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四十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第四百四十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5550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血舞狂风 修冥纪 墨上璃愁 邪帝凛然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武炼巅峰 暗夜将至 乱世仙妖 我的绝色女友
    其实程处亮与韩艺的恩怨,主要不在于阶级之差,还是在于权力和面子,不是说韩艺是一个田舍儿出身,这程处亮就恨他,而是因为嫉妒韩艺,憎恨韩艺将他的风头都给抢走了。【wWw.aiyouShen.cOm】

    如果是因为阶级之差,那就很难去化解了,因为韩艺就是杀了自己,也改变不了自己的出身。

    后者就相对而言,轻松许多,误会解释清楚之后,程处亮也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多么的幼稚,也就放下了对韩艺的成见。

    席上,四人把酒言欢,韩艺本来就是一个骗子,无论文武,天南地北,他都能说出一朵花来,关键还有那神乎其神的赌术。

    程处亮是高兴不已,只恨与韩艺相见甚晚。

    另外,长孙冲原本与程氏父子没啥可聊的,但是因为有韩艺在中间拉动气氛,将文武放在一块谈,这让他也有了不少兴趣,而且韩艺的很多见解,令长孙冲尤为的惊喜,再加上几杯下肚,四人聊的是不亦说乎。

    这酒过三巡,韩艺和长孙冲就告辞了。

    长孙冲已经喝挂了,基本上都是他的下人搀扶他上得马车。

    韩艺也差不多了,歪歪倒倒出得大门,招着手,就晃晃悠悠的往北巷走去。

    程咬金年轻时候,那酒量可是没的说,毕竟现在年纪大了,也是喝得差不多了,躺在卧榻上呼呼大睡起来。

    而程处亮继承了他父亲的酒量,又正值壮年,而且久经沙场,酒量也是深不见底,倒是没有什么事,送走韩艺和长孙冲之后。就回到厅中,见父亲躺在卧榻上,于是赶紧让人拿了一床毛毯来,替程咬金盖上。

    这毛毯刚刚盖在身上,程咬金突然睁开眼来,吓得程处亮差点没有一屁股坐在地上。

    “爹爹。你醒了。”

    程处亮小心问道,因为喝醉酒的程咬金是是非常恐怖的。

    程咬金点点头,只觉喉咙火烧火烧的,道:“拿杯热茶来。”

    “是。”

    程处亮赶紧又命人拿了被热茶来。55,

    程咬金坐起身来,端着一杯热茶,喝了两口,这才缓了过来,又双手捧着热茶,叹道:“老了!爹爹是真的老了啊!”

    程处亮见程咬金头发睡得散乱。饱经沧桑,那皱纹都可以夹死蚊子了,只叹父亲是真的老了,眼眶微酸,嘴上却道:“爹爹身体还健壮的很,我大唐可少不了爹爹。”

    程咬金微微瞥了眼程处亮,苦笑的摇摇头道:“当真如此么?”

    程处亮一怔。

    程咬金叹了口气,道:“亮子啊。再大的树,也终有枯朽的一日。到那时不但不能为树下之人庇荫,说不定哪日还会突然倒塌下来,将那些乘凉的人给压死。”

    程处亮一脸惊惧道:“爹爹,你怎么说这话,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程咬金却是呵呵一笑道:“爹爹戎马一生,最烦与那些文官打交道。可是这老了,说话的语气跟那长孙老狐狸倒是有些像似了,真是怪哉。”说着,他又活动了身子,拍了拍程处亮的肩膀。道:“亮子,再听爹爹一言,你拜韩艺为师,对你,对咱们老程家,绝不是一件坏事。好了,爹爹回去了,你就不用送了,在家好生休息吧。”

    他将毛毯一甩,踏上鞋子,甩着大步,就往外面走去。

    程处亮站着卧前,望着程咬金渐渐远去的背影,眉宇间透着困惑之色

    “爹爹,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长孙延见长孙冲喝得酩酊大醉回来,不觉一惊,他爹爹可是很少喝酒的,赶紧上前搀扶着长孙冲。

    而长孙无忌正好也在,略显担忧,赶紧让人弄些醒酒的来。

    长孙冲见长孙无忌,笑呵呵道:“爹爹也在啊!孩儿给爹爹行礼。”

    长孙无忌听他满嘴胡话,挥挥手道:“行了,行了,快些休息吧。”

    长孙冲突然打了一个酒嗝,道:“爹爹,那——那程叔叔让——嗝,让你去给他负荆请罪,这才——才是真正的将相和。”

    长孙无忌一听,勃然大怒,吹胡子瞪眼道:“你说甚么?那老匹夫,竟敢让我去跟他负荆请罪饶不了他。”

    长孙延忙道:“爷爷,爹爹他喝醉了,你别信他的。”

    长孙冲据理以争道:“我没醉,程叔叔就是这么说的。”

    长孙延心里那叫一个郁闷,赶紧将长孙冲扶了进去。

    长孙无忌气得火冒三丈,正欲破口大骂,但突然一愣,将相和?呵呵道:“好你个韩艺,果然有些手段。”

    “我tm讨厌市坊制。”

    韩艺今日真的喝得有些多,走到一半,只觉口干舌燥,想找个地方喝杯茶,可是周边连个店子都没有,想喝茶的话,要么回家,要么只能去两市,郁闷得要命,不禁加快了步伐。

    好不容易挨到北巷了,可这才刚刚来到巷口,韩艺眼前都还是一片迷糊时,就听到一声叫嚷,“韩艺回来了,韩艺回来了。”

    给他的感觉就好像是“鬼子进村”似得。而且是一声接着一声,好像还有回音。

    又听得阵阵脚步声。

    出什么事呢?韩艺赶紧晃晃头,定眼一看,只见远处黑压压的一片朝着他冲将过来,再定眼一看,全是那些公子哥,张牙舞爪的朝着他扑了过来。

    这是干什么啊?我这才出去半日呀。

    韩艺顿时吓醒了,心里打鼓,对方的气势就好像过来将他撕碎不可。

    忽听得边上一人幸灾乐祸道:“这下看你怎么办?”

    韩艺转头一看,只见郑善行、王玄道、卢师卦站在不远处,笑看着他。

    你们这三个混蛋,竟然不过来帮我。韩艺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还是郑善行心肠好,见韩艺一脸惊愕,于是提醒道:“白色生死恋。”

    哎呦!我差点忘记。今日便是白色生死恋的大结局。

    韩艺陡然醒悟过来,暗自叫苦不迭,这可如何是好啊!

    其实大结局这么重要的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但是说来也巧,长孙冲正好约他今日去找程处亮,他心想若是留在这里。肯定会被人围攻的,还不如先闪,因为那些公子哥肯定是冲着他来的,不会去找梦儿她们算账,他若不在,这就闹不起来。等到过了一两日,大家情绪平复之后,他再慢慢忽悠,这算盘打得那叫一个瞻前顾后啊。

    原本他是一直记着这事的。打算不到日落不回,可是这一顿酒喝下来,他就给忘了,结果还走了正门,更加要命的是,如今刚好演完没多久,这些公子哥一肚子怨气正愁没地发泄了,他就主动送上门来了。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他们的情绪这么激动,弄不好就得出大事呀。

    好在这骗子不怕事大。就怕不知道什么事。

    韩艺突然一屁股就坐在地下,软如烂泥,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前后不到三秒钟。

    那些公子哥已经杀到韩艺面前,忽见韩艺一屁股坐在地上,顿时停了下来。皆是一脸错愕的望着韩艺。

    韩艺缓缓抬起头来,眼中已经是含有热泪,又哭又笑道:“你们打我吧,骂我吧,这样大家都会好受一些。”

    这些公子哥本来确实想狂揍韩艺一顿。

    前面韩艺是没有看见。当晶晶殉情那一刻,凤飞楼里面哭得是一塌糊涂,都不能自已,场面也险些失控,都不肯走,嚷着让韩艺给出一句公道话。

    当初在万年宫时,那些贵妇也是哭得稀里哗啦,但是有皇上在,他们也不敢放肆,而且他们也都是成年人了,也不会太激烈,这些公子哥不同,这是他们人生看到的第一出话剧,竟然是以这么悲壮的结局收尾。

    难以接受!真的难以接受!

    不打韩艺一顿,那真是难泄心头之恨呀。

    在后世那个比较文明的时代,一些演奸人坏人的,走在路上都可能被人打,更何况现在。

    但是韩艺主动要求,他们不禁又愣住了。

    令狐俢仁就道:为何要打你?”

    韩艺泪珠已经挂在眼角,看着他们道:“我亲手将晶晶和熊飞给杀死你,连我都恨不得杀了我自己,你们难道不想打我么?”

    “想。”

    一众公子齐齐点头。

    哇靠!幸亏老郑提醒了我一句,弄不好我还真会死在他们手里。韩艺心中一惊,但却面不改色,道:“那你们为何不打我,来啊,打我啊!狠狠打我一顿。”

    “好!”

    一个公子哥撸起袖子就冲上前来,也是满面泪珠,就跟死了爹妈似得,目光中充满了对韩艺的憎恨,绝对是最为忠实的粉丝。

    这你还打,你吊,老子记住你了,你一定不要让我在皇家训练营看到你。韩艺吓得差点都露陷了。

    幸得令狐俢仁拦住此人,又朝着韩艺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何不修改结局,别拿我们这些家族来做借口,你收了这么多礼,我们家族也没咋说,我们就不信你换个结局,就会怎地?”

    一干公子哥纷纷质问韩艺。

    靠!送礼的不也都是你们这些人么,你们还好意思拿出来说?韩艺被众人包围着,满头大汗,这要是一句不慎,可就非常糟糕了。突然一脸悲愤道:“你们以为我不想么,熊飞和晶晶就如同我亲手养大的孩子,你们以为我想亲手将他们埋葬么,我比你们谁都要更加难过啊。

    这些天我为这个结局愁白了头发,每日茶饭不思,我真的真的很想改变结局,给他们一个圆满大结局。但是他们之间的爱情实在是太伟大了,怎么才能让他们这一份伟大的爱情长存下去呢?唯有一死啊,只有一死才能让他们的爱情得到永恒,也只有一死才能让他们的爱情超越生死,也唯有他们的性命,才能有资格祭奠他们的爱情。没有生与死,何谈生死之恋。正所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说着,他一手捂住脸,抽泣起来。

    一众感性的公子哥们。见他这么伤痛,又想起了晶晶和熊飞,不免都掩面而泣。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听得一人小声念道。

    “超越生死的爱情。说得真好,呜呜呜。”

    “不错,这世间已经配不上他们的爱情了。”

    “韩小哥,是我们错怪你了。”

    “韩小哥,你快些起来吧。”

    这些公子哥见韩艺哭得这么凄惨,只觉这个结局。他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他才是最伤心的人,哪里还好意思责怪他,赶紧上前扶起他。

    弄来弄去,还是骗术好用!

    韩艺已经是泣不成声了,很委屈的被他们搀扶起来。

    令狐俢仁突然往后跃开,道:“好大一股酒气呀,韩小哥。你刚才喝酒去了。”

    一众公子哥们就死死盯着韩艺。

    靠!连借酒消愁都不懂?那行,我就教教你这没文化人吧。韩艺突然一挥手。高呼道:“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说着,他一手紧紧揪住胸口,“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又指向苍天,“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他一口气念出。如行云流水一般,再加上他此时情绪波动非常剧烈,故此富有极强的感染力。

    所有人都变得呆若木鸡。

    过得好半响,才有一人激动道:“好诗!好诗!好一句,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个个都是激动不已,或低声吟念,或抬目沉思,或抚掌叫好,或挥拳顿足。

    这古代就好这一口,一首好诗,足以令人振奋不已。

    “韩小哥,这——这是你作得么?”

    可又见韩艺一语不发,低着头,站在那里摇摇欲坠,一语不发,又喊道:“韩小哥。”

    “呼——!呼——!”

    又听得一阵呼噜声。

    令狐俢仁轻轻推了一下韩艺。

    韩艺一怔,惊慌失措道:“令狐公子,你推我作甚?”

    令狐俢仁愣了下,道:“方才那首诗你作的?”

    韩艺一脸困惑道:“什么诗,你们在说什么?”说着,他又是一手捂头,一脸蛋疼,不,头疼的表情。

    这下没得说了,肯定就是韩艺作的。

    令狐俢仁激动道:“韩小哥,你知不知道,你方才悲愤之时,作出一首绝顶好诗来。”

    “不可能吧?”

    韩艺猛吸一口冷气。

    “我骗你作甚。”

    令狐俢仁指着那群狐朋狗友,道:“大家可都听见了。”

    又有人道:“以前也常常听闻韩小哥时有惊艳之作,我等还以为你定是从哪里偷听来的,想不到韩小哥你果真是深藏不露,方才那一首诗,实在是令我被汗颜,将来必千古流传,佩服,佩服。”

    夸赞之言,滚滚而来。

    装逼装成这样,韩艺也算是独一份了。

    “可我怎么一点也不记得了。”韩艺一脸错愕。

    “我想定是韩小哥方才过于悲伤,故此忘记了。”

    “是吗?”

    韩艺道:“那你念给我听听。”

    “啊?”

    令狐俢仁真心不是一个读书人,听着是爽,但也没有记住。

    其余公子低声念着,但多多少少都有些没有记全。

    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装逼是需要别人来承托的,你们这托当得真是太不专业了。韩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呀。

    忽听一个笑声响起,“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ps:求月票,求推荐,求订阅,求打赏……(。)请访问m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百三十九章 将“相”和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四百四十一章 爱情神像(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