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六十二章 儒之根本

第七百六十二章 儒之根本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4684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乱世仙妖 我的绝色女友 暗夜将至 借种 邪医毒妃 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 武炼巅峰 女神的近身护卫 凤逆天下:银发太子的嗜血妃 吴限宇宙
    这话多漂亮,圣人说的是不是真理?是的话,这真理肯定去追寻来的,而不是与生俱来的,那么话剧中的孔圣人追寻真理,这非常合情合理啊!

    儒生们纷纷点头,虽然裴清风的名望也是极高的,但是经过韩艺的一番诡辩,他们宁愿相信韩艺的解释,因为如果遵循“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的话,儒家就要低道家一等,毕竟老子思想出现的更早,这是儒家大忌呀,儒生必须捍卫儒家的地位,在这一点上,任何东西都可以放弃。【www.aiyOushen.cOm】

    其实“述而不作,信而好古。”这句话,韩艺在查找儒学资料时,曾也看到过,对此是感到非常愤怒,觉得这句话严重阻碍了华夏民族的进步,其实这也是为什么孔圣人的话比圣旨还好用一些,大家将孔子的话视为信仰,孔圣人打得屁,那都充满了真理的味道。这其实是一种思想统治,韩艺认为不管孔子说这话是出于什么意思,你影响力这么大,这话真不能乱说。

    这要是以前,韩艺肯定是否定这句话,但是他要托古改制,那么他就必须承认儒家思想都是对的,是决不能否定儒学的,那么他只有去另做解释。他也料到了可能会有人借此事来抨击他的话剧,他是做过准备的。

    裴清风对于韩艺的这一番诡辩着实无奈,因为韩艺总是拿着道教、佛教的威胁来换得儒生的认同,这可不是纯粹学术的争论,太无耻了。但他还是保持着君子风度,笑道:“韩小哥言之有理,其实我是认为这话剧意义并不能体现我儒家的思想,我们儒家思想遵从的是仁、德、信、礼、义、忠、孝、廉、耻,等等。至于那格物致知,不过是《大学》中的一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都各有说法,我认为少年孔子缺乏了儒家思想。”

    他是聪明人,引力这玩意,世上就韩艺一个人知道,一旦这门学问得到儒生的认同,那么韩艺的声望肯定会与日俱增,但是韩艺在他看来,不过就是一个田舍儿,一个商人,怎能拥有如此名望。如果韩艺回归儒家正统,那么韩艺就没有任何优势了。

    这一句话倒是提醒了儒生,格物致知只是儒家思想中一个微不足道的理论,不是核心思想,你演孔子当然得表达儒家的核心思想,这有本末倒置之嫌。

    起初他们没有在意这一点,主要是因为四大家族都推崇这个理论,如今裴清风的一番话倒是点醒了他们。

    一个儒生就道:“裴公子这话不错,虽然少年孔子挺好看的,但总让人觉得少了什么似得。”

    “不错,韩小哥,我建议你多增加一些儒家的主要思想,如德治、礼治、仁治。”

    “若是韩小哥有何不明白之处,我们都愿意提供帮助。”

    ......

    当初郑伯隅等人也就此向韩艺发出过质疑,韩艺是利用儒道佛之争说服了他们,但那只是私下讨论,在这里,韩艺哪里敢这么说,万一传出去了,道家、佛教不得来找他麻烦,道家的始祖是李唐的祖先,佛教是他老丈人的信仰,哪边对于他而言都是禁区啊。

    但是,韩艺既然考虑过这个问题,当然也准备好了一番在大庭广众下的说辞,笑道:“裴公子说得的确不错,格物致知的确不是儒家的主要思想,但却是支撑起儒家思想的擎天柱。”

    众人听得震惊不已。

    这完全就是没有任何理据的,傻子都不会相信呀,若非格物致知是出现在《大学》中,几乎没有人会去在意,连主要思想都谈不上,怎么就成了支撑起儒家思想的擎天柱。

    韦季不敢置信道:“你说是就是啊!”

    韩艺道:“我是有事实依据的。”

    裴清风却显得非常害怕道:“韩小哥,此话可莫要乱说,否则可能招来祸事,慎言,慎言。”

    你娘的,老子不过说句话而已,这也会招来祸事,那还让不让人说话呀,我看你就是祸事吧!韩艺暗自不屑,道:“因为我不是儒生,故此对于儒家思想的一切,我一直都非常慎言,我确实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裴清风面对韩艺,倒也不敢大意,但是这完全是没有任何根据的,从未有人这么说过,这真是不可思议。

    一个儒生好奇道:“韩小哥,你这从何说起啊?”

    韩艺笑道:“众所周知,儒家的主要思想就是德治、礼治、仁治,但这可以用一句来总结,就是根据我华夏民族在这一片特定土地上长期生活所形成的价值观、习惯、惯例,然后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从而建立成一套行为规范和准则,力求创造出一个和谐友爱的国度。不知大家是否认同?”

    大家均是点头。

    德治、礼治,这不就是一种行为规范吗。

    而这是人想出来的,又不是盘古开天辟地弄出来的。

    那么韩艺说的当然是对的啊!

    韩艺又向裴清风问道:“不知裴公子以为如何?”

    裴清风知道韩艺阴的很,不敢贸然点头,仔细一想,这话没错,而且与格物致知没啥关系,于是道:“当然是如此,但不知这跟格物致知有何关系?”

    “这其中是大有联系。”

    韩艺笑道:“因为这其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儒家思想是在特定土地上形成的,也可以说这一片特定土地是儒家思想的发源地,是诞生圣人的土地,那么要更好的规范行为,去创造和谐美满的国度,首先是不是应该了解这片特定的土地,这是最基本的,好比说写字,你得有笔有纸吧,你哪怕是拿石头在石壁上写,首先得你知道石头是可以在石壁上写字的。

    同样的道理,那么作为儒生,是不是应该去探究这一片特定的土地,探究这一片诞生过圣人的伟大土地,如果你连自己生活的环境都不了解的话,那你谈什么创造和谐的国度。怎么去探究?这就需要格物致知的精神,引力存在在这一片土地上,我们是不是应该了解,很多学术中都存在着太阳、月亮、星星,我们是不是应该去了解。风是如何形成的?水又是如何形成的?我们是不是应该去了解。只有将这一切都了解清楚了,我们才能根据这片土地的特殊性,去规范行为,创造和谐的国度。”

    众儒生听得沉思了起来。

    相比起德、仁、礼,韩艺这一番话明显要更加深奥一些。

    韩艺目光一扫,暗笑,不就是宣传造势么,我要忽悠不了你们,那我就甭混千门,改混佛门得了。又继续说道:“圣人云,百善孝为先,那就拿孝来说吧。何谓孝?我认为最基本的是不要让父母活活饿死,你得在父母年迈不能动的时候,养活他们。你总不能说虽然我父母已经活活饿死了,但是我很孝顺,你这么说会被人打的。”

    不少人听得都笑出声来。

    又听韩艺说道:“那么孝的基础就是粮食,那么你就得去种粮食,如何种?你是不是得了解粮食的特性,了解土地的特性,这就是格物致知精神啊!何谓仁政,不也是让百姓吃饱穿暖么?陛下每天在做的事,不就是想办法如何种出更多的粮食来,如何让百姓变得更加富足。百姓没饭吃,没有衣穿,那不管皇帝说的再好,那也绝不是仁政。”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只觉口干舌燥,但是革命还在继续中,不能停歇,继续道:“这就是儒家思想伟大的地方,因为儒家思想跟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从而也可以推论出儒生的使命,儒生的使命是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加和谐美好。当然,儒生不是要去种地,要去织布,这谁都能做,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儒生跟农夫又有什么区别。儒生要做的是,想办法让百姓种出更多的粮食,想办法告诉百姓如何抗洪,想办法让渔夫如何打更多的鱼,想办法让妇女如何织更多的布,这才是儒生的使命啊!你没有这些,谈什么仁孝?

    理论是圣人创造,和谐美好的国度是圣人耗尽一生为我们构建出的梦想,而儒生要做的不是嚷嚷着同样的梦想,那样的话梦想永远是梦想,无法得到实现,儒生要做的是应该遵从圣人的理论,去实践圣人的理论,去完成这一份伟大的使命。如何去完成这一份伟大的使命,那就必须要拥有格物致知的精神,这是圣人留给我们宝贵的遗产。所以我说格物致知是支撑起儒家思想的擎天柱。”

    静!

    全场一片安静!

    这一番话下来,所有儒生都是目瞪口呆。

    包括裴清风、韦季皆是如此。

    他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因为韩艺说得实在是太深层次了,将儒家思想整个都具体化了。关键他这么一说,这格物致知的精神还真是支撑起儒家思想的擎天柱了。

    而且他甚至重新定义了儒生,并且赋予了使命。

    “哈哈---!”

    人群外突然响起一个爽朗的笑声,“妙哉!妙哉!韩小哥这一番话真是如醍醐灌顶,令人如梦初醒,实在是功德无量。”

    众人微微一惊,转头一看,只见郑善行、王玄道、卢师卦三人在边上。

    这些儒生赶紧向这三人行礼。

    三人也赶紧回礼。

    卢师卦摇头赞道:“韩小哥这一番惊世之论,实在是令人震惊不已,身为儒生的我,是倍感羞愧,”

    郑善行点头道:“卢兄说得不错,圣人耗尽一生心血,为我们编织出一副美丽的画卷,目的就是希望让画之景成为现实,但是我们只知道去欣赏这画,却忽略了圣人编织出这幅画卷的用意,实在是愚昧不堪。”

    一个儒生满面羞愧道:“二位过谦了,卢公子悬壶济世,救死扶伤,郑公子行善助人,是我等愚昧,愧对圣人的教诲,真正愚昧的是我们。”

    其余儒生也皆是羞愧的低下了头。

    “岂敢,岂敢!”

    郑善行拱手回礼,又看向韩艺道:“真正的智者应该是韩小哥,韩小哥虽非儒生,但我看韩小哥是圣人派来的使者。”

    这夸的简直---只能说读书人就是读书人啊!

    韩艺连连摆手道:“郑公子又在取笑我了,这我当担不起。”说着他一声长叹,道:“这其实只是我有感而发,我曾感受过父慈子孝,邻友和睦,这都是儒家思想所推崇的,但同时我又经历过陈硕真的叛乱,见过许多无家可归的百姓,我认为佛道可以给他们希望,让他们保持对于未来的渴望,但是真正能够帮助他们走出的困境的唯有儒家,因为创造一个和谐美满的国度是每个儒生的使命。”

    语气中充满了感情,每个骗子的感情都是丰富的啊!

    “说得好!”

    “想不到韩小哥看得如此透彻,请受我一礼。”

    “请受我等一礼。”

    众儒生齐齐向韩艺行礼,场面非常壮观,光凭韩艺将儒生的使命塑造的如此之伟大,这一礼是绝不可少的。

    韩艺作揖回礼,“韩艺不过就是一个田舍儿,哪里受得起各位才子如此大礼,惭愧,惭愧。”

    裴清风等人就尴尬了,他们本是来狙击韩艺的,结果没有想到反而增加了韩艺的名望,这真是得不偿失呀,更要命的是,他们现在也是骑虎难下,争又争不赢,夹着尾巴离开,又丢脸又没有风度,行礼的话,那更加难堪。

    韦季一个劲的在那里擦汗,看着裴清风,好似在说,大哥,咱们该怎么办啊?

    裴清风也是没有办法,郑善行他们的到来,令他也有些束手束脚,不能发挥他河东裴氏的威望,因为就儒家而言,崔卢郑王名望是最高的,只能拱手一礼,道:“韩小哥这一番话真是令裴某受益匪浅,裴某真是感激不尽。”

    “哪里!哪里!”

    韩艺心里却想,小样!就你这点智商,连顾倾城都可以玩得你团团转,还跟你韩大爷玩,你这不是找死么。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

    ...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百六十一章 述而不作,信而好古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七百六十三章 不接地气(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