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六十八章 爱美之心

第三百六十八章 爱美之心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7188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次元主神创建者 武道至尊 墨上璃愁 血舞狂风 修冥纪 邪帝凛然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武炼巅峰 暗夜将至
    正如韩艺所料,抽奖三日过后,北巷的人流虽没有大规模减少,但是交易量却有着大幅度的减少。【Www.AiyoushenG.Com】?.?`

    人流没有减少,是因为这里热闹,有一种两市没有的气氛,大家都喜欢来这里,而且还有话剧。交易量减少,是因为大家该买的都买了,甚至都还有余,实在是没有必要再买了,纯属跑来逛逛。

    倒是淘宝大市场的客人还是非常多,淘宝淘宝,谁不想来碰碰语气,万一遇到物美价廉的东西了,这买来就是赚的。

    其实对于北巷的店家而言,只要人流不大规模减少,他们就根本不担心,趁着这休息之际,赶紧整顿一下,与周边邻居打打招呼什么的,这三日他们忙的都无暇离开自己的店面。

    韩艺又将目光转移到时装秀上面来了,女人日是非常关键的,不容有失,因为这是北巷独有的特色,失去女人日的北巷,价值至少得降一半多,故此韩艺是非常看重女人日。

    而且,这又是韩艺回来的第一个女人日,必须也要给女人们带去惊喜,不然不符合韩艺的性格,或者说北巷的传统。

    时装秀就是韩艺为女人准备的一份礼物。

    这一日,夜幕降临不久后,凤飞楼亮起了烛光,将凤飞楼找得通亮通亮的。

    楼内琴音袅袅,恍惚间,让人仿佛回到了以前的凤飞楼,以前的凤飞楼那可是夜夜笙歌,一到这时候,总是能够听到琴声和歌声。

    当然,回到过去是不可能的。

    原来是因为今日制衣坊终于将新式服装送了过来,今日是第一回正式的彩排,也就是模特穿着当日要穿的新服饰走秀。

    为此韩艺还请来了郑善行、王玄道、卢师卦一家人前来观看。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郑善行,毕竟是可是衣店的大老板,当日他来不了,但至少也得给他心里有个底吧。而卢师卦、王玄道只是陪同人员。

    有道是,无t台不走秀。

    今日的凤飞楼已经与往日的大不一样,原本的舞台中间还延伸出一道长长的木台来。

    其实做这个t台,韩艺可是花了不少功夫。因为就这一个场所,却要兼话剧和走秀,那么就必须要求这t台可以自由拆装的,经过这几日的训练,装台人员最快可以在两个时辰内完成拆卸和安装。当然,这t台的设计还是出自韩艺之手。

    琴声中,将要成为历史上第一批时尚模特的在t台上来来回回走着,这些模特第一要求不是长相,而是身材,必须要承托出衣服来,这是要的,毕竟大家都是来看衣服的,而且还都是女人,你要太漂亮那反而会招来嫉妒。只要不是太丑就行了,这也为那些模样一般并不受宠的歌妓开脱了另一条出路。

    当然,她们走的台步,也不是跟后世一样的,而是尊重中国女人含蓄的气质,就是双手置于腹前,走平时那些贵妇走的小步子。

    除此之外,全部都是汉胡服饰,韩艺并没有引入西方服饰的风格,但这跟文化没有关系。而是韩艺觉得,欧美的服装过于暴露,适合于欧美的女人,而中国女人是含蓄的。特别是古代的女人,后世的女人已经完全开放了,有那一种气质在,但是用于此时,肯定不合适,含蓄的气质配上暴露的服装。只有在小日本的大片中才能见到,这不是成心勾引人起歹念么。

    其实韩艺的思想是非常自由的,如果合适他一定用,比如他就借鉴了后世的三维立体学,等于还是借鉴了西方服饰的一些设计,来做这些服饰。

    “啪啪啪!”

    “好好好!”

    “这些大姐姐好漂亮哦。”

    “莲儿妹妹,你可要小心,莫要摔着了。”

    “嗯!”

    虽然此时里面坐着没多少人,都是凤飞楼的核心成员,但是有熊弟他们在,就不乏热闹,只见熊弟、杜祖华、小野、卢知莲等一群小家伙趴在台子边上,不断的鼓掌叫好。?.?`另外,一向喜欢关心别人的熊弟,鼓掌叫好的同时,还不忘保护着小妹妹卢知莲。

    惹得在一旁照顾卢知莲的柳琴非常喜欢小胖这娃。

    只见一位身材高挑的女模特穿着一袭半壁衫裙走上台来。

    这半臂裙衫简单来说,就是在衣裙外罩了一件半臂,形成一种层次感美。

    如今这种半臂是非常流行的服装。

    王玄道看得微微一愣,道:“这半臂裙衫似乎有些不同。”

    韩艺笑道:“不知王公子以为哪里有些不同?”

    王玄道道:“好像变得更加轻盈、灵动一些,没有那么笨重。”

    郑善行哈哈笑道:“玄道真是一语中的啊!这便是我们春秋二季主要的服饰,也是这一次新式服饰的最大特点。”

    “哦?”

    王玄道好奇的望向郑善行。

    郑善行道:“这还是让韩艺来说吧。”

    韩艺笑道:“其实这一件半臂裙衫并非是在外面套上一件半臂,它本身就是一体的,那半臂只是一个装饰用的,是拼接而成的。据我观察,如今的半臂裙衫有两大弊端,其一,就是颜色的搭配,这也是半臂裙衫非常惹人喜爱的一点,但很多女子都不懂颜色搭配,故此穿不出半臂裙衫的美丽,而且,搭配的颜色方案甚少,故此显得有些单调。

    而如今是一个整体,等于我们已经帮她们搭配好了颜色,更加丰富了颜色的搭配。其二,就是显得臃肿,因为是两件套叠加在一起,腰带一绕,难免就会使得衣服生皱,鼓起出来,看上去显得有些臃肿,如果一件的话,那么就可以在设计腰带时,就避免这一个现象,故此你看上去,要更加轻盈一些。”

    王玄道听得频频点头,道:“你这半臂裙衫做得还真是挺逼真的,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似一件衣服,而且非常轻盈、纤细。”

    谈话间,又上来一位模特。只见此女身着一件五颜六色的长裙走上前来,而且这颜色是无规则的,东一块,西一块。但是走动时,长裙摆动,这无规则的颜色立刻变得有规律起来,非常绚丽夺目。

    卢知莲看得甚是喜欢,都将小手给拍好了。

    梦儿道:“这些服饰真的好漂亮啊!”

    梦婷点着小脑袋道:“不知道小艺哥会不会送我们一件。”

    熊弟嘿嘿道:“梦婷妹妹。你放心,韩大哥一定会送你们的。”

    王玄道都看傻,道:“这---这长裙是怎生做出来的。”

    郑善行得意道:“这也是咱们新式服饰的一大特色,韩小哥将其命名为撞色。”

    “撞色?”

    王玄道一愣。

    韩艺立刻解释道:“撞色就是将不同颜色的布料利用缜密的针线缝制出来的,以求达到独一无二的美,但凡是撞色服饰,在我们店里都是独一无二的。”

    因为唐朝的印染技术非常落后,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花色,而且还非常昂贵,但是如今连个印花机都没有。韩艺如何能够做出不同花样的衣服来,只有靠这撞色,而且撞色可不是随便乱来,这需要颜色的搭配,在这一点上,韩艺自问当今世上无人能比,总是将来出售之后,也很难有人做得一般漂亮。

    王玄道看得直呼妙极。.`

    这一个想法都能弄出千百万样来,怎能不说妙。

    郑善行哈哈笑道:“连玄道你都说好,我看这衣服不愁卖不出去啊!”

    韩艺突然道:“可是卢公子似乎对此有些建议。”

    卢师卦微微一怔。连连摆手道:“这我可没有什么建议,我对这些是一窍不通。”

    韩艺哦了一声:“那可能是我误会,我只是见卢公子沉默不语。”

    郑善行听出韩艺这意思了,向卢师卦道:“卢兄。你见多识广,何不给我出点建议。”

    “善行,你还不了解我么,我对这些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卢师卦无奈的看了郑善行一眼,又道:“在我眼里,这衣服只要穿着干净整洁就行了。至于好不好看,这个我倒是不太在意,外表再美,若心肠恶毒,那也只会让人作呕。”

    王玄道点点头道:“卢兄言之有理。”

    郑善行一脸尴尬,他其实也是如此想的,他对衣服没有什么讲究,他只是想赚点钱去做善事而已。

    老卢,你这不是坏我买卖哦。韩艺眼眸一转,摇摇头道:“卢公子此言差矣。内在美固然重要,但是外在美也是不可缺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不相信这世上有不爱美的人,就好比卢兄你,你还是会注重自己的衣冠是否干净整洁,不会穿得脏兮兮的就出门,这也是一种爱美的表现。其实爱美就是人的一种天性,而且,一旦人类有了追求,才会有进步,如果我们的先祖都不爱美,那么我们现在可能外面就是包着一层布,颜色、花色、胭脂等等,这些的出现,皆因为人有爱美之心。”

    王玄道微微笑道:“我常常说,我非常喜欢与韩小哥交流,原因就在这里,他总能看到被我们忽视的事。”

    卢师卦虽然性格刚烈,但也不是一个犟脾气,有理他就认同,这也是长安七子的一个特性,不然他们肯定不能维系这友情,因为他们有各自的思想,任何事都会生分歧,但是他们在交谈间,会吸收别人的长处,共同进步,笑着点点头道:“你说的很对,外在美和内在美,同样都很重要。”

    韩艺笑道:“卢公子,正好今日令夫人也在,如果令夫人看得那件喜欢,我们可以送一件给她,毕竟你们算是我们请来的嘉宾,就当做是一份小小的礼物。”

    卢师卦连忙摇头道:“这就免了。”

    韩艺道:“区区一件衣服罢了,算不得什么厚礼吧。”

    卢师卦苦笑道:“倒不是因为这个,只是内子的性情我清楚的很,她与我一样,不太注重这些,你说的很对,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是每个人追求的美都不一样,我不会非得让人跟我一样。但是我与内子也是本性难移。”

    郑善行点点头道:“这倒也是,纵使这里礼物卢兄愿意收下,嫂嫂也不会要的。”

    韩艺只是微微一笑。

    卢师卦瞧了韩艺一眼,笑道:“韩小哥有话直说便是。”

    韩艺道:“要说的别的方面。我还真不敢说,毕竟我和令夫人只不过见了两三面,但要说到这爱美之心,我绝不相信令夫人如卢公子口中所言那般,也许令夫人在外人面前。会是如此,但是在卢公子面前,那肯定是非常爱美的,有道是,女为悦己容。倘若卢公子不相信的话,我现在就去跟令夫人说,我敢肯定,只要你点头了,她一定会收下的,而且我这衣服一旦送到。她便会马上穿给你看。”

    卢师卦摇头道:“这我不相信,这世上没有比我更了解内子的人了。”

    韩艺笑道:“试试。”

    卢师卦一愣,你还来真的啊!道:“试便试。”。

    韩艺自信一笑道:“你输定了。”

    言罢,他便起身朝着柳琴走去。

    来到柳琴身旁,他见柳琴也看得十分入神,更是信心满满,轻声喊道:“卢夫人。”

    柳琴回头一看,道:“是韩小哥呀,有事么?”

    韩艺笑道:“不知卢夫人觉得这些新式衣服如何?”

    柳琴连连点头道:“都非常好看!”

    “多谢夸奖!”

    韩艺笑道:“卢夫人作为我们今日邀请来的唯一一位女嘉宾,为表谢意。我们将会送上一件裙衫作为答谢之礼,你看上那种款式跟我说一声就是了。”

    柳琴连连挥手道:“这怎么能行了,我不能收,我不能收。”

    韩艺道:“卢夫人先别忙着拒绝。其实我知道卢夫人的性格,历来就不喜收他人的礼物,前面我一直在犹豫该不该送,但是听到卢公子方才那句话后,我觉得这一份礼物是非送不可了。”

    柳琴好奇道:“我夫君说了什么话?”

    韩艺笑道:“是这样的,我们方才在评价这些衣服时。卢公子突然感慨说,他与你成亲数年来,一直都是你在帮他缝缝补补,而他却从未送过你一件恁地漂亮的裙子,另外,你也从未穿过这么漂亮的裙子。”

    柳琴听得双颊生晕,略显狐疑道:“这是我夫君说的么?”

    “当然啊!”

    韩艺道:“这你若不信,大可以去问卢公子。”

    柳琴偷偷瞥了眼卢师卦,哪里好意思。

    话说回来,若是她真好意思,韩艺便不会这般说了,又继续道:“不瞒你说,其实这份礼物与其说是我送的,还不如说是卢公子送的,而且卢公子也答应了,只要你答应便行了。”

    柳琴显得有些犹豫,她相信韩艺不是骗她的,因为卢师卦就在那里,回去这谎言就会被戳破,当然,这不是关键,盖因她从不爱受人恩惠,有时候卢师卦收下元烈虎亦或者那些病人的答谢之礼时,她都还出面阻止过,真是性格如此。

    关键就在于韩艺前面那一句话,她自小跟孙思邈学医,变得跟孙思邈一样,视名利如浮云,长大以后就成了卢师卦的妻子,然而,却从未进过卢家的门,都没有一个正儿八经的婚礼,婚裙就更加无从谈起了,所以她确实没有穿过一件漂亮的裙子,方才在看这些模特穿着新式裙衫出来的时候,就曾幻想过自己要是穿上这些裙子会是什么样子,如今韩艺这么一说,她又在想,要是能在卢师卦面前穿上这美丽的裙子,卢师卦会不会夸赞自己。

    这可不是爱慕虚荣,因为任何一个女人都会希望在自己心爱男人面前展现自己最美的一面,柳琴也不例外。

    这时候,卢知莲突然拉着柳琴的衣袖道:“娘,你穿上这裙子,一定是天下最漂亮的女人。”

    柳琴顿时满脸通红,微微瞪了女儿一眼,道:“你小孩知道甚么,下回娘可不带你出来了。”

    卢知莲吐了下舌头,但眼中满是笑意。

    韩艺则是适时地一脸尴尬的望着柳琴,张着嘴却不出声。

    果然,柳琴一看韩艺这表情,仿佛不收下,就挺对不起韩艺的,心里也想,夫君都答应了。莫不是也想我穿上这美丽的裙子?犹豫再三后,随即点了下头道:“那---那就多谢韩小哥的一番好意。”

    韩艺笑道:“不谢,不谢。”说着他又朝着卢知莲道:“莲儿,真是对不起。”

    卢知莲睁着大眼睛道:“韩叔叔。你为何这么说?”

    韩艺呵呵道:“方才我说你娘是唯一请来的女嘉宾,却忽略了还有莲儿你,韩叔叔真是不该,不过你放心,你的下一个生日。韩叔叔一定让人帮你做一件非常漂亮的裙子。”

    “是么?”

    卢知莲说道,不禁又看向柳琴。

    这要是一刻钟前,柳琴肯定会反对呀,但是她刚刚收下,如今又不准女儿收,这就显得非常自私了,只能说韩艺这厮太狡猾了,没有办法,只能让卢知莲赶紧向韩艺道谢。

    熊弟突然扭过头来,嘿嘿道:“韩大哥。听者有份哦。”

    韩艺没好气道:“我少谁的,也不敢少你小胖哥的呀,毕竟我答应你爹你娘,要照顾好你啊!”

    熊弟笑哈哈道:“韩大哥,你对我真好。”

    卢知莲也格格笑了起来。

    摆平她们母女之后,韩艺回到了卢师卦那边。

    郑善行一见韩艺这表情,不禁叹道:“看来真是什么事都难不倒韩小哥。”

    韩艺呵呵道:“难倒我的事太多了,但唯独这方面,还是有些把握的。”

    卢师卦惊讶道:“内子答应收下呢?”

    韩艺道:“当然,你不信可以问啊!”

    “那我去问问。”

    卢师卦还真就起身朝着柳琴走去。

    “哇!他还真去啊!”

    韩艺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卢师卦还真就去了,不禁吓了一跳。

    王玄道笑道:“韩小哥,你究竟是用了什么办法让我这位从不收人礼的嫂嫂,收下你的这份礼物的?”

    韩艺神秘一笑。将方才编造的那句卢师卦的感慨告诉了他们。

    郑善行道:“你这可是骗人呀,如今卢兄去了,你这谎言岂不是戳破了?”

    拜托,我就是干这得,你不让我骗,我还怎么生活啊!韩艺翻了翻白眼道:“郑公子。若你听到你妻子跟你说这句话,不管是真是假,这份礼物你还收的回吗?”

    郑善行愣了愣,心中陡然一亮,这道理非常简单,虽然这是韩艺编制出来的谎言,但是卢师卦的确没有送过一件裙衫给柳琴,等于就是韩艺借柳琴的嘴,告诉卢师卦,他忽略的地方,那么卢师卦听后,肯定会心生愧疚,即便韩艺不送了,卢师卦就算买也买回去呀,这看似谎言,其实比真话还要真话一些,巧妙的很,让郑善行都心悦诚服,连连拱手道:“高!韩小哥,你这一招还真是高啊!”

    王玄道也是笑着点点头,叹服道:“韩小哥果真不愧为妇女之友啊!这一句谎言,就能让卢兄夫妻二人俯称臣。”

    三人不禁又望向卢师卦那边。

    果不其然,只见卢师卦和柳琴一站一坐,交头接耳,相谈甚欢,浓情蜜语,情话也是说得坦荡荡,完全忽略了t台上面的模特,眼中只有彼此。

    其实卢师卦并非那种书呆子,只是脾性刚烈了一点,书呆子绝不是指那些聪明的人,而是指那种非常古板愚蠢的人,但凡非常是聪明的人,或者说天才,都不会变成书呆子,他们会有自己的幽默和浪漫,卢师卦不会说因此而感到害羞,或者装成什么大男人,怎样怎样。他心里肯定明白韩艺的用意,也从而明白,他给予柳琴的还是太少了,既然如此,为何不坦然接受,知错改错。

    这一切皆是因为一句真实的谎言。

    ps:虽然是两张,但是两张合在一起将近一万二千字,算是弥补昨天的一更,以后也是尽量稳定的同时,尽量每章多写一些内容,等于就是加更。希望大家看在小希这么有诚意的份上,多多支持一下小希。下面就是不朽的誓言,求月票,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

    ...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六十七章 离他远一点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六十九章 上奏的最佳时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