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六十九章 绝密任务(下)

第二百六十九章 绝密任务(下)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5265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英雄联盟之王者荣耀 炮灰攻略 网游之邪神逆天 最强败家子 地狱恶灵 一宠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爱上坏坏女上司 极品全能学生 山河血帝
    关于武媚娘的出身,有很多人都不明白,这武士彟堂堂开国功勋,在世就已经是正三品,死后更是从一品封号,应国公,怎么可能会是寒门呢?

    这寒门从何说起啊!

    但是寒门就是寒门,不是你官做到多大,多有钱,你就能成为贵族,哪怕你是宰相,你也是寒门,成不了贵族的。【wwW.aiyouShen.cOm】但是寒门也不就是说普通百姓,穷的要命。

    贵族与寒门的区别,关键在于姓氏,不在于官的级别,要不然山东士族凭什么看不起李世民,人家都是皇帝啊。

    而这姓氏有大姓、小姓之分,武家本就是地方小姓,世代为农,不入流的那种,武士彟完全是凭借个人出色的能力,才当上大官的,这就是**丝逆袭。由此可见,武则天的厉害,也并非是凭空而来,她有一个能力超群的父亲,基因还是非常强的。

    虽然李世民曾修订《氏族志》,重新划分贵族,说是按冠冕来算,但李世民就是说的好听,可不是真心要提拔庶族,打倒贵族,而是为了巩固关陇集团的政治地位,包括他们陇西李氏。

    另外就是借此打压山东士族,因为山东士族看不起李世民,从而平衡势力,但也没有被大多数人承认,山东士族依旧稳如泰山,还是不鸟李世民,可即便如此,这武家也不在其列,武姓到如今还是一个地方小姓,没有任何改变。

    想那骆宾王曾书写讨伐武则天的檄文,开篇就揭示她的家庭出身,说她“地实寒微,昔充太宗下陈,曾以更衣入侍”,反正将她大将军女儿的身份一笔勾销。

    搞笑的是,而徐敬业所以有资格讨伐武则天,恰恰就是因为他乃豪门大族扬州大都督李勣的后人。

    这李勣和武士彟都做过扬州大都督、大都督长史,官品是完全相同的,但是在骆宾王的笔下。寒门大都督根本就不是都督,甚至什么也不是,这就是九品制下的姓氏门第概念。

    当今世上,真正的超级豪门。例如陇西李氏,清河崔氏,范阳卢氏,太原王氏,兰陵萧氏。河东裴氏,等等,像长孙家、褚家都不在其列,他们是权贵,但也是小贵族,不算是豪门大姓。像那房玄龄,还是出身官宦世家,但他也是寒门出身,不过后来房玄龄和范阳卢氏联姻,地位又不同了。

    李世民修订《氏族志》。目的之一就是把长孙家提拔上来,排在第二,只位于皇室之下,当然,山东士族从未承认过,百姓也是更偏向山东士族。

    当今王皇后,太原王家,一入宫,就是王子妃,后来太子妃。现在成为皇后。

    萧淑妃,兰陵萧氏,一入宫就获得淑妃的品阶。

    而武则天呢?并没有沾他父亲的光,要不是李治。就一陪葬的货,所以武则天根本没有享受到他父亲获得的那种种的荣耀,武士彟一死,武家就基本上退出了中央,这就是寒门尴尬的境地,可能一朝得势。但无法延续下去,贵族就可以,看看隋唐两朝的宰相,九成都是出自贵族。

    你一个寒门女子,想要当皇后,而且还是在有皇后的情况下,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啊!

    隋文帝的妻子,独孤皇后,八国柱之一的独孤信之女。隋炀帝的妻子,萧皇后,兰陵萧氏的女儿。李渊的妻子,窦皇后,北周定州总管神武公窦毅与北周襄阳长公主的女儿。李世民的妻子,长孙皇后,隋朝右骁卫将军长孙晟之女,包括现在的李治。

    哪一个皇后不是出身名门望族,豪门大姓。

    所以,武则天要称后,首先要面临的就是出身问题。

    为什么武则天到后来大量提拔寒族,虽然原因有很多,但是有一条是不能忽视的,那就是武则天也是出身寒门,她如果拥护贵族,那不就是反对自己。

    话说到这里,韩艺隐隐明白了,武则天要称后,那就是寒门与贵族的斗争,长孙无忌作为贵族必定是站在武则天对面的,不管从哪个方面去分析,要知道王皇后本就是关陇集团的人。

    然而,《白色生死恋》讲述的就是一个寒门与贵族的相恋过程,这与武则天当下面对的困难非常相似。

    如今话剧爆红,贵族、寒门都爱看,这无形中会给武则天减轻不少压力。

    崔戢刃抓住了这一点,他认为长孙无忌不会因小失大,肯定要放弃话剧的,等于就是放弃了韩艺,因为相对于武昭仪而言,这韩艺算得了什么。

    如果没有长孙无忌,以崔家的势力,稍微抓到韩艺的一点把柄,就能治韩艺于死地,地位相差太悬殊了。

    这心头之谜,终于解开了,但是韩艺却更加困惑了,究竟这机遇在哪里呢?为什么长孙无忌还会来找他呢?放弃他就好了,对于长孙无忌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问道:“小子能为国舅公做些什么吗?”

    这话问的很有意思,也可以说是很直接,他知道长孙无忌跟他说这些,当然不会是安抚他,你可以死得瞑目了,你的家人我帮你照顾,肯定还是他有利用的价值。

    长孙无忌听得抚须一笑,道:“其实老夫若要保你,倒也不难,但是如此一来,就正中崔戢刃下怀,因为他也知道,老夫忌惮什么,故此他才先去找你,让你自动离开长安,一来可以彰显他们崔家的风度,二来也是给自己留有余地,如果他直接去朝廷告你,万一老夫出面干预,那么他们崔家就有失面子,连弹劾一个开青楼的都不成功,这会影响他们崔家的名望,所为的名望,可是他们崔家最为看重的。”

    韩艺点点头道:“这小子也想到了,但不知国舅公的意思?”

    长孙无忌道:“这就是崔戢刃给我老夫出的难题,如果保你,并且让话剧继续演下去,那老夫岂不是为了那武昭仪做嫁衣,但如果让你离开长安,亦或者不让这话剧演下去,那岂不是告诉别人,老夫输给了崔戢刃,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两种选择,对于老夫而言,都非上上之策。而上上之策,就是老夫既不保你。又要让你留在长安,并且还让这话剧继续演下去,但结果是老夫胜。”

    韩艺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来,但又觉得这个想法过于大胆了,不敢妄言。道:“那小子该怎么做呢?”

    长孙无忌道:“老夫猜想,或许会另有人出面保你。”

    果然如此。韩艺心头一震,道:“国舅公说的不会是武昭仪吧?”

    长孙无忌点点头。

    韩艺不敢置信道:“但是武昭仪会为了这话剧,就出面保我?”

    “这我也不确定。”

    长孙无忌摆摆手,道:“但是我认为有这个可能。你的话剧现在在长安可是非常具有影响力的,这也是老夫当初看中的原因,但仅凭话剧的话,或许也不能够,关键是你还有能力。

    而武昭仪的野心,远远超出了老夫的预计。也不怕告诉你,其实现在后宫已经完全落于武昭仪手中,但是后宫只是陛下的家而已,所以老夫以为,武昭仪下一步就是涉入朝中势力,如果没有朝中势力的支持,武昭仪不可能登上后位,从长远来看,她肯定还会培养自己的势力。

    另外就是我前面说到的一点,武昭仪的父亲也是商人出生。这与你非常相似,所以武昭仪对你绝对不会像贵族一样,你们之间是没有隔阂的,相反还有某种联系在内。这就是老夫说的机遇。”

    韩艺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道:“可是武昭仪身在后宫,她如何出面保我。”

    长孙无忌呵呵道:“她的确没有能力保你,但是陛下有啊,至于怎么去保,老夫也不知道,而且。这也是老夫的猜测,至于武昭仪会不会出手,老夫倒也不敢肯定,相反,可能性还比较小,但是老夫人认为一定有这个可能。”

    话说至此,长孙无忌的用意已经是非常明显了,韩艺要再不明白,那就是傻子了,道:“国舅公的意思是,让我潜伏在武昭仪身边?”

    长孙无忌点点头。

    韩艺道:“可是我与国舅公一直都有来往,武昭仪若真有心招揽我,不可能不知道,她如何信得过我。”

    长孙无忌道:“这就是为什么我今日约你来这里见面的原因,崔戢刃料想我肯定不会因小失大,同样的,武昭仪肯定也会这样想,她肯定也在观望,究竟老夫对待此事是什么态度,只要老夫不出面此事,你必将身处绝望当中,这时候武昭仪才会出手。”

    韩艺算是彻底明白了,长孙无忌玩的就是将计就计,可是想着却觉得很不可思议,差点没有哑然失笑,道:“国舅公,小子冒昧问一句,如此重大的事,你竟然选择小子?这---这是否有些过于草率了?”

    “老夫就是看中你这一点,连你都这么认为,武昭仪就定不会生疑了。”

    “就因为这个?”

    韩艺诧异道。

    不可否认,长孙无忌这话很有道理,韩艺才来长安多久,而且又是一个开青楼,还不到弱冠年纪的年轻人,谁都不会相信长孙无忌会选择韩艺。

    但是阴谋往往就诞生在对方最意想不到的地方。

    要是大家都知根知底,步步为营,那很难分出胜负的。

    “当然不是。”长孙无忌说着一叹,道:“老夫虽是太尉,但是后宫是后宫,朝堂是朝堂,一直以来两边都是井水不放河水,任何一方干预另一方,都是大忌,而且老夫还是外戚,就更加是大忌中的大忌。所以老夫目前拿武昭仪没有丝毫办法,而且皇后也斗不过她,以至于后宫被武昭仪掌控。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老夫必须要清楚武昭仪究竟是何打算?不然的话,她在暗,我在明,老夫永远都将处于被动。”

    韩艺苦笑一声,道:“想不到国舅公如此信任小子,竟然将这重任交予小子。”

    长孙无忌道:“你是最佳的人选,也是唯一的人选。”

    韩艺道:“难道国舅公就不怕我出卖你吗?”

    长孙无忌笑道:“如果你的出卖,就能够动摇老夫的话,那证明情况对于老夫而言,已经相当不利了,另外,你这些日子所做的一切,老夫都看在眼里,你虽然有些时候爱耍一些小聪明,小阴谋,但是在大是大非上,还是做的非常不错,老夫认为你可以值得一信。”

    这话韩艺也就是听听,他心里当然清楚,长孙无忌选择他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没有背景,而且也不是他的嫡系,就算他将今日长孙无忌跟他说的话,大肆宣扬,人家也不会信,堂堂国舅公,怎么可能会跟你一个穷小子说这些事。

    另外,长孙无忌动不了武昭仪,但是要动韩艺,比吹口气都简单,哪怕韩艺依靠武则天当了官,所以根本不需要惧怕韩艺,一旦发现苗头有些不对,就可以及时铲除,而且,从韩艺的角度来看,跟着长孙无忌,当然要比跟武昭仪要好,因为现在两边不是一个等级的,一个昭仪,一个太尉,傻子也会选边呀。

    所以长孙无忌认为韩艺没道理会背叛他,而去投靠一个在朝堂没有任何势力的女人,除非韩艺当太监去。

    韩艺觉得自己特无辜的,他是想上位,但绝不是以这种方式上位,一个武则天,一个长孙无忌,两个人都是超级大阴谋家,夹在他们中间,稍有不慎,那绝对是碎尸万段。

    但是韩艺没有选择,长孙无忌都跟他兜底了,他若拒绝,天知道长孙无忌会怎么对他,道:“可若是武昭仪不出手,那我该怎么办?”

    这毕竟都只是长孙无忌的猜测,看似很有道理,但其实也挺离谱的,武则天究竟会不会出手,天知道啊!

    长孙无忌微微沉吟,道:“先回扬州去,至于你和秦家的事,我会让人摆平的,另外,我还会让杨思讷帮你在军中任职,先在扬州累积功绩,等时机成熟了,老夫再调你来长安。”

    他当然不会因小失大,而且他已经先败一阵了,他不可能还容许任何能够帮助武昭仪登上帝后的因素在长安。如果韩艺能够借此潜伏在武昭仪身边,那样的话,他就能够接受了。

    这看似很大胆,其实对于长孙无忌而言,付出的代价微乎及微,就一个小卒罢了,为什么不赌一赌,就算没有发生,也无所谓。

    韩艺道:“我可以不演这话剧。”

    长孙无忌呵呵道:“如果陛下让你演,你能不演吗?”

    这句话可是大有内容啊,也就是说,李治也想立武昭仪为后。

    虽然韩艺现在可以不演,但是长孙无忌也怕有人利用韩艺,在武昭仪夺后的路上,推波助澜。

    韩艺深呼吸一口气,道:“国舅公,请别怪韩艺势利,我想知道,如果我帮你打赢这一仗,我能获得什么?”

    “无妨,无妨,这是应该的,你若不说这句话,老夫倒还不安心。”长孙无忌摆手笑了笑,又道:“老夫会想办法修改你的祖谱,帮你归入南阳韩氏,让你成为贵族子弟,并且认当今门下侍中韩瑗为堂叔,只要你能够成为贵族,平步青云不在话下。”

    你妹的,说了半天,就是把老子的祖宗给改了。

    韩艺暗骂一句,但是要知道,这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在这个年代,只要成为贵族,前途无量,哪怕你是一个**,因为这意味着一切的一切,深呼吸一口气,道:“那我下一步该如何做?”

    长孙无忌笑道:“顺势而行。”

    ps:求月票,求推荐,求订阅。。。。(。)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二百六十八章 绝密任务(上)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章 命运的转折点(上)(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