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域苍穹最新章节列表 » 《天域苍穹》最新章节列表 第2003章 魔头现!

《天域苍穹》最新章节列表 第2003章 魔头现!

文/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本章字数:7296 天域苍穹txt下载
推荐阅读:踏歌远行 快穿炮灰女配 穿梭在无限废土 山河血帝 重生电子帝国 霸道老公,抱一抱 完美世界 极品全能学生 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 桃运双修
    到底是什么事,竟能让白公子也要如斯——

    “具体生了什么事我们其实也不知道……公子,我们真的也是稀里糊涂的,非是存心隐瞒……”

    “我们知道的情况不外就是……就是在昨天晚上,我们都有清楚的看到,天际有一股黑气远远飘至,大家初初还都以为是乌云……有人还打趣说,那乌云挺像什么什么的……”

    “然后,有很多人看到,那股子黑气从云层之中突然间落下来……”

    “落下来的位置却是直接冲进了大帝的临时行宫……”

    “然后就听见大帝一声询问:什么人?”

    “跟着就是一连串的混乱声响,在外面的侍卫听到大帝大喊一声:这是什么……一众侍卫感觉不对,急急忙忙冲进去、救驾的时候,现大帝已经不省人事……”

    “还不止大帝本人,连同在场的所有北天高层的大人物,都已然死于非命,无一例外……而那股黑气,仍旧在行宫之中四下里游荡……”

    “嗯,您问有什么异常?……没有!没有现任何异常。 ”

    “这……卑职想想……嗯,似乎是……在事后有人收拾行宫的时候,曾经在大帝的行宫中现过九枚占卜用的星魂天子古钱……”

    ……

    问另一个的时候。

    “其实当时冲进去的侍卫事后就只得一个还活着而已,虽然侥幸活着,却也神智迷蒙,一共就透露着这几句当时的状况,对了……他在说了几句之后,跟着就狂自尽身亡了,终究难免于难……”

    “……那天卑职曾经有进去收拾残局,进去之后就被吓摊了……行宫中的场面实在是太惨烈,大帝整个身子都瘪了……浑身上下半点血肉也没有,就只剩一张皮,包着骨头……才稍一碰触,残尸瞬时灰化,风一吹,半点都找不到了……”

    “还有其他死尸的状况也都是这样子……要不然我们也不至于这么不管不顾的逃命……”

    “这样的状况,绝非人力可为,必然是魔鬼作祟,就那么一股黑气,在行宫中到处蹿,很多人都看到了……那股黑气蹿到哪里,不管修为高低,接触者即时全部都变成了干尸,然后化作了粉末……”

    “不过一顿饭的光景,接连数百个军营上百万人都被吸成了干尸……我们不跑等死么……”

    ……

    “……没办法啊……那股黑气,不管用元气掌力刀剑兵器毒物一应攻击……都无法真正挥效力,全都如同击打在了虚空之中,若是尝试以神识锁定乃至攻击,只会更糟,因为那黑气会顺着神识冲过来将人吸成干尸……”

    “遇到这样的东西,除了跑还能干什么……我们真心的是撑不住,胆都吓破了……”

    ……

    接连问了上百个人,白公子心下惶惑非但没有排解,反而越来越厉害了。

    北天大军,就这么溃败了。

    而且还是因为这等莫名其妙、出常理认知的理由。

    恶魔?魔鬼?

    白沉连续问了上百人,各人的说法尽都大同小异,顶多也就是细节有所出入,或者是更进一步夸张那黑气的厉害之处,这些正在溃败之中的残兵败将,在这件事是断断没有任何机会串联说谎的……

    换言之,,这件事情,竟然是真的?

    那所谓的黑气,黑云,恶魔,魔鬼,也是真的那么可怕!?

    白沉一时间只觉得自己脑子混乱异常,宛如一团乱麻,全无头绪可言。

    他乃是红尘天外天货真价实的最高层,却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诡谲物事。

    如今,突然间冒出来,而且还制造了这么恐怖的事实!

    “魔鬼……”白沉长长吐出了一口气,喃喃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如此恐怖诡异的异类吗么?”

    ……

    叶笑那边很快也知道了北天大军突然大溃败的消息。

    只是等他知道的时候,北天方面的人手早已经跑得无影无踪。

    毕竟这一切来得实在太快,太突然了。

    叶红尘和金龙白凤对于这一巨变也都是一头雾水。

    “具体怎么回事?”

    “北天大帝怎么就突然败了?不仅是败了,而且还要连夜仓皇而逃,一溃千里,这也没道理啊?”

    叶红尘紧紧皱着眉头:“这不对,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重大缘故啊……”

    此刻,叶大先生就坐在叶笑的面前的椅子上,满脸尽是疑惑不解之色。

    在旁边陪坐的七朵金莲等老一辈强者,全都是完全一样的神情。

    大家都是多少年的老相识,对于北天大帝的性格,知道得很清楚。

    那是一个就算是战死,也决不会逃跑的人!

    怎么今天……

    “根据当前得到的情报,生北天大溃败的头一天,双方战事仍旧在持续,北天虽然落到下风,但也就只是下风,连败相都没有出现,但就在第二天的晚上,北天莫名其妙的开始全员溃败,但这一天,双方却是没有开战得,翻云覆雨楼的人与东天的一些高层都能证明。”

    “既然没有战争,双方脑也没有决战,北天方面怎么就突然间溃败了呢……”

    叶笑皱着眉头道:“就算是白沉使用了阴谋诡计,也不至于能有这样立竿见影的效果吧。”他对于白公子了解甚深,脑子里刹那间就将白沉能够使用的手段都想了一遍。

    但却是越想越糊涂,越想反而觉得事态不该如此……

    “这件事情,定然别有内情。”叶笑肯定的说道:“具体情况,就要看这次变故直接利益获得者白沉怎么说了!”

    叶红尘转头,诧异的说道:“你是说……这事是东天大帝那个儿子做的?”

    叶笑点点头,又摇摇头,道:“就算是不是他做的,但他肯定也是策划的。就算不是他策划的,但他肯定也是知情的,毕竟北天溃败,他乃是最大的利益获得者……”

    叶红尘点点头,脸色凝重了起来。

    如果真的是白沉做的,那么……白沉这个人可就太可怕了。

    ……

    天空中,一朵黑云,飘来飘去。

    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空间中,二货正在调教叶帝叶凰,一个大尾巴竖得直直的,摇来摆去,神气活现。

    叶笑之前突破了情关,连带着紫气东来神功再进一层,无尽空间也随之变化;二货的实力亦是水涨船高,增长了许多。

    是以现如今的二货在面对叶帝叶凰还有金鹰虚空藤三尺红尘等的时候,那姿态就又高了许多……

    某喵正在哪里喵喵叫唤,倍显趾高气扬之际,突然间猛然一怔,似是感应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浑身上下的细毛几乎尽数直了起来,大眼睛里刹那间闪过一丝强烈的意外,随即一闪身,就离开了空间,来到了军营之中的空阔地方,仰头看去。

    看着空中游来荡去的一团黑色雾气,二货黑白分明的眼里,竟也闪过了一丝迷惑不解。

    这是啥东西呢,看起来好危险的样子,但……怎地却又好想吃呢……

    二货一个小爪子抬起来,揪着自己的胡子,有些目光闪烁……

    好矛盾啊……

    只此一项,便已表明那黑色雾气注定很非常相当的不简单!

    二货的眼中,何曾有危险之说,往昔还是战五渣的时候就敢只凭度抢夺魔界能者的轮回果,吞噬此世极峰强者的神识,西帝梦天罗若非被二货吞噬部分神识在先,战力再不复完整,何至于那么轻易的败亡陨灭于叶红尘手中。

    南帝龙御天落败于叶笑之手后,散落的神识亦被二货收走,还有这连日大战下来,无数敌方修者陨落的神识尽都被二货收取,二货的实力可谓空前暴盛,日前更值叶笑紫气东来神功再做突破,无尽空间再升级,连带着二货的实力也又有大幅激增,现在的二货,实力已经去到了何等地步已经是谜,连叶笑这个事实上的主人,都无法解答!

    反正如龙凤双子对二货那是乖得不要不要的,已臻不灭境高阶的金鹰在二货面前,顺服得完全不需要二话,一直对二货老大地位不满,妄图联合同为此世灵植极峰三尺红的虚空藤,近来对二货俯帖耳,一副巴结奴才款!

    至于那群银鳞金冠蛇,在无尽空间再升级之后,集体尽皆不灭境初阶的银鳞金冠蛇,拥有了操控身体,能大能小的新能力,这项新能力运用之频繁,远远出了其他能力,因为臻至不灭境的银鳞金冠蛇竟是愈的畏惧二货,完全不敢目视之,二货目光所及,集体浓缩身体,由巨蟒身材直接缩小成蚯蚓,竭力消除存在感!

    实力成谜,但实力必定强得不要不要的二货,竟然也会感到危险,那黑色雾气的级数,便已可见一斑了!

    就在二货凝目看向天空的这一刻,那股子黑气似乎是察觉了二货的存在,居然放弃了在这里上空游曳,直接刷的一声遁入高空。

    消失的无影无踪。

    二货瞪着眼睛,突然间一阵懊丧。

    虽然有些危险,但,绝对好吃啊……怎么跑了呢?二货顿足捶胸,后悔的无以复加。

    ……

    大帐中。

    叶笑的神情空前凝重:“但不管怎么说也好,北天兵败乃是不争的事实。个中原因耐人寻味。我在想,与其我们在这里猜测,倒不如我直接过去找白沉探问明白情况。”

    所有人都闻言齐齐吓了一跳——

    “不行!不行!这太危险了!”

    “尊上不可如此行事,这太荒谬了,尊上乃君主阁之主,岂可只身涉险地,此举绝不可为!”

    “北天兵败很大机会就是翻云覆雨楼从中弄诡,尊上前往,岂不给对方莫大良机,不可不可啊!”

    叶红尘也表示反对:“如果白沉真的拥有一夜之间搞定北天大帝和北天所有高层的实力,你现在实力就算极高,只怕那白沉也有把握趁这个机会弄掉你,北天既覆,你已经是他的最后对手,敌方之自投罗,岂会错过?!”

    叶笑闻言皱了皱眉头。

    在他心里,固然对自身实力极为自信,不惧危机,另一方面也是认为此事无论是否白沉所为也好,都不会对自己做什么,这个信念没有理由,反正叶笑自己就是这么感觉的。

    可是他的这种感觉,却又绝对不能拿出来说,那是注定会被喷的结局。

    毕竟是没有任何依据的事,在这么重大的场所拿出来说,委实太过儿戏了一点!

    “暂时静观其变吧,眼下局面诡谲,一动不如一静。”

    花王算是君主阁里面大局观很强的一个人,最终给出了这么一个建议。

    “眼下也只好如此了。”叶红尘提出来告辞。

    叶红尘在这里位置尴尬,毕竟他不是君主阁的人,和七朵金莲等人坐在这里,连客卿都算不上,人家君主阁商量事情的时候,征求一下他们的意见算是尊重,若是就事件出谋划策指手画脚,甚至拍板决策,那可就是不知进退,喧宾夺主了。

    毕竟,叶笑并不承认自己的身世,坚持此叶非彼叶,一码归一码。

    这一点,亦是让叶红尘感觉最头痛的一点。

    因为若是这一点关系不圆,自己就算想将垂天之叶的基业交给叶笑,都没有一个适当的理由!

    投靠?

    这个绝对不行,至少眼下不行,毕竟垂天之叶再现红尘的口号宣称乃是“破天之时”,意在挑战天下群雄,现在局势并不算很明朗,且叶红尘还有绝杀西帝梦天罗的战绩,贸贸然将垂天之叶交给一个外人,这个道理怎么说也是说不通的!

    就算叶笑,叶红尘的位置都可以乾纲独断也不行,太儿戏了!

    叶笑送叶红尘一众人到了大寨门口,欲言又止。

    叶帝和叶凰此际化作原形墨阳,一个跟随着金龙,一个依偎着白凤,显得很是亲切,毕竟乃是同族,自有一份属于族人的情感。

    白凤亲昵的帮叶笑整了整衣冠,柔声道:“回去吧,你这孩子现在做下了这么大的基业,这么多人都指着你,可别把自己累到了,你道尊上之名是那么好担的名号吗?!”

    叶笑心中一暖,和声道:“好。”

    叶红尘等人转身欲走,叶笑在身后突然开口道:“这个……”

    叶红尘诧异转身:“怎么了?”

    叶笑犹豫了一下,道:“等这一波的事故过去,我想去……叶家密地,拜祭父亲母亲,略尽人子孝道。”

    叶红尘闻言两眼中精光猛然间暴闪而出,这一刻,他甚至都有些激动了,一迭连声道:“好!好!好!”

    哈哈大笑,转身而去,却是一派心结尽去,心满意足的款。

    叶笑却是感到怅惘起来,忍不住轻轻叹了一口气。

    叶家。

    这个对于自己等同禁忌的名字,于自己终究与其他不同,不是说自己不承认,就不存在了!

    就好像现在,无论自己接受叶红尘的帮助也好,无视其作为也罢,人家就那么做了,这份厚泽自己已经承受,因果二字,有因有果,反之亦然,自己总要做点什么,回应人家的心意,若是始终视若无睹,或者只若等闲,自己的心就受不了。

    看着叶红尘远去的身影,叶笑一时间竟不了然自己当下是个什么感觉,总之就是思绪乱成一团那种。

    叶红尘。

    这个人也算得上是心狠了,纵使旁观叶家军全军覆没,竟也不曾出手救援;而一切原因的源头,竟然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叶家。

    这等残酷的感情,这等去到尽的情意,让叶笑真心的承受不起。、

    传承了十万年的家族,说覆灭就这么没有了?

    若是换成自己,自己能够有这份残酷的果决吗?!

    垂天之叶,叶大先生。

    在此之前,叶笑但凡是有想到这几个字的时候,全是神往,崇拜;

    然而自从那件事情生之后,叶笑看着叶红尘那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乃至看着七朵金莲那些人也是全然无动于衷,没任何感觉的样子,心下的感觉就唯有悲哀而已了。

    难道成为一位绝顶高手,最终就一定要走到这么绝情无情失情的地步吗?

    这样冷酷的心性,陪伴在侧的家人全都没有了,纵然再是巅峰,天下尽在脚下,却又有什么乐趣?

    所谓乐趣,需要与人分享,需要被人知道,被人认可,被人羡慕嫉妒恨,这才是乐趣的极意,若是没有这层极意,所谓的乐趣,不过是自我陶醉,不值一哂!

    世人皆道高处不胜寒,然而又有几人知道,也知道所谓高处不胜寒的孤寂冷肃,却罕有人知道,这个状况何尝不是站在高处的那个人自己一手缔造出来的!

    自作自受!

    “我叶笑,绝不会走这样的道路,这样的前路,不是我追寻的大道!”

    叶红尘是坏人吗?

    不是。

    七朵金莲是坏人吗?

    更加不是。

    但他们却能做到这么绝情、无情、忘情。

    叶笑深深叹息。

    “难道漫漫岁月,真的可以泯灭一切的……包括人正常的感情,亲情。”

    “但我不要泯灭,绝对不要。”

    叶笑心中感怀了一下,带着叶帝和叶凰又再转回君主阁,心中却不禁重新浮现出刚才的疑惑:北天一夕湮灭,若是白公子所为,那他们又是如何做到的?

    北天大军,到底是怎么败的?

    如此诡谲的局势,到底是如何形成的?

    我是不是要坚持心中所想,偷偷的去见一见白公子,一问究竟?

    叶笑在思量着。

    却不知他此刻的这番思量,竟决定了这片天地未来的最终归处!

    ……

    叶笑在这边疑惑不解,却哪里想到,臆想中厉害到没变的白公子,此刻却正在遭受到了生平最大的危机。

    他独自一人站在山巅,凝神观视着原本北天大军驻扎的所在,现在早已变成空荡荡的大地,同时也是在紧张的思索,这两天里面,他几乎查看了所有远古留下来的典籍。

    甚至,包括一些虚无缥缈的,很荒诞很荒谬的传说志异。

    但却没有找到任何相关北天残兵口中所描述的“魔鬼”、“恶魔”记载。

    就算有一些志异略有点滴雷同,详细分析之后,却认可确认只是原作者的胡编乱造,没有半点真实性,更加与那魔鬼恶魔没有半点相关。

    然而事情就生在眼前,已经是现实,更有数十亿大军作证,却怎么又能有假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白沉站在山巅,满脸尽是沉思。

    白沉虽然自视极高,却也不会盲目自大,北帝寒江海乃是跟自己父亲东帝同级数强者,自己就算有自信能战而胜之,也非得一场鏖战不能轻取,这还是一对一的情况,而北天高层覆灭之时,寒江海身边还跟随有绝大多数的北天高层,阵容之强横,却是足以湮灭当世任何一人,绝非说笑,然而这样的阵容却集体陨灭,没有一个活口生还,下手之人的实力,岂非已经去到了一个可惊可怖,难以想象的高度?!

    也许这个下手之人,下一个要针对的目标,就是近在咫尺的翻云覆雨楼,就是自己,白沉岂能不思量再三,斟酌应对策略!

    这亦是白沉此生之中,次在未曾接战之初,就生出心虚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真的不好,太不好了!

    就在此时——

    “想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何不问我?!”一个声音虚无缥缈的传来。

    白沉心下陡然一沉。

    眼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一团黑气,一阵凉意蓦然从心底升起。

    难道……是那话儿来了?

    黑雾在白沉面前蠕动了一下,居然渐次幻化成了一个人形,随着脸部位置的又一次蠕动了一会儿,原本黑漆漆的一团,却最终化作了一个中年人的样子,赫然是衣服丰神如玉,洵洵儒雅的皮相。

    “这个形象,应该是这个世界最容易接受的样子了。”黑雾凝形而成的中年人微笑了一下,一双眼睛带着无尽的邪异看着白沉:“你叫白沉?”

    ………………

    &1t;今天三更合一。这段时间总是合着,主要是我实在是懒得分章节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2002章 无限诡异! 返回《天域苍穹》目录 下一章:第2004章 灵族之魔(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