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域苍穹最新章节列表 » 《天域苍穹》正文 第1616章 为何杀我?

《天域苍穹》正文 第1616章 为何杀我?

文/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本章字数:4909 天域苍穹txt下载
推荐阅读:最强败家子 地狱恶灵 网游之邪神逆天 一宠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爱上坏坏女上司 极品全能学生 山河血帝 踏歌远行 快穿炮灰女配 穿梭在无限废土
    对面的七位老爷子脸上尽都显现了一抹难堪。

    这件事发生得太过突兀,变生肘腋,后续事态亦是措手不及,全无应对章程,甚至是一直到此刻,他们都不知道事态到底是为什么会激化到当前这等地步。

    但是,无论如何,个中另有什么玄机变故,事态的起点源头总是叶家军挑起,兄弟会的偌多死者也全都是丧生在叶家军所属之人手下,还有兄弟会纷乱城的财物资源等等等等……

    这几位老爷子此际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口说话,毕竟无论从那个角度说,叶家军都是完全不占理的。

    七莲家族固然隐匿于纷乱城极少干涉时局。却仍为天外天各大顶级势力所知,其实亦是因为七莲家族从不在纷乱城之外的地界有动作,各方顶级势力才会对之视而不见,这漫长岁月以来,兄弟会在纷乱城虽然开设了许多生意买卖堂口,却始终不曾触犯过纷乱城监管所的一应禁忌,对七莲家族所属的麾下势力亦是秋毫无犯,可说是给足了七莲家族面子。

    如今叶家军强势崛起,逐一针对盘踞在纷乱城的各大势力,兄弟会屡次退让,自行压缩势力范围,让出许多地盘,释出的善意可不是一点半点,到了到了,叶云端认为兄弟会软弱可欺,将欺负人的动作进行到底,聚集全部兵力,全面狙杀兄弟会所属之人,更是以强横武力大肆屠杀低阶修者,最终形成了眼前的惨剧!

    这样的情势,任谁看不明白,诸位老爷子都是大有身份之人,实在不愿更是不能埋没良心,睁着眼睛说瞎话,是以一时无言以对。

    再过片刻,秦老爷子尴尬万状地凑过来,不笑强笑地道;“上官会主……远道而来,有失远迎,呵呵……”

    上官凌霄语气仍自淡漠:“吾普一到来,便见如此迎接景象,早已是受宠若惊,不堪重负。”

    他指了指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以我兄弟的尸体来迎接我的,这等隆重招呼……秦家主,你们七朵金莲的这等礼待,实实是我上官凌霄生平第一遭。”

    “当真是太隆重了。”上官凌霄唏嘘一声。

    叶云端此时蓦然踏前一步,沉声道:“下面可是兄弟会的三会主,上官凌霄?”

    秦老爷子等人一阵愕然。

    你叶云端在这时候插什么话?

    上官凌霄正在与七大家族会话,这是老一辈之间的交谈,就算是你叶云端乃是叶家军领袖,却也应该让人把话说完啊。

    上官凌霄闻言嘿嘿一笑,反问一声道:“彼端高高在上的那位青年才俊,想必就是垂天之叶嫡系传人,自幼就是稳坐云端之上的叶云端,叶公子吧?”

    叶云端早不复刚才的惨淡面容,面色蔼然,满脸尽是淡然笑意,那早已深入骨髓的大家风范,此际却也着实显现出几分风度:“久闻上官会主大名,如雷贯耳。今日既然上官会主亲自来到这里,那么,正好解决目前我们两家的争端,无谓再折损更多性命。”

    上官凌霄登时面露奇怪之色,讶然道:“我们两家的争端?敢问叶公子,我们两家有什么争端?本座怎地不知?”

    地下鲜血仍自如潮,如何不是争端?

    然而上官凌霄脸色自然已极,却仿佛不曾看到一般。

    叶云端脸上微微的涨红了一下,道:“我们两家……”

    上官凌霄径自截口道:“自从我们兄弟会进驻纷乱城,已历数万年之久,但我们从来没有在纷乱城发展,只是设立了一个类似于商会的分堂,叶公子可知道原因么?”

    叶云端闻言不禁一愣,下意识的回答道:“请会主赐教……”

    “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这座纷乱城乃是叶红尘叶大先生留于人间的遗迹,亦是为我辈散修最为津津乐道的传奇之地,往昔莲叶相随,垂天叶下,七朵金莲。对于这些同样散修出身的前辈,我们这些个散修向来尊敬。”

    “纵使七朵金莲在叶大先生依约退隐红尘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也没有出面宣称过什么,但,我们仍旧不敢冒犯这座往昔的无罪之城,这座属于散修的朝圣之地。”

    “就是基于这个理念,我们兄弟会甚至连最起码的武装力量,都没有进入过纷乱城。我们认可这里乃是垂天之叶的地盘,乃是七朵金莲驻守的地盘。”

    “多少万年来,我们始终恪守纷乱城的秩序,从来不越雷池一步,非是不能,只是不愿。”上官凌霄淡淡道:“相信这一点,七位家主都可以作证,本座所言非虚。”

    “如今垂天之叶后人再现尘寰,七莲世家亦随之浮出水面,莲叶相随的掌故仍旧如是,两者仍为一体,那么,本会主在此要问一句:我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争端?”

    上官凌霄的话,一字一句清晰响亮,在场每个人都是听得清清楚楚。

    其语气虽然始终淡漠,但,深蕴其中的那份锋锐,却已是呼之欲出。

    七位老爷子脸上齐齐涨红,却仍是无话可说,叶云端亦为之语塞。

    “自从纷乱城解除禁令以来,我们便知道垂天之叶复出在即,却始终不曾妄动,甚至是处处忍让,将我们原本的地盘都拱手让出,以我们兄弟会的实力,需要这么做么?我们之所以这么做,就是认为垂天之叶,七朵金莲与我们乃是同道,都是散修出身的江湖客!”

    “同根同源,理应扶持,尊敬,尊重。”

    “在纷乱城之中,我们不与任何势力发生冲突。纵使禁令解除,我们行事仍旧与之前有禁令的时候一般无二,便是基于这份认知!”

    “我们始终抱有这份认知,那么,兄弟会于叶家军之间,有什么争端?该有什么争端,能有什么争端?争端何来?!”

    上官凌霄的口气,逐渐呈现出杀伐激烈:“兄弟会,四海之内皆兄弟,在整个无疆海,只要有胆敢侵犯兄弟会的权益的,我们决不退缩一步!势必要战斗到底!哪怕是流尽最后一滴血!唯有在纷乱城,却是从来没有与任何人,任何实力发生过战斗!”

    “我们之间,有什么争端可言?”

    “自从叶公子出现,叶家军峥嵘初现,横扫各大势力,兄弟会出于对叶大先生的敬意,选择了步步退缩,将可以出让的一切,全部都让了出去,因为在我们的认知中,叶家也是江湖中人,同道中人,我们已经做到了这般地步,竟还与贵方有争端可言?”

    “叶家军组建以来,一共就只得数月光景,就算有垂天之叶叶大先生的号召力,有七朵金莲七莲家族的加持,便足以令到兄弟会畏惧吗?可笑!而我们在这段时间里收缩自身势力,岂非早已在在显示了有撤出纷乱城的迹象,垂天之叶七朵金莲十万年再临,纷乱城本是人家的地盘,我们让出此地,本是虽有利益损失,却不违初心,在基于这个前提之下,我不知道双方的所谓争端原点何来。”

    “如今,叶公子一口一个争端,一句一个解决争端,本座倒要反过来请教一句,敢问这争端何在?”

    “而这争端又要如何解决?”

    上官凌霄的目光犀利如剑,穿越时间空间,照射在叶云端脸上。

    “一天之间,兄弟会所属的基业,商铺被尽数接管,无数财物资源被叶家军收入囊中,无数兄弟的住所,被夷为平地;我们可曾出手反击,主动伤过叶家军一个人么?如此的羞辱欺压,我们仍旧选择忍让,那么,若说我们之间有争端的话,争端何来?”

    “我们都已经忍让到这般地步,一干兄弟仅仅只是在这里守卫兄弟会战旗,竟还要惨遭屠戮。”

    上官凌霄目光愈发的凌厉:“莫非,这无端地屠杀,满目的血腥,遍地的无辜兄弟鲜血,就是叶公子口中的所谓争端吗?”

    “这个……”叶云端一时间哑口无言。

    对方舌厉如刀,言辞锋利,叶云端被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

    说到底这件事本来就是他的理亏。

    本就理亏,此刻再对上普天之下最为能言善辩的人,又怎么能不理屈词穷?

    “本座敢问秦家主一句,这数万年以降,我们兄弟会与贵家族,可有任何争端吗?”上官凌霄看着秦老爷子,沉声问道。

    他冷静的眼中,已经逐渐冒出血色。

    秦老爷子沉声叹气,却知道这句话乃是必须回答的,闭上了眼睛,沉沉道:“没有。”

    上官凌霄点点头,目光再度转向关老爷子:“关铁面关老爷子,我们兄弟会这数万年来,可曾与贵家族有过争端?”

    关老爷子语气一派冷肃,却是断然道:“没有!”

    上官凌霄一个个看了过去,一个个问了过去。

    七位老爷子的表情各异,但答案却如一,没有!。

    因为的确没有发生过任何的争端。

    这个节骨眼,无论如何也是不能砌词狡辩,睁着眼睛说瞎话的,那样只能更丢脸,更让人不齿!

    最后,上官凌霄目光凝注在叶云端脸上:“七莲家主给出的答案相信再无人质疑,本座在此相询叶公子一句,刚才公子一口一个争端,想必心中自有缘由,我先予公子一个承诺,只要公子可以提出一宗实例,自叶公子出现在纷乱城之日为始,一直到今日之前,只要兄弟会分堂招惹过你,招惹过叶家军任何人事物的事件,都可算数!”

    “都可算是我们兄弟会理亏!”

    “如叶公子这般行走极端,口口声声言道争端,想必这类事件必然不少,还请公子明示一例,让我兄弟会那些丧生的兄弟能可瞑目,事出有因,死之该然!”

    “若有,我上官凌霄立即离去,终此一生,绝不跨入纷乱城一步!”

    “可有?!”

    上官凌霄一声厉喝。

    叶云端愈发的瞠目结舌,道:“这个……”

    上官凌霄又再追问道:“只需一例便可,难道公子连这点知情权都吝啬么?”

    叶云端有心狡辩一二,可是话到嘴边,感到周遭无数关注的目光聚焦自己,所有诡辩的言词竟是难以出口,就算勉强出口,也不过更惹人诟病,平添更多笑柄,呆立当场,久久不语!

    “叶公子怎地还是不肯言明么?还是说,连一宗事例也没有?”上官凌霄突然一声暴喝:“若是连一宗事例都没有,那有谈何争端?争端何在?”

    这一声暴喝,来得突兀至极,却是声势惊天,直震得天际空间也为之支离破碎,在场所有人,尽都生出一股心神震动的震撼。

    “没有。”叶云端神智被夺,心湖恍惚瞬间,本能地说出来这两个字。

    “没有!”上官凌霄仰天大笑,声音悲怆,悲痛,似乎含着至极的痛苦:“哈哈哈哈……当真没有!哈哈哈哈……叶公子,这两个字,你到底是如何说出口的?!”

    “看着你面前这数万冤魂!”上官凌霄睚眦欲裂:“你跟我说没有!?”

    “既然没有,那么这一场屠杀,却是为何而来?”

    上官凌霄的声音,一直到了此刻,才逐渐多出了咄咄逼人的凌厉味道,以及一种扑面而来的沛然压力。

    “既然叶公子兴起此役并无理据缘由,本座便代表数万已经死去的兄弟,再多问叶公子一句话,求个心安,走得明白。”

    上官凌霄踏前一步,目光前所未有的深沉幽冷,如同从地狱之中投射而出的目光,低沉的问道:“为何杀我?”

    “为什么杀我?”

    “既然彼此无怨无仇,为什么杀我?”

    “既然彼此并无争端,为什么杀我?”

    “我们从未得罪过你们任何一个人,你为何杀我?”

    “为什么杀我?”

    上官凌霄的声音,充满了悲痛的意味。

    一声一声的质问,宛如来自地狱之中的血泪控诉。前一声还在空中回荡,后一声已经接踵而至,排空激荡。

    一连串的控诉,竟慢慢形成了一股绵绵不绝的声浪,汹涌澎湃,极尽浩荡之能事。

    便如同那数万冤魂,元灵不泯,齐齐聚合于此地,怒视那叶云端,同时厉声喝问:“为何杀我?!”

    面对如斯强横的气浪越空而至,扑面而来,叶云端猛地后退两步,脸色煞白,再无半点风度气质可言。

    其实也不止是叶云端本人,连带整个叶家军,也尽都因为面前的无匹威势,一个个脸无人色,数万大军,在对面只得一个人的厉声喝问之下,气势尽为之夺!

    
(快捷键 ←)上一章:第1615章 上官凌霄 返回《天域苍穹》目录 下一章:第1617章 江湖规矩(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