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八章 背后的故事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八章 背后的故事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4437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武炼巅峰 暗夜将至 乱世仙妖 我的绝色女友 借种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邪医毒妃 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 女神的近身护卫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韩小哥,真是巧啊”

    王玄道来到韩艺身前,微微颔首,彬彬有礼,那一双极其漂亮的双手兀自捧着那只不太好看的乌龟,给人一种暴殄天物的感觉。【Www.AiyoushenG.Com】,

    真的是巧吗韩艺暗自嘀咕一句,试探道:“我还以为王公子在家卜了一卦,来此寻我的。”

    王玄道一愣,笑着摇头道:“我若有这本事,那便好了。”顿了顿,他又道:“今日天气还不错,若是韩小哥不介意的话,一块走走吧。”

    “正有此意。请。”

    “请。”

    韩艺一边走着,一边说道:“想不到王公子恁地高人,也会来此俗地。”

    王玄道摇摇头道:“我算得了什么高人,一凡人,吃的是五谷杂粮,做着凡人都会做的事。”

    韩艺八卦道:“看来王公子你在这里也有不少老相好啊”

    老相好王玄道愣了愣,随即苦笑道:“我只是偶尔来此,倒也没有韩小哥说的老相好,只是与一些朋友来此聚聚。”

    哪里不能聚,偏偏跑到这里来聚,我信你才怪。大家都是男人,韩艺哪里肯信。

    说话时,突然迎面行来一辆马车,听得车内有人喊道:“王公子。”马车也随之停了下来。

    王玄道侧目一看,只见马车的窗口伸出一张颇具姿色的脸皮,但你要说很好看么,那也不见得,中上吧,还不及扬州的那妙儿姑娘,但贵在气质不俗,端庄高雅,而且这马车可是非常豪华。

    “原来是真娘。”

    王玄道颔首一笑。

    这个唤作真娘的女人笑道:“早知王公子今日会来此,我便不出门了,你都许久未来看我了。”

    王玄道一笑,没有做声。

    那真娘突然又瞧了眼韩艺,当然韩艺还至于帅到让女人侧目。只是他面孔陌生,而且王玄道极少带随从在身边,心中好奇,于是指着韩艺问道:“王公子。这小子是你家新来的下人么”

    王玄道面色突然一变,脸上的微笑瞬间消失,淡淡道:“如果下一次你再出言侮辱我的朋友,你自己收拾行李离开长安。”

    语气变得极快,让人无从反映。

    韩艺也许是习惯了王玄道的平易近人。听得不觉一愣,在这一刻他才想起这王玄道可是太原王家的长孙

    那真娘面色一僵,满脸的尴尬,笑也不是,哭也不是,好生滑稽,其实她这么问除了好奇以外,也是没话找话说。

    突然听得马车内传来一阵粗狂笑声,“玄道,真娘不过随口问一句。你犯得着生气吗,这女人是用来怜的,可不是用来训斥的,我这粗人都明白,你这真是有失谦谦君子的风范呀。”

    王玄道对于这突然起来的声音,并没有感到丝毫的诧异,淡淡道:“我如果生气的话,她今日会消失在长安,而不是等到下一次。”

    里面那个粗狂的声音阴阳怪调道:“真娘,你听见了。人家玄道可没把你当回事,你还硬凑上去找不自在。走吧。”

    “是。”

    马车立刻往中巷行去。

    王玄道回过头来,对韩艺道:“韩小哥,真是抱歉。”

    “哦。没事。”

    韩艺笑着摇摇头,他气量还不至于小到这种地步,道:“这女子是这里的歌妓么”

    王玄道点点头道:“她是花月楼四大花魁之一的绛真。”

    “花魁”

    韩艺顿时一惊,道:“可是我看她长得好像也很一般般呀。”心里却嘀咕,难道是我的审美观和唐朝的审美观不同,那也好。在他们眼里的丑女,在我眼里是美女,这样没有竞争了。

    这倒是挺爽的

    但是王玄道很快破灭了他的幻想,“此女长相虽是一般,但是气质修养皆不俗,又擅于自我抬高身价,故此成为花月楼的花魁,不该是有些傲慢,其实花月楼的四大花魁只有一人有得沉鱼落雁的容貌,其余三人皆是姿容普通,但是她们都是性格鲜明,与寻常女子有着不一样的地方,故此令人着迷。”

    这倒是出乎韩艺的意料之外,他认为花魁一定得漂亮,却不知道花月楼的四大花魁,只有一人生的貌美。

    但仔细一想,其实这也不难理解,来这里的可都是达官显贵,贵族子弟,他们贵族阶层出的女人已经是非常漂亮的了,几乎垄断了美女,所以对于容貌都已经麻木了,他们追求的是性格和气质,也是有特色的女子,容貌倒还只是其次,我的妻子比你们都要漂亮,如果冲着美人来的,那我还来这里干什么。

    说这绛真,她一脸傲慢,谁也看不上,反倒是引得人想征服她,身价自是水涨船高。

    不用想,那什么牙娘肯定也是如此,敢打贵族子弟的耳光的歌妓,怕也是她一个人了,大家一听,这女的恁地有个性,定会慕名而来。

    念及至此,韩艺反倒觉得自己是一个俗人了,忒俗的人了,因为他认为这些有名的歌妓,肯定是漂亮的,美丽的,哪里知道人家唐朝人的思想比他还开放些,追求的是特立独行,又问道:“哦,车内那人你似乎也识得。”

    王玄道嗯了一声:“元烈虎,哦,也是小蒙的表兄。”

    韩艺惊道:“你说那人便是长安七子之一的元烈虎”

    王玄道诧异道:“你也知道长安七子。”说罢,他立刻道:“是小蒙跟你说吧。”

    韩艺点点头,但又想起那日杨蒙浩的一番话,于是道:“算小蒙不跟我说,你们这么有名,我迟早也会听说的。”

    王玄道道:“那也未必。”

    韩艺道:“此话怎讲”

    王玄道苦笑道:“其实长安七子对于我们七人而言,只是一种羞辱,我们七人从不提这事,最近也鲜有人说。”

    韩艺好奇道:“这是为什么”

    王玄道:“小蒙没有跟你说吗”

    韩艺摇摇头。

    “这不是什么好事,而且也已经过去了,不提也罢。”

    王玄道似乎真不愿多说,转而问道:“对了,你来这里作甚”

    韩艺见他不想多说。也不好多问,但是心中却是非常好奇,他们七个不是最牛的**么,怎么会忌惮这一个称呼。真是怪哉。笑道:“来这里还能作甚,只不过连个姑娘都没有见着。”

    王玄道双目透着困惑,道:“这如何可能”

    这平康里别的不多,女人,不可能连个女人都没有见着啊

    韩艺叹道:“骗你作甚。我们刚从凤飞楼出来。”说着余光瞟了眼王玄道。

    “凤飞楼”

    王玄道呵呵一笑,道:“原来如此。”

    韩艺笑道:“看来你是知道的。”

    王玄道道:“听说了,不过这也是意料中之事。”

    韩艺道:“难道你早已经算到。”

    王玄道摇摇头道:“这不需要去算,而是情理之中的事。”

    韩艺好奇道:“此话从何说起啊”

    王玄道本不想多说,他也不是一个多嘴的人,但见韩艺一脸好奇,而且二人见面不过两次,也没啥话题可聊的,于是道:“花月楼的曹绣和凤飞楼的刘娥原本都是宫内的宫妓。差不多十五年前,朝廷准备在民间开一间乐坊。专门为宫里从民间选秀女入宫,当时有两个人选,一个是刘娥,一个是曹绣,但是后来选择了曹绣。

    曹绣来到这平康里的中巷开了一间乐坊,那时候的平康里还没有如今这般繁华,而当时曹绣来此也只不过是为了帮助朝廷选秀女,但是后来变成了现在的花月楼,而平康里因此得名,后来随着花月楼越来越赚钱。朝廷很多势力都渗透其中,大大小小的青楼、乐坊大院仿佛一夜间冒了出来,于是有了中巷和南巷。

    曹绣也因此名利双收,在宫中也极有势力。相比之下,刘娥年纪渐大,在宫中不受待见,比较落魄,在六七年前出得宫廷,来到平康里。据说当年曹绣是背地里使了些手段。才被选上的,刘娥一直都不服气,于是在中巷边上的一条巷子开了凤飞楼,有意要跟曹绣一争高下,这刘娥毕竟是宫妓出声,才艺方面非常了得,很快培养出一批色艺双绝的歌妓。

    可是曹绣岂会让她得逞,于是让暗中指示一些小私户去那条巷子做买卖,也是现在的北巷,起初刘娥不知,见到越来越多的人来北巷做买卖,而且北巷的客人也是越来越多,以为都是自己带来的旺市,但是却没有想到这都是曹绣的诡计。

    曹绣一方面暗中指示这些小户去北巷,一方面暗中诋毁北巷,说那都是卑贱的人才去的地方,故此一般贵人从不去北巷,只有一些贩夫走卒才会去,甚至于中巷和南巷的歌妓都看不上北巷的歌妓,等到刘娥反应过来,这北巷已经是名声狼藉,从那时起,谁都知道刘娥已经输了,关门也是迟早的事,如今连怜儿和金玉儿都走了,凤飞楼再也无翻身的能力,但是除了凤飞楼,北巷其余的私户生意都不错。”

    “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多故事。”

    韩艺点点头,这不难理解,为什么北巷都是一些小屋小房的,唯独凤飞楼一家是楼房,其实全是个体户。笑道:“我相信那刘娥也绝非是为了争一口气,她主要还是想争夺权力,只要凤飞楼能够笼络更多的贵人,培养出更多的优秀歌妓,诱使朝廷来这里挑选秀女,她便可趁机与朝廷达成协议,那么刘娥便可再与曹绣一争高下,说到底,还是权力之争。

    不过曹绣这一招也真是够狠的,她知道但凡贵人,都面子,不屑于与贩夫走卒共聚一堂,于是把个体户全部安置在北巷,因为个体户不过都是一些小买卖,里面的歌妓身价自然也不贵,也只能吸引一些贩夫走卒,那些贵人看到这些贩夫走卒都往北巷跑,自然会嗤之以鼻,再加上曹绣暗中散播谣言,如此一来,达官显贵肯定不会去了,这名声一旦臭了,刘娥注定失败了,如果刘娥肯委曲求全,自降身价,专门做这些贩夫走卒的买卖,或许还能苟全,但是从凤飞楼关门来看,她显然要的不仅是这些。”

    王玄道略微惊讶道:“想不到韩小哥是深藏不露,我只说的只言片语,韩小哥便猜透其二人的心思。”

    韩艺一怔,摇头笑道:“哪里,哪里,你都说得这么明显,我若还猜不透,那便是白痴了。”

    王玄道摇摇头道:“话可不能这么说,很多人都认为刘娥只是不服气当初曹绣背地里使手段,谋得花月楼,要争这一口气,只有少数人知道刘娥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韩艺眯了眯眼,似乎在思考甚么。

    王玄道突然道:“韩小哥,你为何对这有兴趣”

    韩艺一怔:“没什么,是问问而已。”

    二人说着,忽听得前面传来不少脚步声,韩艺抬头一看,原来他们已经来到了北门,又见不少乞丐急匆匆的往城外走去。

    韩艺好奇道:“出什么事呢”

    王玄道一笑:“想必定是我那位贤兄在行善。”

    “贤兄”

    “哦,是郑家长孙,郑善行。”

    ps:求推荐,求订阅。。。。。~搜搜篮色,即可全文后面章节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七章 千术不是那么好学滴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九章 名人之后(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