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二十七章 义薄云天

第六百二十七章 义薄云天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5109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一宠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爱上坏坏女上司 极品全能学生 山河血帝 踏歌远行 快穿炮灰女配 地狱恶灵 穿梭在无限废土 重生电子帝国 霸道老公,抱一抱
    花月楼!

    “元公子大驾光临,曹绣有失远迎,恕罪,恕罪。【wwW.aiyouShen.Com】”

    刘娥站后门前,恭恭敬敬的向面前一位穿着、样貌皆是平凡无奇的男子施了一礼。

    “是元哲冒昧拜访,打扰之处,还请假母见谅。”

    元哲拱拱手笑道。

    “不敢,不敢!元公子里面请!”刘娥手一伸,将元哲请入院内,又指引他来到后堂内。

    香茗奉上之后,元哲左右打量着,笑道:“其实一直以来,我都非常敬佩假母,光凭假母将平康里打造成长安城内最为繁华的地带,就足以令无数商人汗颜。”

    曹绣诚惶诚恐道:“元公子过奖了,曹绣实在是愧不敢当。”心中却满是困惑,她与元哲见过几次面而已,几乎没有打过交道。

    元哲笑道:“我绝无半句虚言,假母就是平康里的招牌,可以说没有曹假母,就没有平康里。”

    曹绣听得怔怔不语。

    元哲突然叹了口气,道:“不过自从韩艺来了之后,北巷已经与中巷平起平坐了,假母难道愿意接受这个现实?”

    曹绣疑惑道:“不知元公子此话怎讲?”

    元哲道:“平康里之所以能够出名,盖因烟花三巷,这才是平康里的根本所在,而韩艺来了之后,将北巷改造成市场,也令平康里失去自己的特色,这严重损害了中巷和南巷的利益,我觉得这是不应该的,平康里就应该保留烟花三巷,韩艺也没有资格取代假母。”

    他果然是为了对付韩艺而来。曹绣当然知道元家兴建市场,准备对付北巷的事。

    元哲道:“我也不瞒你,我今日前来,就是寻求跟曹假母合作,我们帮助你夺回北巷,但是你们要中断与韩艺的合作,与我们元家合作,”

    曹绣还是沉默不语。

    元哲道:“我知道大唐好声音给你带来非常多的利益,但是我们元家同样也可以给你这一切,而且比韩艺给予的要更多更好。另外,我们元家的买卖与平康里向来没有任何利益交集,我们的买卖不会影响你的买卖,但是韩艺不同,韩艺在北巷一日,曹假母不得不屈居他之下。”

    曹绣终于开口,道:“敢问元公子打算如何帮助我夺回北巷?”

    元哲笑道:“据我所知,韩艺的钱全部投入到建新市场中,另外他还从北巷商人手中借得不少钱,如今是负债累累,一旦他无法及时收取不到回报,那么我们就能逼他变卖家业,到时曹假母便可趁机收回北巷。”说到这里,他微微一笑,道:“曹假母,其实我认为凭借我们元家的实力,很多话都不需要说的太明了,韩艺不可能是我们元家的对手,相信任何一个人都会选择跟我们元家合作,而非北巷。”

    说到最后,透着一丝威胁之意,不成朋友即成敌人。

    曹绣当然听出来了,眉宇间透着一丝挣扎,一番权衡后,道:“元公子能够看得起我一个老妇,是曹绣的荣幸,但是我们花月楼还有其它大院都与北巷有合作,这事我可能需要考虑考虑。”

    “这没问题。”

    元哲笑道:“我希望五日内,能够得到曹假母的答复。”

    “一定,一定。”

    曹绣连忙说道。

    说完此事,元哲就起身告辞了,他可没有工夫与曹绣闲聊。

    曹绣送他出去之后,回到堂内,将门关上,只见屋后面走出一个女人来,一袭黑裙,头戴黑纱帷帽,看不清样貌。

    “不亏是元家,果然有些手段。”

    她双手背负,道:“当初韩艺能够击败两市,你可是帮了不少忙,而且两巷对于北巷而言,也可谓是不容有失,如果中断两巷与北巷的合作,那么就等于断了韩艺一臂。”

    曹绣目光闪动了几下,问道:“不知凤使如何看?”

    这被唤作凤使的神秘女子笑道:“你动心呢?”

    曹绣讪讪一笑,她当然动心了,她虽然与韩艺已经达成了合作,但那只是被逼的,并非她心中所愿,她可是非常有野心的,她怎么可能愿意将平康里大姐大的位子交出去的,现在刘娥在平康里的威望已经超过她了,道:“元家的实力深不见的,而且从元哲的话来看,如果我们不与他们合作,元家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这凤使笑道:“元哲看中的不是你的懦弱怕事,而是你的野心。”

    曹绣听得老脸一红。

    凤使道:“但是你忽略了一点,元家是贵族,而你只是一个卑贱的平民,你们之间本身就存在着无法消除的矛盾,你与他合作,必定会卑躬屈膝,唯唯若若,这是你想要的吗?韩艺这人虽然狡猾无耻,但是他有一点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就是他尊重任何一个人,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不会愿意去跟贵族合作,因为这会让你变得更加没有尊严,纵使你夺回了北巷又如何?更重要的一点,上面的人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

    曹绣眼皮一抬,道:“那万一韩艺输了?元家一定不会让我们有好日子过的。”

    凤使沉默了。

    韩艺与萧无衣在孤峰上恩爱缠绵足足十日方下得了山。

    他先是去金水门那边逛了一下,感觉就是一天一个样,看上去都已经建到一半了,就这样下去,夏天就能建好,有钱就是牛一些,对此韩艺也只能叹气。然后他又去到训练营待了一日,发现训练营已经渐渐不需要他了,于是就回北巷去了。

    来到院内,忽见郑善行与沈笑两个坐在厅内在讨论着什么。

    “韩艺,你总算是回来了。”

    沈笑一见韩艺,就露出一脸不满。

    韩艺先是向郑善行拱手一礼,随即朝着沈笑笑道:“干嘛?想我了!”

    “你还好意思说了。”

    沈笑很是不爽道:“我来这里这么久,都没有见过你几面。”

    韩艺呵呵道:“你少来,你有梦儿她们陪着,会想我在边上,我才不信了。”

    沈笑翻着白眼道:“你别老是拿梦儿她们说事,我千里迢迢来到长安,难道就是为了找梦儿她们?你知道我可是想着你才来的。”

    韩艺只觉恶寒,道:“打住,打住,算我对不住你,但是我最近实在是太忙了,改日有空一定好好陪你出去玩玩。”

    “这可是你说的。”

    沈笑立刻道。

    韩艺道:“要不要郑公子作证啊!”

    “那倒是不需要了。”

    沈笑嘿嘿一笑,忽然正色道:“不过我这回找你还真是有点正事。”

    韩艺道:“什么事?”

    沈笑道:“我爹爹派的账房和厨师都已经到了,还有一件事你恐怕不知道,原来我爹爹早就托杨刺史将钱送来了,只是我爹爹拜托杨刺史说账房没有到,决不能将钱交给我。”

    韩艺敬佩道:“沈老爷子真是老奸巨猾,哦不,我的意思知子莫若父。”

    沈笑不满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韩艺道:“如果沈老爷子将所有的钱都给你,让你带来长安,这会改变你当乞丐的命运吗。”

    沈笑顿时满脸通红,做不得声。

    郑善行突然道:“这事我也听说了,但沈笑做得也不算错,如果他们当时不去救助那些人,那些人可能会饿死,钱没有了可以再赚,但是人死了可不能复生。”

    “听见没有,听见没有。”

    沈笑激动道:“郑兄不愧为名门望族,说话就是有道理一些,哪像某些人,自从做了买卖都跟变了个人似得,你可不要忘记,当初要不是你送了一坛子酒给桑木他们,你现在能够获得这么好的帮手么,可见好心还是有好饱的。”

    他们两个一唱一和,韩艺还真是有些招架不住,笑道:“我错了,我错了,好吧。”

    沈笑道:“光说可不行,今晚你请客。”

    “请请请。”

    韩艺连连点头。

    沈笑得意一笑,随即笑意一敛,道:“这些话就留给晚上吃饭时说,咱们先谈正事。我是这么打算的,这无名楼一直以来都是属于郑兄的---。”

    郑善行忙道:“笑哥儿,话不能这么说,当初我与韩小哥有言在先,这酒楼他是为你准备的,我只是先租着,如今你来了自然归你。”

    沈笑听得朝着韩艺嘿嘿道:“韩艺,这事你做的还挺够义气的。”

    韩艺哼道:“也不知道是谁说我变了。”

    沈笑歉意一笑,又道:“其实我是想说,正是因你与韩艺有言在先,因此我觉得拿回来也合情合理,并非是背信弃义,但是你在这酒楼也耗费了不少心血,我是想干脆咱们合作,就跟你们的自由之美,我占六成,郑兄你占三成,韩艺本就北巷的东主,那占一成好了。不过韩艺帮了出了不少主意,他不需要投钱进来。”

    郑善行点点头道:“我倒是没有意见。”

    当初他与韩艺商量的时候,就提到过,如果沈笑愿意合作,那大家就合作,就不用郑善行撤出去了。

    沈笑见韩艺沉眉不语,道:“韩艺,你嫌少么?那就两成好,我占五成,如何?”

    韩艺听得一怔,朝着郑善行苦笑道:“郑兄,你真的打算跟这厮合作吗?”

    郑善行哈哈道:“他也就跟你如此,他可不是蠢子。”

    沈笑哼道:“就是。”

    韩艺瞧了眼沈笑,认真道:“沈笑,北巷最近面临巨大的危机,你要不就再缓一缓。”

    他真的没有必胜的把握,如果输了的话,这酒楼要是郑善行的,那么元家肯定会网开一面,但是如果沈笑的话,那情况就不同了。

    沈笑道:“要不是这样,我就不会急着开这酒楼了,我这都还没有玩够了。”

    韩艺诧异道:“什么意思?”

    沈笑左右看了看,随即低声道:“我知道你现在挺缺钱的,可是我的钱,又必须那老帐房点头,才能拿得出,我要不开酒楼,这钱就拿不出来,咱们先这酒楼的事弄好,我就可以把钱拿给你了,虽也不多,也就八百贯左右,但是总比没有的好。”

    韩艺愣了下,心里着实感动,这八百贯在长安的富人阶级来说,都不算少了,对于杨家而言,那真是一笔巨款了,可能连老底都拿出来了,要知道王家在扬州放了十几二十年的高利贷,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可砸锅卖铁,到后来倾家荡产,连小妾都全部卖了,这才勉强凑足一千贯来,沈家比王家强的是底蕴,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可见沈清风这一次对于这个败家子给予了无比的厚望。

    可惜沈笑兀自不该败家子的形象,还准备全部扔给韩艺。

    这份恩情,实在是太重了。韩艺哭笑不得道:“你还真是有够败家,万一我赔的一干二净,那怎么办?”

    “那咱们就滚回扬州呗。”

    沈笑无所谓的摆摆手道:“这钱乃身外之物,看得太重,就没意思了,赔了就赔了,咱们还能回扬州,就凭咱们的本事,这钱迟早还能赚回来的。”

    郑善行道:“韩小哥,要是你缺钱的话---。”

    “别别别!”

    韩艺道:“我并不缺钱,如果我现在还缺钱的话,那我凭什么跟元家去斗,现在的问题是元家太有钱了。”说到这里,他稍一沉吟,道:“这样吧,酒楼你们还是照开,你们的钱你们用,那一成份子我也不要---沈笑,你先听我说完,其实你能在现在入驻北巷,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至于那一成份子,真的没有必要,只要你的酒楼成功了,我可以从你的酒楼获取比你们都要高的利润,因此没有这个必要。”

    郑善行惊讶道:“你---你说什么?你可以从酒楼获得比我和沈笑还要高的利润?”

    韩艺笑道:“郑公子莫不是嫉妒了。”

    郑善行摇头叹道:“我一直非常嫉妒你。”

    沈笑对这钱真的无所谓,道:“韩艺,你咋就不明白了,你知道我本不喜欢做买卖,是因为你,我才开始尝试去做买卖,要是你不参与,哪有什么劲,我还不如不做了,我来长安就是想与你一块闯出一片天地来。”

    韩艺笑着点头道:“我明白,其实这也是我想的,不然我不会留这个酒楼在这里,我会跟你合作的,而且是鱼和水的合作。”

    沈笑道:“真的?”

    韩艺点点头。

    沈笑道:“那行,就这么决定了。”

    郑善行面泛忧虑道:“韩小哥,你与元家真的没有缓和的余地了么?”

    韩艺点点头。

    沈笑大咧咧道:“韩艺,你莫要害怕,不就是钱么,谁输不起了,怕他作甚,不管怎么样,我一定全力支持你。”

    韩艺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想,钱是输得起,但是我北巷好几百人可输不起啊。(。)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百二十六章 怪我太出色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六百二十八章 “绝妙”的主意(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