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零二章 爱情与事业

第六百零二章 爱情与事业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4638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异能小农民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绝杀飘雪 吴限宇宙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儒道至圣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不过韩艺当下倒是没有精力去兼顾梦思,因为他自己都自身难保。【Www.AiyoushenG.Com】

    翌日。

    孤峰之上,琴音袅袅。

    只见萧无衣坐于亭中,芊芊玉指拨弹着琴弦。

    而韩艺则是靠在亭柱上,静静的听着,他觉得比起以往那美妙的琴音,今日的琴音似乎显得有些乱,心中难免有些愧疚,因为他前世父母离婚的事,导致他对于夫妻之间的关系非常敏感,他认为自己不应该让萧无衣面对这些事,他认为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一曲罢!

    韩艺走了过去,坐在萧无衣边上,将美丽的娇妻搂在怀中,轻轻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一脸愧疚,眼中却满是深情道:“无衣,对不起。”

    萧无衣白了他一眼,哼道:“先亲后道歉,真是无耻。”

    不得不说,萧无衣真是破坏的气氛的高手。

    韩艺顿时哭笑不得道:“拜托,我亲我妻子,我犯得着说对不起么,我指的是杨姑娘的事。”

    萧无衣稍稍仰头,质问道:“你果然做了对不起我的事!”

    暴汗!这女人老是不按常理出牌,弄得我的都乱了。韩艺郁闷道:“当然没有呀,但是不管怎么说,我都让你伤神了,这归根结底,还是我得错,不过你放心,我会跟杨姑娘说清楚这一切的,毕竟这样拖下去,对谁都不好。”

    萧无衣嘴角微扬道:“你难道就不怕伤了飞雪的心么?”

    韩艺眼中闪过一抹不忍,道:“这长痛不如短痛,哦,我说的是她。”

    萧无衣突然坐了起来,凝视着韩艺,道:“韩艺,你老实说,你喜不喜欢飞雪?”

    韩艺道:“这并不重要。”

    “这很重要!”萧无衣却道。

    韩艺一愣,道:“我说过,这只是人类对美好事物的一种自然反应。”

    萧无衣突然道:“要是我答应你与飞雪在一起呢?”

    韩艺翻了翻白眼道:“你又来了。”

    萧无衣道:“我这一回是认真的。”

    韩艺一怔,呆呆的望着萧无衣。

    萧无衣幽幽一叹,道:“你是庶族出身,在朝中很难得到支持,这一次竞争御史中丞的事上,不禁让陛下知道了自己的弱点,也将你的缺点暴露的尽显无疑,不管怎么样,那些大臣绝不会让你迈过五品这一道坎的。因此杨思讷与你的关系对你而言是非常宝贵的,你不可能还能与哪个贵族再建立一段这样的关系,你应该极力维系这一段。”

    韩艺顿时恍然大悟,也明白了她的意思,立刻打断她的话,道:“你是不是疯了。”

    “我没有疯。”

    萧无衣螓首轻摇,反问道:“难道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韩艺突然感觉面前萧无衣有些陌生,冷静,冷静的有些让人害怕,但他也知道,这只是萧无衣的其中一面罢了,她不是莽撞的女汉子,她只是不愿被这些事左右,因此很少去思考这些事,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能一如既往的坚持做自己,不被任务事物动摇,但那只是她个人,现在多了个韩艺,她不得不去考虑这些事了。在明白萧无衣的一番良苦用心之后,韩艺感动之余,心中愧疚又加深了几分,道:“就算如此,我也可以与你们兰陵萧氏联姻。”

    萧无衣轻轻叹道:“要是能如此,那便再好不过了,但是你不要忘记我们兰陵萧氏如今已经站在了太尉这一边,而且,我们兰陵萧氏本事帝王世家,再加上我的地位特殊,这是非常难的,这一时半会恐怕难以解决,相比较起来,杨氏就没有我们萧家将婚姻看得那么重要,当初那杨氏不也嫁给了庶族出身的武士彟么,另外,你不要忘记那萧淑妃可是我的堂姐。”

    也对,兰陵萧氏确实没有理由去帮助武昭仪对抗王皇后和萧淑妃。韩艺不由得苦恼道:“但是这样对杨姑娘太不公平了,对你也非常不公平。”

    萧无衣凝视着韩艺道:“但是在我看来,没有什么比你的性命更加重要了,相信飞雪肯定也是这么想的。夫君,朝堂险恶,以至于我甚至都不敢跟你谈论此事,我害怕一时冲动,误导了你,你也应该意识到杨家对你的重要性。”

    韩艺听得心中既是感动,又是不爽,道:“我知你一片好意,但是你未免太小觑我了,在我的计划中,可没有靠女人来巩固自己地位的环节。”

    “这只不过是靠女人,只是顺势而为。”

    萧无衣道:“其实我是最反对依靠联姻来巩固自己的政治地位,但是现在的话,我也不得不想到联姻,因为这对你有莫大的帮助,我知道你很聪明,但是没道理放着捷径不走,而选择一条困难重重的路,朝堂上的机会可是稍纵即逝的。”

    韩艺盯着萧无衣,笑道:“你真的是认真的吗?”

    萧无衣心虚的转动几下眸子,摇摇头道:“不是。”

    韩艺眨了眨眼,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

    萧无衣轻轻拨动了下琴弦,发出咚的一声,叹道:“其实我心里也很矛盾,自从我嫁给你之后,我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遇到这种困难。”

    韩艺想了想,道:“请问下一年,你这算是一种侮辱吗?”

    萧无衣学着韩艺的语气道:“难道还要我表扬你吗?”

    韩艺道:“你完全可以为你找到这么一个优秀的丈夫而感到高兴,要是你丈夫人人都不待见,那只能证明你选错人了。”

    萧无衣道:“我一直一直都非常期待着那日,让人知道我没有选择错,因此在那日来临之前,我非常害怕失去。”

    韩艺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何方才还那般说?”

    萧无衣道:“正如我前面所言,没有什么比你的性命更加重要。”说着她微微往韩艺怀里靠去,眉宇间透着淡淡的哀伤,“要是我不这么聪明就好了。”

    韩艺一声长叹道:“是啊!谁叫你生来就这么冰雪聪明,真是让人太苦恼了。”

    萧无衣噗嗤一笑,红着脸道:“尽瞎说。”

    是你说的好不!韩艺认真道:“我知道你的担忧,但这事是不可能的,哪怕是天塌下来,我都不会放弃你的,而杨家怎么可能让杨飞雪给我做妾,我更加不可能让你做妾,不管我是怎么想的,你又在担忧什么,这是不可能发生的,我们犯得着为这不可能发生的而感到烦恼吗?”

    萧无衣道:“这是可能发生的,只要你足够的优秀。像那元叔叔就是如此,很多贵族的女子都为了他终生不嫁,而且她们中有些家族也认同她们与元叔叔的关系,但是他们答应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元家的财力,是他们非常渴望的,这其实也是一种联姻,只是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真的假的?”

    韩艺道:“我完全看不出这元堡主有何魅力?”

    萧无衣摇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大概是因为元堡主文武双全,而且元叔叔极重情意,传说中元叔叔曾为了一个承诺,不惜千里跑去草原,单枪匹马从薛延陀部将那阿史那曼抢了回来。”

    “又是传说,我才不信了。”韩艺猛摇头道。

    “但不管怎么说,证明这么做还是可以的。”

    萧无衣目望远方,道:“作为贤妻,自当是以夫君为重,夫君的仕途和性命是最重要的,那么作为妻子的我,理应支持你去加强与杨家的关系,自己的区区私心,何足挂齿。但是作为萧无衣,在爱情方面,又是非常自私的,我的夫君自然得全心全意爱我一个,决不能还与别的女人好。你说我是做的贤妻好,还是做萧无衣好?”

    这个选择题真是要人命啊!韩艺强行呵呵两声,道:“你既是我的妻子,又是萧无衣,就是这么简单。至于朝廷上的事,你就不要为我担心了,这我自有打算的,你丈夫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萧无衣道:“那飞雪呢?”

    韩艺愣了愣,道:“不瞒你,这事我也没有想清楚,到时再看吧,最好还是能够说清楚,我不想瞒她。”

    萧无衣实在是矛盾至极,古话说的话,自古忠孝难两全,但是爱情与事业又何尝可以两全了,她思忖片刻,终于道:“这事我不管了,怎么做都由你吧,但是仅限于飞雪,如果你还敢招惹其他女子的话——!”

    “哎哟!”

    韩艺腰间一疼,道:“你掐我作甚?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做啊!”

    “赵小娘子的事,你如何解释?”萧无衣质问道。

    韩艺道:“你不是说你非常大度,没有将那赵小娘子放在眼里么?”

    萧无衣道:“这不过就是缓兵之计,当时我那么说只是因为飞雪的事,我无暇兼顾,现在这事我也多多少少想通一些,自然得找你算账。”

    缓兵之计?靠了!韩艺欲哭无泪道:“我都说了,我连她名字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啊!”

    萧无衣道:“这我知道。”

    “那你还掐我。”

    “可是我作为你妻子,你从未送过诗给我,却送给别的女人,你说我该不该掐。”

    “啥——!”

    韩艺自问思维够跳跃的了,但是萧无衣的思维似乎是飞跃的,道:“谁——谁我没送,我送过你啊!你忘记了。”

    萧无衣睁大双眼道:“你何时送过我诗?”

    韩艺道:“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还有那一首床前明月光,怎有我悲伤。哎哟,哎哟!轻点,轻点。”

    萧无衣愠色道:“亏你还好意思说,人家就是人生若只如初见,我就是锄禾日当午,究竟谁才是你妻子。”

    韩艺哭丧着脸道:“那你说该咋办?”

    这肉在人手,不得不低头啊!

    萧无衣傲娇道:“你当然也得作一首送给我啊,而且必须要比那首好。”

    “必须得,必须。”

    韩艺原本以为自己满腹抄文,一首诗自然不在话下,可是说到一半,他忽然发现,这李白好像没有写过什么爱情诗歌,一时还真想不出能够超越“人生若只如初见”的经典名句来。

    可是萧无衣的耐心那是极其有限的,眼角开始泛着寒光了。

    韩艺只觉一股强大的压迫力,道:“别掐,别掐,马上想到了,马上想到了。”心里却后悔死了,我弄什么不好,偏偏弄个人生若只如初见,真是作死呀。忽然间,他心念一动,人生若只如初见之所以这么红,主要是因为这年头缺乏爱情的诗歌,诗歌诗歌,对呀,那是一首歌,不是一首诗呀。

    想到这里,他眼前一亮,道:“有了!”

    萧无衣满心期待道:“快说。”

    韩艺笑道:“你再给我一些时辰。”

    “为何?”

    “这词我是想好了,但是为表诚意,我打算立刻谱曲,唱出来给你听。”

    萧无衣嘻嘻笑道:“那是极好,好吧,我就再给你一些时辰。”

    但愿能过关!韩艺故作沉思半响,见萧无衣的耐心差不多消磨殆尽,才道:“行了,行了,你听着啊!”

    萧无衣小鸡逐米般的点头。

    韩艺轻轻嗓子唱道:“终于做了这个决定,别人怎么说我不理,只要你也一样的肯定,我愿意,天涯海角都随你去。我知道,一切不容易。我的心,一直温习说服自己,最怕你忽然说要放弃。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我的爱就有意义。我们都需要勇气,去相信会在一起。人潮拥挤我能感觉你,放在我手心里,你的真心。”

    ps:求月票,求推荐,求订阅,求打赏……(。)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百零一章 忧患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六百零三章 为臣之道(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