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域苍穹最新章节列表 » 《天域苍穹》正文 第1861章 赤火绿水,无邪讨丹

《天域苍穹》正文 第1861章 赤火绿水,无邪讨丹

文/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本章字数:6716 天域苍穹txt下载
推荐阅读:女神的近身护卫 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吴限宇宙 邪医毒妃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借种 异能小农民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凌无邪旁边同来的那九个人一个个的面容持续扭曲,心下更兼一个劲儿的叹气,早已不知道说点啥才好了,一个个趔趄着勉力的扭动身子,看着叶笑等人,每个人脸上,都会一副被五雷轰顶之后的表情。

    但,下一刻。

    叶笑身边的赤火突然失声咦了一声。

    在那九人之中的为首者,亦是猛地瞪大了眼睛,将目光聚焦于赤火。

    两个人对视的目光中,在一瞬间都冒出了簇簇火花。

    “是你?果然是你!”赤火重重的哼了一声。

    对面那人也是重重一哼,负手道:“原来是赤火神君,端的是久见了!真没想到老朋友还有久别重逢的一日!”

    赤火翻着白眼,淡淡道:“绿水神君,这么多年没有看到你在江湖上游逛,却原来是投靠了邪盟,做起人家管家来了?这倒真的是出乎我预料之外;当年傲骨铮铮、专门斜眼看天下人的绿水神君竟然也有入他人门下的一日……哈哈……”

    那人,绿水神君嘿嘿一笑,道:“当年煊赫天下目无余子的赤火神君,现在不也一样?先是被人追成了一条丧家之犬,然后又被一个后生小辈救命,现在还要托庇于其翼护之下,苟延残喘;举凡种种,我绿水却又哪里比得上赤火神君的许多传奇!”

    赤火勃然大怒:“不过一忘恩负义之徒,见利忘义之辈,却又有何资格对我说话?”

    绿水神君闻言脸色骤变:“放屁!当年若不是你恬不知耻的背信弃义,我们几个何至于沦落如斯?七兄弟分道扬镳,老死不相往来,难道不是你赤火神君干下的好事?”

    赤火气喘咻咻,整张脸都紫了起来,跳脚怒吼:“你他么的说得什么混帐话?绿水,当年的陈年旧账你好意思提起倒也罢了,怎地还要如此的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你你你……你这般抹杀良心说话……你还有良心吗?”

    绿水斜着眼睛看着赤火,淡淡道:“我的良心自然是在的,就是不知道……某些人的良心,是被狗叼走了,还是被狼吃了呢……某些人开口闭口说别人抹杀良心云云,问别人良心还在与否,大抵是自己的良心没了,没得抹杀了,不禁羡慕起那些有良心的人了?!天道有凭,报应不爽,却是天理昭彰,何曾饶过谁!嘿嘿,嘿嘿。”

    赤火彻底黑了面皮,大踏步而出,须髯戟张:“你丫的把话说清楚!当年到底是谁丧了良心,良心被狗吃了!”

    其他的连带叶笑在内的十几个人看着这两人一见面居然就明目张胆毫无顾忌的掐了起来,都是大眼瞪小眼。

    这俩人咋回事?

    貌似都是不灭境的巅峰强者啊,怎么还待骂大街的呢,这也太劲爆了吧?!

    以凌无邪为首的一行人前来拜访叶笑,双方的主脑人物才刚见了面,连正式交流都没开始呢,充其量也就是凌无邪亮了个傻鸟似的像,叶笑瞪了一下匪疑所思的眼睛,然后就只看这俩位高人当世巅峰强者打嘴炮,吵将起来。

    凌无邪皱皱眉,道:“绿水,什么情况?您老今天这是怎么了?”

    这绿水神君亦是七色神君之一,但人家这七色神君之一跟赤火这老货的实力水准却是差天共地,几乎就是七莲老祖的水准,是以凌无邪虽然地位更高,更有太子身份,对其也颇为礼遇,不敢怠慢,

    叶笑那边也拉了拉赤火:“怎么了,怎么了?这是什么情况?这位……就是当年七色神君之中的绿水神君吧?大家就算不是自己人,也总算是相识一场,怎么一见面就这么的剑拔弩张,至于不至于啊!”

    赤火哼了哼,大声叱骂道:“就是那个卑鄙无耻,忘恩负义,见利忘义,出尔反尔,反复无常的下作小人!”

    那边的绿水神君对着凌无邪,也是满脸通红,气哼哼痛骂道:“那个老不休的就是赤火,当年那个一脸道貌岸然,一肚子男盗女娼,专门坑害兄弟,见利忘义的衣冠禽兽,不斯文的败类!”

    叶笑、凌无邪一起:“……”

    叶笑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痛:“大家还是进来说话,两位当世巅峰强者在这里打嘴仗是给我面子,但也太给我面子了,到里边去续写你们俩的传奇吧!”

    这个真不是叶笑危言耸听,两大不灭境巅峰强者,还曾经同属七色神君中人,就这么活色生香毫无遮掩的彼此对骂,绝对可以造就一篇传奇——《神君与神君之间不得不说的对骂?!》

    “君主大人且住,这等卑鄙无耻下流下作的小人哪里有什么资格进入我们生死堂!”赤火余怒未息,瞪着眼睛:“就算是他快死了,抬进生死堂,我也给他灌毒药让他早点落地狱!”

    绿水神君冷冷道:“就算请我进去,我都懒得进去!有你赤火在的地方,只怕连里面的空气,都被你污染得满是污秽!我进去还怕中毒呢!真不知道鼎鼎大名的传奇人物叶君主,怎么就瞎了眼救下你,纵然不世神医仁心仁术,但救下你已经是极限,怎么还会收留你这样的垃圾!”

    “你他么的找死你!”赤火摩拳擦掌的就冲上来。

    “老子等着你,来啊!”绿水张牙舞爪的对冲。

    其他几个人急忙齐齐上手,将这俩人拉开,凌无邪一行人可是为了拜访而来,要是在君主阁的大门口演变成大打出手,那可就闹成天大的笑话。

    凌无邪一头黑线:“罢了,我们那就不进去了;就在外面聊天;叶笑,其实我此行也没多大事,就是听说你现在挺牛的,尤其近来更是还打败了归真阁,有了这等大快人心的引子,要是不一起喝顿酒,实在是大大的失机,是不?!”

    叶笑皱着眉头,一脸悲催:“你来找我喝酒这不算什么,你说的理由我也认同……但是,你也用不着穿成这样子吧……你这扮相简直,简直了……”

    “美吧?”凌无邪嘿嘿一笑,很是自鸣得意的抖了抖自己那一身花花绿绿的装束,跟着又转了个圈,尽显瑰丽身段。

    “美个屁,你敢不敢不糟蹋美这个词!”叶笑毫不客气:“我咋一看你,还以为是一头人形野鸡下山入红尘了呢。”

    凌无邪鄙夷的说道:“你就是个乡巴佬,你懂个屁!”

    叶笑跟凌无邪两大魁首打屁磨牙的当口,君主阁那边却是另有动作,战堂总堂主梦有疆信手一挥,路两侧已然被压得坚实的积雪应手飞起,不过瞬息之间就构建成了一间大厅!

    冰雪为顶,冰雪为墙,里面却是温暖如春。

    好似白玉制作的桌子椅子,分两边摆列得整整齐齐。

    “这排场却是悦目!”凌无邪哈哈一笑:“果然是今非昔比啊。”

    跟着,清幽茶香袅袅升起。

    叶笑哈哈一笑:“凌兄请入座,聊天叙旧岂能无茶润喉。”

    两人彼此相视一笑,似乎全然没有注意到在另一边人如两只斗鸡一般虎视眈眈的赤火与绿水,径自把臂进入这冰雪大厅之中。

    “哼!”赤火哼了一声,走进去。

    “哼!”绿水也哼一声,走进去。

    两边分宾主落定。

    “既然凌公子不肯进去君主阁驻地小坐,那咱们就在外面喝一顿,也无甚分别。”叶笑淡淡笑了笑:“此际身在冰天雪地,却也另有一番雅趣。”

    凌无邪道;“此言不错。”

    众人喝了几杯茶,神聊鬼扯了几句没营养的客套话,叶笑莫测高深地笑了笑,一脸神秘地道:“相信凌大公子今日盛装来到,定然是有什么事情吧?”

    凌无邪哈哈大笑,倒也不避讳,直叙来意道:“不错,我此行乃是奉了家父之命,前来找七朵金莲的老祖,下一份邀请书,相会故人反倒顺便之事。”

    叶笑嘿嘿一笑:“嗯,晕原来是找七朵金莲老祖……看来我这个笑君主纵使闹出一点点动静,仍旧不入真正大人物的眼内!哎,我还以为我在这天外天真有一位挂念我的好兄弟好朋友好知交,原来竟然只是顺路吧?那么说找我喝一顿酒云云,也不过就是说说而已的吧?”

    凌无邪嘿嘿一笑:“叶兄说得哪里话来。就算没有家父的的这个由头,我也有意找你喝酒聊天谈天说地,光是你勇挫归真阁,一举灭掉其十数万大军之事,便该好好的浮一大白!”

    叶笑也是呵呵一笑:“就仅此而已,没有别的了?要是真没别的,我这就吩咐上酒了,但是喝酒只是喝酒,聊天叙旧就只聊天叙旧,再没其他的了!”

    凌无邪难得老脸一红,嘿然道:“喝酒聊天肯定是主因,不过此外还的确是有点事情,大家自己人,至交好友,什么不好说!”

    叶笑道:“凌兄快人快语,有事情请直说便是。”

    虽然两人就只得寒阳大陆缘悭一面,但彼此感觉还真不错,但叶笑却更加知道,凌无邪绝对不可能和自己成为真心朋友。

    凌无邪为人虽然不羁,说话还有些不着调,骨子里却亦是傲骨铮铮之辈,他既然选择了白沉为至友,就一定不会与白沉注定对立的叶笑相交,换言之,有白公子横在两个人中间,两人是绝对没可能放下自身立场倾心相交。

    那是一道无法逾越的关卡!

    这个事实,在叶笑心中;也在凌无邪心中,彼此都心知肚明!

    所以两人喝酒聊天打屁乃至神聊鬼扯都无妨,但说到真诚毫无芥蒂的知心相交,却是绝无可能!

    “嗯,其实是这样子了;”凌无邪貌似还有些无法启齿,踌躇了一下,这才喃喃道:“就是我家里的那几个……嘿嘿,听说了你那次给了婉儿和秀儿那个啥……驻颜丹之后……一个个眼红得不得了,女人嘛,又有几个能够抗拒得了那个样子的诱惑……”

    叶笑端起茶杯:“哦?”

    凌无邪看他这样子,往昔旧事登时又再度萦绕心头,一阵牙疼更见一阵肉疼,凑过来说道:“叶兄,说起来这事是你办得不地道啊,当日咱兄弟初会,便即一见如故,我当时可是就把我最重要的东西给了你啊,可你咋就不说把那个啥给我几颗呢……你是不知道啊,自从被她们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始末之后,我这几年可是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呀。”

    叶笑哈哈一笑,却是嗔道:“那个谁,你可不要胡说啊……你啥时候把你最重要的东西我了!?”

    凌无邪眼睛一翻,一脸悲愤的道:“当年叫人家凌兄弟,这才几天不见,就叫人家那个谁啊,你可还记得当日你我定交情的金魂塔吗?那可是人家的本命法宝啊,什么都给了你,现在翻脸不认人了是吧?!”

    在座众人惊闻如此劲爆的爆料齐齐骇然,个中又以黑煞之君尤其震精,因为他可当日就是因为金魂塔才笃信了叶笑一个仙五渣乃是有身份有来历有背景有后台的世家公子,虽然如今早就知道叶笑当时所为尽数虚妄,但金魂塔的来历却是不假,便对金魂塔以及金魂塔原主更叶笑之间的关系,始终存有一份疑惑,而此际惊闻某人提起了当年云云,直觉好像知道了很不一般的什么什么跟什么也似!

    叶笑却是被某邪主的厚脸皮给震精了,再看周遭众人的眼神,竟是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什么跟什么似的,当下全身心从里到外的不自在,连忙分辨道:“姓凌的,你他么的说什么呢,当日之事是你情我愿,你给我金魂塔是因为我付出了偌多的精力……”

    嗯!!!

    全场隐隐惊叹哗然骤起,显然在场众人齐齐向另类路线一路绝尘,再难回头!

    叶笑登时察觉自己所言话语中的歧义,虽然自己所说原意没毛病,但落在有心人的耳中,这话就完全是另外一层的含义了,草,这他么的什么什么跟什么啊!

    叶笑一张俊脸登时蓝了,气急败坏道:“凌无邪,你他么的自己说,当日老子帮白沉那混蛋炼制夺天神丹,是不是冒了偌大风险,你给予老子金魂塔的初衷是不是让老子回避丹劫,那金魂塔是不是你丫主动给老子的,你、白沉还有婉秀那俩丫头从老子这拿走那么多的丹云神丹,一共才给了老子多点的报酬,现在你丫的居然还好意思红口白牙说老子翻脸不认人!?”

    凌无邪讪讪道:“我也没说别的啊,咱俩当日初会的那会,确实是一见如故啊,我一见你就觉得顺眼,我说什么了……”

    叶笑闻言也不禁有点傻眼,是啊,凌无邪貌似也没说啥啊,自己至于这么激动吗?

    凌无邪又道:“叶兄,当年你确实给了不少灵丹,可几乎所有的灵丹都落白沉那吝啬鬼手里了,根本就没分给我几颗好么,连婉秀那俩丫头手头的灵丹都比我多,当年炼制丹药之时,最主要的灵材都是我拿的,还有帮你化劫的金魂塔,到了到了,我才分润了多点灵丹啊……”

    叶笑的脸色仍旧不好看:“你跟我诉个屁的苦,感到抱屈找白沉去,你俩一世人好兄弟,被他占了便宜,打算到我这里找补,你琢磨什么呢?!”

    说这话,正好玄冰走进来,叶笑顺手将玄冰揽入怀里,呵呵一笑道:“你看,像我身边的人,就从来不找我要那东西,你真该好好的整顿一下后院了,真正的没点规矩……”

    凌无邪又是一阵牙酸,怒道:“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这边多的都能当糖吃了,还要个什么劲儿、我那边要是能像你这边不拿丹云神丹当回事,我何至于来求你呀……问题不是我没有么?”

    叶笑嘿嘿一笑:“好了好了,你还是说你需要多少吧?”

    凌无邪目光一亮:“呃,一百颗丹云驻颜丹就差不多了,要是再多点更好?”

    “滚!”叶笑大怒骂道:“你当老子的灵丹是大白菜呢?!还再多点更好,没有!”

    凌无邪伏低做小的哀求道:“真的需要一百颗啊,您辛苦辛苦……”

    “你丫的要是再这么狮子大张口,信不信老子一颗也不给你!”叶笑拂袖而起。

    “别别……”凌无邪拉住叶笑的衣袖:“八十颗,八十颗……”

    “你丫听不懂人话是么?!”叶笑起身做势要走。

    “六十个,这总行了吧……”

    “滚!”

    “五十!真的不能再少了啊……”

    “没有!”

    “四十五,大哥,你是我亲大哥还不行吗?……”

    “看来你是真听不懂人话,一颗也没有了,赶紧滚蛋正经,太阳有多远,你丫的就给我滚多远!”

    “最少四十颗,亲兄弟,么么哒!”

    “呕……他么的一颗都没有,你赶紧去死啊!”

    两人之间这样的讨价还价,却是让两方面的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一个是君主阁之主,一个是邪盟之主!

    两个家伙都可说在整个无疆海举足轻重的大人物,怎么能这样子?

    怎么可以呢?!

    这眼前所见的一幕幕,又是拉袖子又是抱大腿,实在是太辣眼睛了!!

    这这这……这还是两个领袖人物吗?

    简直就像是一个两个抱着大人的腿连哭带叫想要买棒棒糖的小孩子嘛!

    一直到最后,凌无邪一脸被摔了八遍的茄子样表情:“罢了罢了,我只要二十颗好了!再少了,我回去可就死定了!”

    叶笑怒道:“二十颗,你有这么多老婆吗?整这么多的老婆,你都不怕精……那啥尽人亡!”

    凌无邪哭咧咧的叫道:“我自然是没有那么多女人的……但现在的问题可不光是我老婆才要驻颜丹……我父王也是有老婆的……这些个女人,连带我老婆在内,当真是哪一个我也惹不起啊……大爷!叶大爷!你要不给我,我我我我哦……我这辈子就住在你这里不走了……今天我就到你床上去休息,你不让我好过,你也别想好过,啊啊啊……反正我回去也是一个死啊,就拉你当垫背的了……”

    叶笑摸着下巴,看着凌无邪一副悲催的脸色,眼珠子一阵转动。

    这……这岂不又是一个送上门来被敲竹杠的机会啊。

    看这家伙这副德行,分明就是一头待宰的肥羊啊……

    像白公子婉儿秀儿那样的超级肥羊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此际正值君主阁遭受重创,积蓄资源弥补的时候,彼为鱼肉,我为刀俎,要是不狠狠的来上几刀,貌似说不过去吧!

    正所谓天赐不取,反受其咎!

    叶笑拉长了声音:“哎,我这个人就是心善,侠骨柔肠,剑胆琴心,侠义为怀,侠之大者,看不得人凄惨落魄,本以为你凌大少爷怎么也跟凄惨落魄扯不上关系,但看你现在这德行……事情倒也不是不可商量的……”

    “啊?”凌无邪目光登时一亮,虽然被红果果的讥讽,却也顾不上了。

    “既然你落魄如斯,我就跟你说实话了,你想要求丹的话,莫说二十颗……一百颗也有!”叶笑摇头尾巴晃。

    “啊!?你你……”凌无邪兀自一脸悲剧:“你刚才还说没有……”

    叶笑老神在在:“你要是打算狗掀门帘,全靠一张嘴的话,当真是一颗也没有的。”

    叶笑狠狠敲竹杠的意图和嘴脸,暴露无遗!

    …………

    <大章嘻嘻I……>
(快捷键 ←)上一章:第1860章 生死气运,无邪来访。 返回《天域苍穹》目录 下一章:第1862章 驻颜丹、神君恩怨、归真怒(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