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六十九章 合情合理

第五百六十九章 合情合理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5165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武道至尊 墨上璃愁 血舞狂风 修冥纪 邪帝凛然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次元主神创建者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武炼巅峰 暗夜将至
    事到如今,已经不是一句话,一个道歉,亦或者一条人命,就可以解决问题的。【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韩艺面无表情的让人将蒋夫人给带下去。

    刘燕突然道:“特派使,我认为蒋秦氏的话,不值得完全相信,应当叫蒋家的下人上堂询问一二。”

    韩艺笑道:“合情合理。”

    接下来,韩艺又将蒋家的下人一个个叫了上来询问,但是结果与蒋夫人说的一模一样。

    张睿册、刘燕脸上的汗是越来越多了。

    随后韩艺索性又将张铭的夫人谢氏叫上堂来,论姿色,这谢氏的确很一般,不过谢氏看着呆板,却要比蒋夫人聪明,心思非常细腻,她一再强调自己的丈夫不会干出这种愚蠢的事来,还将生活中的一些对丈夫有利的细节说了出来。但是不管她说得再好,他的口供始终难以发挥作用,因为她是张铭的妻子,如果张铭有什么不测,谢氏也不能幸免,在这种前提下,她的口供就会显得非常微不足道,而且她知道的并不多,能够帮到的也极其有限。

    审查完谢氏后,刘燕、张睿册的状态也上来了,准备拷问蒋献和张铭了。

    哪知道韩艺并未急着将二人叫上来,而是向卢师卦询问道:“卢御史,蒋献的伤情可方便问供?”

    卢师卦摇摇头道:“目前还不太方便。”

    刘燕道:“那要等多久?”

    卢师卦道:“最好是再休息一日。”

    “这样啊!”

    韩艺道:“刘侍郎,张少卿,今日也审了这么多人,大家都挺疲惫的,要不,咱们明日再审,如何?”

    刘燕、张睿册心里当然不愿意,但问题是,这里韩艺做主,他们若是一味的强求。万一让李治得知,怕是又会生出许多麻烦来,于是点头答应下来。

    今日审理就到此结束,韩艺自始至终都未问过一句。就是好生安慰了她们几句,这个主审官当得实在是太轻松了。

    刘燕、张睿册渐渐相信韩艺是真的不会审,在向他们学习。

    因为审理并未结束,而且今日审理都是一些证人,不是主犯。因此韩艺也不需要立刻进宫向李治去回报什么,从大理寺出来后,他便与郑善行他们去到了卢家药铺。

    “韩小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将审问权交给刘侍郎和张少卿?”

    来到卢家药铺,郑善行就忍不住了,满面好奇的问道。

    韩艺笑道:“因为在此之前,我已经让人试探过他们,大概知道他们要说什么,也知道他们的口供对于张铭是不利的,如果我审的话。有些人肯定会想尽办法说我不公正,说我偏向蒋献,因为他们的口供对蒋献都非常有利,但是由刘燕和张睿册来审的话,就能堵住很多人的嘴。”

    郑善行道:“但是他们一个刑部侍郎,一个是大理寺少卿,亦非善类,他们拥有非常多的审问技巧,你难道就不怕他们故意引导证人说出对张铭有利的话来吗?”

    韩艺笑道:“当然不怕,我只是让他们审而已。不是将权力给予他们,只要我坐在主审官的位子上,他们就必须瞻前顾后,平时很多手段都用不出来。反之,我也会瞻前顾后,所以他们审跟我审,不会影响结果,但是却更加有说服力,我又何乐而不为了。”

    王玄道笑道:“那你打算一直让他们审吗?”

    韩艺摇头道:“当然不是。这种稀松平常的问话,就交给他们得了,我就问一两个问题足以。”

    卢师卦突然道:“如果这一切都是蒋献设计好的话,那这人实在是太恐怖了。”

    韩艺点点头道:“不错,我与你也有同样的感觉,我们都低估了蒋献,蒋夫人的供词,对于蒋献实在是太有利了,不但为蒋献博取了极大的同情分,而且还能帮蒋献脱罪,因为从她的口供来看,很容易让人觉得蒋献是为了自己的妻子,才接受张铭的命令,并非是自己心中所愿。”

    王玄道道:“也就是说,蒋献很可能在几个月前就开始在布这个局了。如果只是一刀杀了张铭,那有什么意思,但是这样一来的话,张铭不但要身败名裂,而且全家上下无一能够幸免,如果蒋献真的要报复张铭的话,没有比这更好的方式了。”

    韩艺笑道:“话也不能这么说,毕竟我们也没有绝对的证据,可以证明是蒋献干的。”

    卢师卦道:“我就怕再这样下去,到时就算想翻案,也很难了。”

    韩艺听得微微皱眉。

    这就是古代审案与后世审案的不同,后世讲究的是证据,是绝对的证据,但是现在讲究的是合理性,毕竟技术有限,不能获得更加细微的证据,就这些证人的口供来看,都是对张铭非常不利的

    翌日!

    关于第一天审查的内容,很快就传得沸沸扬扬。

    结果蒋献一跃成为了全民好丈夫,关键是蒋夫人的口供给予了蒋献太大的帮助了,试问一个男人,被自己的兄弟带上绿帽了,还能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原谅自己的妻子,并且加以改正,这是一份多大的包容心,这又是一份多么伟大的爱情。

    同情蒋献,势必就要憎恨张铭,你勾搭兄弟的嫂子,这种人真的是太招人恨了。

    因此在整个案件中,蒋夫人、张铭都成了大家唾骂的对象,唯独蒋献赢得不少同情。

    朝中也无话可说,对于第一天的审理,没有太多的争论,因为主审官韩艺连句话都没有问,全是刘燕和张睿册问的,谁都知道他们两个是长孙无忌的人,他们肯定是偏向张铭的,连他们问成这样,那么这一审的结果,真是太具有说服力了。

    同时也有不少人在一旁幸灾乐祸!

    崔家就是其中之一。

    “哈哈!国舅公这一回可要伤透脑筋了。”

    崔义中坐在卧榻上,开心的笑了起来,道:“从现今的人证物证证来看,此案多半是张铭所为。而张铭又是国舅公一手提拔上来的,这可能会成为国舅公一生中都无法洗去的污点,到时他再想要提拔谁上来,那估计很多人都会拿张铭出来说事。这对于国舅公的伤害可真是不小呀。”

    一边的崔义玄捋须道:“义中,你可别高兴的太早,国舅公可不是一般的人,这案子不到最后,结果谁也说不准。”

    崔义中道:“不管怎么样。张铭与蒋秦氏通奸那是板上钉钉的事,这他还能扭转过来,我就不信了。”

    崔义玄点点头,突然看向一旁沉默不语的崔戢刃,道:“戢刃,你在想什么?”

    崔戢刃一怔,道:“大伯,从父,幸灾乐祸,只是图一时之爽。但跟我们崔家并无半点关系。”

    崔义中道:“这等伤风败俗之事,我们崔家当然是敬而远之。”

    崔戢刃突然看向崔义玄道:“从父,你不是想留在长安么?”

    崔义玄一怔,轻轻点了下头。

    崔戢刃一笑,道:“你有没有兴趣当这御史大夫?”

    崔义玄愣了愣,道:“这御史大夫可是副宰相,而且在朝中举足轻重,岂能说当就能当的。”

    崔戢刃呵呵道:“或许真有这个可能。”

    崔义玄皱眉,道:“你这话从何说起?”

    崔戢刃道:“现在我还不敢确定,但是我感觉这个机会应该马上就会到来了。”

    崔义中惊诧道:“你凭什么这么说?”

    “就凭韩艺。”

    崔戢刃眼中绽放着光芒

    晚上!

    在宵禁的背景下。唐朝极少在晚上审案,但是韩艺偏偏喜欢在晚上来审案,与第一日相同,他又是慢悠悠的吃过夜饭后。晃晃悠悠的来到大理寺,仿佛这一切他都不感兴趣,他只是在应付了事。

    这一回刘燕、张睿册还真的相信韩艺是什么都不懂,因为韩艺一来到大理寺,就恳请他们继续帮忙。

    要知道今日可是审理两位主犯呀!

    今日的审判,将会直接导致结果的走向。

    你这都不审问。那你这主审官还有什么作用,当真就是走走过场啊!

    但不管怎么样,韩艺的这个要求,对于他们非常有利,佯装几番推辞后,也就答应下来。

    “宣犯人蒋献。”

    “宣犯人蒋献。”

    不一会儿,这蒋献就带到了,不过由于他伤未痊愈,是躺在竹椅上,被人给抬进来的,手脚、腰都包扎着厚厚白布。

    “罪人蒋献——!”

    “免了免了,你如今有伤在身,这礼就免了吧,免得别人说我大理寺虐待犯人。”

    韩艺一抬手,阻止蒋献行礼,还强行将大理寺归到了自己名下。

    张睿册听得老大不爽了,你跟大理寺有毛关系呀,又见韩艺投来诚恳的眼神,于是开口道:“罪犯蒋献,还不速速从实招来。”说的也是有气无力,关键他不是主审官,这种问话总是有些怪怪的感觉,想发力吧,但是边上又坐着韩艺,好像喉咙被什么堵着似得,语气总是比往常少几分威严。

    蒋献倒也乖的很,用一种可怜的语气将整件事娓娓道来。

    可刚说一会儿,张睿册突然打断了他的话,道:“你说你是在旅店听到有人说你妻子与张铭在庙里私会?”

    蒋献点点头。

    “什么人?”张睿册问道。

    当然是见义勇为的好人啊!韩艺暗道一句。

    “这我不知道,我当时躲在墙后面,并未看清楚他们的样貌。”蒋献摇摇头道。

    张睿册道:“你当时就信呢?”

    “我当时是很想出去问个明白,但是一想这可是非常丢脸的事,于是我就忍住了,但我并未相信,张铭可是我最好的兄弟,我不相信他会做这事,但是——但是我总是有些不安,于是我就决定悄悄回那寺庙,打探一个究竟。”

    “那你回到寺庙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我妻子与张铭果然在那庙里的一间厢房里面幽会。”蒋献说到这里的,脸上不是愤怒之色,而是哀伤之色。

    韩艺心想,如果真是这家伙干的,那这家伙的演技真是不输我呀,细节把握的真是太到位了。

    “然后呢?”

    “我当时一怒之下,只想杀了这一对狗男女泄恨,于是我就拿着刀冲了进去。”

    “那你为何又没有动手?”

    “我当时是真的想杀他们,但是却被霍元德、丁卯、罗文三人给拦住呢?”

    “他们三人又如何在那里?”

    蒋献道:“我前面也没有细想,后来是张铭告诉我,他们原本在附近游玩,突然见到我去而复返,心中好奇,于是就跟了过来。”

    刘燕道:“那你当时就原谅了他们?”

    “当然没有。”蒋献激动的说了一句,随即眼皮又垂了下去,道:“但——但是元德说的不错,就算我不顾自己,我也不能不顾自己的儿子,如果我杀了他们,此事一定会传出去的,那我整个家都完了,我儿子也再也抬不起头来了,说不定还会被我连累,我当时真的非常茫然,我——!”说到这里,他抹了抹眼,看到这么个大汉竟然落下眼泪来,实在是令人叹息呀!

    不过卢师卦他们却听得微微皱眉。

    张睿册道:“你继续说。”

    蒋献又说了起来,这一段倒是跟蒋夫人说的一样,回去大吵了一架,然后他深刻反省自己,并且原谅了夫人,要重新开始。

    张睿册笑了一声,道:“你还真是大度呀,此等丑事,你都能够原谅对方。”

    蒋献含泪道:“此事内子虽然犯下不可饶恕的过错,但是我也有错,是我先疏忽了她,她才会与张铭在一起,而且事情已经发生了,我除了这么做,我还能怎么办呢?”

    刘燕道:“如此说来,你并非是真心原谅你妻子,而是被迫妥协。”

    蒋献点点头,道:“虽然当时我也有些内疚,但并非就真的原谅她了,我只是为了儿子,为了个这个家着想,不过我害怕她还跑去找张铭,于是我就天天在家守着,但是在后来相处的过程中,我发现内子真的是一个好女人,她以前真的受了不少委屈,我常常不在家,每回喝醉酒回到家,又常常骂她,是我一直以来都亏待她了,所以我渐渐原谅她了,只要她与张铭断绝来往,我可以不去计较以前的事了。”

    刘燕微微皱眉,这供词真是太合情合理了,道:“那你又是否原谅了张铭。”

    蒋献突然激动道:“我死也不会原谅他的。”

    张睿册眼中一亮,立刻道:“所以你心里还想着要报复他。”

    蒋献深吸一口气,道:“在刚开始的时候,我的确想过,但是在我原谅我妻子之后,我就没有打算再报复张铭了,我只想早点将这事给忘记,我甚至还向张铭申请将我调离御史台。”

    ps:求月票,求推荐,求订阅,求打赏……(。)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百六十八章 是他,就是他!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五百七十章 学业有成(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