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四十六章 我本将心向明月

正文 第七百四十六章 我本将心向明月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6459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墨上璃愁 血舞狂风 修冥纪 邪帝凛然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武炼巅峰 暗夜将至 乱世仙妖 我的绝色女友
    韩艺知道自己的保险快要过期了,于是加快了孔孟的排练,毕竟这年头关于孔孟的一切都是很敏感的东西,要是等到保险过期了,天知道朝中没人借此事对他发难,因此不管怎么样,任何敏感的问题,只要跟大局无关,那么放在这时段遇到的阻力总是要小很多。【Www.AiyoushenG.Com】()()()()()

    因为朝中两个最强的人正在较劲,但是谁也不敢轻易出手,气氛又是剑拔**张,试问谁想因为田舍儿而卷入其中,亦或者引爆决战,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韩艺这个大骗子肯定会以公谋私。

    可是在这戏还没排练完毕时,这消息就已经传出去了,说凤飞楼正在排练关于孔子的话剧。

    而且还都不是什么好消息,说什么韩艺想借孔子的大名赚儒生的钱,又说什么韩艺想借孔子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还就是说韩艺其实是心向佛教或者道教,故此想抹黑儒教,更离谱的是说韩艺要演什么孔子的爱情故事,反正各种消息,传得是沸沸扬扬。

    要命的是,凤飞楼正在排练孔子话剧的消息还得到了证实。

    这可真是地动山摇啊!

    当初韩艺借白色生死恋讽刺崔家,那说穿了还只是个人与个人的恩怨,崔家再牛,那也是人呀。孔子是谁,那可是圣人呀,是当今第一学派儒家的创始人,绝对的禁区,谁若敢在街上喊一句孔子是小人,那后果会比你骂皇帝还要惨,毕竟唐朝挺开放的,骂皇帝也是司空见惯,李世民都没被少挨骂。

    但是你骂孔子的话,那你真会被活活打死,当今天下谁人敢说孔子的不是啊!

    即便当初韩艺提出质疑精神时,那也只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解释孔子的说的话,等于还是在恭维。

    因此将神圣的孔子和娱乐性的话剧连在一起,这就变得非常怪异。

    自汉朝以来,儒学就是屹立不倒的,即便李唐王朝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说自己是老子的后人,推崇道教,但是治国还是非常依赖儒家,房玄龄就是当世大儒。

    那么结果就显而易见了。

    “各位,各位,韩艺奸贼,妄想利用孔圣人来为自己谋利,这简直就是蔑视孔圣人,羞辱咱们儒家,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们决计不能让他败坏孔圣人的名声。”

    “韩艺这恶霸霸占四梦和倾城,连那刘娥都没放过,整日在内**,实乃大淫贼一个,试问这种人如何能够当官。”

    “打倒恶贼韩艺。”

    “打倒奸商韩艺。”

    “打倒淫贼韩艺。”

    只见凤飞楼前黑压压的一片,清一色的儒袍,远远望去,何其壮观。

    这可不是别人,而是孔圣人,是天下儒生最崇拜的偶像,是他们的信仰,因此他们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火速集结,来到了凤飞楼,口诛笔伐的讨伐韩艺。他们还不只是喊口号,在凤飞楼面前贴满韩艺的罪状。好在他们儒生,不是武生,不然的话,这门非得给他们砸的稀巴烂。

    “我说韩小哥这又是想干什么,好好的生不做,去惹什么孔圣人,这真是自找罪受啊!”

    赵四甲站在店门前,各种担忧,他现在都想与韩艺远离关系了,这玩得太大了。

    钱大方却挺着大肚子,笑呵呵道:“老四呀,你怎么还未这事担心,韩小哥可又不是第一回玩这把戏,你想想看,他哪回不是先引起众怒,然后大逆转,你等着看好了,用不了多久这些儒生就会感谢韩小哥了,这都是老套路了,呵呵,我都已经习惯了。”

    赵四甲沉吟片刻,道:“还真是如此呀!”

    钱大方呵呵道:“咱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钱胖子,你笑什么?很好笑么?”

    一个愤怒的儒生见到钱大方一脸奸笑,不禁怒训道。

    钱大方吓得一哆嗦,赶紧点头道:“对不起,对不起,在下是在跟赵掌柜闲聊家常。”商人的地位哪里能够跟这些儒生相提并论。

    赵四甲赶忙道:“是是是,家常,家常。”

    “就是因为你**商,将长安弄的乌烟瘴气,等会我们再来找你们算账。”

    钱大方、赵四甲听得欲哭无泪,这真是躺着也中啊!

    “什么霸占,亏他们读的是圣贤,竟然如此下流无耻。”

    躲在凤飞楼后的梦儿听到外面那阵阵呐喊声,跺着小脚,气鼓鼓的说道。

    韩艺直点头道:“就是,就是,什么霸占,好没道理,分明就是群小无猜,青梅竹马,没文化真可怕。哈哈!”

    “哎哟!我说韩小哥,都这时候了,你真还心情说笑,我早就劝你,不要去碰孔圣人,你偏偏不听,这下好了,闹出大乱子了吧。”

    刘娥在中踱来踱去,一个劲的埋怨韩艺。

    韩艺一脸委屈道:“我也不知道会闹这么大。”

    顾倾城狐疑道:“可是这些消息是谁放出去的?咱们凤飞楼可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说不定咱们里面内奸。”

    站在一边的茶五,偷偷的抹着汗。

    刘娥皱眉道:“对呀!这些消息是谁放出去的?内奸倒是不可能,说不定是人想借机对付我们。”

    桑木道:“可是如今两市和元家都和咱们合作了,谁还会给跟咱们过不去。”

    刘娥突然看向韩艺,道:“韩小哥,你说会不会朝中的人所为?”

    韩艺道:“这话你可别乱说。”

    刘娥吓得一怔,道:“但是——但是现在怎么办?”

    韩艺道:“他们现在情绪这么激动,我要出去的话,万一出现践踏事件,那我死的真冤,等到他们情绪平复之后再说吧。你们急什么,他们也就是嚷嚷,百无一用是生啊!”

    他擅长的是骗,这种情况骗子一般不会露面的,外发生的概率太大吧。

    “小艺哥,小艺哥,不好了,那些儒生说——说你再不出去,他们就要撞门了。”

    忽然,一个下人焦急的跑了进来。

    韩艺哼道:“你怕什么,他们吓唬你的。”

    砰!

    砰!

    他话音刚落,就响起阵阵捶门之声。

    熊弟小声道:“韩大哥,他们好像不是吓唬人的。”

    顾倾城掩唇一笑道:“小胖,你韩大哥做了这么多坏事,早就料到这一天了,你看咱们子的大门,怕是比城门还要坚固一些,他们要能撞得开,那就是怪事了。”

    “咳咳咳!倾城,熟归熟,你乱说我一样告你诽谤。”

    韩艺心虚的瞧了眼顾倾城,道:“我弄那大门是因为你们的爱慕者太多,我什么时候做过坏事,你们真是不识好人心。”

    茶五道:“可是小艺哥,万一他们翻墙进来怎么办?”

    韩艺不屑的哼了一声,道:“他们要这脑筋,早就去当宰相了,哪里功夫来这闹事。”

    熊弟突然颤声道:“韩——韩大哥,人翻墙进来了。”

    韩艺一瞧,墙头人头闪动,“靠!还真人翻墙,茶五,快快去挡住。”

    “是!”

    茶五正欲忠心护主时,忽然一愣,道:“咦?好像是郑公子他们。”

    韩艺定定神,道:“还真是他们啊!呵呵,他们几人就宰相之才。”

    只见三人从墙上翻下来,正是卢师卦、郑善行、王玄道三人。

    不过从三人翻墙的熟练度来看,应该是练过的。

    韩艺知道这肯定是萧无衣训练出来的成果,起身迎上前去,哇了一声:“三位,你们什么时候当上侠盗了。”

    郑善行一瞧韩艺,顿时一脸怨气,道:“你可知外面是什么情况,我们要是进得来,犯得着翻墙么。”

    王玄道眉头紧锁,正色道:“韩艺。”

    韩艺见他面色凝重,紧张道:“怎么呢?”

    王玄道道:“麻烦你弄点水来,我要洗手。”说话时,他额头上已经在冒汗了。

    这么无礼的要求,你也提的出。

    韩艺真是想喷王玄道一脸,还是熊弟机灵,道:“玄道哥哥,我去帮你打点水来。”

    他是一个非常懂得感恩的人,当初王玄道把他从崔家救出来,他一直都记着的。

    “多谢!”

    “没事,没事。”

    熊弟赶紧朝房里跑去。

    王玄道目光一扫,淡淡道:“今日之事,谁若敢说出去,休怪我不客气。”

    他可是非常爱惜自己的名声,要是让人知道他王玄道翻墙,那真是太丢人了,毕竟是王家世孙,言语之间,还是不怒自威。

    刘娥她们唯唯若若点着头,赶紧带着梦儿她们回屋去了。

    不就是翻个墙么,至于么。韩艺翻了翻白眼,道:“你们不会也是来讨伐我的吧。”

    郑善行皱眉道:“你还好说,你知不知道你闯下多大的祸了。”

    韩艺郁闷道:“我也没干什么啊!”

    卢师卦道:“韩小哥,你这事办的的确欠妥当,孔圣人何许人也,你竟然想将孔圣人编成话剧,你这不是唯恐天下不乱吗。”

    韩艺道:“那些消息都是诬蔑我,我不过就是想弄个孔圣人传记,难道这也不行。”

    郑善行啧了一声,“你怎么还不明白,别说外面那些消息是真是假,光凭你这话剧是诞生在**,就是极为不妥的,在儒生眼中此乃下作之物,但是孔圣人乃是圣贤,你将二者结合,这能不出事吗?”

    韩艺道:“我的话剧是下作之物,那外面田里的熊飞犁都是假的啊?”

    卢师卦叹道:“在儒生眼里,熊飞犁本也是奇淫巧技,谈不上高雅之物。”

    韩艺听得眉头一皱。

    这时小胖已经将水打来,王玄道接了过来,放在地上,然后仔细的洗着自己的那一双白如雪的双手。

    熊弟看着看着就呆了,他从未见过人洗手洗的这么细致的。

    郑善行倒是见惯不怪了,道:“韩小哥,我劝你还是赶紧收手,否则的话,可能会生出更大的乱子,这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他们本也是儒生,深知其中利害关系。

    要是皇帝反儒教,反孔子,都极可能会爆发祸乱,何况他韩艺。

    韩艺皱眉沉吟着,看着挺纠结似得。

    熊弟突然道:“韩大哥,你听,外面好像安静下来了。”

    韩艺侧耳一听,果然安静了下来,忽然,一个下人跑了进来,道:“小艺哥,外面几个老者要见你。”

    韩艺眼中一亮,问道:“什么老者?”

    “其中一个老者说他叫郑伯隅。”

    “是我大伯他们。”

    郑善行猛地一惊。

    这群老东西总算是露面了。韩艺心中窃喜。

    卢师卦道:“看来我们得避一避了。”

    郑善行无奈一叹,朝着韩艺道:“韩小哥,我大伯他们可不是好糊弄的,你好自为之吧。”

    不好糊弄?你且瞧我将他们糊弄的晕头转向。韩艺点头道:“我知道了。”

    王玄道站起身来,甩甩手,道:“小胖!麻烦你帮我再打一点水来。”

    熊弟小眼睛一凸,问道:“玄道哥哥,你还要洗什么?”

    “手!”

    “!”

    洁癖老!韩艺听得不禁暗骂一句,这家伙从进门开始就一直在洗手,真不知道他来的目的是什么。

    郑、卢、王三人赶紧入得屋内暂避,这情况要是让他们的长辈看着他们跟韩艺在一起,估计也够呛。

    韩艺又赶紧让茶五去将那几位老者请来。

    过得片刻,只见三个身着儒袍,神色严肃的老者从外面走了进来。

    其中那位较矮较胖的老者道:“岂此理,这小子真是无法无天了,今日非得好好教训他一番不可。”

    此人乃是博陵崔氏二房的家主,崔偲。

    身材修长那位老者却哼道:“他不过就是一个田舍儿,我等的教训,他未必听得明白,只要不准他羞辱孔圣人就行了。”这位便是郑善行的大伯,郑伯隅。

    中间那位年纪最小的老者点点头道:“郑兄言之理,反正不管怎样,决不能让他羞辱孔圣人,否则我们儒家将会被天下人耻笑。”此乃乃是卢师卦的堂伯,卢秋子。

    话应刚落,忽听内一声长叹,“我本将心向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唉。”

    “佳句啊!”

    卢秋子不禁赞道。

    三人来到门前,只见一个青年人单手背负,一手拿着酒杯,仰头望着脚的一棵柳树。

    论装逼,韩艺还真就没服过谁。

    郑伯隅和崔偲都见过韩艺,二人不禁皱了下眉头。

    郑伯隅轻咳一声。

    韩艺回过头来,一见这三人,急忙迎上,拱手道:“郑前辈,崔前辈,敢问这位前辈是——?”

    郑伯隅和崔偲在那日的发布大会,他已经见过了,唯独卢秋子他没见过。

    卢秋子傲然道:“老夫乃范阳卢氏,卢秋子。”

    “原来是卢前辈,失敬,失敬。”

    韩艺又道:“三位大驾光临,晚辈韩艺失远迎,还请三位恕罪。”

    郑伯隅哼了一声,道:“你小子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敢拿孔圣人来为自己谋利。”

    他们三人虽不是官员,但那都是他们不愿当官,朝中满是他们的亲人、学生,比那些大臣还牛上许多,即便是长孙无忌也得以礼相待,毕竟这名望摆在这里。像韩艺这种小官,他们真是随便训,完全不用看天色的。他们一般都不轻易跟人说话的,但是这回直接关乎儒教的名声,他们听后也是气得要命,赶紧前来阻止。

    “冤枉啊!”

    韩艺捶手顿足,大呼冤枉。

    卢秋子道:“难道那些消息是假的?”

    “那倒也不是。”

    韩艺急忙道:“三位长辈先请坐,容晚辈解释给你们听。”

    “老夫倒要听听你何解释!”

    三人来到大厅中坐下,一语不发。

    这派头还真够足的,我不忽悠你们忽悠谁啊!韩艺叹道:“三位前辈应该知道,我韩艺乃是出身农家,自小读甚少,想来这一辈子也都不能加入儒生的行列,但是——但是这不能阻止我对儒家的狂热,因此我在训练营,也总是推崇儒学。”

    郑伯隅听得脸色稍微缓和了几分,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做出这等羞辱圣人之事。”

    韩艺又是一声重叹,道:“这都是晚辈考虑不周呀。哎呀!也怪晚辈太心急了。”

    卢秋子好奇道:“此话怎讲?”

    韩艺道:“众所周知,当今皇室乃是老子后人。”

    “哼!”

    崔偲哼了一声,三人皆是闻之不屑。他们可不承认李唐王室乃是老子的后人,他们一直认为李唐王室的血统不正。

    你们还真够吊的!韩艺暗自嘀咕一句,继续说道:“自我大唐开国以来,一直都推崇道家,虽然我儒家兀自是中流砥柱,但还是受到非常大的影响。晚辈虽不是儒家中人,但是见了心里很是难过呀,其实晚辈一直都推崇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这话听着中听呀!

    三人脸上怒气大减,露出了微笑,好似在说,孺子可教也。

    韩艺赶紧趁热打铁道:“可是晚辈学识太浅,词汇量太少,不懂得该如何去向朝廷表达这个建议,直到晚辈的凤飞楼开始讲西游记,哦,也就是猴子的故事后,许多佛教弟子听得都觉趣,于是晚辈就心想何不借此宣传儒教,晚辈越想越是可行,越想越是兴奋,老百姓虽然不认得字,但是他们听得懂呀,因此晚辈就打算用一种通俗的方式来推广儒教,故此晚辈就打算请出儒教的祖师爷,孔圣人,来重振我儒教之威名。”

    说到这里,他握拳一扬,那是慷慨激昂呀,但立刻他叹了口气,道:“可惜晚辈还是太想当然了,没考虑周全,险些犯下大错,真是该死呀!三位请放心,晚辈已经决定不会演孔圣人了,只希望三位长辈能够念及晚辈的这一颗赤子之心,饶恕晚辈这一回。”(。)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百四十五章 超级大八卦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七百四十七章 酒肉穿肠过(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