当为他们举杯壮行,不枉大家相识一场。唯一一点,若是有人愿意跟随叶公子前去的,请记得当初的那个承诺,此后不要与我君主阁为敌,以及在未来的某一时刻,为我做一件事,君子绝交不出恶声,这便足够了!”

    这非是叶笑矫情,刻意提出此点,毕竟当初生死堂最宽松的条件就是如此。

    叶笑可以大度放行,却不能做亏本生意!

    而叶云端既然早有打算,处心积虑的对付叶笑,自然知道这段掌故,倒也没有再借题发挥,颔首微笑:“合该如此,这本是应有之意。”

    至此,他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他固然没有太将君主阁剩余人手太当回事,这群人的实力也不入他眼中,但若是能够顺利接收这些个江湖散修,却可为他未来尽揽纷乱城乃至整个无疆海的江湖散修势力打下一个坚实基础,也可为藉此将其“礼贤下士,慷慨仁义”的名头传播出去!

    他原本还怕叶笑不岔自己普一到来就取走了君主阁的八成实力而从中作梗,眼下叶笑出言认可其招揽,那还有什么阻止,以叶家的威望能量,想要招揽眼前这些人,那还不是轻而易举、手到擒来?

    这根本就不需要再犹豫什么,是此是彼的选择显而易见,任谁也是不会做出错误的选择的!

    其实自从知道了叶笑的存在,叶云端就一直将叶笑当作一个挑梁小丑;虽然他对叶笑的崛起速度也很感觉不可思议,更讶异叶笑本身的丹道造诣,但却始终存有一种想法:若不是这七朵金莲在他身后大力扶持,就凭叶笑也能取得现在的成就?

    正是基于这样的心理,当真没有将叶笑放在心上。

    但,见面之后,却即时对叶笑产生了一种从心底泛出来的厌恶感觉!

    那是一种强烈至极的莫名敌意。

    不管叶笑是什么人,有什么成就,有什么本领,这都不是重点,因为只要这个人存在,叶云端就会感到很不舒服。

    是以,他纵使看不上现在君主阁的这些修为并不高的人手,纵然明知道这么做会彻底得罪叶笑,再没有收录这位少年丹道宗师的机会,仍是选择不遗余力的打击叶笑!

    哪怕就只是取走一部分人手,对于他来说,也是狠狠打击了叶笑,也能心怀大畅。

    叶云端从来不觉自己是个心胸狭隘的人,但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看到叶笑本人之后,这份强烈至极的莫名敌意如同是跗骨之蛆,就此常驻,再也不曾离去。

    亦因此,彻底推翻了原本想好的,不遗余力也要将有效招揽到身边,一世人哥俩好的初衷!

    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就是这么稀奇古怪,往往普一照面就定终身,若是看着对眼,便是一见如故,生死相托,若是看不对眼,无论原本初衷如何,尽如泡影!

    “各位好汉,在下叶家叶云端,与大家见礼了。”叶云端满面尽是从容和蔼的微笑,望着彼端的步相逢等人,以用一种诚挚万分的口气说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点江湖铁则相信大家都深有体会。”

    对面众人恍如集体禁声,静静的没有半点声响。

    叶云端又道:“所谓生死存亡,荣华富贵,需要怎么获取,那云端之上的地位,需要如何打拼?相信大家此际心里都该有数。”

    “君主阁现在的状况如何,大家都亲眼看到。纷乱城当前群豪并起,竞逐于此,可谓满目纷乱,正式强存弱亡之秋。我相信各位兄弟任谁也是不愿意白白送命,而想要确保自身性命安全的最佳方式莫过于有一个实力强横的势力为靠山,所以,未来怎么选择,不言而喻。到底是继续守着这个实力十不存一,全无希望可言的君主阁一直走到穷途末路,败亡之途,还是另谋一条崭新出路,寻求人生的辉煌,这一点,我相信大家心中自有考量。”

    “叶某不才,忝为垂天之叶嫡系传人,来到这里的初衷如何,相信大家也都清楚。我索性在此说一句大实话,我叶云端很乐意与兄弟们一起共事,共同缔造我们此生的无尽辉煌,却不知道大家伙愿不愿意相信我!”

    他顿了顿,似乎要留给别人消化的时间,才淡然微笑道:“愿意相信我,愿意跟随我叶云端离去的,现在可以上前一步。让我们,并肩缔造出属于我们的传说,往昔有莲叶相随,时至今朝仍自绵延,此刻也可有云端携手,共铸无限风光。”

    不得不说,叶云端的口才是极好的。

    这一番话,说得声情并茂,更引经据典,将垂天之叶与七莲家族的往事掌故拿出来说事。口气也是蔼然诚挚之极,似乎已然将君主阁众人尽数当做心腹一般的推心置腹。

    只可惜他在说话的时候,不断的看向叶笑的眼神,却是那样的得意洋洋,竟这份诚意抹杀得荡然无存。

    叶笑却恍如不见某人的做作,始终袖手在旁,不发一言,静观叶云端的低劣演出。

    先来个釜底抽薪,将四莲家族逼得离开,然后就要来夺我基业?抢我人手……

    叶笑心中,只是一片冷笑。

    叶!

    
(快捷键 ←)上一章:第1596章 血脉验证 返回《天域苍穹》目录 下一章:第1598章 大浪淘沙(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