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三十九章 属于元家的时间

第六百三十九章 属于元家的时间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4823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英雄联盟之王者荣耀 炮灰攻略 网游之邪神逆天 最强败家子 地狱恶灵 一宠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爱上坏坏女上司 极品全能学生 山河血帝 踏歌远行
    后宫!

    “陛下,怎么样?”

    武媚娘见李治来了,急忙迎了上去。【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李治见到武媚娘,心中感到有些愧疚,连话都没有说,只是摇头一叹。

    武媚娘顿时满面失望之色,随即怒喝道:“他们真是欺人太甚。”

    李治微微皱眉道:“这都怪朕没有考虑周详,听信李义府之言,想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结果反倒是弄巧成拙。”

    武媚娘困惑道:“陛下此话何意?”

    李治苦恼道:“当时朕提出来时,舅舅和褚遂良都并未明确反对,显得有些犹豫不决,哪知道韩瑗、来济二人先站了出来表示反对,褚遂良这才表态附议,但也没有多说什么,舅舅见他们三人都反对,也就没有说话了,但是朕看出来,其实舅舅并非就是反对的。”

    武媚娘听罢,立刻就道:“陛下莫要让他们给骗了,他们分明就是串通好的。”

    李治一惊道:“你如何得知的?”

    武媚娘就道:“他们本就一边的,这肯定是他们串通好的。”

    李治皱了皱眉,道:“但此事只有你我,还有韩艺、李义府知道,他们事先并不知道,怎么可能是串通好的。”

    武媚娘道:“定是有人走漏了风声?”

    李治道:“你说韩艺或者李义府走漏了风声?”

    武媚娘摇摇头道:“他们两个肯定不会,我想定是宫中之人所为。”

    李治微微一惊,“宫中之人?”不禁汗毛竖立,这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

    不用说穿,也知道武媚娘暗指的王皇后。

    其实武媚娘哪里知道长孙无忌他们是不是串通好的,当时她都不在场,李治也没有细说,她还没有聪明到这种地步,但是她知道当宸妃是不可能的,既然如此,不如将这结果引向对自己有利的一面,真假都无所谓,关键是要对自己有利,在栽赃嫁祸这方面,武媚娘是非常果断的。

    不过她的目的还真达到了,李治也想到这个问题,王皇后跟长孙无忌是一边的,等于家里还坐着一个长孙无忌的亲信,后宫毫无秘密可言,这对他真是太不利了。

    马车内。

    “太尉,幸亏你事先得知此事,不然咱们方才可能会措手不及。不过太尉,你是如何得知这消息的?”

    韩瑗轻轻松了口气,现在就他与长孙无忌坐在马车里面,因此无需顾忌什么。

    长孙无忌微微笑道:“李义府小人得志,这事都还未成,他便急着在外面夸耀自己,碰巧就被我得知了。”

    韩瑗倒也没有怀疑,道:“原来如此。”

    长孙无忌道:“不过此事万不可说出去,否则陛下得知之后,定会感到愤怒,包括登善也不要告诉他。”

    “这下官知道。”

    韩瑗点点头,又道:“不过太尉,这李义府为人奸诈,好投机取巧,不太好对付,我听说他这两日动作频频,似乎想拉拢更多的人支持武昭仪。”

    长孙无忌淡淡道:“这些人都是跳梁小丑,不足为虑,只是咱们现在必须顾全大局,且让他们得意一时,待此事过后,老夫再一一找他们算账。”

    因为韩艺这个内应在,导致李义府的计策并未奏效,其实说到底,宸妃这事,不少人都认为,可答应可不答应,没有触犯他们的核心利益,好歹人家也是一个皇帝,而且也做出了让步,但是对于长孙无忌而言,他一定要保持维持现状,尤其是与武昭仪有关的事上面,你的任何要求,我都不会答应。

    一旦有变,变数就多了。

    另外,如果让李义府的计策得逞了,那李义府必定会更受器重,长孙无忌太讨厌这个人了,不可能让他一步登天的,此举也有压制李义府的意思在里面。

    不过这李义府还真非善类,虽然宸妃一事失败了,但是他不抛弃,不放弃,变得更加积极,甚至直接扬言要立武昭仪为后,三天两头就跑去李治那里出谋划策,几乎天天与李治见面,汇报朝堂上的情况,又向李治禀报,那些人值得争取的。

    但也别说,正是因为李义府的积极,让朝中大臣觉得李义府现在是李治的头号马仔,很多人对李义府的态度都发生了转变。

    这极大的满足了李义府的虚荣心。

    与之相反的是李治以前最信任的韩艺,慢慢淡出了朝野的视线,将重心放在了北巷上面,没有跟着李义府在朝堂上上蹿下跳,另外,李治获得李义府这个外援,也有人商量了,不需要动不动就找韩艺。

    凤飞楼!

    “啧啧!这杯子真是精美无比呀,好杯子,好杯子。”

    韩艺坐在屋内,把玩着一个非常简陋的茶杯,可是在他眼里,就跟宝贝似得,左看看,右看看,赞不绝口。

    一旁的桑木听着都感到脸红了,道:“恩公,这杯子谈不上好吧!”

    “你怎么能这么说了。”

    韩艺不满的瞧了眼桑木,道:“光凭这杯子上这几个字,这绝对是无价之宝啊!”

    但见那杯子上面写着北巷、凤飞楼等字眼。

    除此之外,桌上还有一些生活用具,脸盆、脚盆,雨伞,等等,上面都写着一句口号,“最低的价格,超值的享受!”另外,“北巷”、“凤飞楼”等字眼到处都是,反正你一看到这些生活用具,这些字眼你逃都逃不过,更加离谱的是,还有一些西域那边的文字。

    桑木尴尬的直点头,“是是是!不知恩公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韩艺道:“这还用说,当然是发放给那些驿站,陛下已经恩准了,会派人将这些东西送往那些驿站,咱们连运费都省了,到时不管是天南地北,只要是来长安的商人,必然会知晓我们北巷,咱们北巷名震世界的日子马上就要到来了。”

    桑木道:“可是恩公,这真的有用吗?”

    毕竟这年头的宣传实在是太吝啬了,韩艺一下子就投入了上千贯进去,这是个什么概念。

    韩艺道:“放心,一准有用,看看咱们的口号,最低的价格,超值的享受,是个商人都会上当呀,不,都会上门呀。”

    正当这时,忽听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小艺哥,曹假母求见。”

    “她?”

    韩艺微微皱眉,道:“桑木,这事就交给你了,朝廷那边我已经吩咐好了,但一定要快,不要给元家反应的机会。”

    桑木道:“我知道了。”

    说罢,韩艺就起身出去了,来大厅,他朝着曹绣拱手道:“稀客,稀客啊!多日不见,曹假母兀自是风韵犹存。”

    曹绣跟韩艺打过几次交道,知道什么该忽略了,好比这等话,起身道:“韩小哥,我今日可没心情跟你说笑,出大事了。”

    韩艺听得眉头一皱。

    曹绣一脸焦虑道:“贾四与一些大院的假母投靠了元家。”

    韩艺惊讶道:“这是怎么回事?”

    曹绣叹道:“这也怪我,未早来找你。其实在几日前,元家的元哲曾来找过我,希望我们花月楼断绝你们北巷的关系,并且允诺让平康里回归到以前的模样,但是被我拒绝了,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元哲不但找了我,还找我贾四她们,并且给予了她们承诺,如今中巷和南巷很多人都投靠了元家。”

    原来元哲在没有得到曹绣的答复之后,立刻将目标放在了中巷、南巷其它的大院,从中拉拢了一大批人,给予她们的承诺不用想也知道,就是扶持她们做平康里的大姐大,取代曹绣,这实在是太吸引人了。

    她话音未落,就听得有人喊道:“韩小哥,不好了,不好了。”

    过得片刻,就见刘娥走了进来,“韩---咦?你怎么在这里?”她见曹绣也在,不禁一愣。

    韩艺道:“我想你们说的是同一件事,去后堂说吧。”

    三人来到后堂内。

    韩艺问道:“刘姐,出什么事呢?”

    刘娥突然瞟了向曹绣。

    韩艺道:“你尽管说就是了。”

    刘娥一怔,这才道:“中巷和南巷有很多歌妓要退出大唐好声音,我还听说,元家那边也准备弄一个好声音,并且还联合了东都洛阳、蒲州等名妓,一起举办。”

    曹绣听得大惊失色道:“元家的实力还真是深不见底啊!”

    韩艺你弄个好声音,还只是局限于长安内部,但人家可是联合东都,蒲州,这蒲州就是以前的河中府,司马迁曾言,蒲州乃天下之中啊!这都是非常繁华的城市,是盛产名妓的地方,毕竟如今江南还没有崛起,噱头比韩艺的大唐好声音大的多。

    韩艺突然看向曹绣,好奇道:“曹假母,恕我冒昧问一句,你为何没有投靠元家,这元家可是一座大靠山啊!”

    他非常了解她们这些假母的心理,内心是自卑的,奋斗的终极目标,肯定就是找一座大靠山,因为她们不管多成功,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女人,无法顶天立地,总得找一个依靠,而且曹绣与他之间可是有恩怨的。

    刘娥狐疑的瞧了眼曹绣,她显然不太相信曹绣。

    曹绣直白道:“我曹绣虽是一介女流之辈,但也有些骨气,宁为鸡首,不为牛后。”

    鸡首?嗯,你说这句话,还真tm合适啊!虽然这个理由非常简单,但是韩艺还真就信了,因为她知道曹绣也是一个非常有野心的女人,如果她跟元家合作,那势必会屈居元家之下,这不符合曹绣的性格,点点头道:“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你能够在这时候,还能信守承诺,我真是非常感谢。”

    曹绣道:“可是我希望得到的不是你的感谢,而是解决的办法?如今大唐好声音已经进入了淘汰赛,而比赛还未开始,就有一部分人退出比赛,而是集中在我们平康里,这势必会令平康里赛区大受打击,再加上元家那边的好声音,总之,情况对我们非常不利。”

    她关心的主要是好声音这一块,至于你北巷的买卖如何,不是她关心的事。

    韩艺沉思半响,道:“不瞒你说,对于这事我没有什么办法,我们能做的只是,将那些落选的给补进来。”

    曹绣诧异道:“仅此而已?”

    韩艺点点头道:“如今我拿元家确实丝毫办法都没有,因为好声音还在停歇阶段,如何能够号召她们这些人留下,只能靠嘴,或者靠钱,但是钱我们比不过元家,我想我说得天花乱坠,也敌不过‘元家’二字。”

    刘娥道:“不然我们和那些人签订契约,禁止她们离开。”

    韩艺摇摇头道:“这不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别人会以为我们黔驴技穷,而且这也不符合我们凤飞楼的文化。”说着他又向曹绣道:“曹假母,我真的非常开心你能够来此,其实你要投靠元家,我也能够理解的,但是你没有,这让我非常感动,但是在面对元家这种对手,我想我现在给你任何承诺,你也不会相信。我只想让你知道,如果我输了,我将一无所有,我必定会倾尽全力,这是我目前唯一能够给你的承诺。”

    曹绣带着失望离开了,韩艺这个承诺不足以令她满意,但是她渐渐明白了,以韩艺目前的实力和威望,不足以与元家抗衡。

    曹绣一走,刘娥就道:“韩小哥,这曹绣的话能信么?”

    韩艺道:“我觉得可信,曹绣这人你是了解的,她的野心非常大,投靠元家势必要受元家领导,这绝不是曹绣想要的,而且元家没有必要派她来我这里做卧底,因为我们毕竟是两家人,我不可能事事去找她商量。”

    刘娥道:“可是你刚才那么说,曹绣就算不想投靠元家,恐怕也会被逼站在元家那边。”

    韩艺笑道:“这不可能,她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她只有跟咱们绑在一块。”

    “这倒也是。”刘娥点点头,又道:“韩小哥,你真的没有办法么?”

    韩艺摇摇头道:“现在是元家的时间,我们只能忍。”

    ps:周一求推荐。。。。。。

    (。)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百三十八章 姜还是老的辣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六百四十章 孤立策略(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