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八十七章 尽管放马过来

第四百八十七章 尽管放马过来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7671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炮灰攻略 网游之邪神逆天 英雄联盟之王者荣耀 最强败家子 地狱恶灵 一宠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爱上坏坏女上司 极品全能学生 山河血帝 踏歌远行
    原本民安局一事,闹得是沸沸扬扬,关键是韩艺收礼收的太霸道,很多人都在翘首以盼,究竟韩艺该如何收场,但是朝中的平静,以及夜市与好声音的出现,让人们渐渐开始遗忘这事了。【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这当然都是韩艺有意这么安排的,因为这事件的发生先后关系,在千门中,也是一门学问,如果人人都盯着民安局的事,总会让他们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的,这是韩艺不愿见到的,因为如果皇家训练营事先暴露了,那么对于他可是非常不利的,他就是要打这些贵族一个措手不及,好以公谋私,报复他们。

    为了这隐蔽工作,他几乎是压哨将消息告诉他们的。

    这报名的日子就是安排在第二次夜市的隔日,结果韩艺就是在夜市的当日命人送了一封名为“致未来皇家警察的信”给那些贵族。

    这信中甚至都没有将这皇家训练营的事告诉他们,主要只是将地址、时辰,告诉他们,至于去干什么,韩艺说的是非常模糊,就是去报名,还有一些关于民安局的基本训练,可能要主上几日,唯一明确表明的一点,就是陛下会亲自去视察的,不准带亲人,不准带下人,只能本人前往,除了那一份信函外,还有一件令很多人都摸不着头脑的东西,就是一块木牌,信中嘱咐那些人,让他们将自己最为崇拜的长辈,在世的,去世的都可以,等于就是他们家族的荣耀之最,写在这木牌上面。

    这来的太突然了,很多人都反应不过来,看着那一封“致未来皇家警察的信”,不由得破口大骂,明天就要报名了,你今天才送来,你这不是耍我们么,但是骂归骂。还得赶紧准备,因为皇帝要去视察的,这你要不去的话,那你这礼铁定是白送了。

    但其实也没啥可准备的。主要就是那个家族荣耀需要慎重考虑考虑,其余的都非常随便,他们认为反正也就那么几日。

    当然,这一封信并不能阻止他们对好声音的渴望,现在好声音已经的红火已经超越了话剧。成为长安最为炙手可热的话题,毕竟里面包含着各种各样的竞争,而且还夹带着惊喜,这种惊喜都是无法预告的。

    另外,还有一些人也尝到了夜市的甜头,开始重视起夜市来,许多百姓都是从昨日就开始在准备,等夜市开放后,就去沿街叫卖,毕竟市场就那么大。朝廷不可能照顾的面面俱到,由此可见,叫卖与外卖将会成为夜市中一道独特的风景。

    因为有第一回的经验,故此今日从下午开始,两市加上平康里就已经爆满了。

    相比第一次来,许多以前对夜市不感兴趣的人,今日还提前赶到了,因为主流就是如此,你如果没有去逛过夜市,那你真心就out了。

    夜幕终将降临。

    长安顿时变得热闹起来。到处都是灯火通明,人来人往,追逐嬉闹,比第一回少了一分谨慎。多了一分快乐。

    这一回平康里的海选场不在凤飞楼和花月楼,而是在其余四家大院内进行,这些大院规模不及花月楼和凤飞楼,等到了淘汰赛不太好安排在他们那里,故此韩艺决定海选赛尽量放在他们那里进行,第一回是开幕式。故此另当别论。

    韩艺与长孙冲、程处亮三人兀自准时来到西市巡察。

    “韩艺,你是不是成心在耍我。”

    这程处亮一见到韩艺,就立刻大步走了过来,极其不爽道。

    韩艺明知故问道:“将军此话怎讲?”

    程处亮道:“你不是答应我给我一百个名额么?”

    韩艺点点头道:“对呀!我也并没有反悔呀!”

    程处亮道:“可是明日就开始报名了,你这名额打算何时给我。”

    韩艺道:“今晚吧。”

    程处亮睁圆双目道:“今晚?这是为何?你早点给我会死呀。”

    韩艺笑道:“我就是故意的啊。”

    程处亮火冒三丈道:“我当然看出你是故意在耍我。”

    韩艺呵呵道:“将军,你误会了,我说是我故意选择今晚给你的。”

    “那有何区别。”

    “区别可大了。”

    韩艺道:“我觉得身为十六卫军,就应该懂得随时待命,毕竟战争不会还事先通知你一声,将军以为我说的如何?”

    程处亮道:“这又不是打仗。”

    韩艺道:“但是身为民安局的一员,同样也该能够随时待命,那些贵族子弟,我也只给他们一日的准备工夫,至于十六卫军的士兵么,我打算给他们两个时辰的准备工夫,也好借此考核考核他们的能力。”

    “两个时辰?”

    程处亮恨不得将韩艺给掐死,道:“你这是要考核他们,还是要考核我啊,你这么做,我今晚还睡不睡,明儿我可也得去的啊!”

    韩艺笑道:“我这也是为了将军在着想。”

    程处亮哼道:“这我可真看不出。”

    韩艺道:“以将军豪迈不羁的个性来看,今儿巡视完后,必定会去豪饮一番,万一明日没有起来的话,那可就糟糕了,毕竟将军可是民安局的一把手,而皇上明日会亲自前来视察的。”

    长孙冲听得微微一笑,道:“韩艺说的很有道理,必须得给你安排一些事做,不然你肯定忍不住跑去喝酒。”

    “以我的酒量,怎会喝醉,你们未免也太不瞧不起人了。”

    程处亮很是心虚的说道,而且他也没有说自己不去喝。

    韩艺、长孙冲只是微笑以对。

    程处亮多么耿直的一个男淫,碰到这个两个阴货,也算是够背的,挥着手道:“行了,行了,你们看着办吧,我不管了。”

    韩艺、长孙冲相觑一眼,都呵呵笑了起来。

    其实关于皇家训练营的事,韩艺还是一直瞒着程处亮的,毕竟程处亮这人看上去挺重江湖义气的。若是告诉他,指不定他会告诉手下的将领,保险起见,他还是没有跟程处亮说。程处亮知道的跟那些贵族子弟得知的差不多。

    忽听后面有人说道:“喂,店家,你看见韩艺那厮没有?”

    韩艺余光往后一瞥,只见几个身着华丽的公子哥朝着一个店家询问道。

    店家道:“刚刚走过去。”说着转头望向韩艺这边来。

    靠!韩艺顿时菊花一紧,赶紧道:“你们先走。我小便先。”

    说完,他就开溜,这些公子哥来找他,不用说,一定是问他关于明日之事,毕竟这事来的太突然了,而且那封信写的也是模模糊糊的,很多人都想找韩艺问个明白,但韩艺可不想被这些人缠住。

    那几名公子刚好也看到程处亮和长孙冲,急忙走了过来。问道:“小侄见过二位叔叔,请问你们可有见到韩艺?”

    长孙冲正欲摇头,程处亮往韩艺溜去的方向一指道:“他刚去小便了,你们现在追去,应该能够追到他。”

    “多谢程叔叔相告。”

    几名公子立刻追了过去。

    长孙冲皱眉望着程处亮,程处亮嚷嚷道:“你看我作甚,咱们都是民安局的,为何就他一个人心虚,分明就是做了亏心事,我程处亮可从不撒谎的。”

    长孙冲唯有无奈的摇头一叹。

    哇操!他们怎么追过来了。韩艺刚准备喘口气。忽见身后跟随几道身影过来,不由得一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是程处亮出卖了他。左右望了望,发现自己又来到女仕阁附近,又见门是掩着的,还透着一点点烛光,不由多想,急忙躲了进去。

    这门才刚刚合上。就听得一阵脚步声尾随而来。

    “人了?”

    “刚刚明明还在这里,那厮不会是故意躲我们的吧。”

    “不像,我看他是太急了点,这里又不是方便之地,我们去那边较暗的地方看看吧。”

    md!肯定是程处亮那****的出卖了老子。韩艺心里不由得暗骂,随即一声冷笑,你们这群王八蛋,我就躲今日一日,从明日开始,我要不整的你们叫爹喊妈的,我就这韩字就倒着来写。

    抱怨一番过后,韩艺正准备神不知鬼不觉的出门,忽听得楼上传来一声叹息。

    是她?

    韩艺一愣,心想,外面太危险了,何不就在这里躲一会儿。于是他悄悄的上得楼梯,探出头去一瞧,只见微弱的烛光下,坐着一位身材极其高挑的美女,这绝对是韩艺在烛光下,看过最美丽的曲线。

    此女正是元牡丹,她独自坐在一张桌旁,边上还烫着一壶热酒,冒着热气。

    她似乎心情不好,那我还是别去凑热闹了。韩艺一脚踏出,咯吱一声。

    “是朵拉吗?”

    “是韩艺?”

    韩艺郁闷的回应一声,然后走了上去。

    元牡丹转头过来,略显诧异的望着他。

    在烛光的照样下,她那几乎完美的皮肤,真是薄如纸一般,吹弹可破,细腻到了极致,两腮酡红,似乎喝了不少,但更显得垂涎欲滴,娇媚无比。

    就是不知手感怎样?韩艺还真想摸摸看,当然,这是绝对不带se情兴致的摸摸,尴尬道:“如果我说我是来小便的,你信不信?”

    元牡丹摇摇头。

    “我也不信。”

    韩艺打了个哈哈道:“其实我是看看你这里的装潢怎么样,毕竟咱们之间是有合作的。”说着他左右一看,道:“还真是不错,一看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很符合你们元家的风格。行了,我已经看完了,就不打扰你了,先告辞了。”

    “等下。”

    元牡丹突然叫住他,嗫嚅数回,才道:“既然都来了,何不过来喝一杯。”

    熟悉的台词啊!

    韩艺前世无数次约炮都是从这一句开始的,差点没有泪崩,“孤男寡女,这不太好吧!”说话间,他已经走到元牡丹对面坐了下来,可见他的脚步有多快。

    元牡丹全当没有听见,就凭韩艺这三脚猫工夫,她还真没有放在眼里,自顾给韩艺倒了一杯酒。

    哇!竟然主动给我倒酒?这还是高贵的元牡丹吗?哎呦!难道---难道她已经被他哥给说服了,准备向我发动攻势。还真有这可能呀,这可如何是好呀,我的掌控能力不行的,会被她****的。天啊,救救我吧。韩艺对此很是忐忑。

    元牡丹见韩艺似喜似愁,反正挺怪异的,道:“你怎么呢?”

    “哦,没事。朵拉妹子了?”

    “刚出去办点事。”

    元牡丹道:“你找她有事么?”

    “没有。”

    韩艺讪讪摇头。

    元牡丹倒也没有多问,举起酒杯。

    “啊?哦。”

    韩艺也端起酒杯来,心里却嘀咕,这里面不会放了药吧,放就放吧,反正她又不丑,老子怕个毛线。一仰脖子,热酒落肚,真是爽,不过要是程处亮知道他在这里喝酒。非得杀了他不可。

    元牡丹也是一杯下肚,双目盈盈,忽见韩艺眼珠乱飘,似乎在等待什么,道:“你干什么?”

    “等反应呀!哦不,我觉得这酒挺好喝的。”

    韩艺心想,奇怪,怎么这酒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没有下药?也对,她不知道我要来。怎么可能下药,是我想多了,可是没下药她搞不定我啊!她失策了啊!

    元牡丹却只是淡淡道:“好喝,你就多喝几杯就是了。”

    “这酒多喝几杯又不会醉。有个毛用。”韩艺嘀咕着。

    “你说什么?”

    “哦,我只是想问一下,牡丹娘子今日怎么这么有兴致,一个人在这喝酒。”韩艺小心试探着。

    元牡丹黛眉一皱,瞧了他一眼,没有作声。

    果然是因为我。韩艺心里小小得意了一番。可转念一想,可万一她真的主动对我示好,我该如何办呢?拒绝?哇!这太残忍了?不拒绝?那我就惨了,那女魔头会杀了我,看来像我这么出色的男人想要走专情路线,还真是一件技术活啊!

    元牡丹倒是没有注意到韩艺脸上的纠结,沉默半响后,才道:“韩艺,有件事我想请你帮帮忙。”

    韩艺立刻道:“什么事,你说。”

    元牡丹直接道:“你可否劝说小虎入民安局。”

    “元公子?”

    韩艺双目一凸。

    元牡丹点点头。

    日!会错情了。韩艺顿时一脸扫兴。

    元牡丹诧异的瞧了他一眼。

    韩艺没好气道:“你是她姑姑,你找我来劝,这---这说不通吧。”

    元牡丹轻叹了口气,道:“此事不是那么简单。”

    “能有多复杂?”

    韩艺好奇道。

    元牡丹迟疑片刻,才道:“你可知道我那夫君是因何而死的?”

    韩艺点点头道:“略有耳闻。”

    元牡丹道:“其实小虎小时候不是这样的,他不愿跟他父亲一样,做一辈子的花花公子,他很有雄心壮志,可是自从那一仗过后,他就变了个人似得,整日流连平康里,而且除了打仗,对任何事都不感兴趣,我们都知道,他是想在战死场上,将命还给我夫君。”

    “这我能够理解。”韩艺点点头,又道:“但是你们元家的规矩,不是不准入仕么?”

    元牡丹道:“此事我哥已经解决了,现在就看他自己了,其实我和我哥都希望他能够进入民安局,重新唤起他那一番雄心壮志,让他觉得活着更加有意义,上天已经眷顾他很多回了,倘若长此下去,迟早有一****会将命给丢了。”

    韩艺点点头,道:“那你可怪过他?”

    “我从未怪过他。”

    元牡丹道:“只是他自己怪自己。”

    “那你可有说过?”

    “说过一次,但他并没有听进去。”

    “那你可将你的想法告诉过他?”

    元牡丹摇摇头。

    韩艺嗯了一声,道:“我明白了,你是不是觉得独孤先略就是你与元公子之间的一个禁忌,你害怕在他面前提起,故此你不敢与他说?他同样也是如此。”

    元牡丹瞧了眼韩艺,嗫嚅数回,才稍稍点了下头。

    韩艺笑道:“牡丹娘子,你可有听过,这解铃还须系铃人,其实这事谁也帮不了你。也帮不了元公子,唯有你自己。任何问题,首先要面对,才能够解决。如果你害怕的话,那只会让事情永远无法解决,说不定元公子认为你不提起独孤先略,是因为在生他的气。而你却是因为怕他伤心。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会将心中所想的一切当面告诉他。让他知道你对他的期望,让他知道,他越是这样,你就越是内疚和害怕,这样问题才会得到解决。”

    元牡丹听得沉吟不语,过了半响,才道:“可若他还是不肯听呢?”

    韩艺道:“那就没有办法了,我不会将他忽悠来民安局的,因为民安局需要的是一些有着梦想与坚持的人,而不是一些混日子的人。如果元公子不是发自内心想来民安局,民安局也不会要他的。”

    元牡丹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来,自嘲道:“大姐她不顾世俗,不顾家族的反对,结果落得如此悲剧,而我选择顺从家族,却害了小虎一生,真是世事弄人啊!”

    韩艺听得呵呵一笑,道:“你这就叫做富贵病。”

    “富贵病?”

    “不错。”

    韩艺道:“像我们这些穷人,每天都得操心明天的一日三餐。哪里有空为这事伤神,死了谁,生活都还得继续下去,只有像你们这些富人。才会整天想这想那的,想多了,烦恼也就多了,你说是不是富贵病,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你把钱都给我。让我来得这富贵病,就凭咱两的交情,我愿意承受这一切。”

    元牡丹听到后面又是哭笑不得,“你并不穷。”

    “比起你们元家来,我可就是穷人中的穷人了。”

    韩艺笑道:“牡丹娘子,在这一点上,你不如云城郡主,且不说你们的观念谁对谁错,至少云城郡主她想做什么,就会去做,不会在乎别人的眼光,故此她活得轻松潇洒,而你似乎给自己背负了太多的包袱,所以活得非常压抑,正如你所言,你和崔大姐选择两种不同的方式,却落得同样的结果,既然如此,那你还去在乎那些有的没的干什么。这么说吧,你多一分快乐,元公子就会少一分内疚。”

    其实元牡丹极少跟人吐露心声,若非韩艺无意闯了进来,她又喝了些酒,不见得就会跟韩艺说这些,但是说完之后,她觉得心里轻松不少,微微一笑道:“谢谢你能够跟我说这些。”

    韩艺大咧咧道:“谢就不必了,喝了你的酒,总得忽悠你几句吧。”

    元牡丹微微翻了下白眼,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好奇道:“韩艺,你可有想过,当初你跟两市争斗时,如果我们元家出手相助的话,你是否还能赢得胜利。”

    韩艺一愣,皱眉道:“当然有考虑过,毕竟在商业中,没有绝对的敌人和朋友,说不定你们元家觉得我是一个威胁,也不一定,亦或者你想借机收购我的北巷。至于胜利与否么,如果仅从商业的角度来看,我不会输的,但是如果商政结合的角度来看,我可能会输。不过这事没有发生,我也不好下判断。怎么?你们元家想对我动手了么?”

    元牡丹摇头道:“没有。但是你认为这会发生吗?”

    韩艺道:“这就要取决于你,我是不会去得罪你们元家的。”

    元牡丹淡淡笑道:“我不过就是一个管事的,并无任何决策权。”

    韩艺很是干脆道:“那就有可能,毕竟我是那么的优秀。”

    元牡丹点点头道:“言之有理,那如果真的发生了,你会如何应对呢?”

    韩艺皱眉道:“在此之前,我首先得弄清楚一件事,如果真的发生了,你们元家是针对我个人,而只是针对北巷?”

    元牡丹笑道:“我们元家不会参与朝堂斗争,要也是针对北巷。”

    韩艺道:“那我就无所谓了。”

    元牡丹道:“你当真一点都不怕?”

    “怕?”

    韩艺哈哈道:“我为什么要害怕,你们尽管放马过来便是,看在咱们熟络的份上,我就顺便告诉你一声,其实我都还没有开始发力了。”

    元牡丹针锋相对道:“你也只是看到我们元家的冰山一角。”

    韩艺大咧咧道:“这都无所谓,因为我的火焰足够烧毁一千座冰山,兴许那一角还能存活下来。”

    元牡丹道:“你这是自信,还是自大?”

    韩艺笑嘻嘻道:“等发生之后,我再告诉你?”

    “嗯。”

    元牡丹点点头。

    韩艺又道:“不过既然这样的话,我想有必要终止我们那些还未来及的展开的合作。”

    元牡丹道:“理应如此。”

    韩艺一愣,笑道:“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多谢你告诉我这些。”

    元牡丹道:“不用谢,这只是为了展现我元家的实力。”

    韩艺哈哈道:“了解,了解。”

    ps:求月票,求推荐,求订阅,求打赏。。。。。。(。)

    ()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百八十六章 孕育成功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四百八十八章 欢迎来到地狱(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