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六十九章 雪耻后遗症

第六百六十九章 雪耻后遗症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5111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极品全能学生 山河血帝 踏歌远行 快穿炮灰女配 穿梭在无限废土 爱上坏坏女上司 重生电子帝国 霸道老公,抱一抱 完美世界 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
    女人日一直以来都是北巷的特色,因此韩艺不太可能将自己努力经营一年多的“妇女之友”给毁于一旦。【wWw.aiyouShen.cOm】不过在他看来,元家打出这一张牌来,已经显示他们是强弩之末了,这摆明就是要拖。

    所以他无所谓,他也正好借此帮助萧无衣一雪前耻。

    当北巷宣布两日后举办女人日时,两市的商人同时松了口气,他们已经被压的快要窒息了。如果元家和北巷同时举办女人日,那对于他们而言,真是再好也没有了。

    当然,女人们也是欢天喜地,她们实在是太渴望来北巷了,要是韩艺再不弄女人日的话,那这爱估计就要转换为恨了。

    不过元牡丹也不是吃素的,她将韩艺上回在新产品发布会时,厚此薄彼的事放大来说,暗示韩艺和萧无衣可能会故意羞辱那些曾今支持元家市场的女人。

    这些舆论的确引起了一些女人的担忧,她们觉得现在再去北巷的话,太没有面子了,尤其现在女人坊的主人是萧无衣,她们对于萧无衣的性格实在是太了解了,毕竟萧无衣以前在长安是恶迹斑斑,那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从而对于是否该去北巷感到犹豫。

    但这只是一部分人而已。

    与此同时,凤飞楼与花月楼同时贴出告示,新白色生死恋将会在女人日之后在花月楼上演,全新的演员,全新的剧情。

    这一个消息一出,话剧迷又沸腾了。

    因为当初凤飞楼只能容下那么多人,很多人都没有看到,亦或者断断续续看了些。

    所以一直都有人希望凤飞楼能够再演一次,但是凤飞楼都对此保持沉默,花月楼此举无疑满足了许多客人的要求。

    其实不仅仅是曹绣着急,韩艺心里也比较着急。

    所谓攘外必先安内,他必须得夺回对于平康里的绝对控制权,他也用了很多手段,但是取得的效果非常有限,元家那边在平康里摆出一副死磕到底的架势,一寸土都不能让韩艺夺去。

    在两市的商人和女人苦苦等待下,两日很快就过去了,女人日终于来临了。

    宵禁解除不到一个时辰,北巷就处于一个非常火爆的状态,就连韩艺都没有料到会这么火爆。

    从街头到巷尾,全部都是名媛贵妇,尤其是钱号,门前排着长长的队伍。

    刘娥已经率领凤飞楼所有的女人出面迎接,但兀自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更加要命的是,梦儿她们也被关在院里许久了,没有过一会儿,她们就抛下客人不顾,自己跑去逛街了。

    不过,似乎每个女人来北巷第一件事,就是去钱号。

    当今女人逛街最大的阻碍,就是钱,因为女人拿不了多少钱,丫鬟也就那样,因此她们比男人更加渴望贵宾卡和代金券。

    所以她们来的时候,就将钱都已经备好了,不入北巷,直接从北巷叫人去取,点好数,然后兑换等值的贵宾卡和代金券。

    当然,她们也都知道,白色生死恋的书是绑定贵宾卡出售,这也正合她们的心意。

    韩艺对此也是早有准备,女人的贵宾卡和男人的贵宾卡有着非常大的区别,女人的贵宾卡要更加艺术化,不是方形的,而是花形的,非常精致,这让女人更加喜欢这贵宾卡,都当成了一种饰物挂着身上,同时,他们还兑换了大量的代金券,大钱用贵宾卡,小钱就用代金券。

    虽然女人的数量不及男人,但是贵宾卡的销售却与男人旗鼓相当,因为人人都需要。

    这钱到手了,接下来就是消费了。

    原本以为可以清闲几日的投篮机,却没有想到反而变得更加火爆。原来女人早就听闻这投篮机了,一群女人围着投篮机玩的是不亦乐乎,随着身体的起伏,那真是波涛骇浪,毕竟这是一个没有罩杯的年代,那动态可想而知。

    只可惜韩艺未能欣赏这一道壮观的美景。

    而自由之美也已经处于瘫痪的状态,因为小孩服饰对于女人而言,简直有着致命的诱惑,尤其是那些少妇们,将自由之美给挤得水泄不通,大量的小孩服饰被摆上柜台。徐九已经安排了四个女账房,但还是远远不够,个个算的是满面大汗,时不时还出现错漏,弄得是手忙脚乱。

    等女人们逛累了,扬州第一楼的客人渐渐增多起来,唐朝的女人是豪迈的,她们可不太爱喝果汁什么的,酒也是她们的最爱,韩艺的新酒如此美丽,令这些女人们也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当然,最为火爆的还是女人坊,此时在里面坐着的,都是长安首屈一指大家族的女人们。

    马屁就如滚滚洪浪,一波强于一波,涌向萧无衣。

    萧无衣都快被这些人捧成了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各种好话说尽,为的就是一**香水。

    萧无衣开心的是一塌糊涂,她终于战胜了元牡丹,而且是在买卖上。

    虽然这都是韩艺的功劳,但是她可不会这么想,她只会将这一切都揽在自己身上,开始在女人们吹嘘自己的眼光,你们瞧,我早就看准了韩艺会赢得最后的胜利,因此我才会在韩艺最困难的时候,鼎力支持她。

    相比较起来,元牡丹那就是鼠目寸光。

    萧无衣也在向韩艺学习,一方面自夸,一方面贬低对手。

    而凤飞楼的后院却变得异常冷静,大家都在自己房里休息,这几日他们的确累坏了,他们需要休息,尤其是熊弟,趴在床上呼呼大睡,口水流的一地都是,即便如今已经是日上三竿,但是他兀自没有起床的想法。

    韩艺倒是没有休息,他站在一面墙上,目光不断在墙上扫射着,只见墙上贴满了各种新式纸,纸上写着密密麻麻的字眼。

    仔细一看,都是元家每个人的资料和两市商人的一些资料。

    包括他们与朝中大臣的关系。

    韩艺一边看着,一边沉思者,过了一会儿,他取下几张资料,回到桌前坐下,拿起从第一楼要来的鹅毛,蘸着墨水,在纸上写了起来。

    别看他在外面张口就是报仇,就是要弄垮元家,其实他心里还是非常谨慎的,他做的功课远比元哲要多得多,他必须保证每一步都达到了他的目的,只不过这些没有人知道罢了。

    “恩公,你在屋吗?”

    忽然,外面响起了桑木的声音。

    韩艺道:“等下。”

    他立刻将所有资料都从墙上取下,然后放入木箱内,随后才去打开门。

    桑木入得屋内,兴奋道:“恩公,我们派去洛阳的人,传来了消息,我们已经成功取得和洛阳紫月楼的合作,并且还有几家青楼也在犹豫中,蒲州那边虽然没有消息,那估计也差不多,他们可都听说过咱们的话剧,他们非常希望我们的话剧能够上他们那里演。”

    韩艺笑道:“非常好。他们都以为咱们已经放弃了好声音,没有想到咱们这只是暗度陈仓,咱们就等着看元家的笑话吧。”

    桑木突然又道:“不过恩公,这春耕早就过了,可是朝廷迟迟不开夜市,这是怎么回事?”

    韩艺耸耸肩道:“这很简单,因为朝廷也怕了,如今我们北巷也准备搞夜市,又在城内,这一点元家也无法和咱们抗衡。而且现在好声音又只有咱们有,如果朝廷这时候开夜市的话,万一两市再度落败,那可真是雪上加霜,所以朝廷在两市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是不会轻易开夜市的,我估计朝廷是想等元家的好声音。”

    桑木道:“难道咱们就任由他们拖下去?”

    韩艺笑道:“当然不会,以前我不提,那是因为我在等洛阳那边的消息,如今洛阳那边已经成功阻止了元家,我会施压朝廷,逼迫朝廷重开夜市。”

    桑木点点头,又道:“恩公,现在咱们已经全面破坏元家当初的每个计划,你说他们会采取什么手段来对付我们?”

    韩艺呵呵道:“还能有什么,不过就是寄望西域的商人,但是他们那种保守做买卖的方式,早已经过时了,现在谁还玩他们那一套,一准死翘翘,到时咱们就给他们上一课,反正他们不也总是向咱们学习么。”

    桑木呵呵笑了起来。

    韩艺道:“不过咱们也得做做样子,要是咱们一点动静都没有,他们反倒会怀疑,你去那些钱大方他们家跑一趟,让他们做好准备,等女人日过后,咱们的商务楼就要正式了。”

    桑木嗯了一声,道:“我知道了。”

    日落西山,一辆辆马车迎着夕阳缓缓离去,那长长的影子却还依依不舍的留在北巷的路口上,久久不愿离去。

    好在韩艺与元家一样,连开三天女人日。

    一个个员工拿着扫帚来到北巷,开始清扫残留的垃圾。

    “小艺哥!”

    “小艺哥好!”

    “好!努力干,下个月给你们加工酬。”

    “谢谢小艺哥。”

    韩艺一边与那些员工打着招呼,一边往女人坊走去。按道理来说,萧无衣应该要跟他见一面,汇报一下情况,但是他在院里等了一会儿,兀自不见萧无衣,于是就来看看。

    来到二楼,只见一位身着淡蓝长裙的美丽女子玉臂横卧在桌上,螓首微微枕着玉臂,双目微合,绝美的脸庞布满了疲惫。

    这女子正是萧无衣。

    韩艺轻轻一叹,从边上拿起那件蓝色的斗篷轻轻披在萧无衣的身上。

    但是他似乎忘记了萧无衣的警觉性。

    “什么人?”

    话刚出口,萧无衣一手伸出,准确的抓住韩艺的手腕,往外一翻。

    “哎哟!”韩艺毫无准备,这手臂差点没有被掰断了,急忙道:“是我啊!”

    “咦?好像韩艺的声音。”

    萧无衣猛地回过头来,睁大双眼,惊道:“真的是你啊。”

    “不然你以为是谁?”

    韩艺嚷嚷道:“快点松开,疼死我了。”

    萧无衣抿了抿唇,将手松开来。道:“你也真是的,堂堂一个大男人,跑到女人坊来,我又不是元牡丹。”

    那倒是的,元牡丹虽然也是冷冰冰的,但至少不会动手。韩艺揉着手臂,郁闷道:“你还恶人先告状了,我在凤飞楼等你这么久,都不见你来,心里担心才过来看看,结果一句谢谢都没有,手还差点断了,我招谁惹谁了。”

    萧无衣突然瞧见身上的斗篷,心虚的眨了眨眼,道:“我我一个女子在这里,能不多留一颗心么。”

    这倒也是,她应该保持这种警觉性才是。韩艺道:“行行行。你有道理,是我这莽夫唐突了佳人。”说着他没好气坐了下来,瞧了眼萧无衣,问道:“今日你开心了吧,众星捧月。”

    萧无衣似乎还没有睡醒,手指轻轻揉着修长白如玉的脖颈,不但不开心,反而有些郁闷道:“刚开始。”

    说到这里,她突然顿了顿,清醒过来,心虚的望着韩艺。

    韩艺突然道:“刚开始是挺兴奋的,可是到后来,你突然发现这事情可不是那么简单,开始变得力不从心,到后来更是疲于应付,心里一个劲的祈祷这女人日早点结束。”

    萧无衣听得着嘴,睁大双眼望着韩艺。

    韩艺笑道:“你现在一定在想,我怎么知道,这真是太神奇,你丈夫太帅了是吧?”

    “才没有后面那半句。”

    萧无衣回过神来,鄙视了韩艺一眼,又好奇道:“不过你怎么知道?”

    也等于是变相承认了。

    她可是女魔头,可是女王,你叫她跟商人一样笑脸迎人,和每一个客人交流,打好关系,这真是太难受了,她很难去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八面玲珑的人。

    在刚开始的时候,她只是被即将要战胜元牡丹的快感给掩盖了本性,但是没过两个时辰,她就开始觉得疲惫不堪,一个问题,你要她重复回答四五遍,她真的想死。

    韩艺笑道:“因为我是你丈夫,我还不了解你,以你的性子,应该是非常讨厌应酬的事了,而做买卖又必须应酬,还得笑脸迎人。说真的,你没有中途而废,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预计。”

    萧无衣听得颊染红霞,修长的手指都快把脖颈给挠破皮了,道:“韩艺,我我是不是很没用,连一日都坚持不下来。”

    韩艺笑道:“这与能力无关,而是性格所至。”

    萧无衣点点头,表示认同,又可怜兮兮道:“可可还还有两日。”

    韩艺道:“要么你就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得跟元牡丹一样,要么就继续做萧无衣,在屋里幽幽品着茶,其余的事交给手下的人去做。”

    “岂有此理,我才不要成为元牡丹了。”萧无衣怒哼一声,随即道:“这事就交给下人去做吧嗯我看那刘娥就挺好的,就让她过来帮我吧。”

    :三更送到求支持^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百六十八章 无奈的缓兵之计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六百七十章 令人期待的夜市(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