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九章 七子拒官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九章 七子拒官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4445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绝杀飘雪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异能小农民 儒道至圣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神医嫡女 吴限宇宙
    这一声高喊,可是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wwW.aiyouShen.Com】

    这皇帝怎么会来这里了。

    纷纷转目寻声望去,只见一簇人从北边行来,为首一人正是皇帝李治,身后还跟着不少的随从和护卫。

    等到李治来至跟前,众人赶紧行礼。

    “免礼,免礼。”

    李治急忙伸手示意,目光一扫,笑呵呵道:“我方才在山脚处乘凉,见你们几个来了,于是过来看看。对了,我刚才似乎见到有人在打斗?”

    没有一人做声,他们几个吵归吵,但绝不会出卖对方。

    李治当然知道是谁在打,这么显眼的两个女人,他不可能看不到,但是他似乎不打算去纠结这个问题,或者是已经习惯了,突然看向萧无衣道:“无衣,你回来这么久了,怎么也不来皇宫,向舅舅请安?”

    萧无衣斜眸一瞥,淡淡道:“陛下政务繁忙,无衣怕打扰到陛下。”

    李治笑道:“你连舅舅都不愿喊了,还说不是在生我的气。”

    “无衣不敢。”

    萧无衣不卑不亢道:“圣人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理应君臣为先。”

    韩艺听得差点没有笑出声来,我这老婆还挺有学问的,动不动就拿圣人出来说事。

    崔戢刃他们也是捏了一把冷汗,这女人怎么总是记吃不记打啊!

    李治倒也没有介意,只是无奈一叹,摆摆手道:“罢了,罢了,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反正---。”

    他原本是想说。我也奈何不了你,但想想自己现在是皇帝,这么说是否有损皇帝威严,于是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李治又望向崔戢刃他们,笑道:“我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崔戢刃道:“陛下言重了,我们也是刚到。”

    李治点点头。略有感慨道:“犹记得当年,我们常常在一起席地而坐,高谈阔论,如今想想,眨眼间,这六七年就过去了。”

    崔戢刃等人皆是沉默不语。

    李治一笑,伸手道:“其实我也一直想再与你们交谈一番,所谓相请不如偶遇,若是你们无事的话。我们就在此叙叙旧,如何?”

    “遵命。”

    几人齐声道。

    李治笑道:“不用这么拘束,今日这里没有君臣,只有旧友相聚。”

    几人在树下席地而坐。李治还让韩艺也一块坐下,又让那些随从、侍卫去边上待着,别跟着紧紧的。

    李治突然向卢师卦道:“师卦,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卢师卦道:“蒙陛下关心,我刚回来不久。”

    李治道:“你和你家里?”

    卢师卦苦笑一声。没有做声。

    李治点点头,表示明白。叹道:“可惜这事我也不好出面帮你。”

    卢师卦道:“此等琐事,岂敢劳烦陛下。”

    李治笑了笑,突然哦了一声:“对了,近两日武昭仪刚刚怀有生孕,你可否帮我去看看?”

    崔戢刃他们听得眼中闪过一抹怪异的目光。

    卢师卦面泛难色道:“这---我医术不精,可不敢冒然为昭仪诊断。”

    李治呵呵笑道:“你少在这里跟我谦虚。我可是非常了了解你的,当初你师父治好我母亲重病,被父王尊为神医,你的医术怕已是青出于蓝了,这根本难不倒你。是不是连帮我这老朋友的一个小忙,都不愿意啊。”

    这要是韩艺不知实情,非得吃一惊,因为李治在长安七子面前,完全没有皇帝的架子,都不自称朕,还是用我来自称。不过,他从萧无衣嘴中已经得知,这李治跟长安七子以前也常常在一块玩耍,彼此的关系都非常不错,也算得上好友。

    “不敢,不敢。”

    卢师卦道:“若陛下不嫌在下医术拙劣,在下自然愿意为陛下效劳。”

    其实他是真的不愿意,因为当初他就是去帮李世民看病,结果差点连命都丢了,他知道自己的性格,与宫廷的规矩简直就是相生相克,如果可以的话,他宁可不去,但是李治都这么说,他哪里还好意思拒绝。

    “那就这么说定了。”

    李治说着又扫视一眼,见崔戢刃他们纷纷沉默不语,道:“你们几个是怎么呢?为何都不说话,以前你们可不是这样的。”

    几人纷纷互看,最后目光就落在了崔戢刃身上。

    又是我?崔戢刃显得有些郁闷,索性就直接说道:“陛下,请恕我直言,以前你是王子,那当然可以随便一点,可如今你是陛下,我们又怎能还如以往一般在陛下面前胡说八道,这于礼不合。”

    郑善行等人纷纷点头。

    “我就知道是这样。”

    李治微微皱眉,不满道:“如今我虽是皇帝,但是皇帝就不能与朋友畅谈吗?”

    “皇帝不都是寡人么?”

    听得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李治看向萧无衣,郁闷道:“无衣,你这是成心要气我啊。”

    萧无衣一点惧意都没有,道:“我只是想让陛下知道,为何戢刃他们不敢跟陛下畅谈,你看我就随便说了一句,你就用皇帝的威严来压我。”

    天啊!原来她以前对我是最温柔的,我真tm是幸运的。韩艺坐在后面,不断抹着汗。

    李治郁闷道:“我什么时候拿皇帝的威严来压你了,是你一直在挖苦舅舅,你这是颠倒黑白。”

    “如果这也是挖苦的话,我以前也没有少挖苦啊!可是你以前也没有这么说我,说到底还是你变了。”萧无衣撇着嘴嘀咕道。

    在经过韩艺的一番调教之后,这萧无衣打嘴仗的本事那是突飞猛进,语气中不乏韩艺的调调。

    “你---!”

    李治指了指萧无衣,突然呵呵笑了起来,道:“好,就算你说的对。我---我事先说明,我不计较这些,你们尽可畅所欲言,没有关系。”说着,他也不管了,反正都被萧无衣挖苦成这样了。向元牡丹道:“牡丹,你这里可有酒,我想和戢刃他们喝上几杯。”

    元牡丹道:“我这就去拿。”

    这酒很快就上来了,李治端杯道:“我敬你们一杯。”

    “不敢,不敢。我们敬陛下才是。”

    “先干为敬。”

    李治说着,就一口喝下。

    崔戢刃等人见了也纷纷一口饮尽。

    这一杯落肚。李治突然感叹道:“要论这治国之才,我不如你们啊。”

    王玄道等人皆是一愣,隐蔽的相互使着眼色。

    元烈虎大咧咧道:“陛下这话从何说起,我书都没有读过几卷。哪敢跟陛下比。”

    李治笑吟吟道:“我可没有说你。”

    “哦。”

    元烈虎挠挠头,显得有些尴尬。

    王玄道低声骂道:“蠢猪。”

    元烈虎气急道:“龟人,你找打是吧。”

    “陛下在这了。”王玄道淡淡道。

    “你---等会再找你算账。”元烈虎狠狠瞪了王玄道一眼。

    李治呵呵道:“烈虎,玄道,你们还是如以往一般,水火不容呀。”

    “让陛下见笑了。”

    王玄道微微颔首道。

    “没有,没有,这反而令我回想起当初那无忧无虑日子。”李治摆摆手。又道:“其实我一直都非常喜欢听你们讨论当今时政,这令我也是受益匪浅。我还记得善行曾说过。治国之道,无外乎四字,就是‘轻徭薄税’,只要百姓富足,一切难题都将迎刃而解。

    而师卦却认为,治国者。当秉持实事求是的原则,不应好高骛远,不应好大喜功,不应骄傲自满,当时时刻刻保持一颗谨慎的心。你还引用了《文子》书中一言,心欲小,志欲大;智欲圆,行欲方;能欲多,事欲少。不知我可有记错?”

    郑善行略显尴尬道:“那只是我们年少无知,夸夸其谈。”

    李治道:“那你说,你哪一点说错了。”

    郑善行更显尴尬。

    李治又道:“还有玄道,玄道主张的是,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认为国之本,在于民,而民之本,在于德。只有当每个百姓拥有完美的品行,国家才能长盛不衰,一人之德,不足以影响天下,一个再好的皇帝,也敌不过一群刁民。”

    王玄道尴尬的点了下头。

    李治突然看向长孙延,道:“而延儿你的主张,是推崇商鞅的依法治国,只有一套完善的律法,才能令国家久盛不衰,人不能长久,但法能够长存。”

    说着他又向独孤无月道:“无月主张强兵才能强国,若无一支强大的军队,任何事都是空谈。”

    独孤无月道:“陛下明鉴,我小时候好勇斗狠,说的也都是胡话。”

    李治笑了笑,又看向崔戢刃,道:“至于戢刃的话,呵呵---。”

    崔戢刃急忙拱手道:“戢刃不知天高地厚,又骄傲自满,劣性难除,说的话纯属狗屁不通,还请陛下饶过我这一回。”

    “那也不是,若你的话真的狗屁不通,那么当初父王也不会钦点你为状元。”

    李治摆摆手,但也没有说出来,而是转而说道:“其实你们的主张,都有可取之处,如今正是国家用人之际,你们几个身为我大唐子民,又怎能闲赋在家,我非常希望你们能够入朝来帮助我治理国家。”

    王玄道立刻道:“陛下你是知道的,恩师曾言过,我不能做官,否则立刻会招来血光之灾,我很想报效朝廷,为君分忧,但是家族长辈也不会答应的。”

    韩艺暗骂,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虚伪。

    元烈虎道:“我一直在帮我大唐征战。”

    卢师卦道:“我太着迷于医术,又不通圆滑之术,连父母都容不下我,哪还有颜面去当官。”

    郑善行道:“我这人行事随性惯了,而官场规矩繁多,我怕去了,不但没有为君分忧,反而为君添乱。”

    独孤无月自嘲道:“陛下,我一直都想为国征战,但是我出门都得遮面,实在是羞于启齿。”

    崔戢刃道:“我就更不行了,我这人口无遮拦,胸无点墨,但却又自负的很,谁人都不放在眼里,从小到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可谓做尽糊涂事,而且太宗圣上也下令不准我入仕。”

    长孙延索性就不做声了。

    反正各有各的理由。

    李治一脸不悦的望着他们。

    萧无衣哼了一声:“一群虚伪之徒。”

    李治立刻道:“无衣这话说的太对了,你们真是虚伪。”

    “我等自知品性顽劣,故怕辜负圣恩,还请陛下恕罪。”

    六子齐声说道。

    长孙延身份尴尬,自然不便落井下石。

    “你们---!”

    李治目光一扫,哼道:“行行行,我倒要看看你们能够躲多久?”

    ps:求月票,求推荐,求订阅,求打赏。。。。。(。)

    ...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八章 踢翻了醋坛子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章 武力制胜(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