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五十四章 过了今日,且再看他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五十四章 过了今日,且再看他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10030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血舞狂风 修冥纪 邪帝凛然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武炼巅峰 暗夜将至 乱世仙妖 我的绝色女友 借种
    “韩御史,恭喜恭喜啊!”

    李义府忽见韩艺带着小胖走了出来,立刻笑脸迎人,微微拱手道。【wwW.aiyoushenG.Com】

    王德俭也是一样,稍微拱了下手。

    韩艺拱手笑道:“李舍人,王舍人,你们能来,我真是太高兴了,招待不周,还请二位多多见谅。”

    “哪里,哪里,我们现在都觉得能够来此,那是一种荣幸啊!”李义府瞟了瞟长孙无忌他们,笑呵呵道。

    这话听着挺酸的啊!韩艺心如明镜,谦虚的笑道:“过奖,过奖。”

    李义府见韩艺不接这茬,只好主动问道:“韩御史,你这是要干什么,连国舅公他们都请来了。”

    韩艺面不改色的笑道:“主要都是买卖上的事,今日我的身份只是一个商人,与其他的可无关,李舍人可不要多想哦。”

    买卖上的事你请长孙无忌?李义府愣了下,随即笑呵呵道:“韩御史说笑了,我可没有多想,我只是非常好奇,韩小哥是怎么将国舅公他们请来的。”

    韩艺笑道:“很简单。”

    “愿闻其详?”

    “熊飞犁。”

    “熊飞犁?”

    李义府愣了愣,随即哦了一声,“我明白了。”“但就凭这一?”

    韩艺道:“还有一,我就怕说了,大家都会不开心。”

    李义府困惑道:“愿闻其详。”

    韩艺叹了口气,小声道:“就是他们没有将咱们放在眼里。”

    李义府错愕片刻,随即叹道:“这话没错啊!”

    人家太尉,超一品的存在,凭什么将他们放在眼里。

    与他们几个交谈几句后,韩艺又带着小胖去到长孙无忌那边,一一拱手,道:“太尉,右仆射、高尚书,多谢你们能够百忙之中抽空前来,韩艺实在是感激不尽,多谢,多谢。”

    褚遂良似笑非笑道:“你小子还真是与众不同,竟还将邀请信送到我家去了。”

    咱们是对手,只能下战帖,你怎么下请帖了,太不尊重对手了。

    既然请你来了,那只能说明这事可不会轻易结束,老褚啊,咱们之间的战争才刚刚开始啊!韩艺正儿八经道:“晚辈不请谁,也一定要请右仆射来,右仆射对晚辈可是有伯乐之恩,可以说没有右仆射就没有今日。”

    褚遂良听得一愣,这是要认干爹的节奏吗?困惑道:“你这话从何说起?”

    韩艺道:“从熊飞犁说起,若非当初右仆射坚持将我的熊飞犁普及开来,造福天下百姓,今日我这一封邀请信估计就邀请不了几个人来了,包括右仆射你也不会来的。”

    褚遂良愣了愣,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是如此,正因为前面的熊飞犁、晶晶织布机,他们才会对这一封邀请信感兴趣,不然他们确实不会来。

    长孙无忌呵呵笑了起来,道:“韩艺,你这葫芦里面,究竟卖得是什么药啊?”

    韩艺道:“还请太尉见谅,暂时晚辈不宜透露太多,但是晚辈保证,太尉、右仆射一定会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感兴趣的。”

    程咬金反突然一掌拍在韩艺肩膀上,道:“韩小娃,要是太尉他们感兴趣的,那老夫肯定就不会感兴趣,你请老夫来干什么?”

    长孙无忌不满的瞪了眼程咬金,低声骂道:“这老匹夫。”但也就是骂给自己听听。

    这老货,下回老子一定要弄快钢板放在肩膀上,看不把你给拍骨折了。韩艺呲牙咧嘴道:“卢国公勿要心急,待会也有卢国公感兴趣的东西。”

    “这还差不多。”

    程咬金期待道:“那你这啥玩意何时开始啊?”

    韩艺忙道:“哦,是这样的,晚辈还请了一些女子来。晚辈是这么打算的,女士优先吗,就让她们先进去。”

    褚遂良怒道:“岂有此理,你这分明就是故意羞辱我们。”

    程咬金嚷嚷道:“我说登善,你胸襟怎恁地狭隘。”

    褚遂良一愣,不知道哪里惹着程咬金了,讪讪道:“卢国公,咱们都是朝中一品大员,怎能让歌妓先我们一步,这于礼制不合啊!”

    程咬金听得火冒三丈,当即道:“你儿媳才是歌妓了。”

    褚遂良顿时就傻了。

    韩艺忙解释道:“右仆射,你误会了,这场合晚辈怎么可能邀请歌妓来,晚辈邀请的都是一些出身名门的女子,不巧,程二将军的夫人也在内。”

    程咬金哼道:“我说登善,你年纪也不小了,别老是想着歌妓,注意身体啊。”

    褚遂良脸涨得通红。

    长孙无忌哼道:“你这老匹夫还真是为老不尊,说的都是一些什么话。”说着又瞪了韩艺一眼。

    韩艺很无辜了,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心想还是赶紧闪得了。

    于是他与长孙无忌他们聊了一会,就跑到杨思讷、程处亮那边去了。

    请这些人来,就是一不好,你必须得出面招呼他们。

    “韩艺,你还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就这场合,恐怕除了陛下和太尉,也就你能够弄的出了。”

    杨思讷见到韩艺,就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

    看看这都是一些什么人,不是达官显贵,就是名流望族,这特么太夸张了,他是肯定邀请不来的。

    杨思训、程处亮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啊!

    韩艺呵呵一笑,道:“杨公过奖了,但愿杨公没有过早向慕容将军认输。”

    杨思讷一愣,哈哈笑道:“你要再不出手,我恐怕不住了,慕容现在整天追着我要钱。”

    “哈哈!”

    远处略显势力单薄的李义府一直注视着韩艺,目光中透着强烈的嫉妒,这些人都是级贵族,他见到他们,那都得卑躬屈膝。好比钱大方他们,现在都缩在角落里面,生怕碰到任何一个人。

    李义府其实也一直想巴结这些贵族,可是人家根本就不鸟他。而韩艺不过是扬州来的田舍儿,却能与他们谈笑风生,让人完全感觉不到这阶级的差别,这才是今日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其实从一开始就是如此,因为韩艺本身就没有这个概念,因此在与这些贵族的交流中,他没有表露出低人一等的心态,这不是刻意表现的,他确实没有这个觉悟。刚开始让人感到非常抵触,但是交流多了,大家也都习惯,毕竟这家伙是自比韩信,又要成为崔卢郑王的男人,那就给他一些面子吧。

    但是更令人惊讶的一幕还在后面。

    只见崔有渝、卢开明、尉迟修寂、杨蒙浩、言豪见到韩艺,突然向韩艺行礼问好。

    在场所有人都惊傻了。

    包括长孙无忌,以及这些人的长辈。

    博陵崔氏、范阳卢氏竟然向一个田舍儿行师礼,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韩艺倒是没有注意这些,呵呵道:“我听说你们几个最近表现的非常不错,才邀请你们来见见世面,待会再送你们一些好东西,你们拿回去炫耀炫耀,保证训练营所有的人都会羡慕你们。”

    杨蒙浩大喜,这太对他胃口了,道:“真的么?”

    韩艺头道:“但是今日对你们而言,将会是别开生面的一课,你们一定要好好珍惜这一课,我希望你们能够从中领悟到,在复兴贵族精神的同时,又怎么去与时俱进。”

    尉迟修寂嘿嘿道:“我们一定会认真向副督察学些赚钱的手段。”

    韩艺翻了下白眼,道:“行。我先去忙了。”

    这韩艺刚走,又听一个老者喊道:“有渝,你过来。”

    崔有渝赶忙走了过来,道:“侄儿见过大伯。”

    此人乃是崔有渝的大伯,崔偲。

    崔偲低声怒道:“你知不知道你方才在干什么?我们博陵崔氏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崔有渝道:“大伯请息怒,副督察在训练营是侄儿的老师,大伯不是一直告诫侄儿,要尊师重道么。”

    崔偲眨了几下眼,无话可说。

    长辈与老师在古代是大于一切的。

    边上一位老者赞道:“不亏是博陵崔氏的世孙,果真是不同一般啊!”

    贵族之间非常注重家教门风的,孝排第一,尊师次之,老师就是老师,你必须无条件尊重。

    崔偲轻轻啊了一声,随即笑呵呵道:“哪里,哪里,李兄过奖了。”说着他又向崔有渝道:“有渝,这大伯也不清楚,误会了你,你应该如此,应该如此。”

    崔有渝颔首道:“是。侄儿谨记大伯父的教诲。”

    韩艺与这些贵族一一打了个招呼之后,跑到一个角落里面,望着缩成一堆的钱大方他们道:“你们缩在这里干什么?”

    钱大方满面大汗道:“韩小哥,你这弄的真是太吓人了。”

    韩艺笑道:“他们将会是我们北巷的最大的客户,我不请他们来我请谁来。”

    “当真?”

    “当然!”

    韩艺笑道:“不管怎么样,非常感谢你们能够坚持到今日,从今日开始,就是我们反击的时候了,我将会一一兑现我的承诺。”

    钱大方他们一听,兴奋的要命,从这情形来看,韩艺可不是在无的放矢哦。

    正当这时,一列列马车、轿子朝着北巷驶来,全部停在专用通道的路口上,一个个带着面纱的名媛贵妇从马车、轿子上下来。

    早就在此守候的刘娥、曹绣赶紧上前招呼她们,领着她们顺着专用通道往里面走去。因为曹绣一开始就英勇就义了,差没有气死,韩艺总得让她也出出风头,当做是一种补偿。

    忽听得人群中响起一个笑声,“牡丹姐,怎么就你一个人啊!”

    不是萧无衣是谁,只见她身边站着十余个妙龄少妇,这都是她的死党,韩艺全都邀请了,但是元牡丹的死党,韩艺是一个都没有邀请,是非常针对的,因此元牡丹就是孤零零一个人,这要不损她几句,又岂是萧无衣的风格。

    元牡丹淡然一笑,没有做声。

    萧无衣非常兴奋,她今日来没有别的目的,就是来看自己的老公装逼的。

    随着这些女士从侧门入得凤飞楼,凤飞楼的大门才打开来,虽然人多,但是井然有序,这都不需要指挥,当然,也没有人敢指挥。

    长孙无忌他们先进,随后名流望族,再来就是这些贵族子弟,李义府排在倒数第二批,这年头是看出身的,可不是看官职的,垫底就是钱大方他们。

    楼里面也没有什么特别装潢,跟以前一样,就是二楼全部挂着绸帘,楼里口设有矮门,虽然拦不住什么,但也是一种出于对礼法的尊重,保持男女界限。

    因为来的人都是贵族,而且都是一些长者,基本素养还是有的,因此非常安静,不跟以往一样,吵得中巷和南巷都听得到。

    哪怕是韩艺上得台上,兀自是非常安静,钱大方他们倒是想鼓掌来的,但是见前面的大佬们动都没有动,因此也大气都不敢出。

    这个韩艺是不能忍的,说话在千门而言那是一门艺术,他们的沉默,无异于在羞辱千门中的艺术,他发誓一定要将气氛弄起来。

    照例一番感谢之言过后,韩艺突然叹了口气,道:“不瞒各位,最近几日,在下过得非常非常艰难,但不是因为买卖上的事,而是那人情冷暖,我不知道我究竟干了什么,至于让那些人这么恨我,甚至恨不得我去死,我在家冥思苦想几日,兀自没有想明白,大概是因为我长得太帅了吧。”

    韩艺无奈的耸耸肩,楼上终于有了回应,零零散散听得噗呲噗呲几声。忽听得他一声长叹,“世间有人谤我、辱我、轻我、笑我、欺我、贱我,当如何处治乎?”

    众人微微一怔,似在思索回答。显然他们并未听过这一句话。

    过得片刻,韩艺无奈一笑,接着道:“且忍他、让他、避他、耐他、由他、敬他、不要理他。”

    此话一出,台下又是一片鸦雀无声,均是低目沉思,他们突然莫名感受到韩艺内心的挣扎。

    楼上的萧无衣斜靠在围栏上,一手托着精致的下巴,眼眶渐渐湿润了,她是最了解韩艺的了,也知道韩艺面对的困难。

    隔壁的元牡丹也是怔怔不语。

    后台的熊弟还感性的抹了几下双眼。

    这真的是韩艺来到长安之后的写照。

    身为佛门中人的萧锐,听得都痴迷了,暗赞,这小子慧根忒高了,是一个好苗子,下回得找他好好聊聊,劝他皈依我佛。

    但是在萧无衣看来,这似乎还少了些什么。

    “过了今日,且再看他。”

    韩艺突然补充了一句,掷地有声,佛门中的忍让谦和,荡然无存,有得只是一股拼劲。

    “好!说的好!”

    这最后一句话立刻将气氛突然扭转过来,犹如忽至,大家都顾不得太多了,纷纷鼓掌叫好。

    钱大方他们都站了起来,前面这一问一答让人觉得太过压抑了,包括那些贵族,都觉得心里非常憋屈,这最后八字无异于睛之笔,这完全言中了钱大方他们的内心,因此他们才会变得这么激动,包括楼上的女人,她们倒是出自同情。

    萧无衣眼中绽放着激动的光芒。

    萧锐却是一叹,非常惋惜道:“不该就是太年轻气盛了!”

    佛门讲究的是忍,不是挣。

    但不管怎么样,这气氛一下子就上来了。

    长孙无忌、褚遂良都是老人了,不太喜欢喧闹的环境,但是他们能够理解这些掌声,的确是说的非常好,微微笑着。

    小样!跟我玩沉默?韩艺非常得意,功力犹在啊!

    等到掌声退去之后,韩艺轻咳一声,道:“倘若只是一个我人的话,我也许会离开,或者放弃,但是还有这么多人靠着我吃饭,因此我必须给与还击,而且就在今日。”

    这是非常有力的申明!咱不怂,就是干。

    韩艺话锋一转,道:“在下于一年多前,与几位兄弟跋涉千里,来到长安,无亲无故,幸得观国公可怜我们,让我们暂住他家,不然的话,我们恐怕要露宿街头了。然而,一年多过后,我拥有了整个北巷市场,在不少人看来,这是不可思议的事,但他就是发生了。我是怎么做到的呢?相信大家都知道,就是创造。是不遗余力的创造,是为客人而创造,是为百姓而创造,是为国家而创造,是陛下而创造。

    从一开始的话剧,抽奖,优惠,到熊飞犁,晶晶织布机,再到后面的贵宾卡,大唐好声音,这都是我与我的朋友们创造出来的一个又一个奇迹。正是因为如此,我认为我和我的北巷是不可战胜的,你可以夺取我得土地,我的钱财,我的手脚,但是你永远无法夺取我的智慧,而我的智慧恰恰就是我的制胜法宝。”

    几乎所有人都认同这一,韩艺这出身,这来头,能够当上北巷的主人,这真的是一个奇迹,而他靠的确实是一个又一个的创造。

    韩艺呵呵笑道:“在前几日,我曾听到不少人认为这一场蝼蚁与大象之争,但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这是一场师徒之争,不管是两市,还是元家市场,都在模仿我们北巷,不管是他们的经营理念,还是贵宾卡,还是好声音,还是什么优惠策略,他们都在模仿我们北巷。”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道:“不过,我们北巷一直在被模仿,但从未被超越。他们天真以为,师父会将所有的本事都教给他们,就人性而言,师父总得藏上几手的,今日我就打算弄一些他们模仿不来的创造。”

    郑善行小声笑道:“看来韩小哥这一回真打算豁出去了。”

    王玄道道:“他也没有退路了。”

    褚遂良听到这里,倒真有些佩服韩艺了,笑道:“这小子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公然以轻蔑的态度将元家比作徒弟,这简直就是打元家的脸啊!

    他比你想象的还要胆大的多啊!长孙无忌暗自嘀咕一句,谁人敢在他和陛下之间左右逢源,也就韩艺了,相比起来,这又算得了什么了。

    楼上的元牡丹也尴尬,四周不少人向她投来了诡异的目光,唯有萧无衣是在很明显的在嘲笑她。

    但她也没有办法反驳这一,确实如此。

    只见台上上来几人,抬着一张长桌,大家赶紧定眼一看,究竟是何宝贝呢?

    可是很失望,只见长桌上放着几件物品,石头、竹子和布,还有纸。

    韩艺道:“古书有云,惟天地万物父母,惟人万物之灵。但是万物之灵,体现在何处呢?我认为是语言和文字,是语言和文字让我们人类变得空前强大,我们必须要珍惜,并且将我们优势发挥淋漓尽致。”

    说着,他拿起那块石头,道:“于是我们的祖先将文字刻在石壁上,来与其他人交流,但是石壁不能移动,无法得到与更多人的交流,因此我们的祖先将文字写在了竹片上,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但是还不够,因为我们的文字越来越多,竹书也因此变得越发沉重。”

    他又拿起那块布料道:“于是我们的祖先又将字写在缣帛上面,但是在缣帛上面写字,烂的不好写,好的太贵了,它就是钱啊,这太浪费了,写几个字,晚饭都没得吃了。”

    他拿起那张硬黄纸道:“因此我们的祖先又发明了纸,从东汉一直延续至今,我手中拿着就是当今最好的纸,非常昂贵的,不过这种纸太硬,不易折叠,而且体验也有很多弊端,最为重要的是,不易编订成书。今天我要向世界宣布,这种纸即将被淘汰,因为我们北巷创造出一种更好的纸。”

    这是大实话,他认为这纸也就能用来做做扑克,写字?简直就是一种受罪,擦屁股都嫌硬。

    台下一片哗然。

    这里坐着的可都是贵族呀,也就是文人,他们爱纸,那就跟p客爱女一样。

    内心在澎湃啊,纷纷睁大双眼期待望着韩艺。

    但韩艺并未拿出那种纸张来,而是道:“在各位的座位底下有着一个小布袋,各位何不开来看看。”

    大家二话不说赶紧伸手往屁股下面捞去。

    不一会儿,就从座位下面取下一个小布袋来,迫不及待的打开布袋来,微微颤抖的从里面拿出一个白色小方块来,一摸,似乎比那硬黄纸还要厚实一些,心中激动与失望并存,这种颜色的纸,大家没有见过,但是太厚实了一,也太小了,这是失望。

    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这纸是折叠起来的,不断的打开再打开,片刻过后,人人手中拿着一张长约一尺的方纸,观,光泽莹润,摸,滑如春水,细密如蚕茧。

    这些文人雅士激动快要泪崩了,如获至宝啊,轻轻抚摸着,小心翼翼的看着。

    长孙无忌和褚遂良面面相觑,眼中满是震惊。

    这真是来的太突然了。

    韩艺看到他们这模样,心中暗笑。

    在他看来,熊飞犁和晶晶织布机的作用,要胜于这纸墨,但是当时只是在外面的农村引起了小小的反响,很快就过了,因为掌控舆论的贵族几乎都不关心这事,所以他一直在想,这贵族究竟喜欢什么,观察来观察去,他终于想明白了,无外乎笔墨纸砚。

    楼上突然响起阵阵笑声。

    原来这纸上还写着几个字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台下的笑声也随之而起。

    “这墨!”

    忽听得一人震惊道。

    这人正是郑善行。

    韩艺笑道:“郑公子真是慧眼如炬,不错,我们北巷不但创造出这世上最先进的纸,而且还创造出这世上最好的墨,至于我说的是否是真的,相信大家一看便知。”

    紫黑色的墨色,光泽细腻,这绝对是大家梦寐以求的墨。

    很多人的手莫名发痒,只恨无笔在手啊!

    忽然间,一个老者站起来,怒不可遏道:“岂有此理,这是谁写的,真是浪费这好纸好墨。”

    不少人也发出这抗议之声。

    这种感觉就好像武士见到有人用上古宝刀去劈柴。

    这不能忍啊!

    韩艺这回一都不尴尬,立刻道:“这是我的好友沈笑写的。”

    坐在后台的沈笑不免大骂,上了韩艺这骗子当了。

    即便如此,这些名流望族暗自庆幸,自己到底还是来了,不然的话,就错过了这精彩时刻,小心翼翼的折好,放入袖中,这肯定不会还给韩艺了,背面还可以写啊!

    但是精彩还在继续。

    韩艺突然从袖中拿出一个小本书籍来,蓝色书皮,台下楼上都动静不大,因为看不太清楚。

    韩艺甩动了几下,哗啦哗啦几声清响,激动道:“我手中拿着的书,就是用这种纸制成的,这是在以前是不可能完成的。人的一生非常短暂,留给我们看书的时辰真是太少了,但是从这一刻开始,我们可以将书放入袖中,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哪怕是在上茅房,我们都能拿出来看。”

    激动还在延续,又听他激昂道:“不但如此,这本书是我们北巷采用最新的印刷法印出来的,我们北巷闲杂已经有能力大量的印刷书籍,争取让更多的人看到自己想看的书籍。”

    掌声雷动!

    这回不是钱大方他们了,而是萧锐他们这些爱书之人,这对于他们而言,简直就是梦想中的书。

    在这一刻,韩艺就是他们的上帝,是造物者。

    他们从未发现原来韩艺这么的可爱,这么的帅气。

    熊弟、小野、四梦他们激动的把手掌都拍红了,一种北巷人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顾倾城则是一脸爱慕的望着韩艺。

    当然,萧无衣更是如此了,激动的泪花已经快要忍不住流出来了。

    不过,最为兴奋的还是钱大方他们,就凭这几样,北巷绝不会陨落的,因为贵族都要这玩意,包括朝中大臣,只有穷人才用不起这些东西,而穷人恰恰是没有购买能力的。

    要论这纸和墨,韩艺真是行家中的行家,没话说的。

    因为在千门中,造假其实是一门艺术,但这话只存在在国外,中国人造假,完全就是冲着钱去的,没有任何标准。

    而在国外,很多人对于造假那都是近乎痴迷,韩艺就认识一个意大利的造假大师,他能够将古画一分为二,等于两张古画都是真的,你若不动用高科技,你还真不看出来。他都是纯手工仿制古董,他仿制的假古董,标明是假的,那都能轻松松卖一百万美金,这就是艺术品,他们是热衷于这种艺术,并非是为了钱,而是兴趣,单纯为钱的人,成就远不如这些人。

    而最伟大的造假,千门中人都认为是造假钱。

    如果你能将假的弄的跟真的一样,连银行都分辨不出,那你就是最牛的,你就是无价的。

    但不管是钱,还是画,都需要对于纸张笔墨和颜料以及印刷的都有着非常专业的了解。

    韩艺虽然不是专门研究这方面的,但是整套流程,他是了然于胸,这可不是无意间看来的,是绝对的专业级别,他是认真去那些大师学的,你连古画都不懂,你怎么去蒙别人。

    你给他一块铜,他就能还你一簸箕钱币,不过是宋朝的,唐朝的钱币他接触的少,宋清两代的钱币他接触的最多。

    其实就这纸,在韩艺看来都是很普通的,他还是留了几手。

    韩艺突然笑道:“我很惊讶,为何没有人对这本书的内容感兴趣。”

    大家一愣,纷纷看向韩艺。

    韩艺笑道:“其实这本书,就是根据话剧白色生死恋改编成的书。”心里补充一句,第一册。

    台上顿时一阵轰动!

    还有几声情不自禁的尖叫声。

    白色生死恋,这已经成为了女人心中的神剧,是不可超越的,如今还出书了,这真是太令人激动不已了。

    一人嚷道:“为什么我们座位下面没有这书?”

    正是杨蒙浩。

    你真当我是开善堂的,连张纸他们都打算顺走,这书发下去还会有下文。韩艺讪讪笑道:“这书目前不多,发不了,还请大家多多见谅。”

    鄙视,强烈的鄙视!

    大家非常失望,幽怨的望着韩艺,忒也小气了,就弄张纸来打发我们。

    韩艺视若不见,心想谁不送我金子,我也感到失望。

    一张纸,一滴墨,引发出的利益是在不可估计。

    等到楼上那些妹子消停后,韩艺朝着楼上拱手,说了几声多谢,随后才道:“总所周知,我有一个绰号唤作妇女之友,我从始至终对于女人都是非常尊重的,因为每个人都是母亲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因此在任何时候,我都不会忘记女人,下面我要介绍的这一项新发明就跟女人有着莫大的关系。”

    话音刚落,一阵香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整个楼内。

    ps:大章又是大章,当是为小闲人第二个盟主江湖夜话01加更,原本是打算分开发的,但想想,本来就是一气呵成写完的,何必再让它们骨肉分离了,但是两章字数加在一起可不止三章,五章都有了,看在小希在没有存稿,还这么努力的份上,请大家多多支持一下小闲人,各种票票,各种订阅打赏都砸过来吧。。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百五十三章 给大家的一封信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六百五十五章 商人的价值(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