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七十一章 事出突然

正文 第七百七十一章 事出突然

文/南希北庆
唐朝小闲人 本章字数:5710 唐朝小闲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英雄联盟之王者荣耀 炮灰攻略 网游之邪神逆天 最强败家子 地狱恶灵 一宠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爱上坏坏女上司 极品全能学生 山河血帝
    悬挂着轻纱幔帐的柔木大床,宛如梦境一般。【wwW.aiyouShen.Com】

    元牡丹此刻真的希望自己是在做梦,但是床单上一抹腥红,又是那么的真实,尤其账外还隐隐传来悉悉索索穿裤子的声音,饶是她性子再冷,在这一刻也都濒临崩溃,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脑袋里面是一片空白,怔怔出神,傍徨地神情惹人怜惜,她甚至都无法去怪罪任何人,她唯有将螓首埋入双膝间,悲痛的痛哭了起来,但是直到这一刻,她兀自没有哭出半点声音来,只是身体颤抖越发厉害。

    这还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刚刚穿上内裤的韩艺虽然没有听到哭声,但是当他看到元牡丹那颤抖的身影,心中也是难过极了,他真的很想很想安慰元牡丹几句,但是他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他觉得自己不管说什么都是错的,俗套一点的说,放心,我会负责的。这是施舍么?这样只会适得其反。

    而且他现在脑袋里面也是一团乱糟糟的,因为他也是第一回遇到这情况,而且来得也太突然了,完全没有任何预兆,他真的无法想象元鹫竟然会给他们下药,神经病都干不出这种事来,这都不能用卑鄙无耻来形容了,毕竟元鹫下药是成人之美,他自己又没有占得半点便宜,说不定你还得夸他助人为乐,只能用疯子来形容元鹫。

    当然,他现在根本没有精力去思考元鹫,他一颗心都扑在了床上的那个女人身上,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他只是觉得这时候应该陪在元牡丹身边,不能留她独自承受这一切。

    屋内是一片寂静。

    不知不觉中,屋里面已是大亮。

    二人却还是这么静静的坐着。

    “牡丹姐,姑爷!”

    忽然,外面响起了朵拉的声音。

    二人皆是一怔,异口同声道:“什么事?”

    声音都显得有些惊弓之鸟。

    门外的朵拉似觉诧异,还沉默了片刻,才道:“哦,牡丹姐,姑爷,时辰已经不早了,你们该去向大老爷敬茶了。”

    敬茶!我特么只想去给元鹫敬刀。

    韩艺面露惧色,但还强装镇定道:“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是!”

    听得脚步声远去之后,韩艺小心翼翼向元牡丹道:“怎么办?”

    元牡丹银牙紧咬,心中是五味杂陈,百感交集,忍着抽泣道:“你先出去等一会。”

    韩艺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左脸,道:“但是但是我脸肿成这样,这如何解释?”

    方才那一耳光是元牡丹惊恐之中的一巴掌,那绝对是倾尽全力,现在都已经肿了起来,可谓是触目惊心。

    “你的脸怎么肿了”

    元牡丹说着,突然反应过来,道:“抱歉,我方才不应该打你。”

    韩艺听得更是内疚,道:“没事,这我能够理解。”

    前面那种情况,估计换谁谁都会打,不只能怪自己不够敏捷,没有躲过去。

    元牡丹有些内疚道:“你你待会让朵拉去拿些膏药擦擦吧。”

    韩艺哦了一声。

    仅过了一会儿,朵拉又来了,“姑爷,姑爷,皇宫里面派人来找你了。”

    “皇宫?”

    韩艺惊讶道。

    朵拉道:“是的,好像是那张少监。”

    “我知道了。”

    韩艺点点头,道:“你让人去告诉张少监,我等会就来。”

    “是。”

    待朵拉走后,元牡丹立刻道:“你快去吧。”

    韩艺有些不放心道:“那你!”

    元牡丹非常直白道:“你留在这里我只会更加难堪。”言下之意就是不想见到他。

    这样也好!让我们都静一静。韩艺站起身来,道:“我先去一趟皇宫,等会再过来。”

    元牡丹道:“我会跟大伯说你有事,这几日不会再来了。”

    韩艺嗫嚅几回,没有做声,开门走了出去。他先是去洗漱了一番,只是在洗脸的时候,简直疼的要命,心想,这女人手劲还真大。

    这一出门,正好见朵拉走了过来,他赶紧捂住左脸。

    “姑爷,你这是怎么呢?”

    “牙疼!”

    韩艺敷衍了一句,又道:“朵拉,我恐怕得出去一趟,你就帮我好好陪陪牡丹。哦,随便帮我跟大伯他们说一声。”

    朵拉愣了下,随即木讷的点点头。

    “拜托了!”

    韩艺说完就离开了。

    来到前院,只见张德胜都没有坐,站在前院来回踱步。

    韩艺急忙走了过去,本想拱手,但又不好意思放下手,于是只道:“让少监久等了,真是抱歉。”

    “哎哟!我说特派使呀,怎么每回咱家找你,总得一波三折,快走快走,陛下估计等得都不耐烦了。”张德胜一见到韩艺,就忍不住抱怨起来,但是他也没有多想,因为凤飞楼那边已经告诉他,韩艺来这里与元家谈合作的事,而关于北巷与元家的事,他也知道一点点,故此也没有怀疑,关键人家对于这事也不感兴趣。

    “抱歉,抱歉,少监请。”

    “咦?你总是捂着脸干什么。”

    “哦!牙疼。”

    张德胜古怪的瞧了眼韩艺,也没空多想,赶紧带着韩艺往皇宫赶去。

    来到书房内。

    只见除了李治以外,还有李义府、许敬宗、崔义玄。

    哇!都到齐了,这又是发生什么事了。韩艺赶紧行礼道:“微臣韩艺参见陛下。”

    “你怎么现在才来?”

    李治已经等得很是不耐烦了,可见韩艺一抬头,见他左边的脸颊肿的老高,不禁惊吓道:“你得脸怎么呢?”

    李义府他们也是一脸惊讶的表情。

    韩艺也没有办法,总不可能说自己牙疼,就不给皇上行礼,道:“回陛下的话,昨日微臣帮助下人排练话剧,刚好有一个打耳光的情节,为了更加逼真,于是微臣亲自示范了一边给他们看,结果就弄成这样了。”

    李治等人听得是目瞪口呆。

    这真是闻所未闻啊!

    过得片刻,他们才反应过来,李治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真是太离谱了,不过这也习惯了,韩艺这家伙本来就是怪里怪气的,从桌上将一份奏章递过去道:“这是昨夜大理寺丞袁公瑜呈上来的。”

    大理寺丞袁公瑜?韩艺先是一愣,不明所以,但是见李治面色严肃,知道这肯定不是小事,于是赶紧接了过来,打开一看,不禁大惊失色。

    原来奏章上面写着长孙无忌、褚遂良以及长安令裴行俭密谋勾结,意图废掉武昭仪。

    这可是大罪呀!

    韩艺看到这一份奏章,整个人登时就吓醒了。

    李治皱眉问道:“你怎么看?”

    虽然韩艺几乎没有与参与朝政之事,但是关于废王立武之事,他一直都有参与,但凡与这事有关的,李治总要召他前来,已经养成了听他意见的习惯。

    韩艺有些不敢相信道:“回陛下的话,这这是真的吗?”

    如果说真有此事,那也是属于绝密会议,怎么可能被大理寺丞给发现。

    崔义玄道:“此事已经查明,确有此事。”

    真的假的,昨日的事,你这么快就查明了,办事效率忒也高了。韩艺皱眉道:“可是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他们不可能明说是要废掉昭仪吧。”

    许敬宗道:“这话自然不能明说,但也就是这么一个意思,奏章上写得非常清楚,裴行俭将武昭仪比作妲己、褒姒,若当上皇后,必将会祸国殃民,这不是在密谋除掉武昭仪又是什么。”

    韩艺瞧了眼李治,见他一脸愤怒之色,心中也是郁闷,操!长孙无忌,你究竟在搞什么,这么机密的事,竟然泄露了出去。

    这一份奏章关键不在于他们如何如何骂武昭仪,而是大臣们的相互勾结,这臣子结党营私可是帝王的大忌,但是这在历朝历代都无法避免,你要是结党营私去攻击其他派别,那倒也还好,可要命的是,李治要废王立武已经是众人皆知之事,你们密谋其它的事,倒也罢了,偏偏密谋反对皇帝的事,这种种的加在一起,这事就变得大条了。

    李治当然会非常不爽,而且显然长孙无忌他们打算将此事上升到国家利益上面,不是当做李治的家事来看,这让李治也非常担心,这面旗帜要是被长孙无忌他们竖立起来了,那对于他而言,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但是韩艺还在迷糊中,这一件件事都来的太突然了,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是好,关键前面是一个什么情况,他也不清楚,于是道:“不知各位前辈如何看?”索性将问题抛给许敬宗等人。

    许敬宗立刻道:“这太尉、右仆射,以及长安令结党营私,密谋造反,决不能姑息啊!”说着他向李治道:“陛下,老臣以为虽然王皇后不在当场,但肯定也有份参与,老臣建议将他们几人论以谋反罪处置,废除王皇后,立武昭仪为后。”

    李义府急忙站出来道:“微臣附议,此事决不能姑息,必须严惩,以儆效尤。”

    操!你们两个还真是深得为臣之道呀!韩艺听得暗自不屑。

    你是在开玩笑嘛?就这点事,你就拿谋反罪来处置当今第一人,你自己都不相信啊!

    其实许敬宗、李义府当然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就为了这事,你去扣动扳机,打得是谁都还不知道了。他们之所以这么嚷嚷,只是想表明一点,就是我们是坚决拥护皇帝和昭仪的,谁跟皇帝作对,我们就要弄谁,我们不惧生死,我们可以为你冲锋陷阵。

    许敬宗这话听着都不靠谱,但是其中是大有内涵。

    为人臣子,最重要的不是能力,而是忠心,这才皇帝最喜欢的臣子。

    李治听得很欣慰,但是也没有做声。

    韩艺也大概明白是个什么情况了,道:“陛下,此案若以谋反罪来处置,恐怕难以服众,还请陛下三思。”

    他与许敬宗走的路线不一样,许敬宗是激进派,但也不能说没用,他天天在朝中嚷嚷着,长孙无忌拿他还没有办法,其他的大臣见了,肯定会觉得皇帝还是皇帝。韩艺还是属于实用派,凡事三思而后行,而且他的忠心,已经不需要在去证明了,毕竟他很早就跟着李治了,而且又是李治一手提拔上来的。

    而这两种人才,李治现在都需要,朝着韩艺道:“那你以为如何?”

    韩艺微一沉吟道:“回禀陛下,臣子私下来往,也是常有的事,虽说他们谈论的话题,实为不妥,但是太尉和右仆射皆无过分的言论,反而一再强调是为了江山社稷,虽然此乃无稽之谈,但是以此论以谋反罪,绝对难以服众。微臣建议将长安令贬出长安,以示警告。”

    言下之意就是要杀鸡给猴看。

    崔义玄也站出来道:“陛下,特派使说得有道理,此案只能说他们有结党**之嫌,但若以谋反罪论处,恐怕证据不足,反而还会引起轩然大波,当慎重应对。”

    许敬宗道:“陛下,特派使之言虽然不无道理,但只是将长安令贬出长安,恐怕不足以威慑他人,老臣认为至少也得将裴行俭发配三千里,永不得回京。”

    韩艺道:“许大学士,你可有想过若要发配三千里,这得给予多大的罪名,那么势必会牵扯到他人,而长安令出身河东裴氏,这会让河东裴氏靠向太尉那边,到时陛下反而会骑虎难下。”

    李治点点头道:“韩艺说得有道理。”

    河东裴氏在隋唐二朝都是极负盛名的,在朝中的势力可是不容小觑的,李治现在可不能轻易树敌,因为一个裴行俭将整个河东裴氏都给得罪了,那真是得不偿失。

    许敬宗道:“如此难得的机会,仅仅是将长安令贬出京城,这未免也太轻饶他们了。”

    韩艺瞧了他一眼,你这老家伙见缝插针的本事还真是一绝啊!

    李义府心领神会的站出来,道:“陛下,左仆射年事已高,但却身兼数职,恐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微臣建议擢升许大学士为礼部尚书。”

    这话题看似跳跃的无厘头,但是其中关系非常密切,李义府这话无非就是建议李治借长孙无忌之失误,提拔自己的人上去,达到此消彼长的目的,其实许敬宗那话也就是要求李治升他。李义府心如明镜,他上回捞到了中书侍郎,而许敬宗冲击中书令失败,许敬宗心里肯定不高兴,李义府可不想跟许敬宗闹掰,于是顺水推舟。

    但他也不是随口说的,心里也是算计很清楚,首先,礼部尚书虽然品阶高,但是没有实权,一直都是于志宁兼任,但不管怎么样也是三省六部中一个首官,地位是大大提高了,毕竟品阶摆在这里,对于废王立武之事,还是有极大的帮助,另外,许敬宗以前就当过礼部尚书,也是合情合理。

    但是权力肯定比不上李义府的中书侍郎,这一笔账李义府是算得清清楚楚,既能安抚许敬宗,又不至于威胁到自己。

    李治点点头,道:“爱卿言之有理。”他心里也明白,许敬宗尽心尽力,总得提拔他一下,不然的话,就太不公平了。

    许敬宗心里也满足,他不敢奢求太多了,中书令这些重要职位,长孙无忌肯定不会放手,他不能再一次承受失败了,他要求稳。

    主要是上回冲击中书令失败,令他面子过不去,有损他的威望。李义府升了,崔义玄升了,韩艺就更不用说了,小小年纪,已经是六品官员了,就他一个人没有升,下面的人见了,肯定认为不得帝宠,自然会偏向李义府他们,他这一回一定要晋升,什么官职都好。

    啧啧!多日不见,他们的默契又见涨不少啊!实在是韩艺今日没啥心情,不然的话,他非得搞点破坏什么的,即便不能阻止许敬宗晋升,也要让他吓出一身冷汗来。

    李义府又道:“陛下,虽说证据稍显不足,但也由此可见,太尉那边已经在结党密谋阻止武昭仪为后,陛下应当赶紧废王立武,否则的话,后患无穷。”

    韩艺听得暗自皱眉,这真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ps:真是郁闷,竟然有人不知廉耻的追问我要删减版,我真是日了,他怎么知道的?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

    。

    【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百七十章 被算计惨了 返回《唐朝小闲人》目录 下一章:第七百七十二章 通风报信(快捷键 →)