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域苍穹最新章节列表 » 《天域苍穹》最新章节列表 第2006章 怪异的白公子

《天域苍穹》最新章节列表 第2006章 怪异的白公子

文/风凌天下
天域苍穹 本章字数:5827 天域苍穹txt下载
推荐阅读:闪婚少校娇妻 青春的死胡同 雄霸神荒 神医嫡女 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桃运双修 儒道至圣 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绝杀飘雪
    黑雾中年人道:“你也觉得不错!?”

    白沉和声道:“岂止是不错而言,阁下与尊兄的名讳简单明了人深省,令人闻之便觉印象深刻,反正我觉得这名字虽然略有些直白,却端的是好名字啊。”

    黑雾中年人点点头,道:“你也是这么觉得的吗?我就说这名字很好,可大哥偏偏要跟我掰扯,总说要改名字,有你这么说我就彻底放心,谁再说让我改名字我也不听了。从此后在红尘天外天,我也叫熊二,你我就以这个名字为交流媒介。”

    白沉道:“这样最好,这样最好。”

    黑雾中年人大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旋即化作了一片黑雾,转瞬便已消散得无影无踪。

    这位源自异界的熊二先生,终于走了。

    白沉再三确认那“熊二”真的离开了,这才深深地喘了一口气,抬起手,抹去了一直到现在,勉力抑制不使渗出额头的冷汗;虽然已经安然,却仍旧感觉如同在生死之间走了十七八个来回。

    他没有在山顶上再做停留,径自下山了。

    虽然步伐仍旧从容镇定,但若是有熟悉白沉的人就不难看得出来,白沉的步伐韵律少了一些格调,而移动度却几乎是正常状况的一倍有余。

    婉儿看到自家公子这般快步走来,不由吓了一大跳。

    公子爷看上去正常,但明明已经到家,仍旧保持着这么快的移动度,几乎可以说是失态的状态,却是从所未有,难道是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但究竟是什么事情,竟能让公子失态至此?

    以公子的定力,就算是生死关头,也难以令其动容才是啊!

    白沉沉着脸,急走进去,道:“去密室。”

    婉儿和秀儿对视一眼,不敢怠慢,更不曾一语言问询,径自跟着白沉往里走去。

    三人旋风一般卷过去,沿途所遇的一干翻云覆雨楼的高层们无不目瞪口呆。

    今天公子爷的脸色怎地这么难看呢?

    ……

    “公子,到底生了什么事?”婉儿问道。

    “恩…那不是需要你们关心的问题。”白沉镇定了一下心神,道:“我们去见厉无量、雪丹如与寒冰雪。”

    婉儿和秀儿闻言俱是一愣。

    那三人被自己等三人请回到来之后,虽然翻云覆雨楼已经极尽殷勤的招待,并无半分苛待,但那三人却是每天骂声不断;雪丹如还好些,但厉无量和寒冰雪却是一个冷嘲热讽,阴阳怪气,一个破口大骂,极尽难听。

    婉儿和秀儿对其自然是能不去就不去。

    谁愿意没事找挨骂呢?

    但是今天,似乎……

    秀儿打开空间禁制,三人同时进入到另一个空间之中,此境占地并不很大,大抵就是一个幽静的院子而已。

    院子内中,分列东西两座院落,尽都是极尽素净清雅,却又不失堂皇大气的建筑格调。

    两座院落之间,有不下百丈方圆的空地,尽植错综而立的花草,花香阵阵;若是单纯以居住环境而论,在这里住着的住户,生活氛围可谓是相当惬意的。

    然而此际内中却正自有大骂声传来,绵绵不绝,气脉悠长。

    “混账的白沉!什么白公子!什么强者风度!什么翻云覆雨楼!狗屁!都是狗屁!”

    “除了阴谋诡计,除了卑鄙无耻!老子就再没有看出来其他的!”

    “只得这样的心胸,居然还妄想要和叶笑争一日之雄长,将来必死无疑!”

    “居然用出绑票的下作手段,玩阴谋,这分明就是耍贱格的前奏啊!”

    “卑鄙至极!无耻至极!龌龊至极!下作至极!不要脸至极!”

    “白沉,老子在骂你呢,怎么还不出来挨骂!你大爷的!”

    “你出来啊!你出来啊!”

    厉无量的叫骂声堪称惊天动地,只可惜此境一共就那么点地方,更只得他们三个人在此,骂声再宏大,也只是扰己清净而已。

    白沉淡淡的笑着,走了进去:“厉兄,火气怎地还是这么大啊?”

    东面房屋中,厉无量一个箭步跳了出来:“白沉,你这个卑鄙小人竟然还敢出来!你这个不要脸的无耻之徒!”

    白沉微笑道:“厉兄,您这话可就不对了,自从厉兄到我这里做客以来,白某自认可是招待得极好啊,厉兄小日子过得舒舒服服,又有如花美眷在旁,怎地还有这么大火气?厉兄这么说,小弟可就要伤心了。”

    厉无量破口大骂:“做客?放你娘的狗臭屁!有你这样邀请客人的么?有老子这么做客的么?你丫个混账东西,全然拿着不是当理说,居然还这么理直气壮,简直就是恬不知耻、厚颜无耻、卑鄙无耻,你丫的无耻上瘾了!”

    白沉哈哈一笑:“厉兄且稍安勿躁,来来来,咱们兄弟三个已有一段时日没见,今天久别重逢该当好好喝一顿。”

    另一边,寒冰雪一如既往的白衣如雪,面冷如冰,连声音也好像是充斥有冰茬子内中一般:“臭不要脸的,谁跟你是兄弟!”

    婉儿冷冷道:“厉无量,寒冰雪,你们俩最好对我家公子客气一些!我们翻云覆雨楼优厚对待你们乃是礼待阶下之囚!一味的激怒我们,只会消磨我们的耐心,真正对几位做出一些不客气的事情,两位就不考虑后果,一念之差,也许就是后悔终生!”

    厉无量厉声大笑:“小丫头,你来啊!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让老子后悔终生!光说不练嘴把式,有真能耐就拿出来招呼我们啊!”

    白沉摆摆手,淡然笑道:“婉儿莫要搅局。还不快去搞点酒菜来,我和两位痛饮一番,然后送三位朋友上路,不枉一场宾主尽欢……”

    寒冰雪冷冷打断白沉道:“送我们上路?白沉,你早该如此做了!”

    白沉哈哈大笑:“如今我欲送几位上路的方式已立,却看两位敢不敢照我的招待而行了!酒微菜薄,一切皆看两位的抉择。”

    厉无量豪迈大笑:“人生除死无大事,终局一醉亦快哉。赶紧拿你的酒来!老子就陪你喝一顿!”

    ……

    须臾,一席丰盛的酒菜上桌。

    厉无量嘿嘿冷笑,大口喝酒,大口吃菜,一派从容自若。

    寒冰雪则更加温尔雅一些,谈笑风生,气度倍显雍容。

    还有雪丹如,坐在厉无量旁边,满面尽是恬静平和,似乎对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纵使是生死之事,亦不外等闲。

    白沉殷勤劝酒,说说笑笑,酒桌上的气氛一时间居然很是融洽。

    一番饕餮盛宴之后,厉无量抚着肚皮大笑:“白沉,看在你这席践行酒菜还不错的份上,老子再多给你点面子,说吧,你想要让老子怎么上路法?”

    白沉淡淡的一笑,道:“如何上路?这个我还真没想过,此际空间门户已然开启,随便三位以任何法门动作去找叶笑都好,跑着去,飞着去,骑马去,甚至骑着狗去……我都没有更多意见。”

    三人一听这句话,顿时愣住了。

    “你说你打算放我们离开,随便天高任鸟飞?”

    寒冰雪霍然抬头。

    “确有此意,毕竟我这里的生活也不同意……”白沉长长叹了一口气:“单只是平白的养着你们,供吃供喝乃至维系一个私立空间,林林总总的花销实在太大,我也是有些承担不起了……尤其是你们不但帮我干活,还成天到晚的咒骂我……我不趁早放你们走,难道还继续给自己找不自在,继续让你们吃我的白食?”

    厉无量瞪着眼睛:“你不打算拿我们威胁叶笑了?”

    白沉怫然不悦:“厉兄这是说得哪里话。我白沉岂能是那种绑架威胁的人?你这话可是将我白沉看得太低了……”

    厉无量冷笑道:“那你将我们搞到这里的本意,就是为了管着我们吃了这么长时间的饭?”

    白沉微笑:“说起来请厉兄贤伉俪一道前来实在是误会,我只是倾慕寒公子人间独秀的美誉,有意结识之,才有当日相邀寒公子之举,凑巧厉兄伉俪与寒公子同道,便一并邀请了来,反正我想本楼前段日子收成还不错……就算多招呼两个吃白食也无所谓……但三位非但气脉悠长,花销也非常人可及,这今日,我已渐感应付为艰,这才不得已请三位上路!”

    厉无量翻了翻白眼,道:“白公子,你猜我信不信你说的鬼话?!我他么的要是相信了你的话,除非是天上掉下个金元宝正好砸在我头上!”

    白沉哈哈大笑,忽而注目于厉无量脸上。

    却见厉无量话音未落,突然半空中金光一闪,一枚金元宝从天而降,砰地一下子正整砸在厉无量的脑袋上。

    这空间本就是白沉的私人空间,想要搞出这等事情自是轻而易举。

    但此情此景配合着厉无量刚才的那句话,却登时是让厉无量啼笑皆非、哭笑不得。

    “翻云覆雨楼实在再无力招呼三位,三位,真个轻便吧,去叶笑那边白吃白喝吧!”白沉站起身来:“今日一别,前缘消弭,再见之时,彼此是敌非友,祝三位一路顺风,江湖风波险恶,还要多多保重。”

    说罢当真就这么敞开空间,径自离去。

    而厉无量等三人一时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尽都是不敢相信眼前生的一切。

    尝试着走出空间,走出翻云覆雨楼的大本营,然后……

    一直去到了无疆海群山之中,仍自感觉如同做梦一般。

    当真是说什么也想不通,想不明,白沉先把自己等人抓来,不久后却又撒手放逐,就你这么放自己等人离开,是几个意思呢?!

    这般形式,真真不像是名震天下的白公子会做的事情。

    厉无量最后用一句话,解释了白沉的怪异行为。

    “这货十有是疯了……所以才行事如此颠三倒四地。”

    寒冰雪点头,深表赞同。

    其实之前白公子说什么对自己倾慕云云,寒冰雪便已经得出了类似厉无量的结论!

    寒冰雪等三人来到君主阁大营的时候,叶笑正在与关老爷子等人聊天,几位老爷子之前伤势颇重,但有叶笑这个不世神医在,又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疗养,自然都已经痊愈了。但众人说起之前种种,却仍是不胜唏嘘。

    叶家军如今已经不复存在,关老爷子等人也能够死心塌地的待在君主阁了。

    不得不说,几个老爷子在管理内务方面尤其协调各方的能力,还真是出类拔萃,纵观君主阁上下,端的无出其右。

    只是几个老爷子现在的心态,仍旧是充满了纠结的。

    自己作为一家之主,守护了家族一辈子,为了家族延续,竭尽所能,呕心沥血,这非但是责任,更是一份荣耀。

    然而直到现如今才知道,传承下来自己这个庞大家族的老祖宗,其实并不在乎这个家族的存亡与否!

    这个现实可是让几位老爷子心情郁郁难纾。

    不过却也是接着借这件事情,将七莲家族彻底绑上了叶笑君主阁的战车,这幸与不幸之间,竟是全无间隙,让几位老爷子纠结的同时,却还同步爆了奋斗的活力。

    七位老爷子说是老爷子,也就只是他们外貌相对老迈而已,他们的年纪对于那些个真正的老人,连零头都说不到,在重新确立着眼点的当下,作为早早就生出跟随叶笑之心的他们,自然也有从龙建功的意愿,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不能跟随叶大先生继续破天之时,跟随君主一叶未尝不能更得殊荣,莲叶相随,“叶”固然异,却未必不是殊途同归!

    亦是因为这几位老爷子的加盟,让叶笑的更加无所事事起来!

    手下能人太过,会做事的人太多,为者当然就不必事事躬亲,这对于好揽权的上位者自然并不乐见,甚至可能要玩什么帝王心术,互相制衡之类的,但对于叶笑而言,简直乐见得不要不要得!

    习惯了权力下放,自己空窗的叶笑蓦然被步相逢抓住,一大摞的事情让叶笑确认。

    叶笑登时头都大了,很没廉耻地将工作推给玄冰,自己逃之夭夭,甚至是直接将自己君主阁之主的大印都直接扔到了玄冰怀里。

    “冰儿乖乖,帮我干活儿。我出去透透风,近来实在是太辛苦……”不负责任的某君主抛下一句无耻到极点的话语,一溜烟地没了影子。

    步相逢与玄冰君应怜等人听到如此没下限的推卸词,一时间都蒙了,好半晌才归于面面相觑,哭笑不得。

    这位最高领导人也实在是忒懒了,脾性更是……反正就是太那啥了,太没下限了!

    这边才刚刚逃跑到大门外的叶笑一眼就看到了正飞前来的厉无量与寒冰雪等人,这一场惊喜当真是非同小可,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见。

    “无量!冰雪!”叶笑一声大叫,迎了上去,端的投怀送抱,毫无花假。

    对面,厉无量哈哈大笑,径自张开了双手,兄弟两人狠狠地抱在一起,亲密无间。

    ……

    “你是说这么长时间你们没有出现,其实是白公子将你们请去做客了?”

    叶笑跳了起来。

    “什么请去做客了,分明就是绑票!”厉无量道:“只是白沉那小子多半是疯了,那一日……”

    将事情说了一遍。

    叶笑听罢厉无量的描述,原本嬉笑情绪却是尽敛,更兼皱起了眉头。

    “你是说,白公子先将你们掳走,囚禁在一处私密空间之中?”

    “是的。”

    “恩,白公子将你们抓起来,擒而不杀,定然另有目的,多半就是在适当时刻,以你们的生命针对我设局。”

    “我们也这么想。”

    “他已经抓了你们一段不短的时间了?!”

    “是的。”

    “却在日前突然把你们放了。”

    “是。”

    “什么额外的话都没有说。”

    “是。”

    “也没有提任何的条件?”

    “没有。”

    “就这么很非常十分平和地把你们放走了。”

    “差不多吧,虽然有说什么倾慕冰雪的说词,还有家里没有余粮云云,任谁也知道就是随口说的推诿之词。”

    “这的确是有些奇怪。”叶笑沉思半晌,久久不语。

    厉无量站起来走来走去。

    “站着别动。”叶笑大声道。

    “啊?”厉无量吓了一跳。

    “你们三个都先别动!”叶笑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空前郑重了起来。

    …………

    &1t;在筹备最后一波爆…………>
(快捷键 ←)上一章:第2005章 熊大熊二 返回《天域苍穹》目录 下一章:第2007章 白公子的信(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