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域苍穹最新章节列表 » 《天域苍穹》正文 第1863章 荣华富贵用命取,高官厚禄搏杀来!

《天域苍穹》正文 第1863章 荣华富贵用命取,高官厚禄搏杀来!

文/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本章字数:11786 天域苍穹txt下载
推荐阅读:雄霸神荒 桃运双修 闪婚少校娇妻 青春的死胡同 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 神医嫡女 完美世界 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儒道至圣 霸道老公,抱一抱
    梦无真此际的怒气,便如是惊涛骇浪,席卷而出。

    “传令暗堂!准备出动!举归真阁全部战力,竭尽全力,不计代价覆灭君主阁!尤其要将那君主阁主叶笑本人抽筋扒皮凌迟碎剐挫骨扬灰!”

    正如叶笑的猜测一样。

    这些超级势力,所有暴露在明面上的实力,就只是一层障眼法,充其量也就是真正实力之中的一小部分而已;每一个超级势力的内里,都必然隐藏有那种不会轻易动用的底牌力量!

    而所谓的“暗堂”,正是归真阁的底牌,同时亦是梦无真手中的真正高层战力!

    其实所谓暗堂,一共就只得九个人!

    然而这九个人,随便拿出哪一个,却也都是震动江湖天下的大人物!

    做一个最简单的对比,跟随叶笑之前的花王,在这些人随便一个面前,只怕连一个照面都走不过,就得身死道消,未做突破之前的赤火,因其有十数万年经验,兼之无限接近不灭境,自然是能走上几个照面的,但也就顶多能走几个照面而已!

    这些人的实力,当真是可惊可怖,骇人至极!

    ……

    约定的十天时间,弹指即过。

    凌无邪在约定期限的第二天,翩然来到君主阁,只是拿到丹药之后,即时马不停蹄出城而去。

    而在这一日失踪的还有七莲家族的七位老祖,这七老联袂而出,一起行动,却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去做什么,反正就是不知所踪,不知去向!

    而在这十天缓冲期时间里,君主阁众多伤员的伤势,基本已经恢复完全,一身实力最差的也恢复了七八成。

    经历这一战之后,君主阁幸存之人承受此番大战洗礼,心境比之往昔更高数层,通过这十天缓冲下来,不但伤势痊愈,修复大复,本身实力更有相当大幅度的精进,甚至这份精进过程可以持续很久,换言之,经此一役,君主阁虽然伤亡惨重,人头数几乎百不存一,但整体战力非但没有衰弱,反而激增许多,此外还更添许多冲天杀气!

    归真阁那边固然暴怒无比,而君主阁这边又何尝不觉得憋屈?

    双方彼此尽都存在着再也无法解开的血海深仇!

    或许只需要某个契机,一个刺激,双方便将再起大战,至死方休!

    这一天。

    归真阁总部突然一阵骚乱,随后,一则劲爆消息在短时间内传遍天下!

    归真阁内务总管三凤凰之一的玉凤凰,就在归真阁总部附近,遭遇刺杀,虽然立即抢救回归真阁,却仍是伤势沉重,险死还生。

    而据目击者的情报汇总,刺客一袭黑衣蒙面,身材颀长,手中一把剑充满了生离死别的感觉。

    根据以上描述,却是在在将刺客的矛头指向了君主阁总执法,离别剑步相逢!

    更进一步的证据,则是玉凤凰在遭遇袭击的那一瞬间,曾经震惊的叫了一声:“步相逢!你……你的修为……”

    刺客一击得手之后,旋即全身而退,鸿飞冥冥。

    自始至终,没有说半个字,没有说一句话!

    全程翩若惊鸿,来去如风,神龙见首不见尾,一剑出手,再无奏功还是不奏功,立即退走!

    端的巅峰刺客风采!

    一击而中,全身而退。

    一击不中,远扬千里!

    而此事出现之后,归真阁梦公子直接踢翻了桌子!

    源自梦大阁主的那份冲天暴怒,让所有有幸目睹之人,无不为之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叶笑,你以为只有你会搞刺杀吗?难道我就不会!?”

    那一刻的梦无真当真气冲斗牛,怒冲霄汉。

    ……

    “这次刺杀这不是我们做的,刺杀者更加不是步相逢!”玄冰开口说道。

    此次君主阁高层会议的主持者,正是玄冰;此际正坐在南面稍微高一点的椅子上。

    而在她身侧的乃是月霜月寒,一左一右,自从当日新任君主阁总指挥以来,三人惯性联袂进出,几乎成了连体婴儿,

    而其他就坐的,则是赤火,花王,步相逢,梦有疆,秋落、还有七星之中的屈无量。

    连带叶笑,这次高层会议的与会者虽只十人,却是君主阁真正意义上的高层!

    叶笑落座于玄冰的对面,坐北朝南,大马金刀地端坐在一张通体由紫晶打造的巨大太师椅上,由于巨大座椅下面还设有聚灵阵,不断的有紫色烟雾滋生萦绕,所以叶笑所在位置给人的感觉光线很暗,乍看上去,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君王,很有点居高临下,俯视鸟瞰的感觉。

    这是玄冰专门设置的一张台子,将这座议事大厅北面地面增高,比南面足足高出来三丈,越望南面地势越趋平缓,唯有在南面最尾端略呈翘起。

    而叶笑一个人雄踞北面相当多的空间。

    参加会议的人,全都坐在下面,看向叶笑的时候,一定得抬头仰视;却还是看不清楚,就像是处在云雾飘渺之中,九霄云端之中。

    这是一种绝对的权威象征!

    “成大事者,须严格上下,森明制度,固然不能曲高和寡,但一定要高高在上!否则,何以区分上下?”

    这是赤火,花王,玄冰等人的共同认知。

    自从与归真阁一役之后,叶笑在君主阁的地位,已经形成了绝对神话!

    既然是神话,那么就再不能让人轻易接近!

    就像是神仙,世人皆知有神仙,对其充满了敬畏,但,谁曾经真正的见到过神仙?

    唯有神秘,才是让人捉摸不透,高深莫测的屏障!

    “主上此次暴露的底牌实在太过骇人,从今后一定要更加的谨慎小心,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是花王的意见。

    这一点,得到了君主阁上下所有人的赞同。

    而此次会议亦是这间会议室收拾好之后,第一次正式启用。叶笑高高在上,身侧紫气萦绕,一言不发,就只负责坐镇,以及最后定音。

    而玄冰能够主持会议,也是众人共同推选。

    玄冰虽然在某些方面,有一定的欠缺,但她始终曾经是一个大宗门的主事者,但从这一点上来说,在座众位有一个算一个,无论是作为不灭境修者的赤火,还是曾经为一山之主的梦有疆,都比不上她。

    这些家伙有一个算一个,几乎都是光杆司令闯江湖。

    “归真阁玉凤凰这次遭遇刺杀,必然是第三方的有心人在搞鬼,在这个微妙关头搞事情,目的不外就是加促我们与归真阁再度引发大战,这有心人可以在坐山观虎斗之余,坐收渔翁之利。”

    玄冰坐在主持会议的位置,脸色自然而然变流溢出宛如万年冰山一般的冰寒,锋锐的目光,亦如同雪山顶上刮下来的凌厉寒风。

    即便是强如赤火、花王、梦有疆步相逢等人,在接触到玄冰此际目光的时候,也感觉到了一阵发自灵魂的冰冷颤栗。

    所谓的不寒而栗,恰如其分!

    “然而现下有资格有能力有意向,可以插手我们与归真阁之战的势力,却又多不胜数;几乎可以说,只要是挑起来两阁大战,每一个势力都是有利可图的。”

    玄冰的思路很是清晰,一条条梳理:“无论是兄弟会、翻云覆雨楼,还有前几天刚过来的邪盟,乃至新兴叶家军,都有理由也有能力这么做;甚至……连那些我们看起来似乎很远,却未必不会插手过来的区域……比如,五方天帝的官方力量;现在这个时间点极为微妙,垂天之叶的再现,同时也意味着当年叶大先生语言的‘破天之时’将临,相信五方天地若是有机会在无疆海建立起一处相对稳定的势力,那么做些煽风点火的动作,也是一着妙棋,更在情理之中。”

    玄冰道:“只不过……无论有没有这一次的刺杀也好,我们与归真阁之间,都早已是去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再度引爆大战,不过是一个时间早晚的问题!”

    “我们这边始终存在人手短缺的弊端,前次大战我方最终虽然获胜,却是惨胜,人手百不存一,连维持正常运作都有些艰难,反观归真阁那边此役固然全军覆没,然而其始终还是家大业大,底蕴深厚,正常运转全然无虞,不过想要在短时期发动新一波的攻势,却也有力有未逮之虑,所以就当前双方状况而言,就算如何想要彻底抹杀对方也好,都难以即时动作!”

    “然而这一次的刺杀动作,却是瞄准了梦无真的软肋,意欲令难以即时动作的行动,更早的进入日程!”

    “归真阁此次被刺杀对象玉凤凰,乃是名列归真阁三凤凰之一,为人性格温软,然其心思细腻,处事滴水不漏,乃是一名不可多得管理型的内政人才,就算是放到五大天帝麾下,也难有其匹!此外,玉凤凰还是整个归真阁梦无真最宠爱的一个人!不仅仅是得力下属,第一谋士,还是梦无真梦公子的女人!”

    “可以这么说,动了玉凤凰就等于是在梦无真心上狠狠地插了一刀。”

    “针对玉凤凰,可以说是从梦无真的根本处上下手,不但可以让梦无真跟我们彻底的不死不休,还可以从现实角度极大地削弱了梦无真。”

    “这一招李代桃僵,偷天换日,可谓连消带打,更有一种堂皇的味道,因为……不管他怎么做,我们都已经是死仇,纵使是十倍百倍的死仇,仍旧只是死仇。所以这一记挑拨,却是运用得光明正大、富丽堂皇!”

    “能够找得准梦无真的弱点;更将时间时机拿捏得如此精确无误,且从头到尾全无任何破绽可寻!莫说我们不会去辩解澄清,就算是让我们出面辩解澄清,我们都无从辩驳。”

    “换言之,此次刺杀,就只能硬性的定鼎为步相逢所为!”

    “而玉凤凰这次的被刺受伤,将彻底打乱梦无真既定的布置还有心境;能够在当前这种时候,精准一击的……在无疆海地界范畴内,大抵就只得两个人可以做到!”

    “哪两个人?”赤火忍不住问了一句。

    玄冰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其中一个是上官凌霄,那个一手撑起了兄弟会数十万年基业的通天之手,兄弟会的三当家!”

    玄冰才一道出这个名字,大家都是纷纷点头。

    上官凌霄无论实力、经验阅历、智慧算计乃至以往战绩,确实都堪当怀疑对象的首选!。

    这一点毋庸置疑。

    “至于另一人,则是翻云覆雨楼之主白沉白公子,此君平素一派淡然,似乎万事皆不萦于怀,然而其固然轻不出手,但一旦出手,必是石破天惊,动静偌大!”

    玄冰眼中闪过一丝深深的忌惮。

    白公子于玄冰的往昔认知而言,那就是一宗高高在上的无敌传说,禁忌的存在!

    青云天域,白公子翻云覆雨楼的威名,纵使是早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始终那么的震撼人心,莫说招惹,连谈及都不敢;翻云覆雨楼这五个字,不管什么时候,又无论是从什么人嘴里说出来,都会让听到的人心中一凛。

    此外,玄冰更从叶笑处,听到了更多白公子在寒阳大陆的事迹,一手操纵大陆风云,绵延万年漫长岁月,拨弄无数王朝兴衰成败,太多太多的王图霸业、史册轮转,在他心机摆布之下,化作过眼云烟。

    还有红尘天外天。

    白公子归来一共才多长时间?

    但,先是从无到有,然后从明转暗;光是明面的实力便已经成为无疆海妥妥的三甲的超级势力,若是算是其隐藏底牌,绝对可以算得上一支可翻覆天下风云的强大力量。

    而白公子最让人津津乐道,却又是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只要白公子出手,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都必须按照他预计好的步调走下去。

    正如现在,对待归真阁玉凤凰被刺的这件事。

    刺客必须是步相逢,只能是步相逢,任何人说不是,予以否认,都没有用,没有意义!

    无可逆改!

    “其实前次叶长青叶家军的兴衰起落覆灭,骨子里根本就是上官凌霄与白公子一次有意无意的联手,然而就是这次不经意的联手,却是令到垂天之叶十万年后重出江湖,变得步步荆棘,甚至,令到叶大先生的名头,失去了公信力!”

    “纵使现今垂天之叶本家中人不断来援,叶家势力越来越多的涉入江湖,但,想要达到复出之前的声势,至少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的了。”

    玄冰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在座众人都是暗暗点头。

    不错,当初七朵金莲何等期待垂天之叶的重新出现?

    当日从叶笑身上探视出与叶家血脉的信息,那份欢欣鼓舞,那份自信一朝风云,席卷天下的势头,毕竟是已经压抑了十万年的豪情,自是不可抑制!

    然而,随着冒牌云端公子叶长青的到来,干出来一连串让七莲家族失望的勾当,尤其在白公子与上官凌霄各自派了一些人手将整个局面整得全然不可收拾之后,七莲世家更是心凉,七莲世家愿意支持垂天之叶,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当年莲叶相随的渊源,亦不乏从龙之意,若是龙非真龙,如何从之!

    这便是两位智者不经意的联手所造成的可怕后果!

    叶笑坐在上面,静静聆听着玄冰的分析,徐徐点头。

    关于今日的会议,他没有给玄冰任何相关提示;玄冰所讲的这一切,全都是玄冰自己在查阅了无数资料只有,自己动心思想出来,分析出来的结论……

    而这些结论,与叶笑心中想的虽非一般无二,但至少契合了九成以上。

    “我可以断言,这次刺杀的幕后推手必然是这两人之一。而上官凌霄的处事手段虽然更为犀利,但其骨子里却是一个相对被动;若对手不曾痛下杀手,便不会轻易引发极端之人;尤其是面对一个有西天大帝在背后撑腰的归真阁,上官凌霄未必会在这个时候介入此局;万一事态曝光,将是两面开罪,更会将兄弟会整个拖入战局,而兄弟会数万年以来的中立地位就此不存,乃至丧失所有的根基。”

    “所以相较于上官凌霄,我更倾向于另外一人。翻云覆雨楼的白沉白公子!”

    “而若是以此点为起点反推的话,此事的源点,乃是在我们君主阁暴露出来足可匹敌归真阁的力量之后,白公子才会做出来这等安排。那么,他想要的是什么?归真阁与翻云覆雨楼固然敌对,我们这个敌人的敌人,却也未必不是敌人!”

    玄冰道:“综上所诉,我们现在面对的敌人,已不仅限于归真阁一个!还有一个危险性远远高于归真阁的敌人存在,翻云覆雨楼!”

    “这样的敌人,除非不动,一动,便是惊天动地,一战定胜负!”

    玄冰道:“所以,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我们要怎么布局,怎么应付敌人,尽都需要小心再小心,尽可能的详细规划计议。对敌人,我们无须畏惧,该战则战,该杀则杀;然而,在面对一个阴谋家的时候,却必须要谨慎对待。”

    赤火道:“现在对手又多添了一个实力只怕还要在归真阁之上的翻云覆雨楼,那么我们应该如何?”

    玄冰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哎……这或许才是目前最让我们头痛的事情。因为,若是要防备另一个敌人,就必须要留下足够的底牌和后手。”

    “而我们现在面对归真阁的暴怒来袭,纵使全力应付尚且要顾虑能不能应对周全,再多加一个敌人,当真是百上加斤……所以……”

    玄冰皱着眉。

    面对这件事,纵使局势明朗,事态清明,可是众人等仍旧感觉到束手无策。

    人力有时穷,现在就是力有未逮,便是再有谋略布局,没有足够的实施力度,一切仍旧枉然!

    这时候,大家都是下意识地将目光看向了叶笑。

    能为人不能的专业户,还得还看侠骨柔肠剑胆琴心侠义为怀侠之大者的天高三尺笑君主,君主阁之主,不世神医叶笑!

    某君主的面貌,此际全然笼罩在一片紫气之后,淡淡的声音蓦然响起,道;“战是一定要战的,但怎么战却又是另一个问题。归真阁想要用大山压顶、摧枯拉朽之势对付我君主阁;但,但我们为什么要顺他的心意,给他这样的机会?”

    “就好像之前的那次决战,何必要以对方更擅长的方式大战。这次,我们与归真阁的战斗模式,最低限度的压缩战斗范围,将战争压缩成战斗!”叶笑淡淡的笑了笑:“如此一来,归真阁就算是来了一百万人,却又能奈我何?再多的人手,能够攻得破树堡防线吗?”

    众人闻言齐齐一怔之余,旋即众口一词的叫道:“妙计!”

    瞬时满场尽是轻松,哈哈大笑。

    叶笑所说的这个应对办法,可说普天之下,就包括五大天帝等人在内,全都无法复制!

    整个红尘天外天,就只有君主阁独一份儿。

    因为君主阁有生死堂!

    生死堂树堡现在已经被叶笑打造得固若金汤一般,只要君主阁一方不主动出战,那么,所有人在生死堂之中修炼就是!

    任你外面有千万大军,却也断断攻不破我生死堂的防御!

    这一点,早已在龙凤双王、七朵金莲身上得到验证!

    而反过来说,君主阁方面的人手,若是想要与你打一会儿,那我就出去陪你玩玩;我若不想出去,你就在外面给我晾着!

    若是你实在等不及,那你也可以尝试攻击生死堂试试。

    生死堂树堡深蕴的周天星斗阵局的威力,随着时间愈久,威力愈甚,可谓是与日俱增,面对这般近乎天地之威的被动反击,保证会让你终生难忘!

    若然君主阁当真如此做法,也许会被敌人诟病为消极,但君主阁始终不同于归真阁或者翻云覆雨楼,有一方天地为深层靠山,与其跟随敌人的步调,硬撼难以匹敌的来袭,莫如展开自己的强项,让敌人有力无处使,强施则自寻烦恼!

    而之前的人员的大损反而成了优势,生死堂树堡虽然占地辽阔,但容量还是相对有限的;容纳四五千人便基本已经是极限!

    但这个数目对目前的君主阁来说,却是太足够!

    现如今君主阁全部人员全加起来,一共也就只得四千出头而已!

    “战争随时可能到来,纵使有树堡为依,所有人仍旧不可有丝毫的掉以轻心。”叶笑淡淡道:“各部所属,尽可能的提升自身修为!”

    “相信上一次的大战结果,已经给各位敲响了警钟;若是再遇到这种情况,那么……生生死死,各安天命!”

    叶笑淡淡道:“区区一个归真阁,就只得明面上的战力,就让我们君主阁几乎全军覆没,若是将来对上五大天帝,结果又会如何?与其身陷死地之时哀叹,不如最大限度的提升自己的修为,拳头大就是道理大,同时也是自身强大,这个道理永远好用!”

    说罢,叶笑起身径自而去。

    玄冰沉默了一下,道:“散了吧。”

    一切都已经说到位了,再说其他,却是赘言。

    玄冰和月霜月寒跟随叶笑而去。

    只留下剩下的六个人,好似被天雷震傻了一般,呆呆怔怔,彼此相视,半晌无言!

    步相逢额头上有冷汗,梦有疆的脸色通红如血,比喝酒过量大醉酩酊更甚,秋落倒是面无表情,但握着守护之刀的那只手却是不自觉的多加了许多力气;至于屈无量则是呼吸咻咻,不复平日里的从容;花王目光闪动,显见心潮起伏,难得止息;赤火的表现最为生猛,额头上青筋暴露,目光空前炽烈!

    叶笑刚才那一句话可谓威力巨大,较之凭空乍响一个惊雷尤甚。

    叶笑刚才说话间语气轻松,宛如全然没有当回事儿;

    但,这句话内中含义的威力却是大到了极点。

    “若是将来对上五大天帝,又会如何?”

    天知道这句话在梦有疆等人心中,掀起了何等恐怖的惊涛骇浪!

    又过了半晌,花王率先平复心境,淡淡地笑了笑:“老赤,还有在座各位,相信大家已经听明白主上刚才那席话了吧?”

    赤火深深吸气,默不做声的点点头。

    “终究是咱们这些人目光短浅,君主大人的目标现在才露出来了一点,就把咱们震惊到了!”花王微笑着,脸色却是一点点的涨红起来,那是因为心头空前高涨的兴奋还激动所致:“对阵五大天帝!”

    “或者应该这样说,君主大人从来就没有在意过咱们现在在无疆海的一切得失!无疆海之战,不管是面对归真阁,兄弟会,还是翻云覆雨楼,对君主大人来说,都只是练兵,就只是练兵而已!”

    “这远远不是我们的真实目标!”花王露出一个充满了铁血的笑容。

    “兄弟们,咱们这些人都是江湖散修,就算是想要谋求一个晋身之路,往往都是欲求无门。然而身为大好男儿,谁不想名垂青史,留声百世?谁不想开创一番千秋大业?谁不想荫泽后人万年不朽?又有谁不想掌握天下兴亡,拨弄红尘风云?”

    “我们之前,的确是没有这样的路子!就算是想要拼命,搏取,也是全无门路。如今,君主大人却给指出了另一条路,一条比登天还难的道路!”

    “确实是比登天还难的前路,但……君主大人这里,却是前景无限光明广阔!”

    “五方天帝可以登临此世至高之位,我们为什么不能,君主阁中人尽君主,我们未尝不能抢了他们的江山!”

    “只要兄弟们最终不死,那么千秋之业,就一定有兄弟们一份!”

    花王重重道:“大家,可听清楚了!”

    “听清楚了!”

    梦有疆,屈无量等人只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这一刻沸腾起来。

    步相逢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苦笑一声,摇摇头说道:“我现在才算明白,君主大人当初为什么会将他亲手建立的势力取名叫做君主阁了,原来并不仅仅因为他的绰号是笑君主那么单纯。”

    “更加明白了君主大人当时所说:我们君主阁人,每一个人,放归四海,都是君主!原来真意竟是如此!”

    “原来如此!”

    步相逢目中露出来精光,却是强行压抑着心中的激动,淡淡道:“还有一层,我还想到了君主大人为什么要在所有的位置之上另行保留着所谓‘五王’的位置!”

    “不错,原来一直没有人能够得到的五王尊位的真意,竟是这般!”

    所有人听了这番话,都不禁一阵心旌动摇。

    当时叶笑说的话,虽然已经过去许多时日,但这一刻却恍如又在耳边回响,震耳欲聋。

    “君主阁的位置,能者上,庸者下!只要你有本事,你可以来竞争,任何一个职位!哪怕现在你只是一个炒菜的伙夫,但,若是有一天,你的修为达到了,能力达到了,依然可以竞争堂主之位,七星之位,总堂主之位,甚至,五王之位!”

    所有人眼中都如步相逢一般冒出了精光。

    因为,一直到现在,大家才真正的认识到,这些称谓的含金量。

    五王……什么王?

    若是将来当真能够五大天帝全部拉下马,那么,这五王的位置,在哪里?这还用问么?

    所谓顺理成章、顾名思义大抵也就是那个意思了!

    至于君主阁众人为什么放归江湖就全都是君主?

    整个红尘天外天具体有多大?

    貌似没有人能做出一个具体概念!

    而君主阁中的人,不要说是现在的堂主以上高层,就算只是现如今十二分堂的人手,那也都是一等一的高阶惧色,若是将来成了大事,他们出去之后又是个什么位置?

    那最少最少,最保守的说法,也得是封疆大吏!

    这个级数的人,不是君主却又是什么?

    “荣华富贵用命取;高官厚禄搏杀来!”

    花王微笑着,悠悠地说了这么一句。

    一时间,所有人的眼睛都红了!

    若是在别的势力,哪怕是在归真阁,翻云覆雨楼,主事者说出来这件事,能够有信心的未必有很多。因为这个说法的骨子里根本就等同与红尘天外天所有官方强者敌对。

    但,在君主阁却不一样!

    因为君主阁,有生死堂。

    必死而不死,还只是小道;坚不可摧,固若金汤;固然可以为依凭,但只是被动防御,仍不足道;唯有生死堂的修炼环境,却是可以无限制的,缔造当世顶峰强者的能力!

    在这一天修炼一天就相当于在外界修炼好几年!

    甚至这个修炼速度,还能形成不断加快的频率!

    若是再有相当的外部压力,比如当前的归真阁来犯,君主阁这边,能打才打,想打才打,一旦不想打,打不过了,掉头回到生死堂练功,全然的安稳,等之后有能力,打得过了,径自冲出去大战一场,怒摧强敌,端的快乐修炼,快意摧敌,快感进阶,快慰人生!

    只要人人用心,在不久的未来,从君主阁走出去的不灭境巅峰强者,最保守最保守估计,也得有数千以上,因为当前的君主阁中人,修为最低的也有圣元境高阶以上水准,最少也可保证长生可期待,还有那些先行一步的,彼时必然能够去到更高的层次!

    如此可以预期的强横实力,只要积蓄到一定地步,就算是掀翻五大天帝,却又有何难?

    这本来是连想都不用设想的事情,现在居然凝然眼前,也许就在不久之后,就能当真出现,众人又岂能不欢欣鼓舞?!

    “各位,要想坐上将来的位置,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君主……”花王露出一个含蓄的微笑:“只凭现在……咱们的这点不上不下修为,那肯定是不够的,这点相信不会有人质疑。”

    “咱们这些拥有先行一步优势的老人要是他日被别人给顶掉……”

    花王飒然一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反正老夫是肯定不愿意的不,所以……老夫这便去练功去了。”

    说罢,身形一转,登时走得无影无踪。这速度,端的无比之快。

    “练功!练功!”

    其他的五个人闻言有如醍醐灌顶,俱都“呼”的一下子齐齐走得无影无踪。

    这一刻,他们是真正感觉到了时间的紧迫了!

    哪怕是说句话放个屁的工夫,都有可能被人追上来啊……

    在君主阁生死堂树堡这样的修行圣地……嗯,修行神地,哪怕一弹指一刹那一瞬间的耽误,那都是奢侈的,可耻的,该遭到摒弃的!

    ……

    叶笑看着六人急匆匆练功去了,脸上露出来一丝微笑。

    相信这个消息,不超过一天就会在整个君主阁传开;到了那时候……众人练功的热情将是空前的……

    叶笑欣慰的点点头,动念进了空间。

    二货仍如之前一般,将自己的尾巴放在龙凤蛋上,一动也不敢稍动;现在的状况比之前尤甚,须得全天候动用天地本源之气压制,才能确保小龙小凤凰不会立即钻出来。

    对于这项工作,二货自诩是辛苦之极的。

    万一小龙小凤凰真个孵化了,钻出来的时候,叶笑恰好没有在身边,那可就糟糕了。

    血盟若不事在出生的第一时间建立,就算以后另行补足,效果也是万万不如出生时候就建立的那种天然血脉亲情关系来得完美!

    可是近来实在是一个事接着一个事,先是叶笑意外突破功体极限,晋升入紫气东来神功第四层,随即便陷入情关功劫之内,一陷就是三个多月,普一回神大气都没来得及喘,径自极速驰援彼端大战战场,大获全胜之后仍旧难得空闲,全力疗复身负重创的君主阁众人,然后又是应付突如其来的凌无邪,这一连串事件下来,愣是没找到一点点的空闲时间!

    “喵呜喵呜……”二货一个劲儿的叫唤。

    怎么主人还不来?

    再不来,本大人就支持不住啦……

    这可是压制两个生命的诞生,这充满了先天的生命力量啊……大哥,快来吧!

    要是这俩小玩意破壳之后照见生命的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本喵……本喵还真看不上这小龙小凤凰,本喵大人是谁啊,不是什么生命都可以与本喵大人建立血盟的,他们真心高攀不起!

    本来以二货不至于说压制不了这俩小家伙的破壳,可是这段时间以来……最辛苦的压根就不是叶笑,而二货喵大人好么,众人尽皆身负重伤,还魂续命起死回生聊负重伤的诸多灵丹全都是二货大人赶工出来的好么,叶笑不过就是确诊状况,然后拿出来针对性灵丹做做样子,还有那批丹云级数的驻颜丹,二货已经好久没有炼制过那么没水准的灵丹,却又不得不为,真心的不堪回首,这么一边炼丹一边压制龙凤破壳,任谁也要应付维艰的!

    总算就在二货翻着白眼,觉着自己随时都会被从蛋身上掀翻出去的关头……

    人影乍然一闪,叶笑终于出现了!

    “喵~>▽<……”二货有气无力地叫了一声。

    我的笨蛋主人,你终于来了。

    我的老天爷,苍天开眼啊……

    就在叶笑进入空间的一瞬间,二货心神一松,终于“轰”的一下子飞了出去,就像一块雪白的抹布,被一股沛然巨力掀飞空中。

    与此同时,一股庞大的生生之力,从两个椭圆的蛋身上升腾而起。

    在那两颗灵兽蛋的上空中,赫然汇流形成了一团五色云霞也似的物事,却是静止不动,宛如在等待着什么出现一般!

    下一刻,一股难以言喻的幽幽香气,点滴滋生,顷刻间布满了整个无尽空间。

    …………

    <万字大章求票。最近在我的微、、信、、公、、众、、号开展了几个活动;大家有兴趣的去看看呀。打开公、众、号搜索风凌天下就找到我啦……谢谢大家。>
(快捷键 ←)上一章:第1862章 驻颜丹、神君恩怨、归真怒 返回《天域苍穹》目录 下一章:第1864章 凤凰出世(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