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域苍穹最新章节列表 » 《天域苍穹》正文 第1748章 承诺、店主、囚笼!

《天域苍穹》正文 第1748章 承诺、店主、囚笼!

文/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本章字数:4984 天域苍穹txt下载
推荐阅读:女神的近身护卫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 吴限宇宙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邪医毒妃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异能小农民 借种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众人第一个感觉是自己的耳朵出问题,怎会听到这么荒谬的说法,但若是自己的耳朵没出问题的话,那么……那岂不是说这红尘天外天又将出一位绝世强者!

    毕竟,当年连五方天帝也没能将花王纳入麾下!

    就在此时,一声怪笑突兀传来。

    “花王,我不管你家主上是谁,打了我的人,就一定要给个说法。我也不要别的说法……就要这小娘子好了。嘿嘿……就算是你花王在,人老子也要定了!”

    这个声音除了阴气森森之外,更夹杂带着一股莫名的淫邪味道。

    随着声音,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人蓦然出现在大厅中。

    来人身躯罩在一领黑色披风之下,面貌阴鸷,尤其那一双眼睛,恍如能够勾魂摄魄议案,充满了一种邪性的味道,此际看着玄冰的眼神,更是恨不得要将她一口口吞下肚去一般的迫切。

    “色鬼!”

    花王的脸色陡然一变。

    那瘦削中年人背负双手,施施然走了进来,淡淡道:“想不到在这里竟然遇到了故人。不过就算是故人,在我面前却也没有什么面子可讲。”

    “小娘子,你是自己过来,还是要我抓你过来?”来人说话的口气,充满了颐指气使,一切都已经在掌握之中的气势。

    花王踏前一步,淡淡道:“色鬼,不意许多年不见你还是这副德性;正如我知道你的脾性,你也知道我的为人,今天你若是想要如愿,说不得便只好见个生死分明了。”

    那个被花王称为‘色鬼’的中年人冷笑一声:“花王,当年的你我确实并驾齐驱,不分高下,或者还是你略胜半分,但时至今日……经历漫长岁月此消彼长,你如今的实力早已远远落后于我!刚才没有直接出手,就是照顾你这个故人的面子,既然你出言邀战,那就战吧,今日本尊可以先应付你,再应付小娘子,也无妨碍。”

    花王瞳孔陡然收缩,冷冷的道:“能够在当年同列十二王之人手下归去,也不枉我花王一生花香遍地!”

    这个被花王称之为色鬼的中年人,赫然便是与花王并列十二王之中的鬼王!

    这鬼王最好猎艳,好色如命,所以当年并列之人习惯称之为色鬼。然而其人修为确实高超,兼且行踪诡秘,难得有几人能够奈何得了他,

    他色眯眯的眼神仍自锁定着玄冰,越看越是心痒难熬,道:“那小娘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哦,你若乖乖就范,本尊或可开恩放过你那小情人,连花王的老命本尊也可网开一面。”

    玄冰粉面含煞,冷冷道:“你大可亲身一试?且看吃罚酒的是谁!”

    叶笑似笑非笑的抬头,盯着这个家伙。

    能够让花王如此忌惮的人物,自然是当年老一辈的顶峰强者。

    其实从刚才的对话中早已彰显了此人身份,一句色鬼,一句同列十二王之人,早已在在说明来人是谁!

    但,不管他是谁也无所谓,若是这家伙真那么不识趣的话,那么,叶笑就会在第一时间掀开一张超级底牌!第一时间将这个家伙打成渣!

    四十八条银鳞金冠蛇齐齐现身,合力缠绕之,怎么也能争取到一瞬间的停滞,一瞬间的停滞又如何?足够二货挥出一爪子了,管你什么王,一爪子弄死,魂魄都不带给你留的,直接神魂尽噬,万劫不复!

    花王往后一退,低声道:“君主大人,等会动起手来,我出手缠住他,其他的人拦不住你们,你们趁乱先走一步,这段梁子留待他日解决,不可意气用事!”

    叶笑眼神一凝,深深地看了花王一眼,道:“花王,你确定要如此?”

    叶笑之前虽然说服了花王跟自己一起走,并且对方亲口承诺成为自己的属下,但,面对这一位当年的王者,叶笑岂能完全放心?

    毕竟对方的实力比自己高的太多。

    还有当前的状况,叶笑给花王的承诺大抵就给其带来生机,带来希望,今日却是乍逢顶峰强者,一旦落败就是魂走九泉,哪里还有什么生机希望可言,所以若花王此际弃叶笑而去,叶笑就算情感不满,理智方面却还是能够接受的。

    但,此刻生死危机昭然,花王居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委实是让叶笑也感到意外。

    花王苦涩的一笑:“虽然我直到此刻仍旧非是心甘情愿成为你的手下;虽然我自己也认为,们之间想要走到这生死相托的这一步,尚需要太长时间的磨合……但……真正事到临头,我发现,想要违背自己的承诺,真的好难。”

    “我答应了,做你的属下,就要尽到属下的本份。”

    “人生于天地之间,立于红尘之中;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是最起码的底线。”

    “这样的底线,我触犯不来!”

    花王微笑了一下:“你们等下乘隙走吧。那家伙所言不虚,当年他与我之实力大致在伯仲之间,甚至还是我稍胜一筹;但时至四万多年没有寸进,反而倒退了几个大步的今日……我委实不是他的对手了。纵使全力以赴,拼命一搏,能够拦住他半个时辰便已经是极限。”

    “我一定能帮你们争取到半个时辰的时间,你们一定要……冲过雾瘴山,才能确保安全。”

    花王闭了闭眼睛,缓缓转身,眼神转为凛然,头也不回的说道:“相信以君主大人的智慧,不会让我毫无价值的白白死去。”

    叶笑心头陡然一震。

    看着花王毅然决然的侧脸,叶笑轻声道:“花王……若是你能够一直跟随我到最后,君主阁五王之位,定然有你一席!”

    这是叶笑第一次,对自己的手下人作出承诺。

    一个还不能算是完全的自己人做出承诺!

    五王的位置,连当年地位还在花王等人之上的赤火亲口要求,叶笑都没有松口。

    但,此事此刻,却对花王提前许下了承诺。

    因为叶笑认为,花王值得!

    这是一个如白龙一样重视承诺的人。

    一诺千钧!

    至死不悔!

    但现在花王并不知道,更加不了解叶笑给出了一个什么样的承诺。

    他现在只知道,此刻对上鬼王,自己已经是死关难逃,谈何未来。

    但此一战,却又不得不战,不能不战,断断不容退缩。

    这不得不为的一战,一是为了花王这两个字,二是为了自己的承诺,三是自己毕生的坚持,四是自己做人的底线!

    “我就知道你这个傻子不肯弃战逃跑,意气坚持,至今未改,至死不移。”鬼王充满了快意的大笑,一步上前。

    花王的右手已然蓄势待发,即将豁命一搏。

    另一方面,叶笑的神念也已经发出倒数号令!

    命令一旦启动,整个江湖酒馆都会被银鳞金冠蛇充满,全数合围,牵制鬼王动作,博取一线战机;二货会在契机出现的那一刻出手,最不济也能让这位鬼王双目失明!

    鬼王,在叶笑的眼中已经是必死无疑的将死之人。

    然而就在三方跃跃欲试,生死瞬间将临的之刻

    另一个阴测测的声音蓦然响起:“鬼王?好大的名头,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我的酒馆之中动手犯禁,端的好胆气,好胆气!”

    随着说话声音,人影乍现,一个青衣人影,恍如虚空幻化一般地出现在酒馆中。

    而且出现的位置,赫然就在花王与鬼王之间。

    在场修为最高的两人正值剑拔弩张,全神戒备之际,却愣是没有发现,这个人是从哪里来的。

    鬼王脸色微微一变,旋即恢复原样,桀桀笑道:“原来是掌柜的亲身露面,不过……本尊此际只是在此料理一件小事,想来不至于会打扰此间太甚,掌柜的乃是生意人,岂不明白和气生财的重要性,千万莫要强出头。”

    那青衣人缓缓摇头:“无所谓是不是强出头,江湖的酒,兄弟的酒;就算是杀父仇人,在我店中,也不得动手!此其一也;其二,多少年来,从来没有任何人敢在江湖的酒动手,区区一个鬼王,还不能在我这里破例,其三,我正好就在这里,更加不允许任何人在这里动手!”

    鬼王目中幽火闪动,阴笑道:“若是本尊非要在这里动手,掌柜的又待如何呢?代人强出头是需要有些分量的!”

    青衣人仰天叹息,道:“老夫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开过杀戒,劝你莫要逼我!那样我不好你更不好!”

    鬼王登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大声道:“本尊在红尘天外天横行无忌,倒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硬气的酒馆掌柜的,这会倒是真的想要领教高明!”

    青衣人神态萧索,淡淡道:“居然如此,那你便死吧。”

    声音仍旧一如之前的平和,但,话才落,人便已出手。

    他的右手缓缓抬起,一只枯瘦手掌,连半点风声也没有带起来。

    就那么缓缓推向鬼王,全无任何威势、杀气、霸道、凛然可言!

    鬼王见状狞笑一声,双手一动,却已从腰间抽出了判官笔。

    鬼王乃是久历江湖之辈,凡事未思胜先虑败,那青衣掌柜的既然敢出头干涉,想来有所依仗,就算哪一掌看来毫无杀伤力可言,鬼王仍旧不敢怠慢,反而亮出了判官笔,准备以最强状态迎战,这是鬼王无数岁月以来养成的谨慎习惯,越谨慎越小心,往往能活得更长久!

    然而就在他接触到自己趁手兵器的那一刻,脸上突然现出惊骇之极的神色。

    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全身上下竟然一动也不能动了。

    对面的青衣老者举起来的那只右手,看似平平无奇,实则却好像是将整个天地,全都拿在手中,鬼王纵使修为超绝,身仍在天地之间,便为其所掌控,就是一动也不能动。

    双手保持着拿着判官笔举起来即将进攻的姿势,实则却是连挪动一丝,也是万万不能!

    这个比喻似乎很荒谬,很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如此,反正鬼王就是不能动了!

    “这怎么可能!”鬼王的眼中首度闪出来至极的惊骇,还有惧怕,还有求饶的神色,似乎有心想要说什么,但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连他的嘴唇,他的舌头,此际竟都已然不能动。

    后面。

    玄冰与叶笑同时脸色大变。

    两人看到这一幕,近乎本能下意识的相互对视了一眼,尽都能看到对方眼睛之中的意思。

    青衣老人所用的这一手,分明就是……囚笼!

    青云天域武者三大巅峰秘技之一的囚笼。

    如果仍是在青云天域,无论是叶笑还是玄冰,都能将这一手施展到同级高手身上,效果与青衣老者施展之时,威力差相仿佛,控敌于一念之间,虽然那是最佳效果,基本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因为跟叶笑玄冰同级的修者,就没有不会用这手囚笼的!

    但……但那是在青云天域!

    自叶笑飞升至红尘天外天以来,限于自身修为层次,修为不到之时,不敢贸然对上比自己大境界更高的高手,却又不屑于同境界的高手对阵,因为同一大境界的修者,其修为高低破绽所在全都一眼尽窥,实在胜之不武,叶笑对于自己这样的“眼力”一直都有一个疑惑,却百思不得其解,最终将之归于紫气东来神功的神妙。

    但现在想来,那根本就不关紫气东来神功的事,根本就是三大巅峰秘技之一的首一重秘奥“入微”,这入微之境,根据修者天赋、功体、运数,表现形式各有不同——

    如厉无量,霸道入微,意在必中,洞悉对手动作,一旦出刀,无有不中!

    又如寒冰雪,身法入微,同样是洞悉对手动作,却是以闪避一切攻招为要,以此为基,对敌先就不败!

    再如玄冰、君应怜、雪丹如三女,此三女的功体都是冰寒属性,然而于入微的表现形式又有不同,先是雪丹如,她的原本功体是冰霄玄功,后与厉无量合藉双修之后,属性变异,不再以极寒之道为胜!

    君应怜,将自身功法特性融入入微之境,令冰寒属性升华至极致,绝对零度,干扰冻结对手攻势,

    玄冰,其修行的凌霄冰玉神功功法特性殊异,由至阴之道入手,威能殊异!

    而叶笑的入微之境,因为有紫气东来神功与阴阳眼为辅,能查丝毫之末,洞悉观察之人的强弱、破绽、缺憾所在,堪称最强的入微之境!

    入微之后,便是囚笼!

    没想到,在这红尘天外天,叶笑又再一次看到了囚笼!而且这个囚笼的威力,远远的超出了他的想象之外!

    在鬼王惊骇的目光之中,那只手缓慢的落下。
(快捷键 ←)上一章:第1747章 重逢、冲突 返回《天域苍穹》目录 下一章:第1749章 生死堂主的面子(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