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六十八章 是他,就是他!

第五百六十八章 是他,就是他!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5023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爱上坏坏女上司 极品全能学生 山河血帝 踏歌远行 一宠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快穿炮灰女配 穿梭在无限废土 重生电子帝国 霸道老公,抱一抱 完美世界
    有阴谋!

    一定有阴谋!

    刘燕和张睿册顿时呆若木鸡。【wwW.aiyouShen.cOm】樂文小說|

    前面不管是李治,还是长孙无忌都已经各种暗示他们,他们只是来监督的,仅此而已,关于审查此案的权力,都在韩艺身上,可是没曾想到韩艺一上来,就让他们来审,这是什么个情况?

    其实别说他们了,就连卢师卦他们都没有看明白,

    别怕啊!我又不会害你们的。韩艺又道:“还请二位前辈不吝赐教?”

    张睿册猛地一怔,还是不敢相信,道:“你---你真的让我们来审?”

    韩艺摇摇头,诚恳道:“那也不是,我只是想先学习一下,看看二位前辈是如何审案的。”

    他这么一说,张、刘二人倒是放下心来,现在这情况,如果让他们来审,他们未必敢,因为大家都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韩艺用的是学习,而不是说让他们来审,这就可以,因为李治表面上也是这么讲的。

    但是究竟该不该答应了?

    二人还是摸不准,这是不是一个圈套呢?

    关键是韩艺这个要求来的太匪夷所思了,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在此之前他们还寻思着韩艺会不会躲着他们来审。

    正当二人犹豫时,忽听得外面响起阵阵哭喊声,“夫君!你死得好惨呀!啊---!”

    只见三个妇人头上扎着白布。大哭大叫的被带了进来。

    来到堂上,三个妇人哭的已经站都站不稳。瘫在地上,放声大哭,何其凄惨。

    这倒不是演的,顶梁柱轰然倒塌,这能不哭吗。

    张睿册和刘燕看向韩艺,只见韩艺坐在椅子上。一脸手足无措的表情。心中皆想,这小子还真不会审案啊!

    这时,韩艺也看了过来,又递来两道求助的眼神。

    张睿册心想,老是这么哭,也不是回事呀,关键她们口口声声说是张铭害死的他们的丈夫,要是再不阻止的话,这要传出去。对张铭太不利了,这个开头就没有开好,只能硬着披头上了,于是出声喝道:“大胆妇人。公堂之上,哭哭啼啼,成何体统,倘若尔等再不收敛,休怪本官治你们扰乱公堂之罪。”

    毕竟是大理寺少卿,说起话来,那是威严十足啊。

    那三名妇人吓得一跳。立刻停止哭声,随即又朝着张睿册哭喊道:“张少卿,你可得我为我夫君伸冤呀!”

    毕竟都是官宦家庭,其实都认识的。

    “是张铭那狗贼,我夫君就是被张铭那狗贼给害死的。”

    “张铭那狗贼真是狼心狗肺,我夫君如此敬他,他竟然下如此毒手,呜呜呜,我夫君死得好惨啊!”

    妇人就是妇人,这吵起来,根本停不下来。

    刘燕听得额头上满是汗珠,眼中透着困惑,这三个妇人怎么一上来,就说张铭害死他们的夫君?

    张睿册也是满心困惑,但是她们这么个闹法,根本无法问话呀,手往前一抓,没曾想却捞了个空,他这才反应过来,这惊堂木在韩艺那里。

    砰!

    乍听得一声巨响!

    张睿册吓得一颤,转头一看,只见韩艺拿着惊堂木,一脸兴奋的望着他。

    这小子不会拿着惊堂木好玩吧!张睿册见韩艺一脸幼稚的笑容,心中好生无语。

    但是这一声巨响,也让这三个妇人停止了哭声。张睿册急忙开口问道:“你们说是张铭害死你们的夫君,可有凭证?”

    那霍夫人就道:“一定是张铭,我夫君前两日曾与我说过,如果他有朝一日遭遇什么不测,定是张铭害死他的。”

    丁妇人与罗夫人也是异口同声,都说他们夫君曾跟她们说过同样的话。

    卢师卦他们听得倒是一惊,暗想,原来他们也早留有后路了。

    张睿册道:“张铭乃是你们夫君的上司,他为何要害你们夫君,你们夫君为何又要跟你们说这些?”

    霍夫人道:“我当时问过夫君,但是他并未说,不过他交给我一封密信,还嘱咐我,除非他死,否则决不能打开这一封信,不然就会有性命危险,但是如果他遭遇不测,就让我想办法将这封信交给陛下。”

    张睿册道:“那封信呢?”

    霍夫人却是不语,只是一脸狐疑的看着他们,她可也懂得这官场的道道。

    韩艺突然道:“霍夫人请放心,在下韩艺,乃是陛下钦封的皇家特派使,是陛下命我来审理此案的。”

    霍夫人一看韩艺,显然也听过他的事迹,稍稍犹豫之后,从脖子上取下一个香囊,又从香囊里面拿出一封信来。

    丁妇人和罗妇人突然又是异口同声,纷纷掏出信来。

    卢师卦他们见了,纷纷暗自感慨,这权力的诱惑真是太可怕了,能够令人甘愿赌上自己的性命。

    张睿册道:“快呈上来---!”说到这里,他顿了顿,道:“交给特派使看。”

    韩艺差点没有笑出声来,忙道:“二位前辈先看,我等会再看就是了。”说着他一挥手,让人将信先交给张睿册和刘燕,因为这里的人多半都是李治派来的,他们还是听韩艺的。

    这信一呈上,张睿册和刘燕各打开一封看了起来,看完之后,不禁面露忧色,又交换看了看,忧色更浓。等看完之后,再递给韩艺,韩艺拿着信一看,上面写的无非就是张铭与蒋夫人通奸的事,看罢,又递给了卢师卦他们。

    张睿册又问道:“那除了这信,你们夫君还跟你们说了什么吗?”

    三人同时摇摇头。

    刘燕突然问道:“那昨夜你们夫君临出门前。说过什么吗?”

    霍夫人道:“倒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说与罗哥、丁哥、蒋哥他们去郊外的小院赏月。他们以前常去那边喝酒赏月的,因此我也没有在意,哪里知道---。”说到这里,她又哭了起来。

    张睿册皱了皱眉,又问道:“那你们的夫君与蒋献、张铭二人的私交如何?”

    霍夫人道:“我夫君与他们二人一直以来都是私交甚笃,还有罗哥和丁哥。经常邀请他们来家吃饭。”

    张睿册点点头。暗道,她们三人知道的甚少,但是她们都已经认定张铭是凶手,不管怎么问,都是对张铭极其不利的。念及至此,他向韩艺道:“特派使,我们已经问完了,你有什么要问的吗?”

    聪明啊!这么快就问完了。韩艺哦了一声,道:“没有!我想问的。二位都已经问完了。”他说着想起什么似得,又向三妇道:“三位夫人请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出真凶来,还你们夫君一个公道。但是你们也不要太伤心了,你们还有自己孩子,要保重好身体,就当是帮助你们夫君照顾好他们的孩子。”

    这话听着真是心暖,三名妇人感动的泪眼盈眶,纷纷向韩艺道谢。

    韩艺点点头,让人将她们带下去。又向刘燕和张睿册道:“二位前辈。既然已经见过三个死者的妻子,要不就再叫蒋夫人上堂问话。”

    二人点点头。

    这蒋夫人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证人,二人都打起精神来。

    不一会儿,蒋夫人就被人带了进来,只见她清减许多,面容憔悴,双目通红,哪里还有以前那般温柔动人,但毕竟是大家闺秀,她也没有像前面三人一样,大哭大闹,只是小声抽泣着,还不忘向韩艺他们行礼,不过她神色黯然,这种犯人是最好审的,因为她可能已经放弃了。

    张睿册、刘燕看向韩艺,可是韩艺根本没有看他们,坐在那里发愣,就跟一个观众一样。

    这么重要的证人,他也不打算问吗?

    张、刘二人微微一愣,忽见韩艺望来,表情还非常困惑,好似在问,你们为何不还问话?

    看来他是真的不打算审了。张睿册轻咳一声,道:“犯妇蒋秦氏,你可知罪?”

    因为通奸是罪,那他的语气当然没有前面那么好。

    蒋夫人跪在地上,低着头,道:“民妇知罪。”

    张睿册立刻道:“那你还不---从实招来。”

    他本想强调通奸一事,但想想,还是算了。

    蒋夫人用一种非常平淡的语气,将她与张铭通奸一事的始末一一说来,简单来说,就是因为蒋献是个武夫,常年在外领兵打仗,而且又重朋友义气,回来也是经常与兄弟在外面喝酒,二人本来是聊不到一块去,况且蒋献很少在家,二人其实没有什么感情,张铭以前常常去蒋献家喝酒,与蒋夫人非常熟,二人也是情投意合,就行了这苟且之事。

    张睿册道:“蒋献可知此事?”

    蒋夫人点点头。

    “他是如何得知的?”

    蒋夫人又将那日在寺庙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张睿册听得目光闪动了一下,道:“你说此事发生在三个月前?”

    蒋夫人点点头。

    张睿册道:“这就奇怪了,自己的夫人与自己的兄弟通奸,难道蒋献就这么算呢?”

    蒋夫人道:“当日夫君的确非常愤怒,还曾拔刀要杀我们,幸亏当时霍御史他们赶到,才及时拦住了我夫君。”

    刘燕道:“霍御史他们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蒋夫人摇摇头道:“这我不清楚。”

    张睿册道:“那之后呢?”

    蒋夫人道:“之后霍御史他们劝说了我夫君一番,我夫君才冷静下来---。”

    张睿册道:“他们是怎么劝说你夫君的?”

    蒋夫人道:“具体我也不清楚,大概就是说我们的儿子,还有这事传出去,对我夫君也不好。”

    张睿册点点头,道:“继续说下去”

    蒋夫人道:“之后回到家,我夫君又忍不住,对我大发脾气,还问我为何要与张铭私通,是不是张铭逼迫我的?”

    “那你是如何说的呢?”

    “我当时也感到委屈,于是就跟他争论起来,说他常年不在家,回来也不跟我说会话,而且常常喝醉酒还发酒疯,根本没有将当我妻子看待。我夫君听后,就没有再骂我了,我们就在屋里坐了整整一夜。直到第二日早上,我夫君突然开口说,他以前的确冷落我了,这事他也有责任,他还说,只要我以后不再跟张铭来往,他就既往不咎,并且还肯改过。”

    韩艺听得微微皱眉,暗道,好吧,蒋献,我还是低估你了。

    张睿册道:“那你又是如何说的?”

    蒋夫人嗫嚅着,情绪终于出现一丝波动,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直落下来,哭泣道:“我当时真的非常内疚,心想,只要我夫君能够原谅我,不管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刘燕问道:“那之后蒋献待你可好?”

    蒋夫人边哭边说道:“在那日之后,夫君就请了病假,整日在家陪我,也很少出门,对我也是呵护备至,这三个月是我们夫妻过得最幸福的三个月。”

    刘燕又问道:“那在案发前,蒋献可与你说过什么?”

    蒋夫人稍稍愣了下,才道:“倒是说了一些奇怪的话。”

    刘燕道:“什么话?”

    蒋夫人道:“他---他在大前日曾突然握住我的手,说为了我什么都愿意去做,而且那两****经常有些魂不守舍,常常坐在门前发愣。”

    张睿册问道:“那昨夜出门前,他可与你说过什么?”

    蒋夫人摇摇头道:“他只是说出去走走,晚些时候回来,让我别等他了。我以为他是这些日子坐在家里闷着了,出去走走也好,因此也就是没有在意。”

    张睿册皱眉沉吟半响,道:“既然你和你夫君已经和好如初,而且更胜往昔,你也应该听说昨夜的事,你夫君当时是生死未卜,为何从进来到现在,你从未问过你夫君半句。”

    蒋夫人抽泣道:“因为我夫君一点惦记着我,怕我担忧,故此上午就托人来告诉我,他一切都好,让我放心。”说着,她又掩面哭了起来。

    张睿册看向韩艺。

    韩艺道:“我并不知道此事。”

    一旁的邢五道:“特派使,此事是陛下批准的。”

    蒋夫人突然俯首在地,道:“几位官爷,千错万错,都是民妇的错,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引民妇而起,民妇对不起夫君,对不起所有人,还请三位官爷惩罚民妇。”

    众人听罢,无不摇头叹息。

    韩艺道:“这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秉公处置的。”

    ps:求求推荐,求订阅,求打赏。。。。。(。)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百六十七章 给我一个学习的机会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五百六十九章 合情合理(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