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七十章 被算计惨了

正文 第七百七十章 被算计惨了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4349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踏歌远行 快穿炮灰女配 山河血帝 穿梭在无限废土 重生电子帝国 霸道老公,抱一抱 完美世界 极品全能学生 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 桃运双修
    大兴善寺!

    “你真是一个十足的卑鄙小人!”

    崔平仲愤怒的望着面前这个吊儿郎当的元鹫,目光中充满了鄙视。【wWw.aiyouShen.cOm】

    元鹫激动道:“你才卑鄙小人了,我不过就是弄了一点佛春散给他们小两口助助兴,这有何不可?”

    “放屁!”崔平仲君子一枚,也已经被气到爆粗口了,道:“你分明就是看出他们二人是借成婚之名,行合作之实,故此才这么做的。”

    元鹫长长哦了一声,道:“也就是说你早就察觉出来了,亏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了,你竟然不告诉我,究竟是谁更卑鄙。”

    崔平仲道:“你少将责任赖在我身上,这是他们两个的事,我不过是一个外人,怎好嚼舌根子,至少这是他们都愿意的。”

    “是呀!”元鹫道:“那你现在在这里嚷嚷什么,我不过就是借个宿而已。”

    崔平仲道:“你这简直就是强词夺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害了牡丹和韩艺的。”

    元鹫据理以争道:“你懂什么,我这可是在帮他们,他们共结连理,对于每个人都好,我小妹喜获爱郎,不会守一辈子寡,韩艺抱得美人归,还可以得到我们元家上下的支持,这有什么不好的。”

    崔平仲冷笑道:“还有小虎也可以从独孤先略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元鹫愣了下,道:“是又如何,所以说这对于每个人都是好事啊!”

    崔平仲道:“但是你有没有想过韩艺的妻子。”

    元鹫道:“当然有想过,但是韩艺如今身处在风口浪尖上,他若能够获得我们元家的支持,在朝中也能够更加游刃有余,倘若韩艺有一个三长两短,你以为他妻子能够幸免吗?而且韩艺如今家财万贯,又贵为皇家特派使,我就不信他会从一而终,我小妹心地善良,貌若天仙,宅心仁厚,又不善妒忌,纵使与韩艺好上,对于他妻子也肯定会以礼相待,绝对能够和睦相处,倘若韩艺招惹上武昭仪那种女人,我看他妻子也难逃被休的命运。”

    “你以为你很聪明吗?你知不知道他妻子——!”

    说话到此,崔平仲突然停住了。

    “啥?”元鹫满面好奇道。

    崔平仲怒哼一声,道:“你从小到大都是一意孤行,行事全凭一己好恶,完全不在乎他人的感受,你这样下去,迟早会后悔的。”

    元鹫呵呵道:“你与我完全相反,事事都放任自由,不管不顾,可结果又怎样?你帮到了谁,若是当初你听我的,将你们崔家派去的那些人全都给杀了,而不是暗中帮助他们逃亡,芷儿岂有今日之命运,戢刃也不会天天受此折磨,我就是吸取了你的教训才这么做的,我绝不会让小虎和牡丹也跟芷儿和戢刃一样,天天活在痛苦之中。”

    这家伙非常可恶,专爱揭人伤疤。

    “你。”

    “怎么?无话可说了吧!”

    崔平仲霍然起身,往门口走去。

    元鹫哼道:“你除了会离家出走,还会干什么?”

    崔平仲的手已经握住门把,听得这一句话又收了回来,气冲冲的往里屋走去,听得砰地一声巨响,房门紧紧关上了。

    元鹫哈哈一笑,道:“我说老崔啊!事到如今,你就承认自己的失败吧!君子要坦荡荡,就如本人一般,哈哈——!”

    韩艺做了一个非常爽的梦,简直就是**蚀骨的,是**和灵魂的完美享受,只觉人生至此,夫复何求,爽到他真的不想从梦中出来。

    “唔——!真大!真软!”

    “嗯!”

    咦?这呻吟声好像挺逼真的,我不是在做梦吗?

    韩艺缓缓睁开眼来,映入眼帘的是两座傲然挺立玉峰,峰顶的蓓蕾嫣红娇艳,而是近在咫尺,诱人至极,他不禁吞咽一口,情不自禁的就想亲吻上去,可忽然想起什么似得,猛地抬起头来,眼前的景象可把给他吓傻了,只见他身下有着一具妙曼绝伦的**,更加要命的是,他的一只手还按在那高耸硕大的酥.胸上。

    再瞧瞧这女人的容貌,不禁猛吸一口冷气,上帝啊!这玩笑开大了!

    此女正是元牡丹。

    只见她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铺散开来,占据一大半床,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红唇娇艳,星眸微合,眉宇间春意盎然,脸颊的潮红还未褪去,娇艳欲滴,诱人至极。

    这绝对是令人惊心动魄的绝艳。

    但是韩艺现在心里只有恐惧,眼角都快要睁裂了,一滴豆大的汗珠无声无息的滑落下来,刚好滴在元牡丹的酥.胸上,未停留片刻,直接滑落下去,可见元牡丹的皮肤有多么光滑。

    这——这是怎么回事?

    韩艺都傻了!

    忽然,元牡丹螓首微微晃动了几下,随即猛地睁开双眼,一双美目是黑白分明,蒙蒙薄雾,目光刚好与韩艺目光相撞,随即颤颤的往身下一瞥,神情与韩艺方才无异,震惊到周边的空气仿佛都已经凝固了!

    啪!(为了避免和谐,千万个啪只能浓缩成一个啪,老司机应该是明白的。)

    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打破了拂晓的宁静。

    “哎哟!我——!”

    “出去!”

    “别打!别打!你——你听我——!”

    “出去!”

    在一阵惊吓怒吼声中,韩艺几乎是拿着衣服掩盖住关键部位,跌跌撞撞的出得房门来,方才的元牡丹是他见过最诱人同时也是最为恐怖的元牡丹,他也被处于癫狂的元牡丹给吓坏了。幸亏如今刚刚破晓不久,四周没有人,他赶紧穿上衣服裤子,随即又一屁股就坐在台阶上,左脸五个非常清晰的五指印。

    但是他不觉丝毫疼痛,满面大汗,大口喘着气,宛如还置身梦中,喃喃自语道:“难道那个梦是真的?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仔细回忆了下,依稀还记得,他与元牡丹谈着谈着,突然觉得有些燥热,后来元牡丹好像站起身时,突然没有站稳,差点跌倒,他赶紧扶住了她,尤其还记得那一双被雾气笼罩着星眸,是那么的诱人,随后他好像亲吻了上去,然后。

    想到这里,他不禁后背有生出一身冷汗,直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我怎么连这点诱惑都经受不起,难道我当时喝醉呢?不可能呀,就算那一壶酒都让我给喝了,不过也就是解解渴而已,恐怕脸都不会红。对了,那酒?难道——!”

    他双目突然一睁,怒火占据了的双目,站起身来就朝着外面大步冲了出去。

    可刚经过一个拐角时,对面突然走来一人,韩艺根本就没有看路,直接撞了上去。

    “哎呦!韩——姑父?”

    “元哲?真是抱歉!你没事吧。”

    韩艺急忙道了一声歉。

    “没事!”

    元哲摆摆手,突然盯着韩艺的脸道:“姑父,你的脸?”

    “哦,昨晚打蚊子打的。”韩艺敷衍了一句,又赶忙问道:“对了,你知道元堡主是住在哪间院子吗?”

    元哲愣了下道:“你找叔叔干什么?”

    韩艺咬牙切齿道:“有点事。”

    元哲道:“叔叔昨夜出门了。”

    “昨夜出门呢?”

    韩艺纳闷道。

    元哲点点头,略点一丝困惑道:“叔叔说有点急事要处理。”

    一定是这个王八蛋干的,靠了!他是不是疯了,竟然给自己的妹妹下药?这世上怎会有这种混蛋。韩艺双拳紧握,他是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元鹫竟然会玩这一手。

    元哲见韩艺青筋暴露,面目狰狞,关切道:“姑父,你没事吧?”

    韩艺一怔,皱眉望着他,这一声姑父叫得他是百感交集。道:“既然元堡主出去了,那就算了吧。我先回屋去了。”言罢,他便转身回去了。

    恍恍惚惚回到新房前,他屡屡抬手想推开房门,但始终没有做到,又来到台阶前坐下,双手用力搓了搓脸,这真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结果,虽然昨晚他几番被元牡丹给迷住了,但那只是出于男人的本性,还不至于连这点诱惑都经受不住,下半身还不足以主导上半身,在当时他没有任何非分之想。

    而且他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可以值得窃喜的,反而内心充满了愧疚,一来,他无疑是背叛了萧无衣,二来,他也伤害了元牡丹。

    前世的他,对于性倒是非常开放的,但即便如此,他也从未强求过任何女人,都是在你情我愿的情况发生的,这种情况他活了两辈子,也是第一回遇到。

    我该怎么办?

    韩艺也有些迷失了,元鹫这还真是给他出了一个大大的难题。

    每当他遇到难题时,他总会不自觉的想到前世小时候那一段黑暗的岁月,每每想到那一切,他心里那一股不服输的劲涌了上来,因为他认为没有任何难事比他当初还要困难,既然当初他都能挺了过来,那么也就没有任何困难能够难倒他。

    眼看这屋内一点动静都没有,他不禁生出担忧来,一番挣扎过后,他站起身来,转身推开门,走入进去。

    “站住!”

    听得一声夹带惊慌的咤叱。

    韩艺听到元牡丹的声音,暗自松了口气,但同时也停了下来,望着前面的大床,透过轻纱帐幔隐隐见到那妙曼的身形抱膝坐在床上,身体轻轻颤抖着,心中没由来的一阵怜惜,嗫嚅数回,才嘶哑道:“我——!”

    元牡丹抢先道:“你不要说了,我知道这不怪你,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

    她又不蠢,即便韩艺有色心,若她是反抗的话,韩艺也不可能得逞,这么突然的迷失,肯定是有人下药了,而这酒水都是元家准备的,韩艺都没有机会碰到,那么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在搞鬼,估计天下间能够做出这种缺德事的,也就元鹫一人了,而元鹫又是她亲哥哥,她还能说什么。

    韩艺听她语气平静,心里倒还真有些佩服这女人,都这般时候,还能保持如此理性,暗想,不管怎么样,事已至此,我再说一万句对不起,也不能从头来过。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沉默片刻,他总算想到一个交流的契机,“那个——我不过去也行,但是你能不能帮我把内裤扔出来。”

    他方才那真是光着屁股出门的,因为当时的元牡丹实在是太恐怖了,好像就要跟他玉石俱焚了,以至于都来不及找内裤。

    过得半响,只见一件特质的大短裤从破帐飞出。

    韩艺一手接过短裤来,走到一旁的圆桌旁坐下。

    “你还坐在这里干什么?”

    “那我能上哪去?难道让人见到新郎官在洞房的第二日大清早就被赶出房门么?”韩艺语气中也夹带一丝酸楚。

    床上一阵沉默。

    韩艺又道:“你别偷看,我要穿内裤了。”(。)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百六十九章 心有灵犀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七百七十一章 事出突然(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