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二章 真有美女啊!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二章 真有美女啊!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7361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网游之邪神逆天 最强败家子 地狱恶灵 一宠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爱上坏坏女上司 极品全能学生 山河血帝 踏歌远行 炮灰攻略 快穿炮灰女配
    这年头没有报纸,没有广播,更别提互联网了,一切的消息都必须靠嘴巴来传播。【wwW.aiyoushenG.Com】●⌒,

    也正是因为如此,韩艺才故造声势,引得百姓来围观,又故意停演三日,其实哪怕明天就是女人日,也没有一点问题,因为这都是早就准备好的,不是突发奇想,但是韩艺需要一个宣传的时间。

    从结果上来看,韩艺这一次宣传取得了非常重大的成功,远胜于上回宣传熊飞犁。

    这才多久的工夫,长安城内外就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

    这一传十,十传百,人云亦云,结果到头来,晶晶织布机就如神话一般存在,一说晶晶织布机能够一天能够织出二十丈布来,二说晶晶织布机巧夺天工,变化莫测就差没有说成变形金刚了。

    总之,是传得神乎其神。

    就连韩艺都听得哭笑不得。

    但不管怎么说,晶晶织布机是扬名长安了,几乎家家户户都知道了,由此可见,永远不要低估一个没有网络的时代。

    不过对于韩艺而言,这些都是飘渺虚无的,他在意的还是,会不会有女人来凤飞楼。

    这不单单是为女人来看话剧铺路,更多的是他要借此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为将来入朝为官做铺垫。毕竟他如今的地位卑贱,如果此时就入朝为官,一定会惹来非议,但如果他深得民心,那么一切都将变得水到渠成,这一战对于他而言,也是至关重要。

    不仅是他,几乎所有人都在观望,因为这也是对传统的一种挑战。

    成群结队的女人上平康里,这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

    如果到时没有女人来,那就成一个大笑话了。

    但是,韩艺对此是充满了信心。

    第二日长孙无忌就让工部的官员来到了凤飞楼,一是让他们来此学习这流水线工作模式,二是与韩艺商讨买卖织布机一事。

    因为如今的经济非常单一化。就是小农经济,为此唐朝甚至还限定了百姓不准迁徙,也正是因为如此,唐朝的商业法律也是非常简单。总得来说,就是限制再限制。所以在韩艺还没有出售织布机前,朝廷也没有太多的想法,律法是很难超前的,一般都是发生之后。律法才会跟上。

    但是长孙无忌还是认为这是可以一试的,所以这些工部官员来此主要是对织布机织出的布进行检查,看看尺寸对不对,以及询问一下那扶贫计划。

    至于多尺寸布匹,这个朝廷不可能再短时间内就决定,必须还得经过商量,所以韩艺如今出售的织布机,只能一种尺寸,不可多尺寸化。

    在检查完布匹后,工部官员正式给出公文。允许韩艺出售织布机,但是税钱还是必须要交的。

    关于税钱,凤飞楼非常人性化,帮助底下所有员工统一交税,而且包吃包住,这在当代而言,已经是最好的福利了,至少没有任何压力。

    这其实也在韩艺的预料当中,早就在准备了,根本就没有为此担忧。木坊一直都在招人。并且如今木匠的伙食也是最好的,顿顿有肉,那些木匠见到东主这么慷慨,还不都玩了命的干活。

    韩艺这三日之内。几乎都是待在木坊,外面的大小事都交给了刘娥,到了晚上再帮小胖他们排练一下小品,顺便在调戏调戏梦儿她们,倒也轻松惬意

    千盼万盼,这一日终于来临了。

    此时天还只是蒙蒙亮。韩艺、熊弟、小野、杜祖华就已经跑步回来了。

    “哎呦,哎哟哎哟,累死我了,累死我了。”

    熊弟几乎是从院门口爬到中间的石桌上,然后整个人趴在石桌上,眯着小眼,嘴里一直叫苦。

    韩艺头疼不已道:“我说小胖呀,你能不能换句台词,每次跑步回来都是这副德行,你看看人家华仔,跟我们跑了好几次,一句抱怨都没有,这才是一个演员该具备的素质,要吃得苦,懂么?”

    “也没有啦。”杜祖华挠着头道,但青涩的脸庞洋溢着高兴。

    而小野就没有藏着,看着累趴下的小胖,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熊弟委屈道:“我也没有说不跑,我是真觉得累。”

    “行了,行了,算我怕你好不。”

    韩艺看到他这表情,就不忍心说他。

    “你们跑步回来了。”

    只见一风韵犹存的妇人从一间屋内走了出来。

    韩艺转头一看,哎呦一声,“咦?这是哪位大美女啊?”

    那妇人听得脸上一红,不免微微白了韩艺一眼。

    熊弟略显疑惑道:“韩大哥,你怎么呢?这不是刘姐么?”

    这妇人正是刘娥,只不过她今日穿得十分端庄隆重,一袭青绿色长裙,将那丰腴却不失曲线的身材凸显的淋漓尽致,黑发高高挽起,露出那保养的还不错的修长白皙的脖颈,玉钗斜插,显得非常高贵。

    这胖子一点幽默感都没有,这样都能演小品,我真是太厉害了。韩艺故作惊讶道:“刘姐?哇!你这是要去相亲么?”

    刘娥啐了一声,道:“你胡说甚么,我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相哪门子的亲。”

    韩艺眼中带笑,嘴上却道:“瞧你说的,我看你也就不过二十五六而已。华仔,你说是不?”

    杜祖华直点头,但是双肩急耸,这得多眼瞎才说得出这种话来。

    韩艺不敢问小胖,因为小胖萌萌的,天知道他会说什么,而小野的话,就一实诚人,不会说好话,就属杜祖华比较机灵。

    “你就这里胡扯吧。”

    话虽如此,刘娥脸上却是显得非常开心,这女人谁不爱听好话。

    明眼人都得看出,刘娥今日精心打扮一番,毕竟是宫妓出身,虽然年纪大了,但这底子还在,稍微打扮一下,真的是风韵犹存。前凸后翘,熟妇爱好者的最佳yy对象。

    韩艺嘿嘿道:“刘姐,如今你正值大好年华,去相亲也很正常呀。干嘛害羞,要不要我帮你物色一位如意郎君。”

    这越说越离谱了,刘娥脸都变得通红了,挥着手道:“去去去,你就积点口德吧。大清早的,就在这胡说八道。”

    韩艺啧了一声,道:“刘姐,这你就错了,女人的美,不是来自于青春,而是自信,自信的女人,那才是最美的,况且你年纪也不大。要敢于追求自己的爱情,我们的话剧不就是在说这方面么,你应该以身作则才是——哎哎哎,你去哪里啊?”

    刘娥哪里经得起韩艺这般调侃,赶紧快步离开了,她今日可还有很多事要忙的。

    还宫妓出身,这脸皮真是薄。韩艺摇摇头,忽听咯咯几声笑,转头一看,只见梦儿和梦婷二人躲在转角处。笑得可欢了,见韩艺看来,赶紧走了出来,忍着笑。望着韩艺。

    又有两个送上门来了。韩艺笑呵呵道:“大清早的就给我抛媚眼,你们考虑清楚后果没。”

    梦婷轻哼道:“谁跟你抛媚眼了,真是好不知羞。”

    梦儿也不示弱,打趣道:“小艺哥,你不是看上咱们刘姐了吧。”

    “啊?”

    熊弟震惊不已,一双小胖手捂住自己的嘴。

    韩艺郁闷道:“我说小胖。你用得着这么夸张吗,我说的你就不信,她们说的你就信,你究竟是哪边的?”

    梦儿道:“小胖当然是我们这一边的。”

    “还有你梦儿。”韩艺佯装严肃道:“我说你们呀,真是思想不纯洁,不过念及你们正是思春之时,我就不跟你们计较了。但是小胖你们可要记住了,作为一个男人,千万不要吝啬对女人的赞美,此乃君子之举,特别是像刘姐这种年纪的女人,更需要我们的赞美,那样她才能活的更加自信,我们作为家人理应要支持她。梦儿,梦婷,我平时夸你们的时候,你们就高兴的不得了,现在我夸夸刘姐,你们就这样,真是太自私了。”

    梦婷道:“你平时哪有夸我们,多半都是取笑我们。”

    “是吗?”韩艺一愣。

    熊弟、小野直点脑袋。

    梦儿也是一脸委屈道:“小艺哥,我就是说说而已,没你说的这么严重吧。”

    熊弟突然道:“韩大哥,我以前也没有听你夸大姐姐。”

    韩艺没好气道:“你大姐姐这么自信,还用得着我去夸吗。”心里想了下,我夸了呀,我都说她是仙女了,还要我怎么夸,虽然她并不爱听。又道:“你们可别大意,这可不是小事,打击一个女人的自信,这可是毁灭性的。”

    有这么严重么?梦儿撇了下嘴道:“我们以后不说就是了。”

    韩艺摇摇头道:“那也不是,咳咳,其实一个男人也有脆弱的时候,也需要女人的赞美,如果你们每天都叫我帅哥,我会非常自信的。”

    梦婷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韩艺很是严肃道:“梦婷,你这什么意思?”

    梦婷娇羞道:“小艺哥,我们不能昧着良心说话啊!”

    韩艺嘿了一声:“昧着良心?你这是什么意思,今日不说清楚,你哪也别想去。”

    梦儿更是咯咯笑了出来。

    熊弟、小野他们也呵呵笑了起来。

    “小艺哥,我错了,我不跟你说了,我去看梦瑶姐姐她们排练去了。”

    梦婷说着就拉着梦儿往院外跑去。

    熊弟抖动着双胸,乐呵呵道:“韩大哥,你要我叫你帅哥么?”

    “去去去,你给我一边去,瞎凑什么热闹。这两个小妮子真是不懂的欣赏,上回见到王玄道,就跟个花痴似得,真不知道那龟人有啥好的。”

    韩艺一摆骚姿,就往屋里走去,又从屋内拿了一件干净的衣服出来,见熊弟他们已经在狼吞虎咽的吃早餐,暗道一声,真是一群不讲卫生的家伙,跟以前的我真的太像了。摇着头去到澡堂,冲了一个凉水澡,可是等洗完澡出来,熊弟他们早已经吃完了。也不知跑去哪里了,他只能端着厨房刚刚做好的馒头,独自一人在院中啃了起来。

    以前吃早餐,是两个人一块吃的。是坐在床上吃的,是光着身子吃的,是你侬我侬的,但是现在——唉。韩艺吃着馒头,想着后世风流的自己。血泪在淌呀,上天呀,赐我一个美女吧!

    “韩艺!”

    话音刚落,就听得后面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

    “美女?”

    韩艺猛地一转头,惊呼一声。

    只见杨飞雪走了进来。

    “啊?”

    这一句“美女”叫得杨飞雪顿时傻眼,随即脸上一红,道:“你瞎叫什么呢?”

    “你们真是朋友关系?”

    随着一个疑惑之声,只见一个极其高挑的大美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正是元牡丹。

    糟糕!韩艺顿时冒了一头冷汗。

    元牡丹却是用狐疑的目光在杨飞雪和韩艺身上来回巡视着。

    韩艺灵机一动,嘿嘿一笑,招手道:“元大美女。早上好。”

    目光一扫,确实养眼呀,杨飞雪亭亭玉立,如花娇艳,洋溢着青春蓬勃的气息,令人怦然心动。而元牡丹,人如其名,百花之首,气质尊贵,给人一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距离感。但也极容易勾起男人的征服欲。

    元牡丹美目一睁,射出两道凌厉的目光。

    干什么,我叫你美女,你也当我是仇人。有本事你叫我帅哥啊!韩艺有些怕怕,下意识就想找小野护在身前,道:“小。”该死的,小野又不在。

    杨飞雪眉头紧蹙,不太高兴道:“韩艺,你今日怎么变得这般轻佻。”

    飞雪妹子。你以为我想么,我要不这么叫,她非得以为我们有些什么,我不只有一视同仁,你还说我轻佻,我还真是冤呀!算了,我就一舍身取义的命。韩艺打了个哈哈道:“抱歉,抱歉,在这平康里呆惯了,不自觉就染上了一些小毛病。”

    很无耻的将责任卸的干干净净。

    飞雪妹子何等纯真,一听就信了,嘀咕道:“这平康里还真不是什么好地方。”说着又向韩艺道:“韩艺,你可莫要学坏了。”

    “是是是。”

    韩艺笑着点点头。

    元牡丹略显惊讶,这韩艺究竟给杨飞雪喝了什么**汤呀,就韩艺那狡猾劲,不带坏人就算功德无量了,哼道:“就怕这平康里配不上他。”

    韩艺哪里听不出她讽刺之意,但却装傻充愣道:“哪里,哪里,牡丹娘子太看得起在下了,在下不过一个小农而已,此等赞赏,受之有愧,受之有愧。”

    我这是赞赏你么。元牡丹登时无语了。

    韩艺赶紧转移话题道:“对了,杨姑娘,你今日怎么来呢?”

    杨飞雪笑道:“这可得谢谢你呢?”

    “嗯?”

    “你还想瞒我么,牡丹姐可都告诉我了,是你拜托她带我出来玩的,谢谢你。”杨飞雪嘻嘻笑道。

    元牡丹轻哼一声,“明知故问。”

    韩艺一愣,立刻明白过来,知道她定是认为自己故意这般问,实则是博得杨飞雪的感激,其实他方才只是想转移话题,随口这么一问,没想这么多,倒也不想与元牡丹去计较这些,呵呵道:“谢我作甚,要谢也应该谢谢牡丹娘子,我也是看牡丹娘子心地善良,待人热忱,觉得你能交这么一个朋友,是莫大的福气。”

    元牡丹一愣,她还以为韩艺会反驳她,却没有想到韩艺竟然以德报怨,不免有些尴尬。

    殊不知韩艺心里确实感激她,故此才不与他计较,若是连这点胸襟都没有,他早就把肖云给骗的山沟里卖了。

    杨飞雪直点头道:“你说的不错,牡丹姐姐对我真的很好,昨天还带我去女仕阁玩了,认识了不少朋友。牡丹姐姐,谢谢你。”

    这元家可也是大家族,而且与杨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也可以说是世交了,元牡丹去找杨飞雪玩,杨思训和杨夫人不可能不放行,她们也知道杨飞雪天天待在家里,够无聊的。

    因为杨飞雪本就活泼可爱,天真善良,挺逗人喜欢的,很快就与元牡丹好得亲如姐妹。

    不过元牡丹原本打算迟一点来的。毕竟这太早了,但是杨飞雪可等不及了,于是和元牡丹约好,今日早点出门。

    元牡丹尴尬一笑。真的是受之有愧,道:“我也是受人所托。”

    韩艺见气氛有些沉闷,于是道:“行了,行了,咱们三个老熟人在这里说什么客套话。”

    元牡丹脸一板。道:“谁跟你熟了。”

    韩艺道:“我跟杨姑娘熟得很,你也跟杨姑娘熟得很,我们可是熟上加熟呀!”

    杨飞雪听得颇为好笑,咯咯笑道:“在理,在理。”

    元牡丹嘴角抽了抽,白了杨飞雪一眼道:“什么在理,分明就是歪理。”

    韩艺一笑,倒也没有否认,又道:“杨姑娘,最近还好么?哦对了。我好像许久没有看到少公子来这了。”

    元牡丹道:“小蒙马上就要考试了,这些天一直在家温书。”

    “这么残忍,哦不,这么刻苦。”

    韩艺点点头,暗道,估计那小子被他老子给监禁了。又道:“那你呢?”

    杨飞雪撇了下嘴,愁闷道:“我还能怎样,我二婶如今天天在给我谋划婚事,我怎么说她都不听,还说再大一点。就嫁不出去了。那天牡丹姐姐上门来找我时,我二婶就在跟我说这事,还说要将我嫁给裴三郎。”

    这还真是一个麻烦事呀!

    韩艺沉默不语,按古代的习俗来说。杨飞雪的确是迫在眉睫了,虽然她还没有十八岁,但是再大一点,就成剩女了,长辈能不着急吗。偏偏杨飞雪又比较憧憬浪漫的爱情,这就非常麻烦了。而韩艺也帮不了忙。要知道当初在扬州,他就随便说了一句,就闯下大祸。

    元牡丹道:“飞雪,其实你二婶也没有错,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可以帮你物色物色。”

    韩艺点头道:“这样也好啊!”

    元牡丹见韩艺这么说,心想,看来他们之间还真是朋友关系。

    杨飞雪摇摇头道:“这又有什么区别,那我还不如当初嫁给秦羽了。”

    元牡丹道:“那你打算不嫁人么?”

    杨飞雪摇摇头道:“那也不是,但是我希望我能够自己做主。”

    元牡丹道:“这怎么可能,就算是平常家的女子,婚姻大事,也必须听从父母之命,更何况你还是杨家的女儿,这就更加不可能了。”

    杨飞雪好奇道:“牡丹姐姐,你也是么?”

    韩艺听得稍显尴尬,因为他知道元牡丹是一个寡妇。

    元牡丹那细长的柳眉轻轻蹙了下,随即点头“嗯”了一声。

    杨飞雪略显失望,道:“难道我们这种贵族子女就非得听从父母之命么?”

    元牡丹脱口道:“倒也不是。”

    杨飞雪仿佛看到了希望,急忙问道:“是吗?牡丹姐你快跟我说说。”

    元牡丹神色显得有些黯然,略显后悔道:“算了,不说了。”

    这杨飞雪如何肯,道:“牡丹姐姐,你就说吗,反正坐在这也没事。”

    元牡丹无奈一笑,道:“在我认识的人当中,唯有一男一女做到了这一点,只是他们的下场都不怎么好。”

    韩艺听得也非常好奇,在这种背景下,竟然有人能够挣脱父母之命的束缚,这很了不起呀,八卦道:“是一对恋人么?”

    元牡丹摇摇头道:“不是,不过他们都没有听从父母之命,男的已经因此被逐出了家门,而那女的,她倒可以说是成功了,只是因为另外一些事,导致如今下落不明。”

    杨飞雪惊奇道:“那她是怎么做到的?”

    元牡丹苦笑一声:“你就不要想着去学她了,况且就算你想学,你也学不到的。”

    杨飞雪道:“为什么她做得到,我就不行。”

    元牡丹道:“第一,你没有她狡猾,第二,你没有她那么强势,第三,你没有她那么多帮手。反正你肯定做不到,而且她也没有打算嫁人。”

    杨飞雪还是不甘心道:“那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你说给我听听啊。”

    元牡丹摇头道:“这可不能说,因为里面牵扯太多人了,而且我并不赞成她那种方法。”

    韩艺听得也暗自称奇,世上真有如此彪悍的女人么?

    ps:今天又是周一了,万年不变的向大家求一张推荐票。(。)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一章 深藏不露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三章 一定会来的(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