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二十章 真心英雄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二十章 真心英雄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7047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绝杀飘雪 我是极品灵石:爆宠萌徒 萌妻很纯情:天价富豪来相亲 儒道至圣 异能小农民 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神医嫡女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青春的死胡同
    这---这怎么耕?

    杨蒙浩拿着锄头,微微颤抖着,豆大的汗珠往额头上流了下来,人家先是锄禾日当午,才有汗滴禾下土,这蠢货锄头还未沾寸土,就已经是满脸大汗了。【wwW.aiyoushenG.Com】

    赵天富笑嘿嘿道:“小蒙,你不是挺能的么,怎么不动手,我们都不会种地,还等着你这个大队长来教我们了。”

    杨蒙浩有几斤几两,他是再清楚不过了。

    杨蒙浩可怜兮兮的瞧了赵天富。

    这时,边上走来一人,道:“小蒙,我自小在家耕地,我来教你们吧。”

    杨蒙浩一见此人,顿时大喜,忙道:“行行行,就由孟三哥来示范吧。”

    这孟三哥是士兵出身,而如今的士兵等于就是农夫,肯定是耕地的一把好手。

    崔有渝他们比杨蒙浩好不了哪里去,个个拿着锄头,站成一个圈,你望我,我望他,都不知道该干嘛。

    也算他们几个蠢,明明都不会耕地,偏偏要凑到一块去。

    边上田里的韩艺突然高声道:“都说做人不能忘本呀!可是有些人整整吃着粮食,却不知道这粮食是从何而来,真是可悲啊!”

    崔有渝他们纷纷斜目瞪向韩艺。

    言豪突然走了过来,道:“崔公子,韦二公子,还是我来帮你们耕吧。”

    这敢情好啊!

    几人均是面色一喜,但立刻又看向韩艺。

    不过韩艺似乎并没有注意他们。

    几人本想答应下来,可是目光一扫,发现很多贵族子弟都在向这些穷人子弟学习如何耕地,不知何时,大家都变得热情高涨起来,仿佛对自己拥有新的技能而感到高兴。

    还是那句话,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尤其他们开始授课之后,大家的关系渐渐变得融洽多了,阶级观念,渐渐淡化了,而且他们时时刻刻也告诉自己,要向先祖学习,因此他们没有觉得跟他们学耕地是一种耻辱。

    崔有渝、韦方他们见了,又相互看了看。

    还是萧晓毕竟爽快,道:“你一个人能耕得了多少地,你干脆就教教我们如何耕吧,反正咱们是在做善事。”

    韦方他们也是连连点头。

    言豪笑道:“那好!其实这耕地非常简单,几位公子聪明绝顶,肯定一学就会。”

    韩艺为什么器重言豪,就是因为这家伙机灵,他方才之所以那么说,就是他也猜到崔有渝他们不会真让他耕,而且又给他们一个台阶下。

    田边正在督促大家的郑善行,见到这些贵族子弟与相处的这么融洽,不禁露出惊讶之色。

    其实相互帮助,也是韩艺安排这一次“紧急任务”的目的之一,因为在此之前,一直都是贵族子弟帮助穷人子弟学习知识,这种单方面的帮助,不利于团结,韩艺必须要让他们懂得相互帮助,这种友情才是最为珍贵的。

    不过韩艺这边也没有好多少,韩艺是会耕地的,毕竟他以前在梅村也经常帮助杨林家耕地,学得了不少知识,卢师卦也会,但是长孙延、独孤无月、元烈虎三人就完全不会耕地,于是韩艺和卢师卦就开始教他们如何耕地。

    在教的过程中,韩艺发现他们几个的性格特征尤为明显,元烈虎属于冲动派,好动手,不爱听人说教,你没说几句,他就挥起了锄头,还说韩艺太啰嗦了。

    而长孙延似乎有些自卑,他在还没有学的时候,就已经认定自己肯定学不会,积极性不高。

    而卢师卦那真是一丝不苟,注重实用性,对于任何事他都非常执着。

    而独孤无月就是完美主义者,就跟他那毫无缺陷的脸庞一样,非常注重细节,他的衣袖和裤筒都撸的非常美观,他虽然从未耕过地,但是他没有像元烈虎、长孙延一样,一味的求快,他在耕之前就思考了一番,耕的又非常慢,但是他耕出来的地,却比韩艺、卢师卦这两个会耕的还要美观一些,也更加标准,更重要的是,他身上是一点泥土都不沾。

    还有那没来的王玄道,其实他也派了一些人来,但是他死都不肯来这里,因为这里太脏了,他讨厌和脏的人待在一起。

    “呼---!好累啊!我休息一下,我休息一下。”

    长孙胖子挥了一会儿锄头,就累到不行了,走到一边,将帕子垫在草上面,然后才坐了下去,拿起水壶,竟然已经空了,他毕竟胖,缺水,带来的水壶一下就喝完了。于是问道:“韩艺,这里哪里有水喝?”

    “水来啦!水来啦!”

    听得一阵欢快的叫嚷。

    只见山坡那边走下一群人来,冲在最前面正是熊弟和小野,他们两个一人提着一个水桶,还有沈笑、华仔等人,除此之外,他们身后还跟着一大群妇人和小孩。

    她们从坡上下来后,立刻提着水桶走向田边,将桶放在田边上,那些小孩们非常懂事的端着盛满泉水的水瓢给那些帮着他们耕地的大哥哥们喝。而那些妇人老人则是感动的泪眼汪汪,一个劲的向这些学员道谢。

    他们的生活可是非常艰苦的,属于青黄不接,顶梁柱倒下了,亦或者残废了,孩子又没有长大,虽然说唐王朝对于阵亡的将士还会有些补助,抚恤金就是从唐朝开始的,律法都有明言记载,但是有什么用,没有人耕种呀,有些妇人甚至是前面背一个,后面背一个,下田干活。

    春耕对于他们而言真的是无比艰难的。

    因此他们非常感激这些来这里帮助他们的人。

    这让很多学员都有些受宠若惊,他们本是被韩艺忽悠来的,心里还多有抱怨,因此当他们捧着这碗水的时候,听着他们感谢的话,心里挺不好意思的,尤其是那些贵族子弟,他们从未感受过这种发自肺腑的感激,心中不但不引以为喜,反而深感愧疚。

    唯独杨蒙浩那小子挺不要脸,在那里吹嘘自己的人格,就差没把自己说成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了。

    “韩大哥,长孙公子,你们渴了吧!快些喝些水吧。”

    熊弟提着水桶一摇一晃的走了过来。

    长孙延喜道:“小胖,你来正好,渴死我了。”

    熊弟听后赶紧给长孙延递去一瓢水。

    “小胖子!你真是太可爱了,老子一见你就想笑。”

    元烈虎见到小胖,顿时就笑了,走上前来,伸出大手捏着熊弟的肥脸蛋。

    熊弟被捏的欲哭无泪啊!

    小野黑着脸瞪着元烈虎,小手抓的紧紧的。

    卢师卦走了过来,拍了下元烈虎的手,道:“你这厮出手不知轻重,莫要捏伤小胖了。”

    元烈虎极其不满道:“卢兄,你小瞧人了不是,我虽然长得高大威武,但是出手绝对知道轻重,这都是我从中巷磨炼出来的。”

    “噗!咳咳咳!”

    韩艺一口水没喝下,就被元烈虎这句话给呛的半死。

    卢师卦怒道:“你这厮真是越大越不像话了。”

    长孙延摇摇头,将自己的水壶盛满,就坐到一边去了。

    “爹爹!虎叔叔。”

    只听得一个稚嫩的声音。

    只见柳琴牵着一蹦一跳的卢知莲往这边走来。

    元烈虎赶紧伸手道:“知莲,快到虎叔叔来。”

    卢师卦一手就将他的大手打开,瞪了他一眼。

    他若发飙了,元烈虎也害怕,这可是个牛脾气,惹不起,只好改用招手的方式。

    卢知莲捧着一个水瓢,小心翼翼的走上前来,道:“爹爹,这是知莲特地为爹爹从那边山泉盛来的水。”

    卢师卦听得心中一暖,露出了微笑,但是也并未表露出太多的感动,毕竟卢知莲这孩子非常孝顺,这种举动已经是见惯不怪了,接过水瓢来,道:“谢谢莲儿,爹爹正好渴着了。”

    卢知莲笑道:“不用谢,这是女儿该做的。”

    长孙延笑道:“师卦哥,小弟真是非常羡慕你生了一个这么懂事女儿。”

    卢师卦笑了笑,不太好意思做声。

    元烈虎吃醋道:“莲儿,为什么虎叔叔没有水喝啊!”

    卢知莲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道:“虎叔叔,我一次只能盛一瓢来,要不莲儿等会去帮虎叔叔盛。”

    元烈虎感动的要命,只想抱抱卢知莲,不过两道犀利的目光阻止了他。

    过了片刻,柳琴突然道:“夫君,咱们这可是在帮人家耕地,可莫要耽误了人家的春耕,你休息一下,就赶紧干活吧。”

    卢师卦点点头,“知道了。”

    大伙又干了起来,唯独长孙延还要休息一下,本就缺乏劳动的他,哪里受得了这苦,他也没有掩饰这一点,他做事讲究的量力而行,不跟杨蒙浩一样,打肿脸充胖子,或许他觉得自己已经够胖了。

    不过熊弟、小野他们补了上去,拿着锄头跟着韩艺他们干了起来,这两个小家伙可是非常吃得苦的。

    韩艺想着柳琴的话,觉得倒也有道理,这可不是在嬉闹,春耕对于农民而言就是一场战争,瞥了眼隔壁韦方他们,他们都还在喝水、休息,都没把春耕当成一回事,其实他们都非常聪明,学得也快,只是懒散管了,心想,必须调动他们的积极性才好,眼眸一转,道:“韦二、萧晓。”

    “干嘛?”

    韦方谨慎道。

    韩艺笑道:“咱们来比试一下如何,看谁将耕得快,耕得好,谁要输了,中午的饭钱算谁的,反正现在的饭钱是郑公子垫着得。”

    韦方一听,不禁跟崔有渝他们对了对眼神。

    萧晓突然道:“饭钱算得了什么惩罚,要是谁输了,谁不但要出这饭钱,还得当着大伙的面唱一首歌,你敢不敢赌?”

    韩艺呵呵道:“怕你不成。”

    崔有渝突然道:“你们那边人多,我们才五个人,公平起见,我认为还是应该由长孙公子出战。”他见小胖和小野都是干农活的一把好手,于是希望能够将他们排除在外。

    长孙延一听,不禁非常恼火,你这是挑软柿子捏啊!

    韩艺道:“行!一言为定。”

    长孙延道:“我---!”

    韩艺道:“长孙公子,这你要怕了,你将来说话,他们又岂会服你,反正输了我唱就是,钱你们出,行不?”

    长孙延道:“我这不是怕拖累你们么。”

    卢师卦笑呵呵道:“这算得了什么拖累,其实输了也无妨。”

    长孙延点点头道:“那行吧。”

    这时一人飞奔过来,道:“言豪,你先让开,我来。”

    正是尉迟修寂。

    崔有渝郁闷道:“修寂,你就别掺和了。”

    言豪是他们这边的主力军啊!

    尉迟修寂死活不愿道:“跟副督察比试,我非得参与不可。”

    长孙延投桃报李道:“既然修寂这么有兴致,就由修寂来吧。”

    萧晓哼道:“就这么定了。”

    韩艺又朝着那些看热闹的人道:“你们看着开心就好,但是你们可不要忘记,你们现在是在学习,待会我会去检查的,那个小组最慢最差,回训练营咱们再慢慢谈。”

    那些人一听,赶紧干了起来,这个团队精神可是把他们坑苦了,拖了后腿,不但要被韩艺惩罚,还得遭队友谴责,真是双重打击。

    而这边双方也都准备好了,一方是长孙延、独孤无月、卢师卦、元烈虎、韩艺组成的长官团队,另一方则是萧晓、崔有渝、柳含钰、韦方、尉迟修寂组成的学员团。而评判就交给了柳琴,因为不但要耕的快,还要更的好,这是有标准的,虽然柳琴是卢师卦的夫人,但是他们都信得过。

    “开始!”

    卢知莲激动的大喊一声,两边人立刻比了起来。

    一旦有了竞争,任何事都会变得不同,进步就是产生在竞争当中。

    不过两边心态却是不太一样,长孙延、卢师卦他们都无所谓,抱着重在参与的精神,独孤无月又是完美主义者,唯有韩艺和最怕无聊的元烈虎有那么一点竞争的意思。

    而那边萧晓、崔有渝等人不一样,他们太想赢韩艺一回了,因为他们从来就没有赢过,一直都在被吊打中,这也是为什么萧晓他迎战的唯一原因,就是要赢韩艺一回,而且是在韩艺最擅长的领域,因为他们都认为韩艺农家出身,耕地肯定是一把好手。

    个个都是卯足了劲,眼睛都红了,玩了命的干。

    因为他们经过这段期间的锻炼,体能方面提高了许多,反观韩艺这边,长孙延没几下速度就慢了下来,而且越来越慢,卢师卦虽然不错,但是谈不上快,独孤无月比较讲究,姿势要优美,耕的要整齐漂亮,因此速度也不快,就元烈虎和韩艺两个耕的最快。

    因此,结果已经注定了。

    韩艺他们输了。

    等到柳琴宣判结果后,韦方、尉迟修寂激动的举锄头高呼,那些学员也纷纷振臂高呼,为尉迟修寂他们喝彩。

    “修寂,干得好!”

    “萧晓,你们干的真是太漂亮了。”

    太开心了!

    总算了赢了韩艺一回,真的想哭!

    卢师卦见这些人都跟疯了似的,不禁笑道:“韩小哥,想不到你如此不得人心。”

    就没有一个站在韩艺这边的。

    韩艺讪讪道:“他们可是陛下的仆从,谁敢撬陛下的墙脚啊!”

    那边萧晓突然喊道:“副督察,愿赌服输,你就给我们唱上一曲吧。”

    几乎所有学员都在起哄。

    长孙延、独孤无月开始与韩艺拉开了距离,不跟这众矢之的站在一起,这么多人看着,他们可没有这脸皮来唱。

    哇!亏我还以为你们多讲义气了,敢情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啊。韩艺心里埋怨了几句,可不是出不得众的人,道:“唱就唱,多大的事。”

    萧晓兴奋道:“我们可都等着了。”

    看来是时候一展歌喉了,唉,我本来就非常出色了,要是还当上歌神,这专情如何还进行的下去。韩艺稍稍感慨了一番,又想了想,突然清了清嗓子,开口唱了起来,“在我心中,曾经有一个梦,要用歌声让你忘了所有的痛。灿烂星空,谁是真的英雄,平凡的人们给我最多感动。再没有恨,也没有了痛,但愿人间处处都有爱的影踪。用我们的歌,换你真心笑容,祝福你的人生从此与众不同。把握生命里的每一分钟,全力以赴我们心中的梦。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把握生命里每一次感动,和心爱的朋友热情相拥,让真心的话,和开心的泪,在你我的心里流动。”

    一曲唱罢!

    周边一片静寂,方才叫嚣最大的萧晓等人,不禁也是怔怔出神。

    他们方才只是想看韩艺出糗,但是韩艺这一首歌仿佛化作一股力量流入了他们的心底,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这首歌对于他们就是莫大的鼓励。

    卢师卦他们也有所动容,目光四顾,看着四周那些老儒妇幼,脑里回响起韩艺的歌声,灿烂星空,谁是真的英雄,平凡的人们给我最多感动。是他们父亲、儿子、丈夫用性命换来安宁的生活,他们才是真的英雄。

    而那些老儒妇幼听到后面,有些人不禁都留下热泪来。

    因为韩艺他们本来就是来帮助他们的,而这一首歌更是将这一份帮助盖上了一张温暖的外衣。

    他们可不需要那情情爱爱的歌,也不需要那些歌词优美华丽的歌曲,这才是他们渴望的歌声。

    “啪啪啪!”

    听得一阵清脆的掌声,只见卢知莲拍着小手,扯着稚嫩的嗓子道:“韩叔叔唱的真好听。”

    熊弟也是兴奋道:“韩大哥,这歌真是好听,你再唱一遍吧。”

    卢知莲又道:“好啊!好啊!韩叔叔你再唱一遍吧。”

    那些学员也纷纷醒悟过来,嚷嚷着让韩艺再唱一遍。

    就连那些小孩也跑过来,他们倒是不敢要求韩艺再唱,但是明亮的双眼和瘦弱的身躯却透着渴望。

    韩艺心念一动,道:“你们别嚷嚷了,就算你们不要求,我也会教你们唱的,因为这是我特意为咱们皇家训练营创造的营歌。”

    杨蒙浩兴奋道:“是么?那这歌叫啥名。”

    韩艺道:“真心英雄!”

    杨蒙浩兴奋极了,这简直就是为他打造的,这不就是暗示他是英雄么。

    韩艺随后又道:“但是我们可不是来玩的,而是来干活的,咱们就边干边唱吧!”

    这倒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他前面唱着唱着,突然发现这首歌其实挺适合现在的皇家警察。

    大家开始一边干活,一边听着韩艺唱歌,还没有唱到一半,元烈虎就跟着吼了起来了,他可不是害羞的人,与他性格相似的尉迟修寂随后也跟着唱了起来,记不得歌词,就随机应变的啦啦啦,一传十,十传百,大家纷纷都唱了起来,即便是那些老得牙齿都掉完的老人也张着瘪瘪的嘴唇,哼哧哼哧的哼了起来。

    歌词流入每个人的心底,仿佛拥有用不完的力气,大家干得是更加起劲了。

    “握生命里的每一分钟,全力以赴我们心中的梦。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把握生命里每一次感动,和心爱的朋友热情相拥,让真心的话,和开心的泪,在你我的心里流动。”

    歌声在空中一遍遍回荡。

    唱的半响,忽闻一阵马蹄声,歌声立刻停了下来,大家纷纷举目望去,只见一群人骑马往这边行来。

    长孙延微微皱眉道:“好像是陛下。”(。)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百一十九章 春耕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六百二十一章 礼云!乐云!(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