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四章 同时开两局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四章 同时开两局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4888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绝杀飘雪 异能小农民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儒道至圣 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神医嫡女 吴限宇宙
    其实对于韩艺而言,要骗到张铭,这并不是很难,难就难在骗术是真的很难置人于死地,但是现在想要达到目的,又必须置人于死地,这令韩艺纠结了好几日,死了不知道多少脑细胞。【wwW.aiyouShen.cOm】

    直到他想起一个老前辈跟他说过的一句话,骗术的最高境界,就是让你想要的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的发生,让一切都变得真实。

    套用武学的那句话,就是无招胜有招。

    这才令韩艺茅塞顿开,以前他总是习惯性的想去布置一个骗局,但是这个骗局却无法置人于死地,不过权谋是可以的,他这么做,无非就是将权谋引入这个局中,让霍元德他们与张铭去狗咬狗,他们是老油条了,他们的权谋足以弄死对方,而自己则是置身事外,作为一个旁观者,到了某个节骨眼,就上去将自己想要的拿走。

    推动这个计划的不是韩艺,而是人的贪念。

    “可是皇上即便是夺回了御史台的权力,也不足以令皇上立武昭仪为后。”

    王玄道突然说道。

    虽然这个计划是否能够成功还犹未可知,但是作为一个政客,必须要将目光放的更加长远一些,这个计划的最终目的还是将武昭仪推上后位。

    卢师卦叹了口气,道:“这事皇上自己都羞于启齿,在道德上皇上就已经输了。”

    韩艺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道:“我方才见皇上好像希望你们能够说服你们的长辈在朝堂上,能够给予他支持?”

    郑善行一脸郁闷道:“这也我看出来了,但这是不可能的事,你也知道,我们这些士族最注重的就是婚姻。武昭仪出身寒门,怎么可能会支持她了。”

    韩艺道:“既然如此,你们的长辈应该会阻止你们出任监察御史的。”

    郑善行面色稍显尴尬,脸都红了,捂着额头。

    搞什么呀?难产?韩艺道:“郑公子,你别这表情好不。我看着怪慎得慌。”

    卢师卦道:“我们这些士族能够存活至今,凭借的可也不仅仅是道德》style_txt;,说直接一点,还是得依靠权力。最近几年国舅公一直在打压我们这些家族,如果能够与皇上结盟,那也未尝是一件坏事。”

    韩艺道:“是啊,我也是这么想,既然如此,那你们的家族为何不支持呢?”

    卢师卦瞧了眼韩艺。道:“但是你可不要忘记,我们这些士族又非常爱惜自己的名望,这也是百姓尊重我们的唯一原因,因此也就形成士庶天隔的现象,如果我们这些士族公然支持武昭仪的话,那岂不是推翻了自己的地位,这可是致命的。”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补充道:“而我们几个现在都无法代表自己的家族。”

    “原来如此。”

    韩艺点点头,暗道。看来这个游戏比我想象中还要复杂。

    山东士族的势力是毋庸置疑的,以前房玄龄、魏征、杜如晦他们都是属于山东势力的,当初房遗爱一案,长孙无忌重创了山东士族的势力,两派也是水火不容,但是目前的局势是非常明显的。长孙无忌一派独大,山东士族只能选择自保。

    但也没有人敢忽略山东士族,因为他们利益经过门第婚姻变得错综复杂,难以估测。

    山东士族当然想打倒以长孙无忌为首的关陇门阀,但问题是。武昭仪又是寒门出身,他们也不能大张旗鼓的去支持武昭仪,士庶等级的分别,是他们的根本呀,支持武昭仪,不就是在挖自己的根吗。

    一个是地域之争,一个是阶级之争。所以,山东士族帮哪边都不是。

    不过两害相权,取其轻。

    武昭仪毕竟是一个女人,没有什么势力,而长孙无忌实在是太恐怖了,对付长孙无忌是头等大事,当然还是以长孙无忌为主,但是他们绝不会自断双臂去支持武昭仪,那么派几个小辈上去捣鼓,这样的话,就不会影响到他们家族的根本。

    而且万一真的发生奇迹,削弱了长孙无忌在后宫的势力,皇上掌权了,他们也可以说自己也出了一份力。

    再简单一点的说,就是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面。

    想明白这一点后,韩艺也知道他们确实也挺难的,说是家族世孙,不过也都是一些棋子罢了,于是也没有就此继续谈下去了,因为他们根本无法左右的自己的家族,道:“对了,我打算这两日将那道改革宵禁的奏章呈上去。”

    “为什么选择这时候?”

    郑善行惊讶道。

    韩艺道:“如今陛下想废王立武之心,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甚至都可以说是捅破了,那么陛下在国舅公家发生的一切,很快就会传了出来,这对于陛下而言可不是一件好事,我这一道奏章呈上去,就能够混淆视听,让大家暂时把注意力转移开,这样朝堂上的局势就能够得到缓和。”

    王玄道笑道:“而且,陛下跑去贿赂国舅公不成,皇权蒙受非常大的耻辱,如果这事成了,那么皇上还会扳回一些面子来,也就是说,皇上到时一定会全力支持你,我看这事成功的希望非常大。”

    卢师卦笑呵呵道:“韩小哥,你这是火中取栗啊!好处你拿了,皇上还得感激你,而你付出的只是,你再得罪一次你以前得罪过的人。”

    韩艺笑呵呵道:“这是什么火中取栗,不过就是见机行事。”

    。。

    。。

    从药铺出来之后,已经快要到傍晚了,韩艺原本寻思着回凤飞楼,但是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一个案子在身上,而且今日还有些要紧,顿时叫苦不迭。说真的,他从未同时布两个局,在后世那是不允许的,但问题就有这么凑巧。好在两个骗局都不需要他直接出面,还能勉强能够应付。

    这没有办法,他只好让人去跟刘娥说一声,他今日要外出有事,就不回来了,毕竟宵禁之后城门就关闭了。想回都回不来了,然后立刻赶往蔡府。

    走在半道上,又正好遇见小野。

    “韩大哥。”

    小野招着手,乐呵呵的跑了过来。

    韩艺迎上前去,道:“你笑得这么欢乐,看来旅店那边非常成功。”

    因为他实在是没有太多的工夫去兼顾这一边,只能拜托小野,让他没事的时候看着点。

    小野笑哈哈道:“那张剑波真是好生会捉弄人,一拳就把谢辉的左眼给打青了。”

    “没有太严重吧?”

    韩艺听得有些心惊。

    小野摇摇头道:“没啥事。就是青了一块,谢辉还去了蔡府一趟。那张剑波还说,他经常打人,下手的轻重就是他最厉害的本事。”

    韩艺稍稍松了口气,笑道:“走吧,我们去一趟蔡府。”

    二人又并肩同行,有说有笑的往蔡府行去。

    其实小野还挺喜欢韩艺骗人的,因为这样的话。就能跟在扬州一样,二人走在路上有说有笑。

    。。

    。。

    蔡府。

    “小人见过韩御史。”

    谭洞、伍文轩、流莺三人齐齐向韩艺行了一礼。

    韩艺笑着点点头。道:“情况怎么样?”

    谭洞道:“正如韩御史所料,明儿谢辉便会搬来这里住。”

    因为这是一场感情游戏,那么就必须要让谢辉住进蔡府,这样才能让谢辉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流莺。

    而让谢辉入驻蔡府的理由,就是那一家旅店。

    因为谢辉是一个骗子,心虚的他可不会选择住在城内。这样方便跑路,而且他必须得装成贫寒,于是就选在郊外的一家非常偏僻的旅店住下,这种旅店一般住的都是三教九流人士,打架什么的自然也不在话下。

    于是韩艺就借机安排张剑波与一些人住进去。故意制造争吵,无意间就打了谢辉一拳,这一拳不要求打伤谢辉,只求能够打的别人一眼就看得出。

    而根据计划,谢辉今日要来蔡府赴会,顶着半边熊猫眼就来了。

    谭洞见了,肯定要询问他的伤势。

    谢辉肯定也就是如实说,这没有什么好骗的,那么谭洞就可以借此为由,让谢辉住到蔡府来。

    因为前面蔡丰拜托谢辉写了一封信函,借此表现出对他非常赏识,而如今伍文轩有伤在身,事事都不方便动笔,那么这一切就变得顺其自然了,我赏识你,而且有可能需要你的帮忙,而你住的地方又那么乱,何不就搬到我家来,我给你住,你帮我写点东西什么的,这合情合理。

    这其实也是谢辉心中所想,自然就答应了下来。

    韩艺笑着点点头道:“非常好!但是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谢辉住进之后,朝夕相对,你们可不能如现在这般放松了,必须时时刻刻打起精神来。”

    “是,这我等知道。”

    谭洞点头道。

    伍文轩突然道:“韩御史,谢辉既然是以感情行骗,那么他应该是非常绝情的,岂会轻易对流莺动情。”

    韩艺摇摇头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越是这种骗子,其实就越渴望感情,因为他的内心是非常孤独的,只是暂时被贪念给蒙蔽住了,或者说他们强行封闭了自己的情感,从而达到绝情的境界。

    而你们要做的就是,将他的孤独感释放出来。只要他的孤独感释放出来了,那么一切都好办了。而最好的办法就是关心,他漂泊多年,肯定缺乏关心,尤其是那种家的温暖。所以谭洞你一定要表现出对他的那种喜爱、欣赏之情,但是又得有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因为你是一个商人,而他是陈郡谢氏的后人,这种无可逾越的距离,你一定要把握好,这样也就不会让你的关心显得非常虚假了。”

    谭洞听得若有所思。

    韩艺又向伍文轩道:“文轩,你是一个失意的读书人,又是蔡府的管家,而谢辉伪装的也是一个落魄的士族子弟,你们就有共同语言的。谢辉住进来之后,首先一定会与你交好,从你嘴中打听蔡府的情况,故此你在于他交流的时候,千万要把握住一个读书人的失意之情,这样才能不露声色的告诉谢辉他想知道的一切。”

    伍文轩也只是稍稍点了下头。

    韩艺又向流莺道:“流莺,你刚刚蒙受大难,虽然身体无恙,但是心理、精神上都蒙受了重创,这是一种疾病,你得像一个病人,对于一些事要十分敏感,最好能在半夜添加一些噩梦之内的症状,这也可以让谢辉对你心生怜悯,让他想要去保护你,你得时时刻刻记住,你决不能以一个正常的大家闺秀的思维去思考问题。”

    流莺听得沉眉不语。

    这一番话下来,三人都面泛担忧之色。

    谭洞、伍文轩虽然是惯犯了,但是他们只是将骗术当成是一种求生手段而已,他们行骗哪里会精确到一个表情,这不可能的事,完全凭借的就是天赋,和临场发挥。

    而在后世,骗术已经成为了一门学问,其中包括各种各样的知识,什么心理学,营销学,宗教学,魔术,等等。

    这个标准对他们而言,有些难度了。

    尤其是这伪装技术,画虎画皮难画骨,伪装外表、气质容易,因为这是不变的,但是要伪装一个人每时每刻神态,就非常难了,因为这是一个变量,对面同一件事,每个人的反应是不会完全一样的。

    这也是韩艺今日到此的主要目的,因为谢辉马上就要入住蔡府了,具体事宜韩艺都已经交代过他们了,也练习过很多遍,但是他希望让这个骗局变得更加完美,因为他对于工作就是一个完美主义者。虽然以谢辉的道行,就算随意一点,谢辉也未必看得出,毕竟谢辉也没有学过心理学,但是韩艺希望他们能够精确到每一个神态,尽量做到完美,尤其是在平时生活中遇到的一些琐事,因为心境的不一样,在面对琐事的态度,那也是完全不同的。

    这一个晚上,韩艺就模拟蔡府的一日,跟他们讲解一些神态、表情这些细节。其实这些方面,韩艺以前也跟他们讲过,这只是算作一个补充。

    谭洞他们听得也是十分投入,这让他们受益匪浅,也感到非常充实,自信也提升不少,他们头一回感受到骗术带来快乐感。

    ps:求月票,求推荐,求订阅,求打赏。

    (。)

    ...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九十三章 世事无绝对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九十五章 都是为了你好(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