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二十九章 千门侠侣

第五百二十九章 千门侠侣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6469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霸道老公,抱一抱 完美世界 重生电子帝国 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 桃运双修 穿梭在无限废土 雄霸神荒 闪婚少校娇妻 青春的死胡同 快穿炮灰女配
    萧无衣一语不发的就往后堂走去,萧晓见罢,大气都不敢喘,挠着菊花就跟了过去。【www.aiyOushen.cOm】

    等到他们走后,韩艺又看向阮文贵等人,道:“我不止一次说过,我们训练营是非常自由的,如果你们实在不愿待在这里,我也可以放你们走。”

    这一句话说得阮文贵等人动心了,脸都丢光了,还留在这里有什么意思。

    可是他们也不想想,韩艺都还没有玩够,谁走得了,又听他道:“不过事先我会将你们的家长叫来,将此事解释清楚,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羊森急忙道:“副督察,我们知道错了,还请你别叫我父亲来。”

    谢坤也道:“是呀,我们都知道错了,绝不会再犯了,还请副督察给我们一次机会。”

    郑、王、元三人听得不禁抿了抿唇,他们可还是第一回见识到,只觉韩艺这厮忒贼了,表面上深明大义,但是暗地里却是机关算尽。

    韩艺点点头道:“老话说得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念在你们都这么诚恳的认错份上,我就答应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但这是最后一次机会,若下次再犯,我绝不会姑息。”

    “多谢副督察,多谢副督察。”

    几人急忙道谢,一脸大汗流的连菊花痒都暂时性的忘记了。

    韩艺笑道:“你们先别忙着道谢,这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既然你们都这么喜欢茅房,今日下午就去把茅房打扫干净了,另外再关禁闭一日,好好反省一下。”

    “是。”

    几人乖得不得了,唯唯诺诺的点着头。

    韩艺很是满意他们的态度。站起身来,走了过去,从怀里掏出一个**子。递了过去道:“拿去擦上吧。”

    阮文贵瞧了眼这**子,不禁一愣。

    韩艺低声道:“下回整人记得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如果我跟你一样,我上哪找牛粪给你们。”

    阮文贵等人震惊的望着韩艺,突然打心里害怕这个扬州来的田舍儿。

    韩艺将药**往前一送,道:“擦上之后,自觉去操场上站着,午饭就迟点吃吧,我看你们的肠胃也挺不好的。”

    阮文贵真心不敢再多说半句,赶紧接过药**来。与羊森几人灰溜溜的离开了。

    他们走后,郑善行顿时哈哈笑道:“韩小哥,看不出原来你治军恁地严明。”

    韩艺一脸郁闷道:“郑公子,你难道没有看出,我已经在尽量装出一副仁慈的模样了吗。”

    “哈哈!”

    郑善行几人纷纷大笑起来

    后堂内。

    “姐,我知道错了。”

    萧晓站在萧无衣身后,挠着菊花,瘪着嘴道:“我没能整到那田舍儿,反而让他给整到了,我让姐你丢脸。”

    背对着萧晓的萧无衣。原本听到萧晓认错了,心里异常高兴,可是听到后半句。顿时又要抓狂了,这要是平时,早就一脚飞过去了,但是想着韩艺的话,她最终还是忍了下来,低头一声叹息。

    萧晓脸上的愧疚顿时又加深几分,道:“姐,你要是实在不想说话,就——就打我一顿吧。”

    毕竟是萧无衣的弟弟。从小就被练就成一副铜皮铁骨,挨打对于他而言。是最轻松的惩罚了。

    萧无衣终于开口道:“萧晓。”

    萧晓急忙道:“我听着了。”

    萧无衣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你来这里。”

    萧晓摇头道:“不太明白。”

    这都不明白。这小子脑子里面装了些什么东西。萧无衣心中暗怒,嘴上却又是一声叹息,道:“记得娘在临终前,曾将你交托给我,希望我能够教育你成才。娘虽是这般说的,但是我心里明白,娘其实是在怪我,你小时候挺聪明的,可是自从跟着我之后,就变得越来越不爱读书,整日胡作非为,是我害了你啊!”

    萧晓急忙道:“姐,你千万别这么说,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这怎么能怪姐了,娘也不会怪姐的,况且我那是抱打不平,也不是胡作非为。”

    “你先听我说完。”

    “哦。”

    这浑小子,怎么就这么不懂事了。萧无衣翻了翻白眼,幸亏是背对着萧晓的,不然的话,一准露陷,又听她说道:“其实我一直都非常后悔,当初没有教育好你,而且还做了不良的示范,以至于将你引入邪途。我一直都极力想将你拉回正途来,但是我用尽办法,都徒劳无功,我也实在是束手无策。每次当我看到你,我都会想起娘临终前的那一番话,这让我感到非常内疚,甚至害怕见到你,因为每次见到你,我都有沉重的罪恶感。你现在年纪也不小了,却还是一事无成,文不成,武不就,就算你今后依靠祖荫混一个小官当着,可就以你的性子,只怕会闯出大祸来,要是你这样,我宁愿你不要去当官。”

    萧晓听得怔怔不语,眼眶微微有些红。

    这是萧无衣第一回承认自己的错误,在此之前,萧无衣始终不肯承认这一点,她不是一个愿意低头认错的人,她总是认为是萧晓自己没有学好,自己很多优秀的一面。

    但这在韩艺看来,是不行的,这病因在你这里,你如果不愿意承认,那么这个病永远都无法治好。

    说出这一番话后,萧无衣也觉得轻松许多,继续道:“直到我听说陛下要招收皇家警察,其实在刚开始的时候,我并未注意,因此我事先并未帮你去报名,一直到后来我打听到好像朝廷有意招收贵族子弟,我这才想到你,我认为这可能是你唯一的机会了,于是先是去找韩艺,拜托他让进民安局,后来我又去找爹爹。希望他能够答应,然而爹爹刚开始是不答应的,但是爹爹并非觉得这皇家警察不适合你。而是不再相信我,是我再三恳求爹爹给我一次机会。并且保证,你一定会改过自新的,如此爹爹才愿意你来民安局。

    可是自从你来到这里后,我每天都是提心吊胆,我担心你又不争气,闯下大祸,故此我得知你们训练营放假后,立刻赶去北巷找韩艺询问你的情况。当我听到韩艺说你表现非常好的时候,我真是非常高兴,但我却还是有些忐忑,我怕韩艺是碍于你的身份,才这么说的,于是我又故意试探你,而你说的与韩艺一样,这我才放下心来。后来爹爹听到有不少人向陛下告韩艺的状,于是也来到了训练营,但是回去之后。爹爹对你是赞不绝口,还说幸亏当时听了我的话。那天我兴奋的都睡不着觉,心里担心你带的衣服不够多。于是寻思着帮你送件衣服来,为此我还特意跑去找陛下。”

    说到这里,她幽幽叹息一声,低声道:“但是我宁愿我没有来过,我真是万万没有想到,你。”

    她转过身来,眼中微微有泪光盈动,伤心的望着萧晓,道:“你竟然还是死性不改。你。”心里却在想,下回一定要去找韩艺。将这哭的本事学来,这真是太难了。

    萧晓何曾见过女魔头姐姐这般伤心过。不禁愧疚的低下头去,,手是一个劲的抹着眼睛,这厮是一个不爱哭的家伙,甚至说讨厌哭,不管被人打得多惨,但绝不会哭,所以他企图在眼泪还没有流出之前,先给抹掉,但是越抹,手上的动作就越快,都快把眉心给擦烂了。

    萧无衣叹道:“罢了,罢了,我们回去吧,你放心,我不会打你骂你了,不管怎样,你始终是我弟弟,这是不能改变的,而且错的是我。”

    这一句话说得萧晓再也挡不住泪水了,一个劲的往下掉,他宁愿萧无衣狠狠扁他一顿,他也不愿意萧无衣对于他们姐弟的关系感到无奈。

    萧无衣也是第一回看到这小子哭成这样,心中突然有生出一股悲愤的感觉,这个死韩艺,还真是讨人厌,这回好了,我们姐弟都被他弄哭过。

    “姐,我不想回去。”

    在萧无衣经过萧晓身边时,萧晓突然说道。

    萧无衣心中一喜,差点就露陷了,赶紧忍住,道:“留在这里报仇么?”

    “当然——不——不是的。”

    萧晓道:“我不想再让爹爹和姐,还有娘失望了。”

    萧无衣叹道:“你能这般想,我已经很欣慰了,但是现在就算你愿意留下,韩艺他们也不会愿意的,算了吧,你今后好好做人就是了。”

    萧晓道:“我去找他说。”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出去。

    不愧是我的弟弟,敢作敢当!

    萧无衣大喜过望,不禁嘻嘻一笑,突然,萧晓回过身来,吓得萧无衣一时慌乱,不注意一口咬住****,这猛地一疼,眼中的泪水顿时流了下来。

    萧晓张着嘴,忽见萧无衣竟然流泪了,心中更是愧疚万分,嗫嚅几回,才道:“姐,你就不要去了,免得让你丢脸。”

    萧无衣正疼着了,捂着双眼,点了点头。心里暗骂,你这兔崽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真是疼死老娘了。

    萧晓看着萧无衣纠结的神情,略感有些诧异,心想,看来姐真的对我非常失望了,连看都不愿意看我。

    想到这里,他不禁带着一脸落寞离开了,当然,他的手还是在挠着菊花,这让萧无衣直接将脸给偏到一边去了

    来到大厅,程处亮已经不在了,而韩艺正与郑善行他们聊着。

    “站住。”

    门口的侍卫拦住了萧晓。

    韩艺举目望去,暗笑,不愧是我老婆,果然没有令我失望。道:“让他进来。”

    萧晓走了进来,直接一揖到地。

    韩艺哎哟一声,惶恐不安道:“萧大公子,你这是干什么,现在你已经不是我训练营的学员了,所以你不用给我行礼,毕竟我一个田舍儿哪里受得起你这般大礼。你不嫌丢脸,我都怕折寿。”

    萧晓视若罔闻,道:“副督察。我已经知道错了,我向你道歉。还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韩艺想都没有想,就立刻道:“不给,不给,你赶紧带着你姐去操场举行瞩目礼,然后收拾包袱走人。”

    萧晓兀自躬身,道:“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发誓。我再也不会干这些事了,恳求你宽恕我这一回。”

    这才是像是在求饶吗。韩艺道:“你还真是啰嗦,难道就不能在你走之前,给我保留一个江湖好汉的印象吗?那样我至少还会为了开除了一个江湖中人,而感到那么一点点愧疚。”

    江湖好汉?

    “噗!咳咳咳——!”

    郑善行没好气的瞧了韩艺一眼,用得着这么调侃人么。

    萧晓反正就当做没有听见,继续说道:“只要副督察能够让我留下,我愿意接受任何处罚。”

    韩艺翻着白眼,激动道:“你究竟让我说多少遍,你才明白。这是不可能的。”

    “求你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只要一次就行了。”

    萧晓含着泪道。韩艺的坚决,让他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害怕,他实在不知道如果自己被开除了,还怎么面对萧无衣和萧锐。

    “不。”

    韩艺刚说出一个字,一旁的长孙延突然道:“副督察,我看萧晓的确是诚心悔过了,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韩艺道:“我说长孙公子呀,你真是太善良,这么明显的苦肉计。你难道没有看出来了么,他这是在效仿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我可不想当夫差。他留在这里,摆明就是想要报仇,他这回放的是泻药,下回放的可就是毒药了,我敢留他么。”

    萧晓突然直起身来,上前一步,激动道:“副督察,你就相信我这一回吧,我绝不会再犯了,我求你了,我求你了。”

    他没有道过谦,他也不知道该怎么道歉,因此心中异常焦虑。

    韩艺道:“干什么,干什么,软的不行就想来硬的,想恐吓我呀,告诉你,不行就是不行,你就死了这心的。你萧晓是什么人物,我早就听说过了,瑕疵必报,阴险狡诈,目无尊长,好勇斗狠,没文化,没素质,没教养,你要是我,你会留这么样一个仇人在这里么。”

    长孙延听着怎么感觉韩艺是在说自己,论阴险狡诈,谁比得上你啊!

    萧晓激动的恨不得拿自己的心给韩艺看,但是这能怪谁了,还不只有怪他自己。道:“我立军令状,我立军令状,如果我再犯,我就自己结果了自己。”

    “还军令状。”

    韩艺没好气道:“要是军令状有用的话,这世上谁还会打败仗。”

    郑善行看不下去了,道:“韩小哥,这萧晓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

    韩艺惊愕道:“郑公子,你多大年纪了?”

    郑善行气得差点直接从君子蜕变成小人,瞪着韩艺。

    韩艺忙道:“抱歉,抱歉,你继续。”

    这还怎么继续啊!

    郑善行又是哭笑不得。

    王玄道赶紧解围,道:“韩小哥,萧晓他虽然顽皮了一点,但是本性并不坏,而且他心肠热,以前也帮助过不少人,虽然我只是一个外人,但是我觉得还是可以给萧晓一个机会的。”

    元烈虎看得都不耐烦了,道:“我说韩艺,不就是一点泻药么,这才多大的事呀,犯得着斤斤计较么。”

    韩艺哼道:“元公子,你还真是站着说话不不腰疼,他是报复我,又不是报复你,有本事你来教他啊。”

    元烈虎道:“我教就我教,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韩艺猛抽一口冷气,道:“真的假的?”

    “啊?”

    元烈虎挠挠脸,道:“这当然——当然不是假的,不过这犯得着我出手么,你就给萧晓一次机会吧,真是屁大的事。”

    懒得和你废话。

    韩艺直接将脸偏了过去。

    元烈虎道:“韩艺,你这是什么意思?”

    韩艺很牛的说道:“这里本人说了算,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元烈虎嘿了一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道:“韩艺,这才几人不见,你这脾气见长不少啊!”

    韩艺道:“哪里,哪里,元公子你过奖了,我知道元公子你很厉害,但是你毕竟是一个外人,这是咱们训练营的事,你凭什么插手,咱们得讲道理。”

    “行!我——!”

    元烈虎突然停住了,道:“我才不上你的当了,我要是来这里,那总督察肯定没我的份了,那岂不是成了你的手下了。”

    哇靠!不是吧。这都没有忽悠到他。韩艺不禁有些郁闷,其实元烈虎来不来,他倒不会郁闷,关键是忽悠失败,而且对方还是一张莽夫脸,这对于一个骗子而言,是无法饶恕的。

    长孙延见韩艺忽悠失败,才道:“副督察,这样吧,我为萧晓担保,如果萧晓再犯任何过错,我就引咎辞职。”

    韩艺瞧了眼长孙延,道:“长孙公子,你这是让我难做啊!我要是今日放过萧晓,那明日成千上万的人会拿着泻药来找我的。”

    那也得保证他们自个不吃进去啊!长孙延道:“你可以处罚萧晓,只是不要开除他。”

    萧晓赶紧道:“我愿意接受任何处罚,只要副督察不要开除我就行了。”

    郑善行道:“是啊,你就给他一次机会吧,你方才也说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王玄道道:“我也觉得萧晓这一回是真的想改过,可以给他一个机会。”

    正当这时,门口突然闪过一道倩影。

    这一份来自老婆的警告,韩艺完全接收到了,但是戏得做完,左瞧瞧,右瞧瞧,又挣扎半响,才点头道:“我说你们这些人呀,哎哟,我都要被你们逼疯了,好吧,好吧,既然你们都为萧晓求情,我就答应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萧晓大喜,急忙道:“多谢副督察,多谢副督察。哦,多谢善行哥,玄道哥,长孙哥,烈虎哥,你们为我求情。”

    韩艺突然挥挥手,道:“你先别急着道谢,你要害的不是我一个人,而是我们四个人,现在只是我与长孙公子答应给你一次机会,但是总督察和独孤公子,可还没有答应给你机会,你必须要争取他们的答应,否则的话,我还是不会留你的。”

    萧晓听得一颗心又沉了下去。

    ps:求月票,求推荐,求订阅,求打赏……(。)

    ()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百二十八章 蛇要打七寸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五百三十章 别去惹他(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