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九十章 扫地也是文化?

第三百九十章 扫地也是文化?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7721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神医嫡女 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儒道至圣 青春的死胡同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闪婚少校娇妻 绝杀飘雪 雄霸神荒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桃运双修
    曹绣还真看不出韩艺是在说真的,还是在说假的。【Www.AiyoushenG.Com】.??`

    在她看来,韩艺不与她合作的唯一原因,就是要对付她们花月楼,故此韩艺的态度,令她很是不安。

    但是她也没有办法,只能让韩艺带着顾倾城离开。

    她确实不敢公开顾倾城脸上那一道疤,而且她与顾倾城之间也没有任何契约。

    “假母,不管怎么说,倾城还是非常感激你的栽培之恩。”

    顾倾城来到曹绣面前,盈盈一礼,十分诚恳的说道。

    “这就是你的感激么?”

    曹绣冷冷说道。

    顾倾城道:“这些年来,我也为假母赚了不少钱,如果我此时不走的话,过不了多久,也会被假母你送出长安的,我也得为自己打算。”

    韩艺笑呵呵道:“行了行了,曹姐,不就是一个顾倾城么,以曹姐你的手段,多少个顾倾城都不在话下。”

    曹绣瞧了眼韩艺,心想,他虽然没有答应,但也没有拒绝,此时还是不宜与他撕破脸皮。哼道:“倾城就好比我闺女的,如今就这样被你给拐走了,难不成我连抱怨几句都不行么。”语气是来了一个翻天覆地的改变。

    闺女?闺女你叫她来做这事,真是最毒妇人心啊!韩艺心如明镜,刘娥这点小心思哪能瞒得过他,但也米有点破的意思,道:“行行行,我不过就是随便说说而已,你继续抱怨吧。”

    曹绣白了韩艺一眼,道:“韩小哥,倾城去了你那里,你可别欺负她,要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哇!这话说得我好像是来迎亲的,要是让无衣听见了,那俺下辈子恐怕就要到床上渡过了。韩艺笑道:“那是当然,我韩艺好歹也是妇女之友。欺负谁,也不可能欺负女人啊。”

    我也是女人啊!曹绣真的想提醒韩艺一句,道:“我送你们下去。”

    “有劳了。”

    一旁的顾倾城都傻了,这和她想得完全不一样呀。这韩艺跑来挖人,曹绣应该很是愤怒,应该要仇视韩艺,要命人将他们两个轰出去,这才正常啊。可是现在看着曹绣和韩艺似乎非常友好,还有说有笑的,活像一对忘年之交,这---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就这样,懵懵懂懂的顾倾城,被曹绣送到楼下,此时在楼内的姑娘们都看得云里雾里,这顾倾城怎么就提着大包小包跟着韩艺下去了,这又是一个什么情况。

    “要不要我派马车送你们回去,好歹也是我花月楼的花魁。可不能怠慢了。”

    曹绣下楼这一句话,差点没有让顾倾城跌倒。阴谋!一定有阴谋啊!

    韩艺笑道:“曹姐说的极有道理,不过我已经备好马车了。”说着,他往前一指,道:“你看这不就来了么。”

    只见一辆豪华马车往这边驶来,正是当初武媚娘赐予韩艺的马车,如果武媚娘知道韩艺拿她送的马车来干这事,非得哭死去。

    曹绣愣了愣,随即笑道:“既然韩小哥早有准备,那我就不忙活了。”

    说着她又突然伸出手来握住顾倾城的一双柔荑。含泪道:“倾城,方才假母语气重了点,你也别见怪,唉。其实我不应该怨你,你说的很对,就算你愿意留在我花月楼,恐怕也留不了多久了,到了凤飞楼,可要照顾好自己呀。”

    顾倾城还处于茫然当中。一点感动都没有,只是木纳的点点头。

    韩艺笑道:“曹姐,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倾城的,我们就先告辞了,改日我再上门拜访。”

    曹绣依依不舍的瞧了眼顾倾城,随即才点点头。

    韩艺又在众目睽睽下,扶着顾倾城上得马车,两个仆人立刻将顾倾城的行李放了上去。

    东浩一马鞭抽着,马车立刻扬长而去。

    几乎各大院的假母都出来了,站在门前望着从眼前行过的马车,眼中充满了恐慌。

    自从话剧出现之后,她们都已经感觉到了人心不稳,很多歌妓都渐渐偏向了凤飞楼,而且这个女人日,不少歌妓都偷偷跑去北巷购物,即便她们已经拼命阻止了,但是效果也是微乎其微,而如今花月楼的头牌顾倾城竟然跟着韩艺走了,这绝对是一个炸弹,可能会给中巷带来极大的危机。?.?`

    “阴谋!韩小哥,这一定有阴谋!”

    刚刚离开花月楼门前,猛地反应过来的顾倾城顿时紧张兮兮道。

    韩艺没好气道:“什么阴谋?”

    顾倾城道:“你方才没有瞧见曹假母那神情么?你是不知道,前面她得知你来接我,对着我大雷霆,恨不得都要掐死我,可这一转眼,又好像待我如亲闺女似得,这不是阴谋又是什么,咱们可得小心呀。”

    韩艺眼眸滴溜溜一转,哼道:“这你就想多了,这不是阴谋,而是阳谋。”

    “阳谋?”

    顾倾城诧异道。

    “可不是么。”

    韩艺郁闷道:“你以为我能够这么轻松的把你接出来,就光凭一张嘴么,我可是付出了昂贵的代价啊!”

    顾倾城错愕道:“昂贵的代价?”

    “不知道吧!”

    韩艺满面怒容道:“这曹绣还真不是善茬,方才竟然宁死也不肯低头,还扬言要与你鱼死网破,只要你离开,立刻就公开你的秘密。没有办法,为了我对你的承诺,我只好拿出我最宝贵的东西与她交换。”

    顾倾城一双小手捂住那看不见的小嘴,道:“你不会---不会跟假母---假母生了关系吧?”

    暴汗!你这女人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呀,老子来这里这么久,都还没有潜规则过,怎么可能会先被人潜规则,真是岂有此理。韩艺抹了一把冷汗,道:“那样的话就好了,我又没亏啊!”

    “嗯?”

    顾倾城双目一睁。

    哇!这你都信,我不忽悠你感动的流泪,我韩字倒着写。韩艺道:“是话剧。”

    “话剧?”

    顾倾城一脸惊愕。

    韩艺点点头道:“我答应了曹绣,如果她肯放你走。我就将我的话剧放到花月楼去演。”

    顾倾城惊讶的看着韩艺,道:“这---这---你答应呢?”

    “不答应还能这么办,如今事情已经曝光了,如果我今日不接你走。她指不定会怎么折磨你,我又于心何忍,既然我答应了你,那就一定要做到,虽然我知道这样我会蒙受巨大的损失。但是没有办法,我就是这么一个重情重义的男人。”韩艺一脸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表情。又叹了口气,道:“原本我不打算跟你说的,怕你心有内疚,但是我现在又怕你疑神疑鬼,故此才告诉你。”

    顾倾城眼眶一红,低垂着眼帘,哽咽道:“想不到---想不到你对我这么好。”

    韩艺余光一瞥,差点没有笑出声来,搓了搓鼻子。道:“好了,好了,弄得这么煽情,我都快要被你弄哭了,现在一切都过去了,你今后在我凤飞楼好好干,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

    顾倾城小鸡啄米般的点头。

    我真是一个天生的骗子啊。

    韩艺不由得感慨一声。

    ......

    ......

    花月楼后院的一间屋内。

    一位头戴黑纱帷帽的女子站在屋中间,而那曹绣则是恭恭敬敬的站在她身后。

    “你说韩艺没有答应?”

    黑纱女子有些诧异的说道。

    曹绣点点头道:“他并没有当场拒绝,而是说要回去征求刘娥的意见,不过我看这都是借口。??.??`谁人不知,现在凤飞楼都是他在做主。”

    黑纱女子沉默片刻,突然道:“我不这么看,韩艺做事历来就是离经叛道。令人琢磨不透,他当初能够为了熊弟去与崔家作对,为何就不能为了刘娥,而拒绝这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曹绣皱眉道:“要是这样的,那就更加糟糕了,那刘娥恨不得我早死。她如何会答应与我合作。”

    黑纱女子点点头,道:“当初我只考虑到买卖,倒是没有到你和刘娥的恩怨,这还真是一个麻烦事。”

    曹绣满面焦虑道:“这还只是其次,毕竟他不与咱们合作,他的损失才是最大的,他前面买的那些地基本上都废了。现在的问题是,如今顾倾城一走,我看很多歌妓都跑去找韩艺,这对于我们而言,可能会是灭顶之灾。”

    黑纱女子道:“这是最不用担心的。烟花之地,自古有之,从未有过一刻消亡过,即便是朝廷,也阻止不了,倘若韩艺真的能够做到,那我一生都愿意给他为奴为婢,但这是不可能会生的,你用不着为此感到惊慌。至于韩艺为什么要接走顾倾城,我猜他还是想以此证明他们凤飞楼才是平康里的第一楼,不再是花月楼了,顺便报当初一箭之仇,这只是一个地位交替的仪式,跟买卖无关。”

    曹绣嗫嚅着,心想,你当然是不在意,可是我在意呀,这平康里乃是我一手创立的,凭什么让韩艺夺去。道:“凤使,有句话我不知当不当说。”

    “说。”

    “我们为何不与他直说,那样的话,他一定会答应的。”

    黑纱女子轻轻一叹道:“其实主上也有这意思,但是被我劝住了,韩艺的手段,你应该见识不过少,此人诡计多端,城府极深,而且性情怪癖,令人防不胜防,要是不留个后招,恐怕到时要吃大亏。所以,能不说,还是不说的好。”

    曹绣道:“可是如此的话,我们又怎么达到目的呢?”

    “再等等看吧。”

    黑纱女子说话时,难免还是露出丝丝沮丧之情。

    .......

    .......

    凤飞楼后院。

    因为顾倾城是那种不需要介绍的人,毕竟长安谁人没有听过他的名号,所以这倒是给韩艺省了不少工夫,而且他在昨夜就已经将这事告诉了四梦、桑木等人。

    顾倾城也算是比较圆滑,主动和众人打招呼,显得非常热情。

    熊弟为人最为热情,这才刚见面,就“倾城姐姐”叫的清甜的。

    桑木等大老粗见来了这么一个大美人,虽然没啥展可能,但也能赏心悦目。自然也是开心。

    刘娥是早就知道了,而且这也报了当初金玉儿、怜儿被挖走的一箭之仇,见到顾倾城,那是笑得嘴都合不拢了。但凡能够令曹绣不开心的事,她都会感到开心,她们两也真是天生的冤家。

    韩艺看在眼里,却是急在心里,心里寻思着待会如何说服刘娥。

    倒是四梦对于顾倾城的到来。心有抵触,毕竟顾倾城可是四大花魁之一,半张脸都要胜过她们四张脸加在一起,身材自然不用多说,心里难免会感到有些恐慌,这是人之常情。当然,她们并不知道,其实顾倾城整张脸还比不上她们半张脸。

    等到顾倾城一一和众人打过招呼过后,韩艺道:“好了,从今日开始。倾城她便是我们凤飞楼大家庭其中的一员。”

    说着,他又向顾倾城道:“你应该听说过我们凤飞楼的文化,在这里,我们就是一家人,不分主仆,那些洗衣做饭的,不代表他们低人一等,他们只是在工作,与我们一样,仅此而已。所以你要时时刻刻记住,这里不是花月楼,你可不能再趾高气昂的对任何人吆喝。”

    顾倾城点点头道:“韩小哥放心便是,我就是喜欢你们凤飞楼的文化。才想来这的。”

    韩艺笑呵呵道:“如此就再好不过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尽快融入我凤飞楼,对于我凤飞楼的文化有一个非常深刻的印象,明日早上你就负责将这庭院打扫干净吧。”

    “啊?”

    顾倾城错愕道:“扫---扫庭院?”

    韩艺反问道:“有问题吗?”

    顾倾城顿时有种上当的感觉,道:“你---你叫我扫庭院?”

    “对啊!”

    韩艺道:“这就是我们凤飞楼的文化,像什么洗衣服、洗碗,这些会伤着你们的手。故此我不会让你们做,但是扫扫院子,这不会影响你们的工作,除了刘姐以外,我们每个人都扫过,之所以刘姐没有扫,那也只是出于敬老爱幼。”

    刘娥听得吐血心思都有了,道:“去去去去,什么尊老爱幼,你这嘴还真是很损呀。”

    差点忘记女人畏老了。韩艺急忙道:“抱歉,抱歉,用词不当,用词不当,应该是怜香惜玉。”

    怜香惜玉?这不是讽刺是什么?还不如尊老爱幼了。刘娥直翻白眼,苦于拿韩艺半点办法都没有。

    熊弟咧开嘴一笑,又见顾倾城眉宇间透着委屈,忙道:“倾城姐姐,这院子挺干净的,不是很难扫,楼里面那才叫难扫,每天都得扫上一个时辰。”

    顾倾城欲哭无泪的望着熊弟,这难不难扫根本就不是重点,重点是,堂堂顾倾城拿着扫帚扫地,这要传出去,那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韩艺笑道:“我们凤飞楼是非常平等的,我这也不是命令你,如果你对我的安排有什么不瞒,大可以将理由说出来,如果合理的话,我会向你道歉,并且做出改变的。”

    顾倾城瞧了韩艺一眼,暗道,这厮真是比传言中还要狡猾的多。

    扫个地能有什么理由,还不就是顾忌自己的名声和地位,但是前面刚刚才说了公平、平等,如果她说你我堂堂顾倾城,你竟敢让我扫地,这不就是在摆谱么,那不就是打自己的嘴巴吗。

    这真的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顾倾城道:“不就是扫个地么,我小时候经常扫,有甚么大不了得,只要你不是故意整我就行了。”

    “我花这么大代价请你来,可不是为了整你的。”韩艺微微一笑,又道:“好了,梦儿、梦婷你们带着倾城去她的房间收拾一下。”

    梦儿、梦婷站起身来,“倾城娘子,这边请。”

    顾倾城一手拉着梦婷的小手,笑道:“梦婷妹妹,你就叫我倾城姐吧,不要那么见外了。”

    梦婷点头“嗯”了一声,但还是显得有些不自在。

    三女出得门外,韩艺又叫刘娥来到里屋内。

    “韩小哥,怎样?怎样?”

    这刘娥一来到里屋,就满眼期待的望着韩艺。

    韩艺错愕道:“什么怎样?”

    刘娥激动的双手直颤道:“那曹绣可有气得吐血。”

    哇!这得有多大的仇恨啊!韩艺摇摇头道:“倒是没有到吐血这么严重。不过气得也是不轻。”

    “没有吐血?”

    刘娥一脸失望。

    韩艺纳闷道:“为何你要纠结这吐血?”

    刘娥显得有些尴尬,支吾不语。

    韩艺斜眸一瞥,突然想起当初曹绣挖走金玉儿和怜儿后,刘娥气得吐血。还生得一场大病,险些就没有熬过去,苦笑一声,道:“刘姐,花月楼的情况与当初凤飞楼的情况不一样。人家有四大花魁,如今才走了一个,还有三个在,不会立马就关门的。”

    “我知道。”

    刘娥难掩郁闷之情,突然又道:“韩小哥,如今咱们北巷远胜过他们中巷,定有很多歌妓想要来咱们这里,顾倾城这一来,可算是开了一个好头,咱们要不就一鼓作气。将花月楼的其余三大花魁都给弄来。”

    为毛一说到曹绣,这刘姐的脑子突然变得灵泛起来了。韩艺笑道:“你说弄就弄呀,顾倾城与曹绣之间没有任何契约,如此才这般轻松,其余三大花魁可没有这么容易,而且,你也不想想,另外那三大花魁,都是以个性著称,都非常傲慢。她们来此,如果要遵从我们凤飞楼的文化,那么就必须丢了个性,那她们还有什么用。如果要保留个性,那么就必须高人一等,所以其余三个都不适合我们凤飞楼。”

    刘娥点点头道:“你说的也不无道理,不过能弄来顾倾城,也算是狠狠出了一口恶气。”

    你这么说,我们这还谈的下去么。韩艺显得有些犹豫。

    刘娥瞧出韩艺神情有些不对。好奇道:“韩小哥,你是不是还隐瞒了一些事。”

    “啊?”

    韩艺下意识的摇摇头,这可能是骗子的本能,但转念一想,这事迟早还是要说的,又点点头。

    刘娥迷糊了,道:“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韩艺重重出了口气,道:“是有一些意外。你可还记得我们收地遭人破坏吗?”

    刘娥点点头。

    韩艺道:“现在我知道这个人是谁呢?”

    刘娥眨了眨眼,道:“你说的不会是曹绣吧。”

    韩艺嗯了一声。

    “我早就应该猜到是那贼妇在搞鬼了,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刘娥顿时面色狰狞,又向韩艺道:“韩小哥,这事咱们可不能就这么算了,一定要好好教训那贼妇一顿。”

    如今北巷名声在外,又有皇帝的青睐,刘娥说话的底气那也是杠杠滴。

    韩艺沉默不语。

    刘娥见韩艺不做声,道:“韩小哥,难道还有事情?”

    “恭喜你,猜对了。”

    韩艺又将曹绣寻求合作一事,告诉了刘娥。

    刘娥一听,气得又差点吐血了,垂顿足的咆哮道:“妄想,我死都不会与那贼妇合作的,她这是白日做梦,老娘可不缺这点钱。”

    就知道是这样!

    韩艺点点头,道:“既然你不愿与她合作,那就算了吧。”

    他这人还是重情胜于重利,而且,刘娥当初答应他入驻凤飞楼,唯一的目的,就是不要让曹绣有好日子过,故此,就算他想与曹绣合作,而且还是一个双赢的局面,那他确实开不了这口。

    可是刘娥听他这语气,显然还是有别的想法,道:“韩小哥,你当时没有回绝她么?”

    韩艺沉默少许,随即摇摇头。

    刘娥道:“为什么?难道你想跟他合作?”

    韩艺瞧了刘娥一眼,点点头道:“我确实有些心动,但并不是那村许土地打动了我,而是关于话剧的推广,你是知道的,我弄这话剧,不单单是为了赚钱,还有其它的目的,故此,我一定要推广话剧,但是这需要很长的时日,毕竟我们手中的资源有限,而曹绣在各大州府都有地盘,如果能够跟她合作,的确省了我不少麻烦。在商言商,如果我们与花月楼合作,我们不仅能够扩大北巷市场,还能赚不少钱。”

    刘娥沉默少许,道:“既然如此,你为何不答应呢?”

    韩艺笑道:“我说过,曹绣是你的对手,但凡关于曹绣的事,还是以你得意见为主,你若不答应,那我当然也不会答应,反正这事即便没有曹绣,我一样可以做到,不过就是多花些时日罢了。”

    其实以韩艺如今的地位,他若答应,刘娥根本没有反对的资格,但是韩艺显然记得当初的承诺,并且可以为了这个承诺拒绝这么一大块蛋糕,可见韩艺是真诚待她的,说不感动那肯定是假的,但是真要刘娥去与曹绣合作,而且还是双赢,她还是非常不愿,毕竟双赢也代表曹绣也是赢家,这令她非常纠结,挣扎半响,才道:“韩小哥,这事我还得考虑考虑。”

    韩艺呵呵道:“你也不要太纠结了,这事成与不成,不关乎大局,你想怎么办都行。”

    ps:求月票,求推荐,求订阅,求打赏。。。。。。(。)

    ...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八十九章 无法理解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九十一章 君贿赂臣(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