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五章 铁齿铜牙

第二百三十五章 铁齿铜牙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4829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 桃运双修 雄霸神荒 完美世界 闪婚少校娇妻 青春的死胡同 霸道老公,抱一抱 神医嫡女 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重生电子帝国
    此问一出,厅内是一片寂静。【wwW.aiyouShen.cOm】

    郑善行抿了抿唇,又和王玄道互看一眼,彼此眼中满是笑意,就差没有笑出声来了。

    长孙无忌也将头偏向一边。

    不得不说一句,韩艺这话说的真是太绝了,而绝的地方,不是在于他这话有多么精妙,而是他找对了对象。

    韩艺虽然不懂历史,但是他会问呀,他早就打听清楚这褚遂良是一个什么人,就一直臣,喜欢与人辩论,不是口蜜腹剑的奸臣,跟魏征一样,只是没有魏征那么猛,那么有原则。

    当初李世民要封禅,魏征和李世民争得是面红耳赤,就差没打起来了,而褚遂良就是魏征推荐给李世民,这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魏征总不可能推荐一个佞臣给李世民吧,褚遂良也进言阻止李世民封禅,导致李世民封了一辈子的禅,直到死都没有封禅成功。

    这褚遂良当初是干什么的,就是专门记载李世民的一言一行,所以他经常要督促李世民在有所做为时,应该考虑到会留给人们一个什么印象,也经常劝住李世民要谨慎,说是劝,其实就是恐吓,但凡看到李世民不耻之举,就恐吓李世民,你要这么做,说不定就遗臭万年哦。

    这直臣谏言,那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因为他们的责任是指责皇帝的错误。

    皇帝何许人也,天下就他最大了。

    我韩艺作为百姓,不就是学着你们这些大臣的,反正有样学样,你一个臣子敢纠正皇帝的过失,我为什么就不敢纠正你的过失。

    哦,你指出皇帝的过失,就可以因此升迁,而我指出你的过失,我就因此升天,一字之差。生死相隔呀,这尼玛传出去,你褚遂良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个直臣么,比奸臣还奸呀!

    这话说的褚遂良都不敢动韩艺了。

    不过褚遂良也不是庸臣。是出了名的能言善辩,这唐朝的直臣都是一口铁齿铜牙,相比较起来,那纪晓岚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因为清朝那种环境。铁齿铜牙就是死,唐宋是最开明的两个朝代,不是皇帝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饶有兴趣道:“你屡屡说你指出我的过失,那我问你,我究竟有何过失?你且说来听听。”

    他许久没有遇到对手了,好胜心就窜上来了,也不顾地位、尊卑,竟与韩艺争论起来。

    而他也知道, 他唯一可以反败为胜的。就是“过失”一词。

    若他真有过失,那他就输了,因为韩艺都将太宗圣上给抬出来,他哪里还敢用身份去压制韩艺,只能跟韩艺讲道理了,但如果韩艺说不出他的过失,那么就是韩艺诬蔑他,这可不是小罪呀。

    韩艺如今更加有恃无恐,因为他已经断了褚遂良手中最锋利的一把武器,道:“小民方才已经说了。右仆射此举,与强盗无异。”心里暗笑,我就骂你强盗,你奈我何。

    褚遂良哼道:“我要你的犁和织布机。乃是为天下苍生着想,非图我个人之利,若是那熊飞犁在你手中,哪怕你心地再好,你最多也就是造福一隅百姓,但是由朝廷推广的话。可造福天下百姓,孰轻孰重,尔怎不知晓?我看你还是为了贪图私利,故此百般不愿。”

    郑善行他们听得都是频频点头。

    如今私人的能力太小了,交通不便,讯息难以传达,这熊飞犁落在韩艺手里,纵使韩艺在厉害,也难以推广开来,必须要依靠朝廷,而且褚遂良要这犁,对他个人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利益关系。

    这褚遂良也绝非浪得虚名。

    难啊!

    郑善行、王玄道也想看看韩艺如何反驳。

    韩艺突然向长孙无忌道:“素问国舅公深通我大唐律法,并且乃我大唐律法撰写人之一,敢问国舅公,我大唐律法中,可有一条言明,若是持有造福百姓一理,便可窃夺他人财产。”

    这长孙无忌主持修订了《唐律疏议》,《贞观律》他也是出了不少力,对大唐律法是了如指掌,如数家珍,摇摇头道:“倒是没有。”

    就算有,也不可能这么说啊!

    这话一说完,长孙无忌突然反应过来,正欲补充 。

    “多谢国舅公相告。”

    韩艺拱拱手,根本不给他机会,笑道:“有道是,无规矩,不成方圆。这熊飞犁不管怎么说,都是小民创造出来,理应是属于小民的,这是无可争辩的。是,也许右仆射你是为了天下百姓着想,但你也确确实实因此夺取了小民的财产,然而,关于这一点,朝廷也从未明言规定,右仆射就可以凭借一句话,便随意夺取他人之物。

    倘若,有朝一日,又有官员对小民说,哪里生了天灾,要小民将家中半数粮食交出来赈灾。如果小民不交的话,他同样也可以说,我是为了造福百姓,你饿不死,但是那些百姓少这一口饭,就可能饿死。万一,这粮食刚刚要走,那边又来一个军官,说哪里要打仗,缺少军粮,要小民交出剩余的粮食,他们同样也可以说,我们是为了保护天下百姓,你没饭吃,最多也就是一条命而已,可是我们是保护天下百姓,你应该舍身取义。

    甚至可以说,一旦生任意外,朝廷便可随便的增税,反正朝廷都可以说是为了天下百姓。但是小民就想问一句,小民也是百姓,你连小民这一个百姓都保护不了,你凭什么说能够保护天下百姓。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身为仆射,不但不以身作则,行事竟如此草率,罔顾国家律法,恃强凌弱,认为获取他人的劳动成果,乃理所当然之事,而且你甚至连一句感激之言都没有,于公于私,都不应如此,下面的官员见到你这么做,岂不是都会争相效仿,随意夺取百姓财产,到时法不是法,国不将国。必生祸乱,你对得起太宗圣上当初对你的信任么?”

    这最后一句话,他几乎一口气说完,怕得就是被人打断。

    “放肆。”

    长孙无忌怒喝一声。他就很想打断,但是韩艺说的太快了,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话说到此,韩艺也豁出去了,激昂道:“小民自知活不过今日。但是有些话小民不吐不快,只知教人,而不知律己者,何以服人?若只准右仆射指正太宗圣上的过失,而不准小民指正右仆射的过失,这就是对太宗圣上,对当今皇上的大不敬。”

    长孙无忌猛地一拍桌子,霍然起身,指着韩艺道:“尔等小儿,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韩艺道:“敢问国舅公。太宗圣上可有跟魏公这般说?”

    长孙无忌哼道:“你也敢拿自己与魏征相比?”心里补充一句,好像还真说过。

    “小民并非要与魏公相比,只是小民不服,难道我大唐就只准魏公一人说真话么。”韩艺据理以争道。

    “你---!”

    长孙无忌指着韩艺,气得是吹胡子瞪眼,其实他刚才之所以先出声,也是为了保韩艺,因为刚才韩艺那一番话,就差没有将褚遂良打成奸臣了,这要是褚遂良开口。事情可能就没有回旋的余地,所以他率先开口,将主动权握在手里,哪知韩艺已经疯了。满地图到处放炮,你说他能不气吗。

    长孙延看得都是心脏都快跳了出来,他爷爷可不是咆哮派的,能把长孙无忌气成这样的人,那真是屈指可数。

    郑善行、王玄道等人就更加不用说了,冷汗都已经流干了。开始冒热汗了,可一方面又觉得韩艺的战斗力爆棚,心里均想,或许崔戢刃看到这一幕,心里会好过不少。毕竟韩艺都敢和褚遂良刚正面,你崔戢刃又算得了什么,就死得安心吧。

    褚遂良沉吟不语,他很想反驳,这争论可是他最擅长的。

    但是他真的无力反驳,说到底,不管是熊飞犁,还是织布机,都是韩艺的。而他潜意识里也确实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方才也确实利用身份逼迫韩艺交出可能存在的新式农具。

    其实话说回来,这很平常,但那只是因为百姓不敢不交呀。

    可若要深究起来,那就有问题了,韩艺若自愿给你,那是一回事,但韩艺要是不肯给,你却非逼着韩艺交出来,而且并没有朝廷公文,那就是抢了。

    这褚遂良第一回被人说的哑口无言,深深一叹,摆摆手道:“辅机兄,且请息怒,无论如何,今日我们是拿这小子没办法。”

    这长孙无忌不干了,哼道:“我还就不信治不了他一个无知小儿。”

    褚遂良惭愧道:“我们若治了他,岂不是告诉他人,太宗圣上当年也应该将我给杀了。”

    其实这个道理,说白了,就是不要剥削百姓,褚遂良不仅跟李世民说过,还跟当今皇上李治也说过,如果他这一回这么做了,那他将来还怎么去劝皇上。说得更加严重一点,他今日杀了韩艺,那么以后他若是谏言,冒犯了皇上,皇上可以杀他。

    套用韩艺那句话,就是“只知教人,而不知律己者,何以服人?”

    身为直臣的褚遂良,不管心里愿不愿意,他都要严格律己,要么你就争赢,这样就是治韩艺诬蔑朝中大臣之罪,如果你争输了,你还要蛮横无理,那么不仅会令你信誉有损,而且直接危及到你的权力,毕竟郑善行、王玄道这些人都还坐在这里看着的,他们虽然没有一官半职,但是他们的长辈可也不是好惹的,褚遂良得考虑清楚,这高处不胜寒呀。

    韩艺暗道,聪明!就是这么个道理。

    长孙无忌一愣,没有做声了。

    韩艺左一句太宗圣上,右一句太宗圣上,这你要动他,可就得慎重了。

    褚遂良看着韩艺,好气好笑道:“好小子,好小子,我还真是小觑你了,行,这一回就算是我错了。”

    话虽如此,但是他并不服气,因为他没算到韩艺会突然难,准备不足,前面还被韩艺气昏了头,以至于被韩艺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真是玩了一辈子鹰,反倒被鹰啄瞎了眼,阴沟里翻船啊!

    韩艺作揖道:“世上最大的勇者,莫过于知错能改者,右仆射胸襟开阔,虚心纳言,乃我大唐之福,小民万分佩服。”

    褚遂良哼道:“你小子别得意,我会盯着你小子的,你可得时刻小心了,若有把柄在我手上,我一定秉公执法。”

    这就木有必要了吧!韩艺急忙道:“右仆射当以天下社稷为重啊!”言下之意,就是你不能背公徇私。

    褚遂良笑出声来,挥着手道:“这就不用你来提醒我了。”

    说着,他又向长孙无忌道:“辅机兄,时辰也差不多了,我们还是去楼里看戏吧。”

    长孙无忌道:“你还有心情看戏?”

    褚遂良道:“我去看看今日那织布机是否真的有用,若是哗众取宠之物,我就拿这小子问罪。”

    这尼玛是**裸的报复呀。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韩艺赶紧打预防针道:“右仆射,小民可是事先就写明了,此剧纯属虚构,如果有雷同,实属巧合。”

    褚遂良哼道:“若是杀人犯在自己身上也写上这几个字,我是不是也得网开一面。”

    “呃!”

    褚遂良哼了一声,又向长孙无忌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便与长孙无忌往外面走去。

    哎,你这是强词夺理啊!韩艺还欲去追,长孙延突然叫住他,“韩艺,见好就收。”

    韩艺一愣,看了他一眼。

    长孙延低着头跟了出去。

    待他们一出去,郑善行就哈哈笑道:“韩小哥,光你这份勇气,我就远不如你。佩服,佩服。”

    王玄道微微笑道:“我从未看过有人将右仆射说的低头认错, 看来魏公后继有人了。”

    韩艺不爽道:“二位,你们就别落井下石了好不,方才也不知道替我说上两句。”

    郑善行坦荡荡的说道:“实在是抱歉,我倒也想,但真没你这份胆量。”

    王玄道也是直接说道:“郑兄都不敢,你也就别指望我了。我先失陪了。”

    “玄道,等我。”

    二人可以说是落荒而逃,虽然他们是贵族,韩艺只是平民,但是他们还真不敢跟韩艺玩这要人命的游戏。

    ps:求月票,求推荐,求订阅。。。。(。)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四章 借力打力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六章 证明自己(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