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六十六章 一切都在计划中

第四百六十六章 一切都在计划中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6741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异能小农民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吴限宇宙 绝杀飘雪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儒道至圣 女神的近身护卫
    东市!

    相比起昨日的忙碌,今日韩艺、程处亮、长孙冲倒是觉得轻松多了,因为东市周边全都是贵族的大宅,贵族在如今代表着名望,同时也代表着政治,他们居住的地方,那防火措施肯定是非常完善了,而且来这里开店的,都是具有超强的防火意识,你要弄不好的话,这一烧起来,你十条命也不够陪的。【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当然,望火台和防火司的设立,令东市防火措施又增强不少。

    “呵呵!那些个小子不在了,真是安静许多了。”

    长孙冲瞧大街上空荡荡,不免笑呵呵道,他还是喜欢比较安静的地方。

    走在边上的程处亮大咧咧道:“安静有劳什子好,我还是喜欢热闹一点的。韩艺,不是说东市好像也会有大唐好声音。”

    韩艺笑道:“这还没有开始了,下午这里的人都会多了起来,尤其是得月楼。”

    长孙冲道:“为何?”

    韩艺道:“因为下午就开始报名了啊。”

    长孙冲摇摇头道:“我看不一定,这周边住的可都是王公贵族,他们都非常在乎自己的名声,不太可能让家里的人来参加这好声音,故此估计人不会有很多。”

    韩艺笑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赌今日得月楼的一顿午饭,当是帮朝廷节约一笔支出,如果少于一百人就当我输了。”

    程处亮一听到赌,顿时兴趣来了,怂恿道:“长孙兄,和他赌,我跟你一边,我老程家就不会派人来。”

    长孙冲见韩艺信心满满。点头道:“一言为定。”

    程处亮道:“那咱们就先去得月楼坐坐吧。”

    “行。”

    三人来到得月楼,那掌柜一见韩艺来了,可是非常热情,虽然对长孙冲和程处亮还是毕恭毕敬,但任谁也看得出,他对韩艺要最为讨好。一个劲跟韩艺套话,又直接将三人请上三楼,还说什么这一顿他做东,不要钱。

    韩艺笑道:“这可不行,这一顿还非得给钱。”

    那掌柜一愣。

    程处亮道:“你这厮还愣着作甚,快去好酒好菜上着,等会自然会有人付钱的。”

    那掌柜不明白,但见大名鼎鼎的程二开口了,哪里敢多说半句。应了几声就下去了。

    长孙冲笑道:“韩艺,你与掌柜的关系好像挺好的。”

    韩艺笑道:“见过几次面。”

    程处亮道:“那他对你这么热情?”

    韩艺道:“我把东市赛区放在他这里,就算我在这里吃他一个月,他也不会亏呀。”

    长孙冲拍着脑门道:“对对对,我差点把这事给忘记了。”

    北巷。

    “哎哟,令狐二公子来了,失礼失礼。”

    钱大方见令狐家的二郎走了进来,急忙快步迎上前去。

    令狐二郎笑呵呵道:“钱大。你这生意咋样?”

    钱大方笑道:“还不就那样,过得去。”

    令狐二郎抬了抬眼。道:“听说凤飞楼已经将票发给你们了?”

    “哦,对对对。”

    钱大方笑着点点头。

    令狐二郎笑眯眯的看着钱大方,就跟看没有穿衣服的美女一样。

    你们这些公子哥,都被人算计的死死的,还在这里摆谱。钱大方心里暗自嘀咕着,嘴上却道:“这个——票。我倒是帮令狐二公子留了一张,只是这票它不能乱赠送的。”

    令狐二郎一愣,道:“此话怎讲?”

    “令狐二公子,请稍等片刻。”

    说着,钱大方就去到里屋。不一会儿,就见他端着一个看上去就非常高档的木盘走了出来,这木盘里面还垫着一块红布,红布上面放着三样东西,一个小簿子,一块铜片,一张印有韩艺头像的票。

    令狐二郎看到那票,顿时目光急闪,想伸手去拿,可见面前射出两道防御性的木管过来,不禁又看向那小簿子和那块小铜片,道:“这是什么?”。

    钱大方瞥了他一眼,道:“令狐二公子,这是咱们北巷的新出来的贵宾卡。”

    说着,他又将贵宾卡跟令狐二郎解释了一边,其实贵宾卡就是会员卡,卡费需要二十文钱,这倒不是多,毕竟但仅铜就是钱,但是若想要这贵宾卡生效,必须先放一贯钱进去。

    然而,这贵宾卡北巷通用,任何店铺都可以使用,只是你在谁那里购买,就可以享受一定的优惠。

    而这个贵宾卡的使用诀窍,就在那小簿子上面,这小簿子是跟随贵宾卡一体的,等于就是一个人工电脑,专门用来写消费记录的,到时凤飞楼会每家店买一个记录员,专门记录这贵宾卡消费,同时店里面也会记录,等于就是三方记录,这样就能够确保三方不会出现账目不明的事情。

    另外,小簿子上面会印有章子,就代表你是在谁哪里购买的。

    听着好像挺麻烦的,但是比起现在这种消费模式,那可要省劲的多,至少你不少整天逛街都背着一袋子钱,亦或者推着一车子钱,等于就是将客户的繁琐,转移到了店家方面。

    令狐二郎听得眼前一亮,道:“这个主意好啊!”

    拿起那小簿子一看,只见那纸张与当今的纸上大有不同之处,说是黄纸吧,但只是有些微黄,可是比黄纸要糙的多,看上去就没有黄纸要好,但是非常特别,他也是第一回见到这种纸张,咦了一声,“你这纸是——是从哪里来的?”

    钱大方摇头道:“这我就不清楚了,凤飞楼发的,但是据说用这种纸,是为了防止有人做假账,咱们手中都是一张卡对应一本小簿子,所以别说是客人了。咱们要作假那都是不可能的。”

    令狐二郎点点头,道:“这倒也是。可若是这玩意给人偷了咋办?”

    这小簿子如果是独一无二的,就可以完全杜绝了造假的希望了,因为到时韩艺也会派人来记账的,你也不可能换一个小簿子来忽悠人。

    钱大方道:“这你不用担心,每笔单子都需要你的手指印亦或者签名。”

    “这样最好了。”令狐二郎点点头。突然又拿起那张票,顿时笑眯了,突然道:“我说钱大,为什么这票上面一定要印韩艺的头像啊,弄个梦儿的多好看啊!”

    这个钱大方也有些摸不着头脑,第一回看到这票时,也笑了,摇头道:“这我就更加不知道了,凤飞楼把票发给我。我就拿着呗。”

    韩艺就是这么吊,你越是讽刺我,我还偏偏要弄我的头像上去,你有本事倒是不买呀。

    “这个韩艺还真不要脸。”

    令狐二郎摇摇头。

    钱大方当做没有听见,笑呵呵道:“令狐二公子,你要不要?这可是最后一张了。”

    “最后一张?”

    令狐二郎惊呼一声,道:“这怎么可能,我可是刚听到消息。就赶过来了,难道还有人比我更早?”

    钱大方笑道:“这票是昨夜发下来的。我手上的票就那么多,有好几个老客户今儿一早就直接上门将贵宾卡和票全部给拿走了,就剩这最后一张了。”

    “昨夜?”

    令狐二郎听得后怕不已呀,他已经算是够关注了,哪知还有人比他更加关注一些,赶紧道:“那快给我办了。”

    其余的店铺与钱家店铺也都是一样。尤其是自由之美,因为自由之美的票是最多的,而且现在来自由之美买衣服那是很平常的事,就属在这里花钱花得多了,在这里购买卡。今后来买衣服还能享受折扣,不少公子哥都往里面挤,那真是千金在手,一票难求啊!

    不过,贵宾卡是不能在淘宝大市场用的,毕竟淘宝大市场都是一些小钱,记账又太麻烦了,但是韩艺对于淘宝大市场也是非常看重的,给了淘宝大市场二十张第一场海选的票,招数还是老招数,抽奖。但是每个人都必须要先购买十张淘宝大市场的代金券,五文一张。

    同样也是挤爆了,这代金券一买,你只能用在淘宝大市场啊!

    而且,韩艺还打算长期出售这种淘宝大市场专用的代金券,同样也是让客人有更好的体验。

    一张票就为北巷带来上百个稳定的客户,而这一张贵宾卡同样也整合了北巷市场,便与韩艺统一规划,因为充入卡中的钱,都要统一交给凤飞楼,然后凤飞楼根据每个月根据各店的消费情况,将钱返还给他们。同时韩艺也就拥有了整个北巷的数据,这些数据可是非常重要的,有了这些数据的支持,韩艺可以更加从容的策划北巷市场。

    只是今年已经到了年尾,韩艺不太在乎了,他的目光已经放到明年了,明年就是北巷市场腾飞的一年。

    得月楼。

    韩艺、程处亮、长孙冲已经是酒足饭饱,而得月楼也已经是坐无虚席,幸亏他们是在包房内,不然非得被那些公子哥给骚扰到死,外面很多人都在找韩艺。

    此时大家来此,那是因为都知道报名马上就要开始了,他们也看看这报名是怎么回事,所以不少东市附近的贵族子弟从平康里回来之后,就都跑到得月楼来了。

    午时已过,可还是没有人来报名。

    长孙冲笑道:“韩艺,这一回你怕是输了。”

    程处亮笑道:“韩艺,咱们就住在这里,对这里情况可是了解的很,你跟我们赌这个,不是明智之举啊!”

    韩艺微微笑道:“急什么,好戏在后头了。”

    说话间,那掌柜的也敲门走了进来,笑呵呵道:“韩小哥,这饭菜可还合胃口。”

    “长安第一酒楼,我要说不好,那不得被人打死去。”

    韩艺呵呵笑着,道:“张掌柜,你不是来问这菜的事吧,我看你是想问怎么就没有人来报名。”

    这张掌柜讪讪一笑道:“我听说平康里、西市报名的人都多了去。可咱东市咋没有人来,是不是贵店没有说清楚啊!”

    韩艺道:“再等等吧,会有惊喜的,要是没有人来,我亲自上街拉一百个人来。”

    张掌柜听韩艺这么说了,只能再等等看。他走后。长孙冲突然道:“韩艺,你何来的自信?”

    韩艺呵呵一笑,却是不做声。

    程处亮也是十分好奇,这周边可都是大贵族呀,没有一个平民百姓,长孙无忌会叫自己府上的人来这里参加好声音吗?不可能呀,长孙无忌可不会劳这神,就算有人来,也不会有很多。

    又等了大概将近一个时辰。也都看日落了,来的人依旧非常有限。

    程处亮笑道:“都这时候了,只来了那么小猫几只,我看是不会有人来了。”

    话音未落,就听得阵阵脚步声,三人转目一看,只见不少人往得月楼赶来,黑压压的一片。

    程处亮、长孙冲顿时大惊失色。

    韩艺呵呵道:“二位。可以结账了。”

    长孙冲惊讶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韩艺笑而不语。

    观棋轩二楼的一间厢房内。

    王玄道坐在棋盘的一边,而另一边则是坐着崔戢刃和卢师卦。实在是王玄道棋艺太牛了,所以长安七子经常二对一,三对一。

    越往后下,崔戢刃和卢师卦脸上的汗就越多。

    也不知道是不是王玄道生来就情绪波动不大,盘腿而坐,面如止水。他的小乌龟如他一样,趴在棋盘边上,一动不动,叫他龟人那倒也没有叫错,的确有像似的地方。

    而郑善行则是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突然轻轻哇了一声,“怎么这一下来了这么多人,玄道,好像你家的下人也来了?还有我堂弟也在。”

    王玄道微微皱眉道:“不可能,我家没有说要派人来参加好声音呀。”

    卢师卦困惑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会来人报名,那么应该早就来了,为何要等到这时候了。”

    王玄道微一沉吟,突然一扬嘴角,露出那一抹招牌式的微笑,道:“我想我明白了。”

    郑善行也突然恍然大悟,道:“我也明白,我们都被韩艺给骗了。”

    卢师卦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崔戢刃因为没有太注意这事,故此一脸困惑道:“你们在说什么?”

    王玄道道:“当初韩艺在跟两市以及朝廷谈判的时候,说什么为了两市和朝廷,才将好声音放到两市,当时人人都以为韩艺是为了夜市才将这部分利益给让出去,因此还得到了陛下的赞赏,两市那些商人更是对他感激涕零,其实他一早就策划好的,这根本就不是让利,而是为了能够让更多的人来参加好声音。”

    郑善行屈身趴在窗台上,望着楼上的人群,道:“玄道说得不错,东市周边住着的都是咱们这些士族和贵族,而西边住着的都是长安有名的富商,以及那些大地主们,这样划分赛区,无疑也造成了西市与东市的抗衡,西市肯定会有人去报名的,而且非常多,我想西市的人肯定会说西市必赢东市,这消息一旦传到了那些贵族耳里,定会激起贵族的好胜心,那么就肯定会派人来参加,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这时候才会来人,因为很多贵族前面都是不打算派人来的,定是听到西市的动静,才临时决定派人来参加的。”

    王玄道微微一笑道:“我想那些制造矛盾的人,可能也是韩艺派去的。很多才艺佳的歌妓都在贵族手中,如果两市不在其内的话,光平康里一家,虽然能够吸引足够多的客人,但是参赛的人估计不会太多,但这样一来,人数怕是要增加好几倍不止。”

    卢师卦苦笑道:“我们几个加在一起,却也未能猜透韩艺心中那算盘究竟如何打的。”

    崔戢刃没好气道:“可别把我算在内。”

    卢师卦笑道:“戢刃,我看你要胜韩艺,怕也不是一件易事。”

    崔戢刃叹了口气,道:“我们输了。”

    “承让!”王玄道微微颔首,然后就默默的将黑白子区分开来,他似乎非常享受做这事。

    崔戢刃朝着卢师卦道:“论这棋艺,我就算钻研一生,恐怕也下不过玄道。”

    王玄道突然道:“既然如此,崔兄何不入朝。”

    崔戢刃道:“那样就对韩艺太不公平了。”

    郑善行笑道:“崔兄,你不会是因为韩艺,才迟迟不肯入仕的吧。”

    崔戢刃一笑,没有答这话,道:“玄道,你何不帮我算一卦,看看我胜算有多大?”

    王玄道摇头道:“我很久没有算卦了。”

    “为何?”

    “因为不准了。”

    崔戢刃突然正色道:“玄道,虽然我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但如果是真的,你可千万别说出去。”

    王玄道淡淡道:“崔兄,莫要小瞧人了,我王玄道虽然不如你,但也不是只能靠这算卦才能当上官的。”

    崔戢刃一愣,随即一手拍在王玄道的肩膀上,略带歉意的笑道:“玄道,你过谦了,我知道你一直在隐藏自己的实力。”

    王玄道余光一瞥,下得卧榻。

    崔戢刃道:“玄道,你不会生气了吧,我是无心的,抱歉。”

    王玄道淡淡道:“我去换件衣服。”说着就往门口走去。

    崔戢刃一翻白眼,激动道:“我的手很干净的。”

    卢师卦道:“下过棋的人都还有脸说自己的手是干净的,戢刃,你变了。”

    郑善行哈哈笑了起来。

    崔戢刃怒道:“什么我变了,分明就是你们变了,你们几个父母官联合起来对付我一介平民,真是岂有此理,如今我是寡不敌众,等烈虎回来了,我再来找你们算账。”

    郑善行笑道:“我们可也有无月,文攻武斗,我们可不都怕。”

    崔戢刃道:“那我就投靠女魔头去了。”

    卢师卦笑了一声道:“萧无衣花了整整十年来挑拨我们之间的感情,想让我们自相残杀,但都未有得逞,你若想她如愿,那你就去吧,我们认输便是。”

    郑善行笑道:“师卦,有件事差点忘记跟你说,萧无衣的克星回来了。”

    卢师卦错愕道:“萧晓?”

    郑善行点点头。

    卢师卦哈哈道:“那我们就更加不怕,萧无衣此时恐怕都自顾不暇。”

    崔戢刃哼道:“小人得志。”

    说着他也下得卧榻。

    郑善行好奇道:“你去哪里?”

    崔戢刃没好气道:“你们这么厉害,我敢不去洗手么。”

    ps:这几天要去扫墓,我这边扫墓比较累,更新可能不会稳定,今天下午如果更了就更了,没更大家也不要等,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得来,但是这一章也有五千字,我还是会尽力在保持字数上的同时,也保证两更,但如果实在是力不从心,大家也多多见谅。求月票,求推荐,求打赏,求订阅……

    (。)请访问m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百六十五章 大赛规则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四百六十七章 有其姐必有其弟(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