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六十三章 极品小舅子

第四百六十三章 极品小舅子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4702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一宠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爱上坏坏女上司 极品全能学生 山河血帝 踏歌远行 快穿炮灰女配 穿梭在无限废土 地狱恶灵 重生电子帝国 霸道老公,抱一抱
    萧无衣何许人也,出了名的残暴不仁,蛮不讲理,所有******的噩梦,大名鼎鼎的女魔头。【wwW.aiyoushenG.Com】`

    为何一个声音,却让她害怕到如此地步。

    韩艺心中好奇,正欲出口询问,萧无衣已经站起身来,慌张的左右看了看,然后往后面的屏风疾步走去,行走间,目光还带着威胁的意味从郑善行、王玄道脸上一扫而过。

    郑、王二人点点头。

    “姐!你在么?姐---。”

    这萧无衣刚刚藏进屏风后面,就听的楼梯间处传来一个重重的脚步声,过得片刻,就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后生窜了上来,这后生身着一件蓝袍,唇红齿白,一双狭长的双眼透着三分邪气,生得也是极其帅气。

    “咦?牡丹姐、戢刃哥、玄道哥、善行哥,红绫姐,你们都在啊!真是好久未见了。”

    这后生见得郑善行等人,顿时一喜,招手打着招呼。

    但是郑善行等人看到这后生,却是面带苦笑的意味。

    崔戢刃笑道:“萧晓,你何时回来的?”

    姓萧?难道---难道是我小舅子?韩艺不由得再打量了一下这后生,眉宇间果真与萧无衣就几分相似的地步。

    “我刚回来的。”

    这唤作萧晓的后生,突然左右望了望,略显急切道:“我府上的下人说我姐来这里了,她怎么不在?”

    元牡丹突然手往屏风后面一指。

    “嗯?”

    韩艺惊讶的望着元牡丹,心中暗赞,不愧是元牡丹,竟然能够出卖如此坦荡荡。

    萧晓一愣,屁颠屁颠的就跑了过去,歪头一看,惊喜道:“姐,你真的在这里啊!”

    又听得屏风后面响起一个尴尬的笑声,“是萧晓呀!”

    只见萧无衣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双目狠狠的朝着元牡丹一瞪。

    元牡丹却是视而不见。

    但是萧晓丝毫没有觉什么。激动直蹦跶道:“姐,你终于回来,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姐你会安然回来的。这世上就没有啥能够难倒姐你的。”

    萧无衣听得无比尴尬,点头不是,摇头也不是。`

    萧晓突然叹了口气,道:“姐,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才不辞而别的,但是我就是舍不得借你,所以你走的那天,我就准备去追你,不该我没姐你聪明,都还没有出门,就被爹爹给现,结果我就被关起来了。”

    说着,他摇头一叹道:“姐,你以前说的还真是没有错。我这人性子太冲动了。不过后来我在房里仔细回想姐你当初如何对付爹爹的,终于让我想到了,于是我就学着姐你故意向爹爹低头认错,嘿,爹爹还当真放我出来了,还是你的招数好使。我这一出来就溜了出去寻你,可是姐你又没有告诉我,你上哪去了,我在外面寻了一两个月,还是没有找到你。又寻思着你是不是回来了,所以我又回到了长安,可惜你还是没有回来,直到我前面见到爹爹。才知道你原来是去江南了,我也真是笨,这都没有想到。”

    “你在这胡说甚么,姐什么时候动用过这么卑鄙的伎俩。”萧无衣说话时,却是心虚的看着众人,只觉两颊烫。香汗淋漓。

    郑善行、王玄道等人皆是忍俊不禁。

    元牡丹当然是幸灾乐祸。

    而韩艺则是哭笑不得。

    然而,萧晓却丝毫没有察觉这尴尬的气氛,点头谄笑道:“是是是,不过姐你不知道,我刚一回到长安,就听到那裴家三郎四处诅咒姐你。哼,我这道,那厮一直都记恨你以前捉弄那裴清风,不过那小子害怕姐,姐你还在长安的时候,那小子当然不管乱说,可是等到你走了之后,那厮就开始在外面诅咒姐你,还想来欺负咱,咱是谁,咱可是姐你的亲弟弟呀,怎会让那厮欺负了,这不是丢姐你的脸么。

    于是我就学着姐你教我的那啥---哦,对了,示敌以弱克敌以刚,前面他来挑衅的时候,我故意装作害怕,不敢跟他斗。那厮果然上当了,以为我不敢动他,等到有天,那厮去郊外打猎,我偷偷埋伏在那里,揪住那厮就是一顿猛打,然后将他吊在树上,嘿嘿,我还学着姐,将脸给蒙着,还找了几个人帮我作伪证,那厮虽然知道是我弄的,但是也拿我也没有办法,只可惜我没有姐你那么多帮手,那粪便不好弄,而且郊外也太远了,不然我也弄点粪便给他。”

    尴尬啊!

    郑善行、王玄道、崔戢刃一听到“粪便”,纷纷低下头去,因为当年他们也参与了这事。

    萧无衣一个劲的抹汗,赶紧转移话题道:“萧晓,姐听说你去洛阳呢?”

    萧晓哦了一声,道:“是啊!我去洛阳拜佛去了。”

    “拜佛?”

    萧无衣惊讶道:“你什么时候信佛了?”

    “爹爹没有跟你说么?”

    萧无衣摇摇头。`

    萧晓道:“事情是这样的,爹爹知道我打了裴三郎之后,就跑来教训我,我就说是那小子先诅咒姐,我才去打他的。爹爹听我这么一说,也就没有怪我了,后来爹爹又告诉我,说现在能够帮助姐你的只有佛祖了,当时也不知道咋地,我就信了爹爹。于是爹爹就把我送去洛阳那啥灵山寺,斋戒沫浴,替你祈愿。你是不知道我这大半年是怎过来的,天天对着一群秃驴,连个尼姑都没有,好生无聊,不过这都没啥,最重要的是姐还真的平安回来了,看不出那佛祖爷爷还真是有点手段,姐,我觉得爹爹那些话还是有道理的,我当时听到这消息,立刻给佛祖爷爷烧了五十贯香。姐,改日小弟陪你去那大佛寺还愿去可好。姐,你好像有些不高兴,你不去也行,小弟代你去就是了。”

    萧无衣瞧了眼萧晓,脸上有些动容,轻轻摇了摇头,略显伤感。

    萧晓见萧无衣这表情,立刻道:“姐。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你放心,关于你的终生大事,小弟可是一直惦记着。长安这地界估计没有人敢---能够配得上姐你了,所以我在洛阳的时候,帮你物色了几个好郎君,供姐你挑选,生得俊。学识好,身手还不错,文武双全。”

    “啪!”

    萧无衣忍无可忍,一掌就拍了下去。

    “哎呦!”

    萧晓一手捂住头,一张白净帅气的脸扭曲不成样子了。

    萧无衣拎着萧晓的后领,咬着牙道:“回家去。”

    “哦。”

    萧晓耸着双肩,鼓起勇气道:“姐,我再说最后一句,你别打我,就最后一句。你前面为何要蹲在屏风后面?”

    萧无衣嘴角抽了抽拎着萧晓就往楼下走去,她真心连跟大伙说一声“告辞”的勇气都没有了。

    难道---难道这就是我的小舅子。天啊!

    当萧晓从韩艺身边经过时,韩艺额头上滴落下一滴豆大的汗珠来。

    “噗嗤!”

    等到萧氏姐弟下去之后,崔红绫着实忍不住了,笑道:“这个萧晓还真是一点也没有变。”

    王玄道困惑道:“萧伯父宅心仁厚,又虔心修佛,怎生得如此姐弟?”

    厚道的郑善行没有落井下石,但还是微微一叹。

    而元牡丹幸灾乐祸的笑意变得更浓了。

    “咕噜!”

    直到萧无衣下楼去了,韩艺喉咙里面才出一声迟到的闷响来,道:“方才那位小公子是---?”

    郑善行笑道:“那便是萧无衣的四弟。萧晓。”

    韩艺抹了下汗,道:“不是吧,怎么看着一点也不像呀。”

    元牡丹惊讶道:“这还不像?”

    “哦,是的。我是说一看就知道是亲姐弟。”

    韩艺只觉头疼不已。

    崔戢刃和崔红绫道:“妹妹,我们回去吧。”

    “嗯。”

    姐妹二人拿着一些花卷、刺绣,又向元牡丹道:“牡丹姐,打扰了。”

    元牡丹道:“慢走。”

    郑善行、王玄道微微颔示意,然后也随同崔戢刃离开了。

    他们走后,元牡丹突然看着韩艺。

    韩艺可怜兮兮道:“你知道那会议很烦人的。我没有地方可去。”

    元牡丹没有说话。

    韩艺瞧了她一眼,道:“其实你也舍不得将这女仕阁改成酒楼吧。”

    元牡丹淡淡道:“如果你又想卖弄你那观面测心的手段,那就免了吧。”

    韩艺呵呵道:“这明摆着的事,还用得着使出我的绝学么。我也没有打算开导你,其实你们自个心里明白的很,只是你们都不愿意承认罢了。”

    元牡丹神色显得有些黯然,随即问道:“你们的谈判,谈的怎么样?”

    韩艺笑道:“你都要把这里改成酒楼了,还来问我干什么,你这话题转得未免也太生硬了。”

    元牡丹微微白了他一眼,又道:“你还真是厉害,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与花月楼达成了合作。”

    韩艺摇摇头道:“做买卖不就是这么回事么,当利益冲突时,就是仇人,当利益相同时,就是朋友,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好惊讶的。”

    元牡丹点点头道:“是啊!当时你也只有与她们合作。我想跟你谈笔买卖。”说这话时,她却是心不在焉,与以前那个精明的元牡丹判若两人。

    韩艺道:“没问题。”

    “我都还没有说是什么买卖?”元牡丹诧异道。

    “你无非也就是想要我的话剧和好声音来你这里。”

    “你答应呢?”

    “当然。”

    韩艺笑道:“我这谈判都还没有结束,你就寻思着改造酒楼了,肯定已经料到我会让好声音来西市,帮助夜市吸引人气,你这地方又这么好,而且我们本就有不少合作,我根本没有理由拒绝。”

    元牡丹点点头,突然又沉默了下来,又略显心虚的瞧了眼韩艺,道:“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这么做,挺无情无义的。”

    女人就是女人,方才表现的那么冷漠高傲,转眼间又来问我。韩艺非常了解元牡丹的这种心理,摇摇头道:“完全不觉得,这么好的商机,你要是放过了,那你还做什么买卖,其实说真的,你这么做,也帮了我大忙,我当然是支持你这么做。不过,云城郡主也没有错,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只要没有伤害到别人就行了,这种事完全没有必要去介怀。”

    元牡丹轻轻一叹,站起身来,走到那屏风前,伸出手来,轻轻抚摸着那面屏风,道:“其实我也不想毁了这一切,可是每回我来到这里,我都会想起以前的一切一切,同时也觉得非常内疚,如果当时我能够再坚决一点,或许事情就不会演变到今天的地步,亦或者跟无衣一样,支持崔大姐,也总比什么都不做,留下这永远都无法消除的遗憾要好。”

    韩艺叹道:“其实云城郡主不见得比你好过。”

    元牡丹道:“但是大姐在走的时候,对她肯定是充满了感激,而对于我---,毕竟在她最困难的时候,是无衣一直在支持着她,而我,而我什么都没有做。”

    韩艺道:“难道你改造这里,就是为了逃避?”

    “当然不是。”

    元牡丹回答的非常干脆,道:“这个决定只关乎买卖,与其它的无关,我身为元家的女儿,自然得以家族的利益为重。”

    韩艺点点头,他觉得这个理由,任何人都无法反驳。

    元牡丹突然道:“韩艺,我想一个人待一会。”

    韩艺先是一愣,随即恍然大悟道:“敢情你跟我说这些,就是为了这逐客令做铺垫呀,好吧,你赢了,这个借口真是让人无法拒绝,即便是像我这么聪明的人。”

    ps:求月票,求推荐,求订阅,求打赏。。。。。。(。)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百六十二章 主持公道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四百六十四章 筹备(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