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二章 狗改不了吃屎

章节目录 第八十二章 狗改不了吃屎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6757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神医嫡女 儒道至圣 青春的死胡同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闪婚少校娇妻 绝杀飘雪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雄霸神荒 异能小农民
    readx;    ps:五千字大章,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Www.AiyoushenG.Com】。。

    这自古以来,禁赌就没有停止过,但是自古以来,从未有过哪一刻真正能够断绝赌博。

    赌,人性也。

    唐朝也不例外,虽然禁赌,但是民间一直有赌坊存在。

    在扬州城西城郊外的一间大屋内,只见一群赌徒围着一张大桌子拼了命的叫嚷着,个个双目赤红,青筋暴露,满脸大汗,模样、神情跟后世那些赌徒是惊人的像似。

    一局战罢,有人欢喜有人愁。

    突然,吱呀一声,门打开来,但见有二人走进屋来,正是张三儿和刘俊。

    “哟,三哥儿你终于来了,可是等苦我们了。”

    “快快给三哥儿腾出一个地来。”

    “三哥儿,咱们能否翻本可就全指望你的。”

    这些赌徒一见张三儿来了,那别提多热情了,恨不得将张三儿当赌神供奉着。

    “哪里,哪里,各位过奖了。”

    张三儿也朝着四周拱拱手。

    “刘哥,你也来了。”

    一个老赌徒突然认出了旁边的刘俊来,又不少人注意到刘俊,纷纷打招呼,毕竟这个圈子就这么大,赌上几次,也就认识了。

    刘俊略显尴尬的点点头,心里却是非常惊讶,他昨日听张三儿说自己有多么威风时,以为多多少少有些吹牛,可是哪里知道竟然真是如此。

    张三儿带着刘俊畅通无阻的来到正中央的位子上,气势十足,宛如赌神高进降临。

    只见桌上放着一堆铜钱,还有一个大铜碗,这就是番摊,玩法十分简单,就是用这铜碗罩住一堆铜钱,下注者赌该堆用4除后余数为多少,并将注下在所选数字的方块边。买定离手后,庄家即翻开盖碗,有一根小棒每次移去4枚铜币,直到最後剩下4个或少於4个为止,猜中者即赢。

    而站在张三儿对面的不是别人正是韩艺,他面容青涩,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打工仔。

    只见他将铜碗往铜钱堆上一罩,又用长棍将边上的铜钱拨到一边,才道:“各位请下注。”

    却只有少数几人下注,现在这些人是新来的,而那些老油田纷纷看着张三儿。

    “第一把就是随便玩玩吧。”

    张三儿拿出无枚铜币压在写着“四”的方格上。

    他一下注,其余人纷纷跟着下注。

    张三儿向刘俊问道:“刘哥,你不玩么?”

    刘俊囊中羞涩,摇摇头,道:“我就是来看看的,你玩,你玩,不用管我。”

    “那行。”

    张三儿倒也没有勉强。

    “买定离手。”

    韩艺长棍一扫,示意大家的手离开桌面,然后喊道:“开。”

    即打开铜碗,用长棍开始数起了铜钱,四个一次。

    “四---四---四!”

    只见这群赌徒卯足了劲在喊,口沫横飞,脖子上的血管老粗老粗了,这就是番摊最刺激的地方,越到后面,喊声越大,仿佛就要窒息了一般。

    刘俊很快就被这气氛感染了,也跟着喊了起来。

    当剩最后一小堆时,顿时全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睁大的眼睛,长棍落下,一拨,韩艺朗声道:“开四。”

    “吼!”

    瞬间点爆了全场的气氛。

    刘俊惊奇不已,道:“三儿,看不出你真有这么厉害。”

    张三儿一边收着钱,一边笑呵呵道:“不瞒你说,我最近运气实在是太旺了,买啥出啥。”

    连赢两把之后,张三儿终于输了一回,毕竟运气再好,也不可能把把都中,但总归来说,张三儿还是赢多输少。

    在赢了一把之后,张三突然向刘俊道:“刘哥,你别老站着,一块玩吗。”

    刘俊略显尴尬的笑了笑。

    “啊,我知道了,一定嫂嫂把你的钱看严实的是不。”

    不是看严实了,是压根没钱啊!刘俊当然不会这么说,尴尬的点了点头。

    “你早说吗,咱们兄弟一直都是有钱一块赌的,给。”说着张三儿拿着十枚铜币强行放在刘俊手中,然后又全神贯注赌了起来。

    刘俊瞧了眼手中的铜币,心中暗喜,其实他早就按耐不住了,但是也不敢一次性全部压了,拿着两枚铜币放了上去。

    别看韩艺面无表情,不断的重复手中的动作,其实余光一直注意着刘俊,见他终于下注了,暗笑,赌徒始终是赌徒呀。

    不用说,今日他们“兄弟”二人又是大杀四方,赢了不少钱。

    “看看今日赢了多少。”

    出得赌坊,张三儿乐滋滋的数着一串串铜钱。

    刘俊由于本钱不多,而且开始没有赌,赢得自然不如张三儿多,但也不少,赢了三十多钱。

    这赢钱了,自然得去潇洒一下,二人又找了一个小酒肆,弄了两壶好酒,几道菜,举杯痛饮起来。

    刘俊喝了一口酒,一抹嘴,意犹未尽的说道:“三儿,倒还别说,这番摊虽然简单,但是十分有趣,特别是数铜币的时候,真是太刺激了。”

    “可不是么,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赢钱。”

    “那是当然,哎,明天你什么时候去?”

    “明天,明天不行。”

    “为什么?”

    “明天我得去军中操练,改日再去吧。”张三儿笑呵呵道。

    刘俊点点头,倒也没有多说。

    当晚,杨府。

    杨展飞笑了一声:“想不到刘俊这么快就上钩了。”

    一旁的韩艺微微笑道:“这狗改不了吃屎,他被关了数日,肯定早就手痒了,稍微给点诱惑,他自然就会上钩。”

    杨展飞道:“不过韩小哥你这手段还真是厉害,你是怎么做到想开几就开几,我至今还未看明白。”

    韩艺淡淡一笑:“雕虫小技而已,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十赌九千,对于番摊这种最好出千的赌法,韩艺也真不是谦虚,实在是不值一提。

    当然,这也是在唐朝,没有人玩过这番摊,要在后世的话,他可是会非常慎重的,其实他去赌场很少出千,因为他对赌没有太大的兴趣,最多也就是去消磨时间,他去之前,就准备好要输的钱,赢了就是运气,不管多少,当晚一定挥霍完,绝不留到第二天,输了也没有关系,反正输完就闪,从不留恋赌桌。

    杨展飞见韩艺不愿多说,也没有多问,你有这本事就行了,又道:“明日张三儿不会再去了,你说刘俊会单独前去吗?”

    韩艺道:“一定会的,没钱他都去了,现在手上有些钱了,那他还如何还按捺的住,明天就再让他赢一回,再给他一些甜头尝尝,等到他入迷了,我再让他输个精光。”说着,他又道:“哦,陈东那边已经安排好了吗?”

    杨展飞道:“已经全照你要求的弄妥了,明日下午就有一场好戏。”

    韩艺点点头,倒也不是表现的十分兴奋,毕竟这些人说到底,还都是一些莽夫,缺点太明显了,对付他们,还真是提不起兴致,如果是武则天的话,那他可能会相当有兴趣。

    翌日,下午。

    陈东微醺的往家里走去,腹部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的他,今天终于出门了,去会了会军中的几位朋友,说是朋友,其实也就是一些狐朋狗友来的,这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吗。

    走到一半时,行至河边,忽见不远处站着一位婀娜多姿的美女。

    这陈东可是出了名的色,恍惚间,还以为自己看错了,赶紧揉了揉眼,定眼一瞧,不禁眼中放光,虽然只是一个侧面,但也逃不过他那双毒辣的双眼。

    美女!

    这绝对是美女!

    陈东情不自禁的就往那美女走去,欲一睹这美女全貌,待走近时,他发现那美女竟在掩面哭泣,突然又迈前了一小步。

    不好!

    陈东一个哆嗦,吓出一身冷汗,不禁加快了步伐。

    那美女突然放下了手,低着头,似乎叹了口气。

    陈东见情况不对,急忙招手喊道:“小娘子,勿要冲动。”

    但话刚喊出口,那美女已经跳了下去。

    陈东毕竟有一颗爱美之心,没有丝毫犹豫,纵身一跃,也跳了下去。

    这陈东祖辈可都是渔夫来的,水性非常好,救一个人还是非常容易,很快就把那美女救上岸来。

    “呼---!”

    陈东坐在河边的草地上,急喘一口气,毕竟重伤刚刚痊愈,体力还是不如往日,而且又喝了不少酒,难免有些吃力,不过此时他的酒意已经消散的无影无踪,又往边上昏迷的美女看了眼,只见这美女杏目琼鼻,眉若黛山,唇如樱桃,一张白皙的瓜子脸更是美艳无比。

    “咕噜!”

    陈东喉咙里面不免发出一声闷响。

    为什么会发出这一声闷响呢?

    很简单,因为这女人是昏迷的。

    是不是该做些什么呢?

    陈东如是想着,一双贼眼四处瞟动,见这里虽然比较偏僻,但毕竟是白天,还是可能有人经过的,心中很是挣扎,方才喝酒时,听得那些狐朋狗友谈论最近的风流趣事,他本就心痒难耐了,偏偏又遇到此等大美女,这真是天意难却啊!

    “咳--咳咳---!”

    突然美女口中发出几声呛咳。

    这一下就彻底断绝了陈东的邪念,忙道:“小娘子,小娘子。”

    美女缓缓睁开眼来,“我死了么?”

    陈东急忙道:“你没死,是我救了你。”那说话的语气,仿佛紧接着的下句就是,“你何时以身相许?”

    哪知这美女不但没有感激,反而猛地一怔,怒视着陈东,“你为什么要救我,我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去死,你为什么要救我?呜呜呜---。”说到这里,她不禁趴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陈东好生失望,明明自己做了好事,反倒受人埋怨,这要是男人,他早就一拳打回河里了,但是女人的话,特别是美女,那自然另当别论,忙道:“小娘子,你先莫要激动,若有什么难事,可与我说,说不定我能帮你。”

    “没用的,没用的,你帮不了我,谁也帮不了我。”那美女摇着头道。

    陈东道:“话可不能这么说,不瞒你说,我在官府认识不少人。”

    那美女一听到“官府”二字,不禁一怔,停止了哭泣,转过头来,望着陈东道:“你---你真的可以帮我。”

    陈东点点头,道:“你告诉我,是谁要害你么?”

    那美女低眉沉默少许,才缓缓说了起来。

    原来她叫做柳妙儿,原本家里环境还算不错,可是五岁那年,父母在一场火灾中去世了,而她则是被她二姨收养了,不过她这二姨生性泼辣,常常打骂她,家里全部的家务活都是她包了,等到她长到十六七岁,她二姨见她容貌姣好,于是寻思着将她卖给一个名叫顾大海的地主当小妾。

    这顾大海也是出了名的色,作为同道中人的陈东如何不知,都六十来岁了,样貌极丑,却又非常好色,他都觉得恶心,这柳妙儿自然不肯嫁,但是她二姨可不管你这么多,准备强行将她卖给顾大海,于是她就跑来这里寻短见。

    陈东听后,暴怒不已,“真是岂有此理,你二姨还有没有人性。”

    柳妙儿掩面又哭泣起来,突然打了一个喷嚏,一时尴尬无比。

    陈东这才想起柳妙儿浑身都是湿的,急忙脱下自己的衣服,给柳妙儿披上,虽然他的衣服也是湿的,但是这不重要,泡妞最重要的是态度,是细节,对此陈东是深谙其道。

    “多谢大哥。”

    柳妙儿微微颔首,忽见**着上身的陈东腹部还裹着白布,不由得啊了一声,“大哥,你---。”

    陈东大咧咧道:“没事,没事,一点点小伤而已。”

    柳妙儿见这白布已经散了,于是道:“大哥,我帮你重新包扎一下吧。”

    陈东心里当然开心的要死,但是嘴上还强行装着正人君子,“这不太好吧。”

    柳妙儿美眸一瞟,低着羞红的笑脸,就这一抹蕴含羞意的微笑,真是把陈东弄得神魂颠倒,恨不得立刻扑到,但是他还是忍了下来,又见柳妙儿伸出手来,温柔的将那些白布解开来,只见一道狭长的刀伤,不过已经结疤了,轻声问道:“大哥,当时一定很疼吧。”

    “不疼,不疼。”

    陈东闻着柳妙儿身上的清香,早已经迷迷糊糊了。

    柳妙儿细心的帮陈东擦着伤口。

    期间,二人有好几次四目相对,又是阵阵羞意。

    这难道就是初恋的感觉。陈东直想把这美人儿狠狠拥入怀里,好好疼爱一番。

    突然,一声大喝,打断二人的柔情蜜意,“哇呀呀!好你一个奸夫淫妇,真是气死我了。”

    二人均吓了一跳,赶紧分开来,又转头一看,只见后面站着一群人,为首一人正是那顾大海,一张鞋拔子脸长得真是十分规范,小眼睛,大蒜鼻,歪嘴巴,很难想一个人能长成这副模样。而在他身边还站着一个水桶腰的妇人,身后还站着几名打手。

    “你这小妮子,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竟敢背着老娘来这与情郎幽会,看我回去不教训你。”

    那妇人骂骂咧咧的就冲了过来。

    “二姨,不是这样的,我们是清白的。”

    柳妙儿急忙起身辩解道。

    “这衣服都脱了,你还想瞒老娘,今日老娘非得抽死你这妮子。”

    那妇人冲上前,就准备抓人。

    “住手。”

    陈东一声暴喝,手一挥,挡开这妇人的手。

    他可是军中高手,就这么随便一挡,那妇人差点就摔倒了地上。

    那妇人见陈东身材高大健壮,倒是有些害怕。

    “你是什么人,竟敢坏我顾大海的好事。”

    后面顾大海走了过来,一脸凶相的威胁道。

    陈东看到貌丑的顾大海,心中好生愤怒,自己生的如此俊美,却因父母皆是穷人,取得丑妻,而这顾大海生的其丑无比,只因家中有些田地,就能够拥有着小美人,真是上天不公啊。一时气愤,道:“你别管我是谁,今日你们谁敢动妙儿试试。”

    “嘿,你小子真是不长眼了,给我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顾大海一声令下,身后的几名打手立刻冲了过去。

    但是他们哪里是陈东的对手,三两下就全被打趴下了。

    陈东甩甩手,余光见身后柳妙儿一脸钦慕之色,心里暗自得意,又缓缓的朝着顾大海走去。

    “你---你想干什么?”

    顾大海颤声道:“你---你别过来,我---我要去官府告你。”

    陈东听得官府,不由得停了下来,道:“你出了多少钱?”

    顾大海见陈东不敢上前了,顿时变得有底气了,哼道:“五十贯,你有么?看你这寒碜样,别说五十贯了,恐怕连一贯钱都拿不出。”

    陈东冷哼道:“不就是五十贯么,多大的事,我出一百贯替她赎身。”说着,他看向那妇人。

    “一---一百贯?”

    那妇人两眼放光,“当真么?”

    陈东道:“当然。”

    顾大海忙道:“哎,你这婆娘可是答应将她卖给我了,怎能另允他人?”

    那妇人腆着脸皮笑道:“我可没有答应,我只是说价高者得,人家现在出一百贯,我当然卖给他。”

    顾大海恨得咬牙切齿,咽不下这口气,“我出一百五十贯。”

    “三百贯。”

    陈东立刻道。

    “三百贯?”

    那妇人惊叫一声。

    柳妙儿急忙上前道:“大哥,我可不能要你的钱,我嫁给他便是。”说话时,眼泪簌簌,我见犹怜啊!

    陈东微微一笑:“区区三百贯而已,小娘子何许如此。”心里却很无耻的想到,我先获你芳心,再得你人,到时你人都是我的了,这钱当然就不用给了。

    他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只是想一尝芳泽,仅此而已。

    顾大海道:“你小子能拿得出三百贯,我不信。”

    那妇人也是带着一丝狐疑之色望着陈东。

    “信不信,也就一个月而已,到时你自然会相信。”陈东突然一手揪住那妇人的衣领,冷冷道:“一个月之内,我定如数把钱给你,但是在这一个月内,你要还敢欺负妙儿,我就让你生不如死。”心里乐呵呵的想到,对付这不谙世事的小娘子,一个月足以。

    那妇人吓得大叫一声,连忙道:“是是是,我---我记住了,我记住了。”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十一章 赌徒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八十三章 这其实很简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