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六十七章 离他远一点

第三百六十七章 离他远一点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6477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踏歌远行 快穿炮灰女配 穿梭在无限废土 重生电子帝国 山河血帝 霸道老公,抱一抱 完美世界 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 桃运双修 极品全能学生
    “我没事的,我没事的,怎敢劳差爷相送,还请差爷留步。【Www.AiyoushenG.Com】”

    刚刚挨了二十大板的江文一瘸一拐往门口走去,但是脸上都洋溢的着兴奋之色,经过韩艺身旁的时候,还瞧了眼韩艺眼,还笑呵呵的打了一声招呼,虽然他并不认识韩艺。

    这哪里像似挨了二十大板的人啊!

    韩艺微笑的点了下头,形形色色的人他见多了,他太了解江文此时的心理了。今日对于江文而言,的确是值得开心的一日,因为他的债主死了,而且是灭门之灾,那么他的钱自然不用还了,对于一个赌徒而言,区区二十大板算得了什么,而且唐朝的刑罚并不重,二十大板还得从背打到小腿,不会造成太严重的伤。

    江文刚走不久,又听得一个哭哭啼啼的声音,韩艺转头一看,正是吕胜的妻子吴氏,当吴氏从韩艺身前走过时,韩艺突然喊道:“吕夫人。”

    吴氏转头望着韩艺。

    韩艺笑道:“如果你将来生活上有困难的话,可以去凤飞楼找一个名叫茶五的人,就说是韩艺让你来的。”

    吴氏一愣,道:“你是?”

    韩艺也没有多说,直接道:“反正你要是生活不下去了,就去凤飞楼找茶五。”

    吴氏木纳的点点头,见韩艺表情平淡,也不敢再多问,出得官衙。

    “哈哈!韩御史心地仁善,薛某人真是佩服不已啊!”

    这吴氏刚走,薛楷就哈哈大笑的走了出来。

    韩艺拱手苦笑道:“薛县令言重了。我只不过是见他们孤儿寡母非常可怜,而且吴氏来此作证,虽说是无奈之举,也可以说是明智之举。但是别人不会这么想,我想今后她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遇见了就是缘分,能帮的就帮一下吧。”

    说到最后,他眼中不自觉的闪过一抹哀伤。

    这一抹哀伤就是他永远都挥不去的阴影,因为前世的一些经历。以至于周边的苦难很容易引发他的共鸣,要是没有碰见那就算了,如果碰见了,能帮的他一定会∽style_txt;帮的,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想当初在扬州的时候,他不也给了那个欠王宝钱的那个老头一百文钱么,要知道那是他最穷的时候,更何况现在了。

    薛楷一愣,暗自点了几下头。虽说吴氏的这种行为是对的,是代表着正义,但要知道这可是一个男权社会,妻子指证丈夫,哪怕丈夫真犯了重罪,也一定会受到非议的,然而,这些非议对于一个寡妇而言。可能就是致命的。不禁打量了一下韩艺,暗想。他真的还未满弱冠吗?笑道:“还是你想的周到。对了,你是如何得知黄宏知道这一切的?”

    “猜的!”

    “猜的?”

    韩艺笑着点点头,道:“我前面去牢房见那几个骗子时,突然发现黄宏缩在角落里面双手抱足,瑟瑟发抖。根据我以前的观察,通常只有受过极度恐吓之后。还会出现这种症状。于是我就随口问了一句,得知他竟然是因为犯夜,犯夜虽也不是小罪,但也算不得什么大罪,不至于把人吓成这样。

    而且。如果他没有这个准备,他也不敢犯夜。不过世事无绝对,我当时倒也没有多问,可是当我来到公堂得知这一桩命案就发生在永安坊临近的象平坊里面,而且,我看江文也不像似撒谎,不自觉的就想起了黄宏,只是当时我以为可能黄宏是凶手,没曾想到里面还有这么多故事。”

    薛楷听得频频点头,感激道:“幸亏今日有你,不然我就---真是没有想到啊!”

    韩艺笑道:“这可不能谢我,若非薛县令仁义为怀,打算给那几个骗子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并且允许我去看那几位犯人,我也见不到黄宏,那么纵使我想帮忙,也帮不上忙,这都是薛县令的仁义换来的,由此可见,好心总会有好报。”

    薛楷被他说得都有些脸红了,连连摆手道:“行了,行了,本官只是一念之善,算不得什么,你可别在奉承我了。”顿了顿,他又道:“对了,关于那几个骗子,你的意思如何?”

    韩艺道:“我方才和他们谈过,他们的确也很可怜,而且他们在婺州已经没有任何亲人,我怕他们就算回去,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以往的种种,那是他们的伤心地。”

    薛楷听得有些困惑,道:“那你说该当如何?”

    韩艺道:“要不这样,反正当初我们已经息事宁人,而且也没有闹出什么动静来,此事可能早已经被人淡忘了,干脆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让他们来我凤飞楼,帮我做一点苦力活,就当是偿还我那一笔债,毕竟当初我可是出了一笔冤枉钱,你若放他们走了,那我等于什么都没有得到,如今既给了他们生计,我又得到了补偿,一举两得。”

    薛楷听得眼中一亮,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就依你所言吧,你今日就带他们走?”

    韩艺摆摆手道:“今日便算了,让他们在这里住上两日,饿他们几顿,也让他们好吃点教训。”

    薛楷呵呵一笑,道:“行,这事你说了算。”

    双方又就此事谈了一会儿,韩艺便就告辞了,他还有很多事要做,今日来这里耽误的工夫,已经远远超过他的预计。

    同样的,比起第一次来,薛楷这一回可是亲自送他到了府衙门口,并且目送他离开,可谓是给予极高的礼遇,这是应该的,因为韩艺今日帮了一个大忙了,他不敢想象若是今日没有请韩艺来,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此子果真是不简单啊!”

    薛楷看着韩艺远去的背影,喃喃自语道。

    一旁的柳主簿道:“是啊,这人的确有些能耐。”

    “有些能耐?”

    薛楷回过头望着柳主簿,笑道:“我看是大有能耐啊!”

    柳主簿道:“此话怎讲?”

    薛楷不答反问道:“柳主簿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应该了解我薛某人,你可知我薛某人为官历来是以为什么著称吗?”

    柳主簿道:“谨慎、稳重、细腻。”

    薛楷点点头。道:“可是此人比我还要谨慎和细腻,他总是能够注意到一些微不足道细节,仅仅是看一眼啊,他便能想到黄宏可能与此案有关,另外,他比我们都要想得长远。当我还在震惊黄宏的供词中时,他便已经想到吕胜的家人,当我以为宽容对待吴氏便算是大功告成时,他想到的却是以后吴氏会招人非议,不,也许他从得知吕胜是杀人凶手时,就已经想到这一点,旁人在官场历练十余年,能够做到走一步看三步。就已经是非常了得了,而他似乎走出第一步,就已经想到最后一步。

    不仅如此,他如此年纪,便拥有如此胸襟,倘若换成是别人的话,不可能会饶恕那几个骗子的,此等人才真是难得一见啊。以前我也以为他能为官。全凭陛下喜欢他的话剧和那些阿谀奉承之言,如今看来。绝非如此呀,就算日后他当上宰相了,我也不会对此感到任何惊讶。”

    柳主簿听得一惊,这可是极高的评价啊!

    ......

    ......

    户部尚书府。

    偌大的客厅,陈设却少得可怜,因此显得非常空旷。铜质的小香炉中冒出袅袅青烟,带着一股淡淡的香味,暖人心脾。

    在客厅的中间,铺着一层厚厚的地毯,地毯上面放着一张矮桌。矮桌上的棋盘里面是黑白分明。

    一位身着灰色布衣的老者坐在矮桌旁,正在自己与自己下棋。

    这位老者正是户部尚书高履行。

    这唐代初期的官员,其实都是非常节俭的,因为贞观时期国家非常穷,皇帝都带头节俭,做臣子不管愿不愿意,当然也得这么做,久而久之,就养成了节俭的习惯,直到唐玄宗时期,唐朝的官员才开始**。

    过得片刻,忽然一个管家打扮的中年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恭敬道:“老爷,戴侍郎在门外求见,说是听说老爷你病了,来看望老爷你。”

    高履行沉默不语,二指执子落在棋盘上,望着棋盘沉思着。

    那管家倒也不敢打扰高履行,恭敬的在一旁候着。

    过得一会儿,高履行才道:“让他进来吧。”

    “是。”

    过得一会儿,只见戴计提着一小盒礼物走了进来,他知道高履行这人不爱这一套,一般送礼的人,连门都进不了,人家高家名门望族,家里也不缺钱,但是看望病人,带一点小礼物,聊表心意,这是礼数,高履行自然不会多说设什么。

    戴计快步上前,躬身道:“下官听闻尚书抱恙在上,故前来探望。”

    高履行瞧了眼戴计,苦笑一声,叹道:“坐吧。”

    “是。”

    戴计可不敢拖鞋上地毯,而是坐在右边的一张矮桌旁。那管家立刻将茶水、水果奉上,随即就退下了。

    高履行也不急着开口,兀自跟自己下得不亦说乎。

    戴计瞧了眼高履行,见其面色红润,真不像是一个有病的人,可又见他在下棋,面泛难色,过得片刻,他才道:“尚书,你这身子好了些没?”

    高履行目不看他,笑呵呵道:“我生无生病,你难道还看不出么?”

    戴计听得一愣,道:“这---这下官听说尚书你告了病假,在家休养。”

    高履行叹道:“我装病不就是为了躲你们吗,只是我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找上门来。”

    戴计茫然道:“躲下官?这---尚书你这话从何说起啊?”

    高履行一边观察棋盘的局势,一边道:“这就要问问你自己了,你今日是为何而来?”

    戴计面色一僵,过得半响,才讪讪道:“不敢相瞒,下官今日前来,是有一事不明,想向尚书请教。”

    高履行道:“是不是关于韩艺的事?”

    戴计连连点头道:“那日在大殿上。尚书你让下官出面弹劾韩艺,下官无能,未能弹劾到韩艺,反而弄得我们户部颜面尽失,下官实在是愧对了尚书的信任。但是这事咱们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否则的话。尚书你的面子往哪里搁啊。”

    高履行笑道:“那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戴计道:“若是尚书信得过下官,此事就交给下官来办,下官保管让韩艺吃不了兜着走。”

    高履行突然瞧了眼戴计,呵呵笑了几声,道:“某升啊!不是我涨他人士气,灭自己威风,这事要真由你去做,那只会让户部仅存的哪一点颜面都丢了。”

    戴计顿时涨的满面通红。

    高履行叹了口气。道:“你不是问我为何不去上朝吗,就是怕你们这些人不服气,吵着闹着要去找韩艺麻烦。”

    戴计道:“这口气咱们的确咽不下啊,他韩艺一个田舍儿出身,竟敢冲撞尚书你,这未免也太狂妄了,我朝还从未有过的,若不给他一些教训。指不定他下回就去找太尉的麻烦了。”

    “某升,你在我身边待了不少日了。为何连这么一步简单的棋,都看不明白呢?”

    戴计困惑的望着高履行。

    高履行深深一叹,直起身来,道:“你还真以为我让你去弹劾韩艺,是要去找韩艺麻烦?”

    戴计听得更是困惑了,你都叫我去弹劾他了。还不是找他麻烦。

    高履行微微一笑,道:“你可要明白一点,咱们户部是掌管整个大唐的赋税,不是一个买卖人,然而。不管是两市,还是平康里,那都是属于咱们大唐的,既然是属于大唐的,只要牵扯到赋税,那就归咱们户部管,如果我真要找韩艺的麻烦,我还需要拿到这大殿上说吗?”

    戴计茫然道:“那尚书你为何让下官去弹劾韩艺?”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的弹劾一定不会奏效的,陛下刚刚提拔韩艺上来,如果就让你这么一弹劾,就被罢官了,那陛下肯定会颜面尽失,而且,今后还会稀罕陛下的荣恩?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且不说韩艺有理可循,那便是没有理由,陛下也会不惜一切代价保住韩艺的。”

    高履行说着一叹,道:“平康里一直以来都是是非之地,而韩艺又身处在是非的漩涡当中,二者加在一起,那更是是非中的是非了,而如今北巷已经是一个市集,那么就与我们户部有着直接的关系,万一哪天北巷出了什么意外,我们户部极有可能会牵扯其中,这可是飞来的横祸呀。我让你去弹劾韩艺,实则是为了保护我们自己。现在北巷是陛下特许的,而且是当着满朝文武开的金口,那么到时即便出了什么事,也与我们户部无关。”

    戴计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尚书说的,下官都明白,可下官不明白的是,韩艺不过就一田舍儿,咱们犯得着怕他吗?”

    “你是不怕,但我怕的很。”

    戴计一愣,暗想,你都怕得很,我能不怕吗?但是究竟怕什么呢?

    高履行又道:“这事情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也不是你能够掺合的事,我只能告诉你,韩艺如今是一个非常非常危险的人物,千万莫要与他沾上关系,否则的话,后果不是你能够承当的起。”

    戴计听得冷汗涔涔,颤声道:“那---那咱们怎么办?”

    “不办便是最好的办法。”

    高履行道:“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这事就当成是特殊案列,毕竟皇上都开口了,不归咱们户部管了。你们不要成天就寻思着和这过不去,和那也过不去,退一万步说,我们堂堂户部,跑去跟一个小田舍儿争吵,这就有面子吗?”

    戴计被训斥的满脸大汗,道:“就算咱们不闻不问,但是两市的店家也不会罢休的,如今客人都让平康里给抢走了。”

    高履行终于皱了下眉头,道:“我说戴计,你怎么就还不明白这个道理,人家韩艺也没有违法,客人自愿上他们那里去,这能怪得谁,难不成要我们户部将那些人都绑来两市吗?你好歹也是一个户部侍郎,该有官威的时候,又没有,不该耍这官威的时候,又跑来我这耍给我看,你不知道告诉那些客人,我们户部是为朝廷办事的,可不是他们家的佣人,有本事他们自己去把客人抢回来也,他们三十六行不是行行都有行头吗?你叫他们自己想办法去。哦,如果北巷又违法的行为,也别来找咱们,你叫他们自己找官府去。”

    戴计为难道:“我倒是不想来打扰尚书,可是万一两市的店家如果都关门了,那咱们户部也难辞其咎啊!”

    “什么难辞其咎。”

    高履行道:“我刚刚不都说了吗,我们户部是掌管天下税赋的,就算两市都关门了,店家都跑去平康里开店了,对于咱们来说,不过也就是将左袋的钱,放到右袋,只要他们没有离开我们大唐,那就归咱们管,我们户部眼中不是哪一边的买卖好,而是要盯着全局,这就跟下棋一样,因一隅之利,而失了全局,这就叫做得不偿失。如果全长安的店家大规模关门,那咱们才是难辞其咎,只是挪个地方的话,跟咱们就没有关系,况且,如今北巷开市集以来,这市场反而变得更好了,这其实是一件好事。”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笑,道:“撇开其他的不过,这韩艺的确是一个人才,光凭他私人出钱弄什么抽奖,我看这两市就没有一个商人比得上,他说得不错,有竞争才有进步,以前两市的那些大富商是想尽办法来抬价,哪年没有因为这事,来我们户部磨嘴皮子,特别是在贞观时期,这粮价都被他们抬到天上去,我们户部还得派人一个个找,求着他们将粮价降下来。现在好了,人家北巷的东西物美价廉,我看他们还怎么抬这个价。”

    戴计听到这里,才算是听明白了,呵呵道:“下官明白了,如果他们自己内斗的话,那咱们就乐的清闲了。”

    高履行哼了一声:“我好不容易休几天病假,乐的一个自在,结果又让你给扰了。”

    戴计急忙起身道:“下官告退,下官告退。”

    高履行根本没有挽留他。

    戴计走后,高履行苦笑的摇摇头,可当目光落在这棋盘上,顿时定住了,思索良久,皱眉道:“这个戴计,来的真不是时候,我这棋局都让他给搞乱了。”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渐渐深邃起来,面泛难色道:“如此诡异、不遵循常理的棋局,我这子究竟该落在何处呢?”

    ps:求月票,求推荐,求订阅,求打赏。。。。。。(。)

    ...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六十六章 水落石出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六十八章 爱美之心(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