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二十三章 艺术的价值

第三百二十三章 艺术的价值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4505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血舞狂风 修冥纪 邪帝凛然 墨上璃愁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武炼巅峰 暗夜将至 乱世仙妖 我的绝色女友
    梳妆楼。【wwW.aiyouShen.Com】し

    只见卢师卦坐在椅子上,手中捏着一根红色的丝线,而丝线的另一头则是伸入竹帘中。

    一旁的宫女都非常激动的望着那一根丝线,包括在一旁等候的李治,这就是那非常有名的悬丝诊脉。

    当初卢师卦的师父孙思邈便是用这一根红线,为长孙皇后诊脉,并且治好长孙皇后的重病。

    过得一会儿,卢师卦放下丝线来。

    李治急忙上前问道:“师卦,情况如何?”

    卢师卦笑道:“陛下请放心,武昭仪和胎儿非常好。”

    “那就好,那就好。”

    李治笑着点点头,道:“多谢你了。”

    “陛下言重了,这不过是举手之劳。”

    卢师卦微微颔首。

    李治笑道:“就劳烦你再为昭仪开几副安胎药。”

    卢师卦摇摇头道:“陛下,女人怀孕乃是天道,并非是病,若无病就喝药的话,反而会适得其反,我一直不赞成怀孕时用药。其实昭仪只需保持好舒畅的心情,没事的话,出去走动一下,尽量在饮食方面注意,如此便可以了。我可以为昭仪写上几张食方,以及几套孕妇锻炼的方法。”

    李治笑道:“那真是有劳你了。”

    里面的武媚娘出声道:“多谢卢公子为我的身子操心。”

    “不敢,不敢。”

    随后卢师卦写了几道食谱,然后又传授宫娥一套孕妇锻炼之法,辞去李治的重谢,便就离开了。

    他刚一走,武媚娘便从帘后面走了出来,笑道:“这卢公子似乎一点也没有变,还是那么的谨慎。”

    李治诧异道:“你也听说过他?”

    武媚娘道:“怎么会没有听说过,当初他为太宗圣上诊脉,劝谏太宗圣上不要迷信仙丹和长生不老之术,还要太宗圣上将那些炼丹的道士全部抓起来。不过太宗圣上并未听他的,而且他也因此差点连命都丢了。”

    “但是事实也证明他说的没有错。”李治稍稍感慨一番,道:“我也是因为他的话,对于那些炼丹之术。是深恶痛绝,并且命令宫中严禁炼丹。”

    武媚娘道:“可是最近这些年,他似乎不在长安。”

    李治点点头道:“他因为反对近亲联姻,与父母争吵,后来又要娶他那出身贫寒的师妹。结果就被他父母赶出了家族,几年前就离开了长安,最近才回来的。”说到这里,他微微一叹道:“其实他不禁医术了得,而且还非常有才华,只是性格过于刚烈,凡事太执着于对与错。”

    武媚娘道:“既然如此,陛下为何不招他入朝来帮助陛下。”

    李治苦笑道:“怎么没有招,前两日我都还亲自开口,招他们长安七子入朝为官。但是他们都不答应。”

    武媚娘道:“为何?”

    李治眯了眯眼,道:“就是因为他们太精明了。”

    武媚娘微微一愣,似乎明白一些,道:“陛下也勿要因此生愁,最近陛下身边不是多了一位得力助手吗。”

    李治道:“你说的是韩艺?”

    武媚娘点点头。

    李治叹道:“韩艺虽然聪明,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人才,但是在朝中的影响力,与他们七个无法相比,只能在幕后为朕出谋划策,无法在朝堂上支持朕。这是韩艺他最大的劣势,但这恰恰又是朕目前最需要的。”

    武媚娘道:“但是我认为韩艺之才,当一个区区监察御史,实在是有些委屈他了。”

    李治苦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监察御史,还都是朕和韩艺从群臣口中给夺来的,就知足吧。如果他真有本事,能立下功劳,那朕自然会提拔他,但这需要时日的。相比较起来,卢师卦他们一旦入朝为官,他们立刻就能在朝中帮助朕。”

    ......

    ......

    不知不觉中,炎炎夏日已经渐渐过去了,随着时日的推移,这《白色生死恋》已经成为了必要的消遣节目,尤其是那些贵妇,都对这《白色生死恋》深爱不已,日日就盼着李治想要看话剧。

    时至今日,《白色生死恋》也已经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

    而且是连演三日,可见李治也迫切的想看到结局。

    今晚《白色生死恋》的大结局终于要揭开神秘的面纱了。

    但是非常遗憾,是以悲剧收场。

    这里韩艺又无耻的抄袭了《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结局,最终叶晶晶还是被抓了回去,而一向聪明的熊飞,最终还是敌不过权力,叶家设计陷害熊飞,以至于熊飞在湿冷的牢中患得重病,熬得三月,最终还是病死了。

    叶晶晶最后跳入了熊飞的坟墓,墓地合上,化作两只蝴蝶,为《白色生死恋》划上了一个令人惋惜的结局。

    而这一场戏也是最考验演技的戏,幸亏是连续演三日,梦儿和梦婷也是深入戏中,哭得是死去活来,将那种难舍难分的爱情演得是淋漓尽致。

    那些贵妇看得都是泪脸满面,几乎从头看哭道尾,有些人甚至都大声抽泣起来。

    其中还包括武媚娘,也是哭得难以自已。

    甚至都有不少男人悄悄的抹了抹眼角,李治如此感性一个男人,更是如此,哭的也是稀里哗啦的,得亏是背着群臣的,否则的话,那就有够丢人的了。

    那些太监、宫女见皇帝哭成这样了,心里也是惶恐不已,连递去的丝帕都是抖动的。

    心里恨呀!

    这是哪个混蛋编的?

    无非就是骂韩艺,若非她们都是一些女人,非得跑去后台把韩艺给撕碎了不可,实在是太令人揪心了。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韩艺早就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一直躲在后面不敢出来。

    但是他躲得了这些贵妇,又躲得了皇帝么?

    李治、武媚娘都对这结局不爽,这话剧一结束,都不夸赞,也不封赏,直接将韩艺叫到内宫里面。

    “韩艺。你在搞什么,为什么给熊飞和叶晶晶一个如此悲惨的结局,真是岂有此理。”

    这韩艺刚一进门,李治就勃然大怒。指着韩艺怒喝着。

    武媚娘也是揪心道:“韩艺,这一回我也不帮你了,这只能怨你,可怨不得别人。”

    李治道:“你必须给朕改了结局。”

    大哥,大姐。这只是话剧而已。韩艺道:“陛下明鉴,我这么做,那都是有原因的,绝非故意气陛下和昭仪的。”

    李治完全不理解,道:“什么原因?”

    韩艺道:“为了求一个答案。”

    “答案?”

    “不错。”

    韩艺道:“我就是想知道贵族和庶族相爱,是否真的天理不容,不被世人所接受?”

    武媚娘一听,脸上的怨气顿时消散的无隐无踪。

    李治疑惑道:“这话又是从何说起?”

    韩艺道:“如果是一个大家心中期待的结局,那么这只能说好看,是供大家开心的。但是话剧在我心中的定义,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供人娱乐,必须还要给予人们启发。记得那日我和陛下就讨论过,关于当下的门第婚姻,是一种极端的行为,是一种泯灭人性的行为。既然是错的,就应该改正。

    我敢说熊飞和叶晶晶的悲剧,绝不是只发生在话剧当中,现实中也有很多类似的悲剧。只是大家都试图将其掩盖过去,顽固的老士族还以为他们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那些骂我的人。敢说如果他们是叶家,他们就不会这么做么?或者说,他们就没有这么做过吗?”

    李治稍稍点头,道:“这看似是对你的不满。实则是对他们自己的不满。”

    “不错,正是此理。”韩艺解释道:“我这么编排,就是要让他们看看自己制造的悲剧,就是要让他们明白,他们过去的行为是有多么的可耻,而他们的眼泪也很好的给出了答案。这个悲剧将会永远留在他们心里。在将来面对这种事时,他们肯定会想到熊飞和叶晶晶,同时他们也会因此思考,自己这么做,究竟是对还是错,虽不敢说,他们就会因此摒弃就自己崇尚门第婚姻,但是至少能让他们有所启发,这就是一种进步。”

    李治听得若有所思,过得片刻,他才道:“你说的很对,这话剧的确能够给人启发。”

    武媚娘也是颇有感触道:“只是我们想的太肤浅了。”

    韩艺趁热打铁道:“陛下,其实不单单是话剧,还有诗词、歌曲、画画,都能给人启发和警示。我曾今看过一幅画,画的是战后的景象,那漫山遍野的尸体,那扭曲的面孔,那散落的四肢,那被鲜血染红的河流,当百姓看到这一切,他们还会期待战争吗?我想不会。

    为什么贞观时期,国内四海升平,虽然太宗圣上文治武功,功不可没,但还有一个不可忽略的原因,就是当时百姓在经历接连的战争,他们知道战争的残酷,他们厌倦了战争,他们只想平平安安的活着,他们变得非常容易满足,正是因为这种心理,才促成了贞观时期的繁荣。

    然而如今我们大唐国内已经有数十年没有经历过战争了,刚刚成长起来的一代,并不知道战争的残酷,并不知道当下的生活是多么的来之不易,是多少人付出了生命,才有了今日,难道我们让他们再经历一次战争,让他们体会一下那种感觉吗?当然不是,这就需要用另外的东西去给他们带去警示。

    这不但能够告诫百姓,同样还能敦促君主,陛下你没有经历过隋炀帝的暴政,你并不知道其中究竟有多少人因此付出了生命。如果我的话剧讲的是无数百姓为了修建这万年宫而劳累致死,无数家庭家破人亡,那么陛下在想要大兴土木时,这一幕幕画面,就会让陛下有所忌惮,这么做是否真的值得?所以,陛下应该大力推动这种能够警示百姓,告诫君主的创作。”

    李治听得陷入了沉思,过得半响,他微微一笑,非常感动道:“韩艺,多谢你能跟朕说这一番话,这是朕即位以来,听过最为真诚的一番谏言。”

    武媚娘笑问道:“但是如何推动这种创作呢?”

    韩艺道:“大大奖励我们凤飞楼,将凤飞楼竖立成大家的榜样。”

    李治呵呵笑道:“原来说到底,你是来讨赏的,放心,朕不会亏待你的。”

    韩艺忙道:“陛下明鉴,我说这些,绝非是为了讨赏,我不要钱,不要人,我只要一座石像。”

    “石像?”

    李治一愣。

    武媚娘笑道:“你不会想给自己雕刻一座石像吧。”

    “当然不是,我哪有这资格。”韩艺摇摇头,道:“我希望能够将熊飞和叶晶晶雕刻成石像,就放在我们北巷,我希望能让大家铭记着这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其实我也可以自己雕刻的,但是如果有陛下的光环,相信会影响到更多人,也得到更多的认同。”

    武媚娘笑道:“陛下,我认为韩艺要这赏赐并不过分。”

    她是庶族出身,当然希望能够消除这种门第婚姻。

    李治点点头道:“好!朕答应你。”

    “多谢陛下。”

    ps:求月票,求推荐,求月票,求推荐。。。。(。)

    ...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二章 家有贤妻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四章 知女莫如父(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