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域苍穹最新章节列表 » 《天域苍穹》最新章节列表 第1999章 大战南天大帝!

《天域苍穹》最新章节列表 第1999章 大战南天大帝!

文/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本章字数:7123 天域苍穹txt下载
推荐阅读:血舞狂风 修冥纪 邪帝凛然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墨上璃愁 武炼巅峰 暗夜将至 乱世仙妖 我的绝色女友
    对于这个问题,婉儿和秀儿都是只能干瞪眼,全然没法发表自己观点的余地。

    毕竟这问题涉及的高度实在太那啥了,连白公子自己都云里雾里,更何况是婉儿秀儿了!

    当然,白公子也只是陷入沉思,顺口那么一说而已,并没有指望从婉儿秀儿身上得到什么答案,心思瞬转之际,再度将目光聚焦于场中。

    至此,有身份的观战人士基本都已经到齐了。

    欠缺的大抵只得对战双方还没有到而已。

    就当前的阵容而言,完全可以说,现在够资格在这里观战的,妥妥的就是整个红尘天外天最最巅峰的所有高手,无一落空,一网打尽!

    举凡修为低于不灭境的根本就没有任何资格在这里观战。

    就算只是单纯的观战,那也是需要有相当实力,就只说这两大高手交战的余波,便足以将不灭境之下的高手吹成满天齑粉,与天同尘。

    距离远了看不到,距离近了,还不等看到就先被吹死了……

    在这里,说一口气吹死人,再不是一句夸张的说法,而是等闲事!

    观战人群各怀心思,各有筹谋。

    终于,日上三竿,阳光普照大千,豪芒万丈,铺满山河万里……

    随着一声长啸骤响,随即又听到一个雄壮的声音说道:“想不到今日一战却把这么多的老朋友聚集到此地,倒是让朕意外不已,意外之喜,意外之喜!”

    却是南天大帝龙御天居然率先登场。

    只见他一脸的笑容,从容自信,漫步云端而来,说不出的潇洒,似乎对即将到来的决战,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一派胜之不武,不胜为笑,胜券在握的款。

    他四下里打了一个招呼,随即便把锐利的眼神落在君主阁这边的阵营上,淡淡道:“怎么,叶君主还没有来么?不会是自知不敌吓得逃之夭夭了吧?这却又是何必……朕始终是长辈,又岂会当真跟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后生小辈计较,只要叶君主服个软,朕自会从轻发落!”

    某帝的上风派头越发的充足,不管知不知道的,这一刻都恍然龙御天这是在提前宣布胜利宣言了!

    君主阁这边,赤火冷冷说道:“本阁君主大人天下无敌,对付区区一个南天大帝,只是牛刀杀鸡,轻而易举,不过反掌之易,吹灰之力!倒是龙帝陛下让我辈讶异不已,我等倒不是讶异龙帝陛下的大放厥词,毕竟人之将死,做做白日梦,说点痴心妄想总在情理之中,人之常情,但陛下来得这么早,当真令我等诧异万分,;难道是自知必死,索性就早来一会,长痛不加短痛么?”

    南天大帝神情一冷,厉声道:“赤火,你这黄口小儿竟多了一张利口!”

    这句话,让众人集体发噱。

    看赤火老态龙钟的样子,居然被称作是黄口小儿,的确是有些……那啥。

    但,南天大帝乃是十几万年之前的老牌强者,赤火与他相比,实实在在是在年龄上没有可比性,甚至是……黄口小儿这四个字,都是有些说的大了……

    赤火毫不示弱:“难道只许你龙帝陛下放屁连连,不许本尊说几句实话吗?!”

    南天大帝怒不可遏,飘身而起,眼中厉光一闪:“既然叶笑胆怯弃战,我就先杀了你这条摇尾呐喊的鼠辈立威,过气的老牌子修者终究仍是老人,本帝也不算太过以打压小!”

    一边的叶红尘正待动作,他本来就打算伺机搅局,代叶笑一战,叶笑晋升永恒境也好,突破情关也罢,始终时日尚浅,与龙御天这样的老牌子极峰强者正面对撼,难免有所闪失,若有可能,叶红尘还是觉得由自己出手了结龙御天更佳!

    就在叶红尘将动未动的当口,却听见一声长笑震空而至:“原来龙御天也不过就只是一个欺软怕硬之人,不敢与我对战,只会对我的手下动杀,难道这就是所谓当世最强强者的风采,当真是威风凛凛啊!”

    一道白影宛如虚空幻化,从无到有,悄然浮现在赤火与龙御天中间。

    来人正是叶笑。

    相比于龙御天的装备,叶笑的着装显得更加随意。龙御天起码身上还有一层战甲。而叶笑却直接就是一身便装,没有任何的防护。

    就这么赤手空拳,白衣轻袍,屹立于天地之间,清风徐来,吹动他白衣飘荡,黑发飘舞,整个人便如是丰神如玉,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卓尔不群。

    端的浊世佳公子,翩翩美少年。

    而在他出现的这一刻,非但南帝龙御天,还有东天大帝白玉天,北天大帝寒沧海,琉璃天帝轩辕琉璃这些个顶级强者竟是齐齐目光为之一凝!

    白公子的眼睛也瞬时睁大了,死死的盯着叶笑,一瞬不瞬。

    失态的又何止这几位,包括前几天刚刚才见过叶笑的叶大先生叶红尘,此际也是龇牙咧嘴的瞪大了眼睛。

    现在的叶笑,就只是简简单单的当空一站,却是渊渟岳峙,浩若烟海;整个人似乎已经与整个苍穹大地完全融在一起。

    再也无从分割!

    他的衣袂似在随风飘动,然而在如叶大先生五方天帝等极峰强者眼中,根本是整个天地的风,应叶笑的衣袂飘动,还不止是风,还有云,还有整片天地;山川河岳共其一息,苍穹大地与其同在。

    这等玄妙的境界,纵观红尘天外天亿万年无数追寻大道之修者,穷其一生也不可得。

    可是,就在叶笑刚刚现身的这一刻,这份超逸境界,就这么自然的出现了。

    龙御天瞳孔陡然一缩,注目于叶笑,沉声道:“叶笑,我倒是小觑了你。”

    叶笑晒然道:“在龙帝眼中,又何曾有天下英雄的存在?”

    这句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赞誉。

    人家龙御天是五方天帝之一,是当世公认的极峰强者之一,人家有目无余子的本钱!

    不过此际配合着叶笑之前的招揽人的说辞,却即时变了样,变成了南天大帝龙御天根本没将天下英雄放在心上。

    不放在眼里和不放在心上,却是根本不同的。

    龙御天哼了一声,道:“叶君主,今日乃是你我之决,这般徒逞口舌之利,能助长你的威势,还是能增添胜算?或者是叶君主对于此战并无信心,自己给自己造势壮胆?!”

    叶笑哈哈大笑:“看来当真是多言无益,龙帝陛下,请赐招吧!”

    龙御天的目光中登时流露出残酷的神色,反手缓缓拔剑:“叶笑,今日就让你见识一下,本座的南天之剑!”

    叶笑讶然道:“哎?这事儿怎么说的?难道龙帝陛下对上我一个后生晚辈竟然还需要用到剑嘛……”

    叶笑此言一出,观战人群中轻微的嘘声纷杂,龙御天的脸色随之一变——叶笑之言真心不算错,叶笑纵使修为进境快得惊人,纵使身为一方之主,但骨子里还就是个小毛孩子,真实年纪连龙御天寿命的最末两位都不及,以龙帝的身份还未交手就先亮剑,确实是有**份的!

    龙御天被叶笑言辞挤兑,登时僵在哪里,一时间不知道该直接上手,还是将剑收起来再上手,又或者是让叶笑也亮剑再上手云云!

    然而叶笑接下来所说的话,却直接震愣了在场所有人,更差点把龙帝的鼻子给气歪了:“要不怎么说龙帝陛下乃是一方雄主呢,竟是这般有先见之明,本来我还以为,只有我知道赤手空拳就能对付你了。原来龙帝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却是英雄所见略同。”

    叶笑微微一笑:“只不过呢,实力差距太过悬殊的情况之下,却又不是有没有心理准备就能改善的。就如同龙帝陛下你对我来说,动拳动剑,全无分别,尽都是不堪一击!”

    叶笑顿了一顿又道:“所以,我还决定用一双肉掌来领教龙帝陛下高招就好,或者可以让这场困兽之斗,多持续片刻,若是太早结束这场战斗,未免对不起在此殷殷期盼的观众。”

    叶笑笑容可掬:“请,请出招吧。”

    龙御天被叶笑一番话说得满脸如同充血,怒发冲冠:“叶笑,受死!”

    话音未落,整个人已然连人带剑化作了一团宏大剑光,急冲而来,走势无匹。

    龙御天很清楚,自己在斗嘴这方面绝对不是叶笑的对手,不,纵使是放在整个红尘天外天,叶笑的嘴炮功力也是最强,没有之一的那种,与其在兜缠下去,不如干脆快刀斩乱麻。直接开始战斗,只要杀了叶笑,一切就是结束。

    “龙御天的心境乱了!他的心境竟然乱了?!”白玉天沉沉叹了口气:“在相同级数的绝顶强者决战之中,才不过刚刚启战,就被对方弄了自己的心境,这几乎等同是提前宣告了此战的胜负结果,这……简直是……”

    摇摇头,不再说下去。

    观战的几大天帝见状也都纷纷地叹了一口气。

    白公子目光一闪,哼了一声道:“龙御天倒是不愧一方雄主之格,刻意装作被激怒之态,挥剑动杀,完美地解决自己手上握有兵器便宜的弊端,端的高明。”

    “作为生死决战的一方,他的做法本是无可厚非的,只是……他的做法虽然看起来占了便宜;殊不知早已在心里落到了下风。因为在他没有选择放下兵器的那一刻,便已经认下自己不依赖优势,便不足以与对方争胜,甚至力有不及的想法。既然存有了这种心理,却又谈何一往无前的必胜信心!”

    “在这等层次的决战之中,失去了必胜信心,便等同是丧失了对自己的信心,才是真正致命的败势!”

    白公子深深叹了一口气:“龙御天此役,已无胜算。他的表现让我失望至极!”

    婉儿和秀儿一阵瞠目结舌。

    一代南天大帝,在没出手之前,就被公子断定败了?

    两人心念瞬转之下,转头看去,却正看到叶笑扬起右手,划了一个奇妙的弧线,猛地挥出——

    砰!

    叶笑这一记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掌刀,赫然精确无比滴的击中南天大帝看起来辉煌灿烂根本看不清攻击轨迹的长剑剑身!

    全然不出意外,手掌与长剑剑身正面接触之瞬,空中猛然荡开一圈无形涟漪。

    南天大帝身子一旋,借力转势,长剑“忽”的一下子强势劈落,这一击却是将长剑当成了砍刀用,搂头盖顶直接劈下来。

    叶笑一个翻身之余,左手向后甩出,却是大拇指轻轻按出,无巧不巧地迎上了龙御天劈落的剑锋,这一次交锋,一者顺势而作,威势更甚之前,另一者却好似是随手动作,凑巧迎击

    反正就是洁白的大拇指与闪亮的剑锋对在一处了。

    一方白皙柔弱,一方森冷锐利,这样的强烈对比,看在观战的人眼中可谓触目惊心,心湖波动。

    然而看似完全不成比例的第二度对撼,结果却是两人身形双双震颤一瞬……平分秋色!

    在场众人还在震撼于两人交手之初的情形,然而叶笑两人却不会稍歇,弹指光景,双方便已经在半空中翻来覆去地搏杀了百招以上。

    在众人眼中,天空中似乎是有数百个叶笑,数百个南天大帝,在空中群起激战。

    不同的身影,不同的动作。

    叶笑以右手横击长剑的动作。

    双方各自后退倒翻而出的动作……

    叶笑左手大拇指随意按出的动作……

    剑锋与叶笑手指接触的瞬间……

    叶笑手指抵住剑锋,一脚踢出,南天大帝右腿迎接的动作……

    双方各自因为承受劲力震飞后退之际,双方劲力冲击位置赫然出现一个空间裂缝……

    这等景象却是移动速度快到极致,更因极速移动身影中还蕴含了出手之人远超常人的精气神,在空中突破空间限制而留下的残影。

    所有观战之人眼见这一幕,都看得心旌动摇,惊心动魄,隐隐有一种类似喘不上气来的窒息感觉。

    叶笑自始至终,都表现得一派从容,所展出的攻防手段,也都是最常见最基本的元力运用;根本就谈不到精微奥妙什么的,还有南天大帝那边也是一样。

    两人的战斗模式,虽然战况激烈空前,但一路打下来,已经千多招过去,却并没有见到一招半式超妙之招,尽都是朴实无华,简单直接的招式。

    “双方都是稳扎稳打的打法,俨如堂堂之师,正正之旗,绝不行险而求侥幸。”叶红尘点点头:“龙御天固然在试探,叶笑却也同样的在等待。这么久时间过去,双方都没有开始发挥出真实实力搏杀;这两个人的沉稳态度,倒是都出乎了我的预料之外。”

    白凤嫣然一笑,道:“龙御天身为老牌子强者,一代天帝,更兼手持神兵,这么长时间犹自拿不下叶笑,早已经丢尽了面子,却始终保持稳扎稳打的战术,虽在预料之外,不失情理之中。然而叶笑年纪轻轻,居然也能这么沉得住气,这才是真正的出人意表。”

    叶红尘淡淡笑道:“凤儿,你误会我的意思,我所说的出乎预料,非止是你看到的那些。”

    “哦?这可要请叶大高手指点!”白凤道。

    他们夫妻二人感情甚笃,时不时的耍个花枪,在旁边的单身狗金龙却是被撒满了一嘴的狗粮!

    两人说话间,叶笑与龙御天这边已经又各自发出了数百招。

    半空中劲气撕裂空间的声音,越来越响。

    叶红尘三人一边持续目注战场,一边彼此交流。

    “我说的出乎预料,固然有龙御天沉得住气的一方面。然而叶笑那边,却非止是稳扎稳打而已。”叶红尘微笑。

    “哦?除了稳扎稳打还有什么呢?”白凤这下子可是真的奇怪了。

    “一份战略战术。”叶红尘道:“这份战术战略,才是决定最后战果的关键,现在的试探阶段持续的时间越久,龙御天的败局,就越发的难以挽回。”

    “大哥之意是当前的战况,乃是叶笑那小子刻意营造,乃至刻意维系的结果!?”这下子不仅是白凤,连旁边的金龙也表纳闷起来。

    “你们也都是修行大行家,却也犯了一叶蔽目的毛病,这本来就是叶笑刻意营造出来,磨练自己的氛围。”

    叶红尘淡淡道:“他刚刚突破情关,虽然修为大进,已经去到了当世修者所能够达到的最顶点,然而正是因为骤然登顶,自身实力、招式心得经验体会等出了修为之外的方方面面都难以达到同等的高度,连得心应手的运使只怕都未必,更遑论收发随心云云。”

    “在这等情况下,想要战胜龙御天,固然非是不可能,但就算勉力取胜,只怕也要付出相当代价,没准就要修为大损,永难修复,而此战却又势在必行,一旦错过,龙御天便会即时回转南天,再向针对南天,就只能去到南方天地人家的大本营中兴战,天时地利人和再无一项占优,智者不取。”

    叶红尘道:“这本来是个进退两难的局面,而叶笑却在这个矛盾的局面下,寻觅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解决之道,将战局尽可能的拉长……有龙御天这样一个超级强者给他喂招,让他逐步熟悉、全面掌握自己骤然增长的力量,进而战而胜之,无疑便是两全其美的办法,现在的叶笑,乃是一柄刚刚铸炼完毕的绝世神锋。而龙御天既是一块坚硬的磨刀石、同时又是一把巨大的铁锤,经由一次又一次的磨砺,一锤又一锤的锻打,将这口已经是神锋级数的宝剑,锤炼出最后的杂质!”

    叶红尘道:“若是我所料无误,再过百招,叶笑多半会落入前所未有的下风,只余苦苦支撑一途。”

    他淡淡的笑了笑:“现在是大锤锻打杂质阶段,彼此相持,难分轩轾,而接下来的苦苦支撑,才是磨砺锋芒;纵使质地如何殊异,若是不能开锋,仍旧只是徒具其形,不存其实的废物!只有经过磨砺开锋之后,才会成为一把惊天利剑。”

    事态的发展正如叶红尘的预料,在又过了将近百招的时候,叶笑原本的从容不见了。

    面对着南天大帝好似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势,叶笑渐渐应付为艰;一点点的落入下风,只有招架之功,再无还手之力,陷入前所未有的被动。

    渐渐落入下风的过程中,叶笑也曾尝试竭足全力的想要扳回局势,可面对上经验老道如南天大帝者,如山如海如天如地的磅礴绵密攻势,叶笑的反扑只如飞蛾扑火,闪烁一瞬便即无以为继,徒叹奈何。

    观众视角中的叶笑,从一开始的有攻有守,慢慢变成了守多攻少;再接下来,整个人就像是陷入了狂暴的汪洋大海之中的一条小船,在惊涛骇浪之中沉沉浮浮竭力挣扎,随时都有倾覆之危!

    所有观战的人的呼吸都不禁有些沉重了起来。

    君主阁一方众人更是七情上面,忧形于色,唯有修为最高的赤火,隐约猜到点什么,却又难以确定,面色阴晴不定,唯有玄冰,纵使眼见叶笑落入了全面的下风,仍旧对自家公子充满了信心,只是这份信心源自于盲从,非关当真看出来了什么关窍!

    君应怜平静的看着场中战斗。

    无惊无怒,无喜无悲。

    对于君应怜和玄冰来说,一切结果都能接受。叶笑胜了,皆大欢喜,叶笑败了,死了,那么,一起归去就是。

    心中始终有这等生死同路的准备,反而更加淡然。

    南天大帝脸上虽然仍如最初一般的平静如恒,实则心下早已经是快感如潮,若非勉力克制,几乎都要仰天长啸,毕竟这段时间以来除了羞辱就是郁闷,被人凌辱得久了,今天终于占到上风,如何不尽情快慰。

    但龙御天始终是当代极峰强者,情知叶笑绝非弱者,而如自己一级的强者,落到下风并非便是终途,只要有一丝一毫的余暇,都可能反败为胜,除非对手陨灭,否则任何上风都只是暂时,只是虚像!

    是以南帝愈占上风,愈发沉稳,一招一式,决不放松,见缝插针,穷追猛打,务求要将优势转为胜势,全面压倒对手,让叶笑再无翻身的可能!

    叶笑的形势,越来越是岌岌可危。

    …………

    <三合一。弥补昨天……>
(快捷键 ←)上一章:第1998章 所谓天命 返回《天域苍穹》目录 下一章:第2000章 战而胜之(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