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一十章 黑名单

第五百一十章 黑名单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5894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极品全能学生 山河血帝 踏歌远行 快穿炮灰女配 爱上坏坏女上司 穿梭在无限废土 重生电子帝国 霸道老公,抱一抱 完美世界 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
    尴尬呀

    刘芾顿时一脸尴尬,将门之后,跑半个圈,就晕倒了,敢问您这是来打韩艺的脸,还是将脸送过来给韩艺打的,不禁心虚的瞟了眼李治。【Www.AiyoushenG.Com】,

    不过李治并未流露出太多的表情,只是很认真的在倾听,仅此而已。

    崔义中突然站出来道:“这好好一个人,怎么可能跑半个圈就晕倒,我可还听说你中饱私囊,克扣粮食,拿着一些连狗都嫌弃的饭菜去给训练营的学员吃,这吃不饱,又吃不好,而且还未睡好,难免会出现晕厥的现象。”

    刘芾急忙道:“对对对,定是你在饭菜里面动了手脚。”

    韩艺道:“关于食堂方面,都是陛下派来的人,与我无关,如果要动手脚的话。”他突然瞧向李治。

    李治淡淡道:“你看朕作甚,难道你想说是朕在里面动手脚吗”

    韩艺摇头道:“微臣绝无此意。”

    李治又如实道:“这食堂的人手都是朕从御膳房调来的,韩艺绝无可能从中动手脚。至于说狗都嫌弃的饭菜,朕倒是不太清楚,这都是韩艺他安排的。”

    韩艺道:“这很简单,如今正好快要吃早饭了,微臣叫人去食堂弄一份早餐来,是非对错,不就一目了然了。”

    刘芾道:“谁知道你现在拿来的饭菜是不是前些拿给学员们吃的。”

    韩艺道:“这里站着的学员都吃了好几日的,有他们在,我很难作假。”

    李治点点头,朝着张德胜道:“德胜,让人去食堂弄一份早餐来。”

    “是。”

    张德胜立刻带着人跑去食堂,过得半响,只见他身边一个小太监端着早餐走了过来,张德胜道:“陛下,这饭菜已经弄来了。”

    唰唰唰

    所有人目光都望向木制的托盘内。

    稀饭、馒头、腌菜。

    是寒碜了点,但也不至于说狗都嫌弃。

    韩艺突然朝着长孙无忌道:“太尉。这一份早餐,你可眼熟”

    所有人都诧异的望向长孙无忌,包括李治,这跟长孙无忌又有什么关系。

    好小子。把老夫也给算计进去了。长孙无忌捋须一笑,呵呵道:“这我怎敢忘记,在贞观年初,颉利大军突袭长安,当时太宗圣上为了避免长安生灵涂炭。于是倾尽国库,这才送走颉利大军,相信各位也都知道此事,在之后国家贫穷,太宗圣上一日三餐吃的便是这些粗茶淡饭,老夫也时常陪着太宗圣上一块吃。”

    现在再提渭水之盟,就不再是耻辱,而是一种荣耀了,因为李世民最终还是打败了颉利,也就是当初他的选择是正确的。

    李治听得有些动容。看着这一份早餐。

    褚遂良、韩瑗、来济等人听得,立刻明白过来,这一切都是韩艺布得局,不然他弄什么不好,偏偏将李世民的菜谱给了过来。

    韩艺微微笑道:“下官就是听说御膳房的师傅说起此事,才决定用这一份菜单,一来这是皇家训练营,用皇家菜谱,再合适不过了,二来下官还想让训练营的学员明白。我大唐的盛世就是从这一份早餐开始的,如果你连这苦都吃不了,那也就无法胜任这皇家警察。”

    李治等人听得频频点头,这真的是合情合理呀仿佛找不出比这更加合适的菜谱了。

    “哦。”

    长孙无忌饶有兴趣道:“如此说来。这一份早餐看来是御膳房的厨师做的,说起来我也有许久没有吃过这馒头配腌菜了。”说着他向李治道:“陛下,老臣正好未吃早餐,可否将这一份早餐赐予老臣。”

    李治笑道:“这有什么不可得,太尉请便。”

    那太监立刻将早餐端到长孙无忌面前。

    长孙无忌拿着馒头就吃了起来,一口馒头。一口腌菜,再一口稀饭,呵呵道:“这味道还真是一点也没有变。”

    韩艺哪里不明白长孙无忌的意思,急忙道:“哎哟太尉,你可不能吃呀,这这别人都说这早餐连狗都嫌弃,这哎哟。”

    崔义中脸都青了,这回真心玩大发了,他是怎么也想到,这么简单的一份早餐,竟是当初李世民的食谱,皇帝吃狗都嫌弃的东西,只能说一句,你真是活腻了。

    长孙无忌哈哈一笑,摆手道:“无妨,无妨,家父给我取名为无忌,自然是百无禁忌,狗嫌弃,那是狗的事,老夫又怎能与狗一般见识了。”

    韩艺听得暗自钦佩,这老家伙骂起人来,还真是不露声色啊

    这一句话摆明就是暗讽崔义中是一条老狗,还讽得崔义中开不了口,这长孙无忌也是非常记仇的,当时氏族志一事,他与这博陵崔氏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崔义中做不得声,暗骂韩艺这小子太狡猾了,竟然还藏着这么一手,因为贞观年初的大臣都死的差不多了,就连褚遂良都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唯有长孙无忌、程咬金、尉迟敬德几个老家伙知道。

    李治还是不开口,面无表情。

    许敬宗突然道:“这饭菜没有问题,可不代表你韩艺也没有问题,我可是听说你逼迫学员吃掉在地下的饭菜,我可有说错。”

    韩艺笑道:“确有此事。”

    这些大臣们大喜,纷纷出言,攻击韩艺。

    等他们消停之后,韩艺才道:“各位长辈,我不否认我逼着他们吃掉在地下的饭菜,即便当时陛下在,我也会这么做,因为这些饭菜都是他们自己故意弄到地下去的,不好意思,下官乃是农夫出身,粮食就比我的性命还要重要,而且在我看来,这粮食可以说是国之根本,我就是看不得有人故意糟蹋粮食,糟蹋粮食者,乃是坏国本之人,我不惩罚他们已经算是够客气的,别说是掉在地上,哪怕是掉在茅坑里面。我也得挖出来给他们吃了。”

    那些学员一听,顿时打了一个冷颤。

    长孙无忌微微皱眉,立刻将馒头、稀饭放了回去,挥挥手。那太监赶紧端着托盘站到这一边。

    许敬宗道:“你胡说,他们怎能无故糟蹋粮食。”

    程处亮道:“倒也不是无缘无故,是他们见这馒头腌菜,觉得咱们亏待了他们,不但不肯吃。而且还将这些饭菜扔得满地都是。”说着,他手往队伍那边一指,道:“这些个小子里面很多人都干了。”

    尉迟修寂等人纷纷低下头来。

    许敬宗见这情况,哆嗦着嘴皮子,不敢再多言。

    一人突然道:“这些事尚且不说,你滥用私刑一事,羞辱学员一事又如何解释,我听说你一大清早就将一盆冷水往某位学员的床上倒,而且又将这人关禁闭,另外。你还骂这些学员畜生不如,甚至于毫不掩饰的说自己要报复他们这些贵族子弟。”

    此人名叫韦休,乃是韦方的二伯。

    韩艺看都不想看他,回头道:“韦方,你出来”

    韦方走了出来。

    韩艺道:“你自己说我为何将水倒在你床上。”

    韦方显得有些忐忑,毕竟皇帝、太尉他们可都在这里,可又见这二伯投来逼迫的眼神,才道:“我平日里习惯晚起,一时适应不了,这也情有可原。可是你一句话也不说,就把冷水泼在我床上,这分明就是蓄意报复。”

    韩艺当着皇帝和群臣的面,道:“你别说这么多废话。我就问你几个问题,我在前一天晚上可有嘱咐你们何时起床而在那日早上,我又是否事先安排人敲锣提醒你们起床我是否又敲了门可是你们是怎么做的,将头蒙在被窝里面,给我装聋作哑,我可有冤枉你半句”

    韦方嗫嚅几回。道:“是是的,但是。”

    “别说但是了。”

    韩艺道:“不要解释,你在家怎样,跟我没有关系,我要做的就是训练你们,我再三叮嘱你们要准时起床,你们却还故意装作没有听见,现在还来怪我至于我为何管你禁闭,你自己倒是说说看,究竟是为什么”

    韦方嗫嚅不语。

    韦休急切道:“你倒是说话啊”

    “他敢说吗”

    韩艺怒道:“他当着所有人的面,一口一个田舍儿,一口一个卑贱之人,还扬言要杀我泄恨,而我只是管他一日禁闭,没有打他,没有骂他,更加没有亏待他,饭菜都没有少他的。”说着他指着韦休道:“难道辱骂老师、上司就是你们京兆韦氏的家规家教吗”

    面对韩艺的突然发难,群臣大吃一惊,京兆韦氏呀,而韩艺不过就是一个农夫,被一个田舍儿指着鼻子骂,也算是头一回了。

    “你你胆敢如此辱我京兆韦氏。”

    韦休气得气都提不上来了。

    韩艺道:“我辱你什么了,你自己的侄儿犯错在先,你不但不管教,还来指责我这个帮你管教的老师,我不只有认为这是你们京兆韦氏的优良传统吗”

    “你你啊”

    韦休气得差点没有倒下去,幸亏一旁的柳奭扶住了他,柳奭又道:“那你辱骂学员畜生不如,还扬言要报复他们这些贵族子弟,又如何解释。”

    韩艺一笑,又道:“言豪,出列。”

    怎么又是我啊言豪都快哭了,老老实实站了出来。

    韩艺道:“立正稍息向左转向右转。”

    柳奭看蒙了,道:“你这是作甚”

    韩艺道:“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几个动作,他们硬是从早上一直练到中午,还是左右不分,还连累我们都得陪着他们练,你叫我能怎么办,我是无奈之下,才使出了这激将法,我要他们知耻而后勇,此法很快就奏效了,下午明显就比上午要练的好多了。当然,我并未说他们连畜生都不如,我只是说训练一只畜生都不需要这么久。”

    不少中立的大臣见罢,纷纷窃窃私语,就这么几个动作都学不会,那那还真是畜生不如。

    韩艺继续说道:“至于我扬言报复贵族子弟,这话我真不知道从何说起,我只是说我刚来长安的时候,常常受到某些贵族子弟的欺凌。我心中很是不爽,想过报复他们,这是人之常情,谁受欺负都会这么想。只是不敢说出来罢了,但是我当时还特别说明一点,理智和律法告诉我不能这么做,我只是想借此威慑他们要服从安排,不然的话。我会惩罚他们的,不管他是贵族还是庶族。我只是跟他们实话实话而已,如果我真的有半点报复的行为,我愿意接受任何处罚,哪怕是杀头。”

    柳奭还欲争辩,却被来济用眼神给制止了,韩艺明显是有备而来,他既然敢这么说,那肯定他就没有蓄意报复,你要争下去。也只会让自己没面子,柳奭一见,倒也没有再说了,其实这事与他关系不大,只是他柳氏与韦氏同属一个集团,自然得出声相助。

    李治突然道:“尉迟修寂,崔有渝,裴少风,柳含钰,萧晓。”

    “学生在。”

    五人赶紧站了出来。

    李治淡淡道:“方才韩艺说的一切。可否属实”

    “这”

    五人是你望我,我望他。

    李治道:“朕在问你们话。”

    尉迟修寂道:“回陛下的话,是是这样的没错。”

    那些大臣听后,虽然显得有些尴尬。但也都是有恃无恐。我们这么多人,而且只是针对一个田舍儿,皇帝还能把我们怎么着么,他们是立于不败之地的。

    长孙无忌见差不多了,于是出声道:“陛下,此事当中可能有些误会。不如先暂且搁置,从长计议。”

    韩艺突然道:“这是不可能的。”

    长孙无忌惊讶的望着韩艺,好似在说,我在帮你息事宁人,你还在这里咄咄逼人。

    这么多大臣,几乎是整个朝堂,而且其中还有很多开国功勋在,你能拿他们怎样这要是撕破脸了,你收的了这场吗就算是皇帝也收不了这场啊惩罚也不是,不惩罚也不是,到时谁都难做。

    但是长孙无忌却不知道韩艺布这个局,就是要狠狠羞辱他们这些贵族一番,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退缩,不然他也不会站在这里,拱手道:“太尉,他们跑半个圈就晕倒,列队时左右不分,这下官都可以原谅他们,下官认为只要努力就能够成功,但是他们这些人不按时归营,甚至连个招呼都不打,遇到一点点困难,就立刻退缩,还将一切的过失全部推倒下官身上来,没有骨气,没有斗志,没有决心,没有坚持,没有良心,试问这种人怎堪大用,别人那里要不要他们,下官管不着,皇家训练营训练的虽然只是一个九品小官,但是决不会要他们这种人的,下官已经决定将那些未到的人全部开除,一个不留。”

    长孙无忌听得这话,顿时呆若木鸡,心想,这小子是疯了吧。

    群臣中间也是死一般的寂静。

    这话可是要命的呀,其实当不当皇家警察,这都无所谓,关键在于韩艺这一番话实在是太狠了,试想一下,连一个九品小官的训练营都不要他们,那朝廷还会要他们吗

    他们这些贵族子弟原本就是可以靠着祖荫去当官的,但是这么一来,这事情可就悬了。

    韩艺这是要赶尽杀绝,堵绝那些人的仕途,我是拿你们这些大臣没有办法,但是我要让你们的后人为此付出最为惨重的代价,相信你们也不会好过的。

    前尘毁于一旦啊

    事情到了这里,真不知道是谁玩大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李治身上,只有李治可以挽回了,毕竟这是皇家训练营,是完完全全属于皇帝的。

    李治还是面无表情,道:“程处亮,你认为呢”

    一直躲在后面的程咬金,突然咳了几声。

    程处亮立刻道:“陛下,你只是让臣行监督之职,至于其他的都是副督察负责的,臣对此不便多言。”

    其实这根本不需要程咬金提醒,这韩艺疯了,他可没有疯,这口你要开了,你不是将人都给得罪了,哪怕不做总督察也决不能说这话啊。

    “这倒也是。”李治点点头,又向韩艺道:“韩艺,朕既然将这皇家训练营交给了你,自然由你全权做主。”说着,他突然向长孙延道:“秘书郎。”

    长孙延上前一步,拱手道:“臣在。”

    李治道:“你将那些被开除学员的名单抄录一份,给朕送来。”

    长孙延一怔,随即点头道:“臣遵命。”

    不少大臣一听这话,身体不禁一晃,差点没有栽倒在地。

    这就是一份黑名单啊

    今后他们纵使脸皮再厚,也不敢向朝廷推荐这些人了。

    赵天富这个胖子看得是满头大汗,暗道,妈呀辛亏我来了,不然的话,我的前程可就全没了,这真是太恐怖了。

    不要说他了,很多学员都在庆幸自己按时归营了。

    ps:周一求一张推荐票,还请大家多多订阅一下,其实每天也就一两毛的事,要不了多少钱的。请访问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百零九章 告状全靠嘴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五百一十一章 生不如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