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七章 关于熟练度的问题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七章 关于熟练度的问题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4673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桃运双修 雄霸神荒 闪婚少校娇妻 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 青春的死胡同 神医嫡女 完美世界 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霸道老公,抱一抱 儒道至圣
    韩艺还真不知道,原来崔戢刃身上发生了这么多悲剧,但说真的,他心里并没有一丝同情,因为比起崔戢刃而言,他更需要同情,他甚至都无法给萧无衣一个像样的婚礼,同时心里也万分好奇,道:“但是你说的这些,与我有什么关系?难道他赶我出长安,也是为了我好么?”

    “你现在不是没有离开长安么?”

    萧无衣狡黠的笑道。【wwW.aiyoushenG.Com】

    韩艺微微皱眉,萧无衣摆明是话里有话呀,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萧无衣并不知道韩艺对此事已经非常了解了,兴许比她还要了解的透彻,因为长孙无忌已经跟他交代的再清楚不过了,解释道:“事情的起因在于武昭仪想借着安定思公主夭折一事,打击王皇后和我堂姐,达到夺取皇后之位的目的。”

    “你堂姐?”

    韩艺微微一惊。

    萧无衣哦了一声,道:“差点忘记告诉你,那萧淑妃便是我堂姐。”

    “啊?”

    韩艺双目一凸,心想,天啊!这尼玛也太复杂了吧?

    萧无衣道:“不过我跟她不是很熟5←,我们性格相差太多,也玩不到一块去,倒也没有什么感情。”

    她对长孙无忌心怀怨恨,我若将此事告知于她,恐怕会多生枝节,可我们毕竟是夫妻呀,我究竟该不该说呢?韩艺心里万分矛盾,但他始终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他觉得必须要向妻子坦诚,因为他知道夫妻之间的误会产生,往往就是在于隐瞒,他做的这一切,多半都是为了能够保护萧无衣。当然,还有小胖他们,于是道:“关于长孙无忌---。”

    萧无衣突然一手轻轻按在韩艺的嘴唇上,笑道:“你听我说就是了,至于你想怎么做,不要告诉我。也不要来询问我的意见。”

    韩艺诧异道:“为什么?”

    萧无衣歪着头,叹道:“因为我这人有时候比较冲动,又嫉恶如仇,最恨不平之事,白就是白,黑便是黑,但是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无非就是权力之争,哪有错与对。所以你若听我的意见,反而可能会坏了大事,我相信在这方面,你比我要更加合适,所以你只管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就行了,我相信你。”

    这真的是莫大的信任,韩艺感动的都说不出话来,于是乎。他伸出舌头,轻轻添了下萧无衣的手心。

    “下流。”萧无衣后知后觉的缩回手来。啐了一声,非常严肃道:“说正事。”

    “正事,正事。”韩艺嘿嘿一笑道。

    真是那这人没点办法。萧无衣无奈一笑,道:“武昭仪出身寒门,武家远比不上太原王氏和我们萧氏,她若想称后。这出身问题必会被人拿来大做文章的。而你的话剧,恰恰又是讲贵族和寒门的爱情,贵族暂且不说,一旦武昭仪开始行动,那么你的话剧必定会帮助武昭仪得到许多寒门的支持。这就是武昭仪目前最需要的支持,不管她做的是对,还是错,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

    韩艺点点头。

    萧无衣又道:“而长孙无忌一直都是拥护王皇后的,其实自从我们兰陵萧氏偏向关中势力之后,我堂姐也成为了他们拥护的对象,如果只是我堂姐和王皇后之争,长孙老贼根本不会过问,但是武昭仪想要称后,长孙老贼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的。换而言之,如果崔小鬼不出手的话,那么长孙老贼绝不会让你的话剧演下去,到时长孙老贼一旦出手,那事情根本就没有挽回的余地,即便是陛下也得对长孙无忌忌惮三分,这道口谕就不一定能够下来。”

    韩艺所有所思道:“但是崔戢刃先出手,那么长孙无忌便可顺水推舟,既不让话剧演下去,又能置身事外,还少了一桩麻烦事。”

    萧无衣嗯了一声:“所以崔小鬼这么做,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在大麻烦来临之前,先将你推向武昭仪那一边,让话剧能够继续演下去。”

    但是你没有想到,长孙无忌会将计就计,利用这一点,将我安插在武昭仪身边。韩艺皱眉道:“这是崔戢刃跟你说的?”

    “当然不是,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他可不会跟我说这些。”

    萧无衣摇摇头,道:“崔小鬼生来就非常高傲,他从小到大从不与人解释任何事情,他一直都非常反对他们家族中的一些迂腐的礼法,所以当时崔家上下,只有他一个人赞成崔大姐与万二哥在一起,并且帮助他们私奔,但是结果非常令他受伤,再加上之后红绫和无月的事,令他性情大变,开始变得拘于礼法,事事都站在家族这一边。

    就连善行他们都以为崔小鬼已经变了。但是我太了解这小鬼,这厮骨子里就是不愿承认自己的错误,他希望有个人证明他以前做的是对的,而你的话剧恰恰说的与崔大姐的事非常像似,他可能是世上最不愿话剧消失的那个人。想要话剧继续演下去,唯一的出路,就是你站在武昭仪那边,因为你的话剧,一切都符合武昭仪当下所需的利益。”

    韩艺道:“就算如此,这也只是崔戢刃的猜测罢了,万一陛下没有下这一道口谕,那我现在就在回扬州的路上了。”

    萧无衣道:“如果是这样,你留在长安,可能会更加危险。长孙老贼虽然聪明,而且也有治国之才,但他是一个极度自私的人,太宗圣上在世的时候,他最忠于的是太宗圣上,其次就是自己,如今他最忠于的是自己,其次才是当今陛下,基于此之上,他才会去考虑百姓、社稷。

    一旦有人会伤害他的权益,他会毫不留情的斩草除根,就跟他对待我舅舅他们一样,他可不会管你是忠还是奸,只要你触犯了他的利益,他就会对你拿起屠刀。就跟当初他忠于太宗圣上一样,任何人,任何事,触犯了太宗圣上的利益,他都会不顾一切的维护太宗圣上的利益,哪怕他明知此事不利于国家社稷。所以此人绝对不能依靠,因为他太自私了。别说你了,即便是褚遂良他们,若是有朝一日会威胁到他,他也会这么做。”

    韩艺道:“若是如此的话,我站在他的对立面,岂不是会更加危险。”

    “若是一年前,那你现在估计就是九死一生。”

    萧无衣话锋一转,又道:“但是现在不同了。现在朝堂的事情非常复杂,因为这里面牵涉到太多的争斗,贵族和寒门,外戚和后宫,权臣和皇权,舅舅和外甥,甚至于山东士族和关中大族,在这种复杂的利益斗争下。没有人敢轻举妄动,即便是长孙老贼。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将这些隐藏的矛盾全部爆发出来,所以你现在比任何时候都要安全。”

    这道理其实非常简单,目前情况已经非常严峻了,但往往这种时候,大家非常谨慎。都不敢动,你一旦出手,那么必将会是一番腥风血雨,谁也无法预计到后果,各方都害怕。最为稳妥的方法,就是敌不动,我不动,大家就僵着。

    韩艺瞧着萧无衣,眼中带笑。

    萧无衣脸上一红,道:“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不仅长得漂亮,还这么聪明。”韩艺笑吟吟道。

    萧无衣哼道:“你还好意思说了,你以前就尽顾着挑我的毛病,不会做饭,不会洗衣,反正是这也不会,那也不会,整一个仙女。”

    韩艺听得仙女,差点没有笑出声来,但是他知道,如果笑出来,他就完了,微微抬起头,在那性感、傲娇的嘴唇上亲吻了下,心怀愧疚道:“对不起。”

    萧无衣望着韩艺,微微一笑,道:“你以为本郡主跟你一样,凡事都斤斤计较,本郡主才不会跟你一般见识的。”

    韩艺翻了翻白眼,道:“多谢郡主饶命之恩。”

    萧无衣刚刚张开嘴,韩艺突然又吻了上去,这可不是轻轻一吻,而是法式热吻。

    一番唇舌交战是在所难免。

    吻得萧无衣气喘咻咻,软软的瘫在他怀里,两腮红得都快滴出水来了,微微喘着气,瞪了韩艺一眼,目光中透着几分狐疑,“韩艺,你老实说,你是不是还藏着别的女人。”

    韩艺一愣,道:“这话从何说起,这我可以对天发誓,绝对没有,小胖他们也可以为我作证。”

    萧无衣好奇道:“那你为何这般熟练?”

    “啊?”

    韩艺双目一睁,哎呦,差点忘记我虽是处男之身,但却有这一颗百战之心。但是这时候,绝对不能出现任何迟疑,不然非得被人踢出去,一脸错愕道:“什么熟练?我不知道。”

    关于这一点,萧无衣方才就很好奇了,如果不是小胖和小野在那里一个劲保证,韩艺没有勾搭别的女人,她真的会认为韩艺一定包了,道:“你还在这里跟我装傻,我看你好像不是第一回与人亲吻。”

    初吻---好像被陈硕真给夺取了,但那是意外呀,严格意义来讲,我还是保留着童男之身,但是思想已经不是了,这尼玛还真难解释。韩艺道:“这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难道你见过不熟练的方式?”

    这话音刚落,萧无衣就是一粉拳砸在韩艺胸口!

    砰!

    “哎呦,咳咳,你打我干什么?”

    这萧无衣撒娇似得拳法,也是要人命啊!韩艺捂住胸口,一脸委屈。

    萧无衣冷冷道:“你刚才说什么?”

    我不这么说,你不得死缠着我问,我怎么解释吗,难道说我前世约炮无数,故此才这么熟练么。韩艺哭丧着脸道:“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这大概就是男人与生俱来的天赋吧,不然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但是我真的可以对你发誓,我绝对没有与别的女人有什么,我心中只爱你一个人。”

    “是么?”

    “当然是的。还有你的嘴真好亲。”

    “去去去,少在这里耍贫嘴,真是恶心。”

    萧无衣美目一瞪,韩艺给她的感觉,就好像对行房一事特别熟练,不过她也是初经人事,对于这事就一张白纸,所以韩艺说这是男人与生俱来的天赋,她也没办法反驳。

    韩艺见她还是不信,眼眸一转,突然嘻嘻笑道:“无衣,其实我觉得我方才做的还不够好,这事还得多练练,要不咱们现在就温故而知新。”

    萧无衣吓得一手按住他胸前作怪的大手,她可是受不了了,道:“不行,你若再敢胡来,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韩艺抱着她丰满的身子,笑道:“那抱抱总行吧。”

    萧无衣见他没有作怪了,松了口气,又白了他一眼,道:“你不是一直都抱着的么。”

    说着,她又趴在韩艺怀里,其实她也挺喜欢韩艺抱着她的感觉。经过韩艺这一波打岔,她非但没有怀疑韩艺,反而有些忐忑不安,幽幽道:“韩艺,虽然我已经过了成婚的年龄,但你是我第一个男人,而且也是唯一的男人。”

    这还用你说,方才就知道了。韩艺可不能说那层膜的时,免得又被怀疑经验丰富,深情款款道:“我对你可是一直坚信不疑,从未怀疑过,所以你也要像我对你这般信任一样信任我。”

    “这可不行。”

    虽然韩艺是采取绕口令的方式,但是萧无衣反应极快。

    “为毛?”

    韩艺睁大双眼。

    萧无衣轻轻哼道:“你这人狡猾的紧,而且骗人的本事又厉害,而且,你也说了,女人怀疑男人是与生俱来的,你应该谅解才是。”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哎呦,好像还真tm说过,天啊,我怎么会说出这么愚蠢的话来。韩艺一时后悔的差点没有喷出一口老血来,这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萧无衣又无比霸道道:“但是你不准怀疑我。”

    ps:月末,月末,月末,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求月票,求推荐,求订阅,求打赏。。。。。。(。)

    ()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七十六章 误会?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八章 主仆契约(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