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上奏的最佳时机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上奏的最佳时机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5152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异能小农民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绝杀飘雪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儒道至圣 吴限宇宙 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彩排结束之后,韩艺立刻命人早就准备好的宴席呈上,主要还是让这些模特补充补充,毕竟来来回回走彩排这么久,肯定怪累的。【wwW.aiyoushenG.Com】.?`

    熊弟、小野、梦儿他们也参与其中,与这些模特同坐一席,他们倒是不饿,只是比较兴奋,难以入眠,大家团团坐下,聊得不亦说乎,就好像一家人似得。虽然有一半以上的模特是后来招来的,但是基于凤飞楼的文化,让她们很快就融入其中,试问谁不想活在一个平等的环境下。

    正是因为如此,凤飞楼的员工,上至桑木等人,下至一些扫地的,他们都不愿意离开凤飞楼,如今北巷有是市集,他们都不出北巷了,因为一旦出了北巷,那么立刻就会遭受到来自各方鄙视的目光。

    而韩艺则是与卢师卦、郑善行、王玄道坐在二楼共饮,至于柳琴的话,因为卢知莲刚刚和小胖他们熟络,而且她也非常喜欢这位小胖哥哥,故此想与小胖坐在一块,柳琴本也是卑贱出身,跟小胖他们也没有隔阂,在征得卢师卦的同意之后,就带着卢知莲与小胖他们坐在一起。

    “韩小哥,我算是服你了。”

    卢师卦笑的直摇头,道:“我与内子成婚这么多年,原以为这世上最了解内子定然是我,但是却没有想到---。”

    说到这里,他脸露惭愧之色,他原本以为自己对柳琴非常好了,如今才知道,他做的远远还不够啊。

    韩艺笑道:“卢公子莫要愧疚,其实这怪不得卢公子,恰恰证明卢公子与令夫人十分恩爱。”

    王玄道饶有兴趣道:“愿闻高见。”

    韩艺哭笑不得瞧了眼王玄道,又见卢师卦和郑善行皆是看着他,于是道:“卢公子之所以会忽略这点,不是因为卢公子对令夫人缺乏关心,而是卢公子本身对这些就不感兴趣,一个人很难关注到自己不感兴趣的方面。而令夫人肯定也知道卢公子的脾性,故此,她会隐藏自己爱美的一面,因为她知道。这是你喜欢的。其实夫妻之间,很难不生矛盾,除非是那些非常恩爱的夫妻,因为越是恩爱的夫妻,就会越懂得迁就对方。而且还会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不会让男人察觉,因为她们知道自己不是需要我们男人的感激,而是一个和睦的家庭。”

    卢师卦听得频频点头。

    韩艺又道:“我相信卢公子身上的每一件衣服,都是令夫人亲手做的,我更加相信令夫人在帮卢公子做衣服时,肯定也希望卢公子穿上衣服那俊朗的外表,那么卢公子送一件裙子给令夫人,有何不可呢?方才令夫人惊喜的表情已经说明一切了。其实女人对于惊喜的期待,并不亚于男人对金榜题名的期待。”

    说到这里,他笑了一声道:“虽说郑公子这衣店卖得多半是女人的服饰,但其实是为了男人,你叫男人去做衣服,那就不现实了,有了衣店,男人便可以很轻松的给自己的女人制造惊喜,这就是‘白色生死恋’里面提倡的浪漫,这也是维系夫妻感情的不二法宝。??`”

    卢师卦听得哈哈一笑。道:“善行,你可是寻得一位好盟友呀。若是将这一番话传出去,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会抢着上你们这里来买衣服。”

    这韩艺绕了半天,无非还是给衣店增添光环,打爱情的牌,吸引客人来买衣服。

    “这我早就知道了。”郑善行也是哈哈一笑,又道:“看来韩小哥一定是一位好丈夫。”

    韩艺毫不含糊道:“这还用说,我对于我妻子从不缺乏赞美之词。我几乎每天都会告诉她,她是多么的漂亮,我是多么的爱她。”

    郑善行惊讶道:“当真?”

    韩艺道:“当然是真的啊。”

    郑善行尴尬一笑,道:“这我可做不到。”

    韩艺微微一笑道:“其实每个人都不通的表达方式,你们文采这么好,相信你们一定用了不少的诗词才赞美你们的夫人,我的文采就那样,唯有直接一点的说,其实我也想跟你们一样,那样就更加有意境了。”

    王玄道笑道:“韩小哥真是过谦了,当初在万年宫,韩小哥一句‘天生我材必有用’令满朝文武瞠目结舌,可谓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啊!”

    汗!忘记这茬了。韩艺尴尬道:“那只是神来之笔,时灵时不灵的,我毕竟还是没有读过书,硬功夫还是远不如三位,此事莫要再提了,否则的话,我非得羞愧的难以启齿。”

    三人哈哈一笑,但也没有再打趣韩艺了。

    又聊得一会儿,郑善行突然哎呦一声:“不知不觉中,天色已经这么晚了。”说着,他面泛愁绪。

    王玄道叹了口气道:“看来我们今日又要当老鼠呢?”

    郑善行笑道:“是我连累你了。”

    这尼玛不是兄弟么,怎么说的跟情侣生死相别似得。韩艺不解道:“怎么呢?”

    卢师卦苦笑道:“韩小哥,你莫不是忘记,街道早已经封了,想要回去,只能走那些污巷、泥道。”

    韩艺恍然大悟,道:“难道郑公子你们也不行么?”

    郑善行道:“倒不是说不行,但这毕竟是犯法,莫要躲过了臭巷,却脏了身子。”

    卢师卦道:“二位贤弟何苦愁,今日就在我那歇得片刻,明日一早再回便是,我们三人也许久没有彻夜畅谈了。哦,还有,明日我准备去御史台报到,这躲得了一时,可躲不了一世,我们三人就一块去吧。.?`”

    郑善行和王玄道互望一眼,王玄道可是有洁癖的男人,他可不想走那臭巷了,赶紧点头,道:“那好,就依卢兄的意思。”

    卢师卦又望向韩艺,正欲问他明日是否一块去御史台,忽见韩艺低眉沉思着,心中好奇,于是喊道:“韩小哥。”

    韩艺一怔,递去两道询问的目光。

    卢师卦道:“你方才在想什么?”

    韩艺眼眸晃动了几下。道:“三位公子,你们可喜欢这宵禁制?”

    这没由来的一句话,让三人皆是一愣。

    王玄道倒是坦荡荡,道:“如果你现在问。那定是不喜欢。”

    韩艺道:“那若平常的时候呢?”

    王玄道道:“这夜里一般都不出门,故此宵禁与否,我倒是也不太在意。”

    郑善行若有所思道:“虽然有时感到非常郁闷,但多半时候都不影响我们。”

    韩艺听得一愣,他原以为郑善行他们会反对的。毕竟宵禁制限定了人们的自由,不是说方便与否,只是觉得被管的太严了,但是却没有想到,他们对此并不是非常在意,

    卢师卦突然道:“宵禁制还是有很多弊端的。记得我小时候,曾一日,师父彻夜传授我医术,恰好有一病人上门求治,可惜师父在为他诊断时。那人已经断气了,我师父说若能早得半刻,便可救得回,而这半刻就是用在和那些守夜的士兵沟通,虽说看病和生养皆可在夜里出门,但是还得去请求官兵的同意,我可还听说,甚至有些官兵以此勒索钱财。”

    韩艺问道:“那这宵禁制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卢师卦道:“多半还是为了防贼吧。”

    “防贼?”

    韩艺笑道:“你们都能都避过官兵的耳目,我想那些贼人就更加不用多说了吧,而且坊内是没有官兵巡视的。而且大家一入夜就纷纷闭门休息,哪怕是杀了人,也可能没有知道。”

    王玄道笑道:“卢兄那不过是言之其表,其实还是有些人喜欢这宵禁制。”

    这“有些人”不用说也明白。就是那些统治者。

    但话说回来,这宵禁制真的就有用吗?实用可以忽略不计,打着治安的旗号,纯粹就是忽悠人的,如果是太平盛世,谁会造反、暴动。但如果是处于乱世,那你有禁得了吗?

    这其实就是统治者用来禁锢百姓思想的一种形式罢了,这跟不准看星星是一个道理。

    试问谁想为了担心有贼,就躲到牢里面去,而且,牢里面也有贼的啊,既然郑善行他们能绕小道避开官兵,贼也可以呀,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么。

    除了统治者,没有人会喜欢这个宵禁制的。

    卢师卦好奇道:“韩小哥,你问这个作甚?”

    韩艺稍一沉吟道:“我想要上奏,请求陛下解除宵禁制。”

    “什么?”

    三人皆是大惊失色。

    韩艺道:“实不相瞒,我一直以为这宵禁制可称为一种恶政,跟焚书坑儒无异。人生短短数十载,每一刻都非常重要,故此我认为一个人最基本的权力,就是能够支配自己的一整日,如果失去了哪怕一刻,都跟坐牢无异,我大唐自贞观后期以来,就被称为自古以来政治最为开明的朝代,宵禁制不像我大唐的风格。”

    郑善行听得微微皱眉,道:“你说的岁不无道理,可问题是,宵禁制已经存在了数百年之久,岂是你一句话就能够解除的。”

    韩艺呵呵道:“前一刻,或许不能,后一刻,或许也不能,但是如今,却极有可能。”

    王玄道微微皱眉,道:“我听你说过,那日正式任命你为官时,陛下曾大雷霆,好像是因为群臣缄默而感到不满。”

    “王公子果真是聪明绝顶,正是这个道理。”

    韩艺嘴角一扬,笑吟吟道:“如今陛下迫切的希望群臣能够谏言,议论时政,可惜多数大臣不买陛下的账,而那少数却又不敢,现在上奏可是最佳时机,错过了可能就没有了。我现在敢这么说,哪怕是我诬告戴侍郎偷人家妻子,陛下也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因为我给大殿上带来了欢声笑语,不,即便是哭丧,陛下也乐于见到,至少比一潭死水要好,而且我有绝对的把握,陛下一定会答应的。”

    郑善行目光闪烁了几下,哈哈笑道:“韩小哥果然是妙人,这个转眼即逝的机会,都被韩小哥给抓住了。我想韩小哥心里肯定早有打算了吧。”

    韩艺点点头道:“不错,自从我来北巷做买卖以后,我就对这宵禁制是深恶痛绝,很简单一笔的账,如果我北巷能够全日营业,那么收入只会涨,多少不管。”

    卢师卦笑道:“说了半天,原来是你在为自己的买卖做打算啊!”

    “不不不,只是这个原因促使我产生这个想法。”

    韩艺笑道:“其实我现在赚的钱,已经够我用了,我之所以要这么做,我只是想为我自己,同样也是为了所有人争取一个完整的人生,如今很多人在白日已经失去了制造财富的源泉,对于这种人而言,白昼就如黑夜一般寒冷,或许黑夜能够照亮他们的人生。”

    王玄道道:“你说的虽然不无道理,但是我不认为你会成功的,正是郑兄所言,这个制度存在百年之久,岂非一句话就能解除的。”

    韩艺呵呵道:“想要一步登天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可以抽丝剥茧,慢慢解除这个什么宵禁制。”

    卢师卦道:“看来韩小哥此番进言是势在必得啊”

    韩艺道:“势在必得那是一定的,不过我还需要三位的帮忙。”

    卢师卦道:“请说。”

    韩艺轻咳一声,尴尬道:“这个---其实我的字写得不怎么样,而且也不会写什么奏章,要不,就请三位代劳一下。”

    卢师卦哈哈一笑道:“我还当时什么难事,这简单,我帮你写便是。”

    韩艺连忙道:“多谢,多谢。”

    王玄道道:“难道你就打算这么上奏?”

    韩艺错愕道:“不然还怎样上?”

    王玄道道:“你可不要忘记,你如今可是御史台的人,在你的上面还有御史中丞和御史大夫,恁地大的事,如果绕开上级就直接上奏,这可是触犯了官场大忌。”

    郑善行点点头道:“玄道说的是,但可是一旦征求张铭那些人的意见,我看这奏章八成是上不了了。”

    韩艺笑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陛下还能期待我们能干些什么,陛下将我们安置在御史台,无非就是看中监察御史可以自行上奏,不用受到任何拘束,至于张铭么,我一直都没有放在眼里,再说,他出了看不起我,他还能对我做些什么吗?那么话说回来,我就算不上这一道奏章,他就会看得起我么?”

    卢师卦点点头,道:“言之有理。”

    顿了顿,他又道:“可别说没有提醒你们,如今可是大好机会呀,有啥需求,就赶紧上奏,错过了陛下可就不会批了。”

    卢师卦、王玄道、郑善行三人相互看了眼。

    郑善行笑着摇摇头道:“我们不比你,我们后面还有家族,而我们家族的关系又是错综复杂,可不能如你这般随意,有些事还得慎重考虑考虑,好比绕开张铭上奏,你可以不用去管他,但是我们可能就不行了。”

    韩艺心里也理解,点点头,也不再多言了,大家又继续把酒言欢,谈论这宵禁制。

    ps:求月票,求推荐,求订阅,求打赏。。。。。(。)

    ...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六十八章 爱美之心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七十章 动之以情(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